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2章處子送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件極端強橫的輔助法寶,前途一片光明。 吼! 一道道獸吼,或是驚怒,或是慘叫。 幾頭半步煉虛的荒獸駭然發現,他們的合擊之力,竟只足以讓化神後期的傀儡受傷,而不足以一擊必殺,這太...

吼——

伴隨著獸吼之聲,血色極光愈加詭異起來,但凡被極光掃中之物,俱都凍結成血色冰晶。.

萬丈之內,林木土地,乃至一些無辜的血妖,俱被凍結在冰晶中。

寧凡等人,更是困封在冰晶之內動彈不得。

一旦被冰封,即便是半步煉虛都難以脫困的。

寧凡周身裹起黑**焰,,十二種天霜地火合一,此魔焰威力完全堪比七品虛火。

火焰一經騰燒,萬丈之內,所有冰晶全部消融。

三傀恢復動彈,俞蟲兒亦恢復呼吸,只不過縮在寧凡懷中,齒關都懂得顫抖,卻頗有倔強地咬著牙,不喊冷。

在俞蟲兒意識中,那血色極光威力太可怕,冰封之力怕是達到了凡虛寒氣的級別。

如此級別的寒冰,卻被寧凡魔火直接焚滅,足可見這魔火有多麼霸道了。

也是寧凡法力不足,無法徹底發揮此火威力,否則…徹底激發此火威力,任何煉虛都不敢硬接此火的!

「他怎麼會這麼厲害…太不可思議了…」

就算俞蟲兒再討厭寧凡,也不得不承認,寧凡的實力毋庸置疑地強大。

那種強大,是久經危險磨礪出來,殺戮之時,出手如電,眼皮不眨,不分生死,絕不罷手。

且從內心而言,俞蟲兒作為一個絕望將死的少女,忽而被一個青年所救,她無法不對寧凡產生一絲謝意、好感的。

知恩圖報,她懂。

故而縱然寧凡的手掌按在她**上,她硬是紅著臉,沒有反抗。

「走不掉了。」

寧凡目光冷寒,他雖然破了極光,卻也在冰封之際,被群妖追上、圍堵。

望著黑壓壓的獸影,感受著一道道強橫到震碎空間的氣息,寧凡沒有與俞蟲兒過多解釋,直接一指采陰指點下,令其昏迷,收入鼎爐環。目光戰意滔天,赫然是要與群妖血戰了。

三頭煉虛,交給三傀,不難。

餘下的化神,唯有自己來對付了。

「傀,現1

七具化神傀儡,1具黑龍煉屍,在此刻被盡數取出。

幾乎心有靈犀的,雙方下一個瞬間,盡皆發動潮水般的攻勢。

「抽魂!定星盤,現1

面對妖潮,寧凡毫無懼色,五指一抓,大地魂動,被其抽入體中,法力再次有所提升。

定星盤當空祭起,化作一副碩大星圖,綿延十萬里,三萬盞星燈,有半數都被寧凡點亮。

星圖範圍之內,所有血妖的肉身防禦都被略略削弱。

而被星光籠罩之下,群傀、寧凡等所有人的防禦,上升至一個恐怖境界。

在定星盤的星光加持下,任意傀儡的防禦都足以抵擋半步煉虛的攻擊。。

且那星光,更有反彈敵人攻擊的效果。

寧凡法力越來越強橫,第一次足以將定星盤如此使用。

如此而言,這定星盤非但是防禦至寶,更是一件極端強橫的輔助法寶,前途一片光明。

吼!

一道道獸吼,或是驚怒,或是慘叫。

幾頭半步煉虛的荒獸駭然發現,他們的合擊之力,竟只足以讓化神後期的傀儡受傷,而不足以一擊必殺,這太不合理。

如此,這批化神傀儡不易被打死,倒是可以稍稍拖延妖潮的。

而三具煉虛傀儡,幾乎在寧凡一令之時,齊齊出拳,各自轟飛了三頭煉虛凶獸,並立刻站在一起。

局勢的天平,在這一刻…平衡!

