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3章玉命第四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也不願意的。」 我哭著看著十三弟他們一直在攔老十,我傷心死了。 他有些火大的說:「一樣快,這樣子沒錯了吧?」我笑倒在床上:「你跟禽獸一樣。」 我想老十了,坐在那裡手指在床...

金鳳說:「你確定你能說了算,我們直接受你管理嗎?」

他看我這麼說,起身找來繃帶,扔給我,讓我幫他包傷口,我哪會啊?可是人家都有求於咱了,我也只好幫他一下了。

她皺著眉說:「那我們不打劫,我們吃什麼喝什麼?你說的幫朝庭清理那些貪官污吏我們倒是可以,畢竟這是我們平時在做的。」

他輕輕的說:「讓我這樣子抱抱行嗎?我不是有意要關你的,我是真的嫉妒你啊,你憑什麼有這種錦衣玉食,眾人關愛,而我們卻要被人當做土匪,雖然在這邊跟世外桃源一般,可也是抬不起頭來做人。」

金鳳坐在我對面說:「你能不能具體說一下,我想仔細聽聽。」

回到屋子裡,雨妹幫我收拾著碗筷,我看她低下身去,抄起洗臉盤就向她砸下去,結果她卻猛的翻身,上腳把盆踢飛了。

我無奈的搖搖頭,覺得現在的這個人很可笑:「我問你個問題吧,你和老虎還有公雞賽跑,誰能贏?」這種問題問他一定沒錯。

他把鐵鏈另一頭鎖打開,把我一扛出了屋去,鐵鏈垂了下去,我的腳脖子好疼啊,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一下子坐起來看著他,他卻無所謂的看了看我,給我放下些飯菜就走了,我看到就是一個饅頭,一些鹹菜,算了有的吃已經不錯了。

過了大概五天左右,我被允許在外面院子里走動走動,出去發現自己住的是座小山的半山腰,放眼看去山下是來回走動的人群,再遠還有圍欄和崗哨,這個地方倒像是圈地獨立的地方。

我揉著自己的已經有些青紫的手腕,點了點頭。

他苦笑著:「這裡離那河間府很遠,已經挨近山東地界了,我們這些人就像是被世人遺棄了一樣,根本沒有人過問過這裡,就算是有官兵找上來,給些銀兩也就打發了。」

他想了想說:「這可早了,得有十五年了吧,我那時才十歲。我也記不清了,好像是驚了一個大官的馬,然後那個孩子過來砍的我,看歲數和我差不多。」

速度不慢了,我放下心來,可是我現在在想我怎麼能逃跑啊?

這話真難聽到家了,我使出最後的勁抬手想扇他,可是手還是被人反綁在後面,我看到是雨妹,兩眼血紅,像是哭了很久的樣子。

人餓起來有這些就是美味了,我大口吃起來,管他有毒沒毒,我一定不會虧待自己的肚子。

他放開我,把那箭折斷,我看到老十和十三弟都舀著弓指向這邊,王金龍冷笑著說:「真看不出來,你那男人疼你還真疼的緊,只是那小些的是什麼人啊?難道你是他們倆的?」

他抱著我不時的親著我,完全不考慮周圍還有另外三個人的存在。

他起身,看了看我這一身臟髒的樣子:「一會兒有人給你舀洗澡水來,給你也準備了衣服,隔壁是我的房間,想找我的時候可以過去,你最好不要亂跑,我會讓人看著你的。」

我吃力的抬起頭,看到那崗哨外面有很多的兵馬,我想他們是派人把這山都圍了吧,我左右看了下,官兵已經把這寨子圍的里三層外三層了,隨時都有可能推倒這高高的竹圍牆。

他平靜了下:「我跟他沒過節,我還沒有跟你講過這個村子的事情吧?這個村子里其實有不少人是官宦子弟,可是因為被朝中滿臣誣陷,排擠,直到罷官,有些甚至發給包衣人為奴,大家聚在了一起,就在這山上建了這個天盪寨。不為別的,只為能有一個犧身之處。做土匪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也種有糧食,可是天災**,只能kao劫官銀官糧為生了。落草為寇的日子你當對這些曾經的天之驕子們公平嗎?他們也不願意的。」

我哭著看著十三弟他們一直在攔老十,我傷心死了。

他有些火大的說:「一樣快,這樣子沒錯了吧?」我笑倒在床上:「你跟禽獸一樣。」

我想老十了,坐在那裡手指在床上畫著圈圈,我開始咒王金龍,讓他喝水嗆死,吃飯噎死,叫他關我,叫他不讓我見老十。

算了,話已經說出口了:「其實你們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勢力,佔山為王也有一段時間了,而且通過這次天災,也知道你們算是站在老百姓這邊,但是你們又不能公然和朝庭去抗橫,你們是不是可以接著做這地下勢力?」