而隨著寧凡殺戮加重,那天平更開始朝寧凡等人傾斜。

獨戰九頭荒獸,寧凡仍有餘力橫掃劍念。

他肉身強橫之極,拳拳可崩塌山河,數拳交鋒間,九頭荒獸被其轟殺四頭,而寧凡亦身中不少道攻擊,卻化身一碎一凝,稍稍癒合。

頭頂之上的長空,懸浮著五顆黑色星辰,這黑色星光籠罩在寧凡身上,比化身自愈的速度更快!

區區荒獸造成的傷勢,幾乎是呼吸之間便癒合。

寧凡沒有百萬本命星辰,無法受仙帝圍攻不死。

但五顆本命星辰,受荒獸圍攻不死,不難!!

他目光愈加冷漠,墨流分神術一散,剩餘五頭荒獸俱都慘死。

在此之時,恰也有一頭化神後期的傀儡被群妖打爆,而寧凡顧不得心疼傀儡,帶著更加洶湧的殺意,沖向圍攻傀儡的12頭荒獸。

轟!

一拳,滅殺後期荒獸。

一腳,踏死巔峰荒獸。

12頭荒獸,被寧凡瞬殺8頭,與剩餘四頭半步煉虛荒獸戰在一處。

半步煉虛的荒獸,肉身本就了得,且還是圍攻,縱然以寧凡肉身之強,也漸漸落了下風。

目光升起一道紫意,紫色風煙驟然散開,風煙之中,四頭半步煉虛之獸直接風化成煙塵消逝。

而風煙波及之處,更有數百元嬰、十餘荒獸被風煙風化。

寧凡略略喘氣,他第一次法力不支。

一個個底牌,皆是損耗法力,若法力耗盡,縱然寧凡手段通天,也施展不出強橫法術了。

顧不上仙脈脹痛,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整瓶五轉還靈丹,盡數服下。

龐大的藥力,幾乎將仙脈撐爆,寧凡甚至顧不上細細鍊化藥力,直接蠻橫地將藥力淬鍊成法力,再次展開殺戮。

強行服藥的代價,便是嘴角溢出鮮血,頗受了些內腑之傷。

但有化身自愈、黑星之術,寧凡偏偏不懼受傷。

眼見又有一句後期傀儡即將被轟殺,寧凡一步邁出,沖入戰圈,殺意橫掃,震得群獸匆匆後退,各是驚駭。

「死1

心陣一催,五千座森然筆挺的劍峰,平地而起。

幾乎立刻便有近二十頭荒獸,困於劍峰陣式之內,俱是不是所措。

它們根本未見寧凡取出陣盤,亦未見寧凡在此布下大陣,此地怎會憑空現出一座巨陣!

它們終究無法知道,此乃河洛陣派的心陣之術,心中有陣圖,何須外物布陣!

嗤!

五千道元巔劍光,在劍陣內橫掃。

東玄劍陣之中,一頭頭荒獸開始凄然隕落。

法力如同潮水般流逝,寧凡再次服下數顆還靈丹,掌心之上,升騰起熊熊黑火。

火海張開,火掌橫行,一頭頭荒獸死於三昧火掌之下,難以脫生。

妖潮越來越小,荒獸越來越少。在寧凡的魔威之下,縱是遠處的荒獸,亦不敢來此馳援。

僅剩五十頭荒獸…

四十頭…三十頭…二十頭…

寧凡傷勢愈來愈重,化神傀儡煉屍幾乎都被轟成重傷,除非修復,否則難以再用。

己方只剩寧凡自己,以及三具煉虛傀儡。

對方只剩三頭煉虛,二十頭化神,震撼立在屍山血海之上。

寧凡手上,又多了一百二十頭荒**命,代價,則是此刻的他,身受重傷,血流如注。

血…大多是其他凶獸之血,余者皆是寧凡的血。

仙脈在數次強行服藥后,已瀕臨脹碎的邊緣,再無法服丹。

法力耗損嚴重,已難以為繼。

戰到這一步,以寧凡的強橫,都有些強弩之末的感覺。

只是法力越是耗空,寧凡心中劍意卻越是空明。

手掌之上,一縷縷劍意飛騰,劍意殺敵,是無須耗費法力的。

劍意融心,寧凡第一次聽到飛劍的呼喚。

盤旋周身的斬離劍,在興奮,在渴望戰鬥。

儲物袋中的血龍妖劍,在嗜血,在渴望吞噬所有血妖。

「血龍妖劍…」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柄水晶般剔透的血紅妖劍。

在取出此劍的一瞬,寧凡將斬千化神的煞氣全部融入劍鋒之內。

血龍妖劍,升騰起從未有過的妖異紅芒,隱隱更有龍吟劍鳴傳出。

吼!

詭異的景象出現了!

在血龍妖劍升起紅芒的一刻,包括三頭煉虛在內的血妖,俱都露出空前畏懼,發出懼怕的獸吼。

它們是血妖,是血龍一族的食糧。

就好似黑龍潭中,一頭頭暗獸,是黑龍的食糧!

一幕幕畏懼落在寧凡眼中,立刻瞭然,怕是這血龍妖劍,極其克制血妖的。

足尖一點,寧凡化作煙絲消散,下一瞬,詭異出現在一頭巔峰荒獸的脊背之上,一劍刺入其背。

以血龍妖劍的三尺劍峰,刺入數千丈巨大的凶獸背上,就好似被蚊子叮了一下,本該不痛不癢的。

但在血劍刺入凶獸脊背的一霎,一股洶湧的吞噬之力從血劍傳來,僅一個瞬息,堂堂巔峰荒獸,直接被血劍吸盡獸血,轟然倒地,成了一具乾屍!

「此劍嗜血、吸血,但恐怕唯有對付血妖之時,才有如此恐怖的吸血能力。」

寧凡心頭一定,仗著血劍,餘下十九頭荒獸根本不足為懼。

當空祭起血劍,以飛劍之術催動。

本亦是虛寶品階的血劍,刺破血妖防禦不過輕而易舉。

而一旦劍光刺入某頭荒獸體內,即便劍威不強,都可瞬息間吸空荒獸的獸血!

短短十餘息功夫,餘下的荒獸,俱都死在血劍之下!

吼!

三頭煉虛,靈智已高,對視一眼,皆有逃散的心思。

它們都是血妖,只要被血劍刺入體內,所有獸血都會被血劍瞬間吸空。

那血劍之上,有著天妖血龍的龍威,這種級別的血龍,縱然是命仙級血妖,都可瞬間吸死,何況區區煉虛血妖!

若是往常,三獸也未必懼怕血劍,只要不被血劍刺破防禦即可。

但經過與煉虛傀儡的對陣,三獸周身皆是千瘡百孔、血流成河,此時此刻,只要血劍刺入傷口,三獸必死無疑!

「想走,遲了1

寧凡森然一笑,一步成煙,落在其中一頭煉虛凶獸的脊背上,望著其獸身密密麻麻的傷口,無視此獸哀求的目光,一劍,刺入其脊背。

嗤!

一道血色劍光自劍尖透入,煉虛凶獸慘呼驚天,獸身更以不可置信的速度乾癟。

一息之後,它已血氣暗淡。

二息之後,它已皮包骨頭。

三息之後,它一名嗚呼,倒地而死。

寧凡目光火熱,這是他第一次誅殺煉虛級高手,即便是仗了血劍之威。

腳步隱隱有些不穩,吞噬無數獸血的血劍,似乎膽魄壯了,又企圖反噬寧凡。

寧凡目光一沉,此劍未免太難掌控了,步伐搖晃間,再次一步邁出,出現在另一頭煉虛凶獸之上,一劍誅之!

吼!