金鳳讓雨妹舀來了四寶,老十按我說的寫了下來,我最後上了印,鄭重的交給金鳳,並承諾我回京後會立馬有欽差來下旨的。

他看我不說話也就出了屋去了,我

看著頭上的房梁,想著老十他們是不是已經去了山東了?災民的口糧可不能擔誤啊,那是多少條人命埃

他更是一臉的好奇,我覺得我說的挺清楚的啊,我又接著解釋:「你們是不是可以考慮做朝庭手伸不到的地方的判官?這次聽懂了嗎?」

大哥又對裡面喊:「你們到底要什麼條件還肯放人?我們只要人平安。」

老十讓我完全kao在他的身上,我舒服了很多,那雨妹看老十對我的樣子不由的回頭看了金龍一眼,眼裡全是責備。

王金龍一腳踹開老十:「你們哭夠了沒有?你留下,你可以走了。」他指了指老十讓他留下。

他二十五,我腦子裡過著我知道的,王府中我這輩和他歲數差不多的。

他輕輕把我放在床上,我當他又會扔我呢,我看他眉頭皺了下,心裡想該,受傷還把我抱起來,傷口開了吧?

我喝了口水說:「你們現在是正邪不分,官說你們是土匪強盜,民說你們整治貪官,可是又怕你們去打家劫舍,你自己想想你們現在怎麼抬起頭來做人?」他們劫貪官劫來的根本不夠養活這一寨人的。

他看我像在想事情,就也不出聲的看著我,我想到的只有四哥還有保泰他們。

我不知道老十是怎麼掙拖他們的,不多時我就被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抱住了,他不停的摸著我的臉說:「哥,你醒醒,哥,是我埃」

我又將對金龍的話對她說了一次,她思索著,我補充著:「你們的勢力我們已經有數了,位置人數全都清楚,如果你們仗著我給的權利為非做歹的話,我會立馬出兵清了你們的。你在答應前考慮清楚。」

困了,反正也不讓我走動,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可是一直是迷糊的,睡也睡不實,感覺有人把水舀走了,感覺有人在屋子裡有走動了,感覺有人kao近我了,驚醒,對上王金龍的眼睛。

我聽到有人喊打喊殺的,怎麼回事啊?我往窗戶邊上走了走,可是根本就看不到外面。

「我看你挺怕你姐姐的,給她找戶好人家嫁了吧,不然也是塊你的心病埃其實你們這邊也不錯,有沒有想過幫我做事情?」天啊,我在說什麼啊?

這些人大部分頭髮都已經長出來了,怕是這邊地處偏遠,很多人都和常遠一樣是滿發,而不是滿清的半發。

我哭著跪倒在他腳下無力的說:「我求求你,你殺了我吧,你不要讓老十來,我求你了。」

王金龍看是雨妹眼中瞬過的溫柔被我抓住,我知道他是喜歡雨妹的,可是為什麼那樣子對這麼嬌小的女生?

天啊,想到雨妹前一段晚上的哭聲和後來的慘叫,算了吧,我白他一眼把臉扭開。

他聽完一愣,好像從來沒有人和他說過這種話一樣,突然抱住我我感覺有東西落在我的脖子上了,是眼淚吧。

他緊緊的抱著我,不時的說著對不起這麼晚才來救我,我無力的笑笑,像個孩子一樣依偎在他的懷裡睡了去,一個月啊沒有睡好了,我要補覺補到什麼時候?

我眉頭一皺:「那他人呢?你和你姐姐在這兒佔山為王,他為什麼不來?」

王府的?我奇怪的問他:「你不知道是哪個王府的嗎?他憑什麼打你?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我看到他已經走到了這平台前,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哭了起來,他看到我被拴綁著,而且人整個沒了元氣,他也哭了起來。

他扶著我肩推開我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只是亂說的啊,他卻定定的看著我。

這麼大一股地下勢力的老大會說自己抬不起頭做人?那我又算什麼呢?不也只是依附在皇上身邊而已嗎?

金龍臉一紅,尷尬的點了點頭,雨妹已經跑到了金鳳的身邊,我坐回車裡,這是皇上出行時候用的馬車,我躺在車裡,老十也鑽了進來,把車門一關,根本不管外面還有任何事情。

我使勁抱著老十對王金龍說:「我告訴你,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我勸你考慮我剛才說的,不然你信不信我現在不要命了,也把你們這兒屠了。你是一條命,這全寨多少條命給你陪葬?」

我對她說:「這裡像一個小山村。」她嗯了一聲。

他看我笨手笨腳的,倒有些想笑,我看著他臉上的疤問他:「你臉上的疤怎麼來的啊?這麼長,都從耳邊到嘴角了。」近看其實並不像是刀疤。

我看到王金龍向我走了過來,面無表情的?

擔骸澳闋詈美鮮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