僅存的一頭煉虛,膽寒不已。

身為血妖,在血龍妖劍的攻勢下,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它拚卻硬受傀儡攻擊,奮力而逃,而寧凡欲催動遁光去追,卻無奈發現,此刻的他,當真一絲法力都不剩,已無法追了。

「殺了它。」

對三具傀儡下達一道命令,寧凡一劍撐地,有些站立不穩了。

如此苦戰,是其第二次遇見。

隨著敵人等級越來越高,寧凡已很難再縱橫殺戮了。

遠處密林之內,傳出那煉虛凶獸的慘呼之聲,不必想象,被三具傀儡圍攻,死亡是必定之時。

拂袖收了滿地龍血,寧凡無奈發現,被血劍斬殺的凶獸,無一列外,血脈乾涸,沒有任何龍血留存。

死於寧凡手中的,共有120頭荒獸,近1500滴龍鬚到手,盛滿了十五壺。

一炷香之後,三傀目光獃滯,拖著巨大的獸屍返回。僅一頭煉虛獸屍之中,竟有一千滴龍血!是一頭化神的百倍!

寧凡不由有些可惜了,若另外兩頭煉虛,不是被血劍吸干抹盡,他還可多得兩千滴龍血的。

這種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立刻便被寧凡打消,那種情形之下,根本沒有時間考慮龍血,只能考慮生死而已。

細細算來,寧凡此行已搜集了107壺龍血,加上之前楚老贈送的3壺,共有110壺,若全部釀成血酒,便是55萬甲子的法力!

十年!寧凡只需等候十年,讓這血酒釀成,突破煉虛,絕對不難!

收了龍血,寧凡神念散出,四面八方的陰暗處,無數道獸瞳窺伺著他,其中甚至不乏煉虛凶獸,卻無獸敢惹寧凡。

準確的說,它們怕的不是寧凡,而是那血龍妖劍。

那妖劍之中,血龍龍威太強,強到讓他們不敢反抗。

寧凡目光一詫,旋即苦笑不已。

看起來,只要身懷此劍,縱橫血龍池都無獸敢攻擊的。

早知如此,自己提前一步取出妖劍,怕是連苦戰都不必的。

劍峰輕輕一抬,寧凡冷目道,「滾1

這一字,催動血龍劍威,龍威一散,群獸立刻大顫,紛紛不要命地逃去。

原來驅趕血妖,如此簡單礙

如此,寧凡倒是不急於返回第一層了,有血劍在,他在第二層完全沒有任何危險。

隨意尋了座山峰,寧凡開闢出洞府,令三傀持血劍鎮守洞府外,又在洞府內設下諸多陣禁,方才一抖鼎爐環,喚出俞蟲兒。

俞蟲兒仍是昏迷狀態,更被采陰指折騰地俏臉潮紅、夢中**。

寧凡解了其指力,待采陰指力消散,此女終於嚶嚀一聲,蘇醒過來。

「我死了么…這裡是冥府么…」

她望著陌生的洞府,有些神志迷糊。

「你沒有死。」

寧凡有些力竭,靠著石壁坐倒,大感疲憊。

殺戮到法力透支,這還是他第一次,這一放鬆下來,他立刻察覺到周身上下遍布的傷痕,痛楚難忍,卻也只是眉頭一皺。

痛,他不在乎的。

「你救了我?你、你怎麼傷得這麼重1

俞蟲兒揉揉眼,漸漸清醒。

當她看到身前血人狀態的寧凡之時,她的心忽而一緊,一種莫名的心思迅速填充心房。

怎麼會,怎麼會…

我那麼瞧不起他,鄙夷他,他竟還捨生忘死的救我…

「我、我幫你止血。」

「不必1

寧凡話未說完,便被俞蟲兒抓住臂膀,這麼一掙動下,反倒連累寧凡無數傷口迸裂。

一見自己又犯錯了,俞蟲兒心中自責不已,寧凡救了她,她卻連累寧凡傷口迸裂,血流不止了。

「我這裡有丹藥,你快服下…」

「不能服丹了,仙脈已被丹藥撐到極限。你在此為我**,我睡一覺,血會自止的。」

寧凡沒有解釋黑星之術的玄妙,有黑星之術在,只要俞蟲兒不折騰他,他傷勢痊癒只是時間問題。

疲憊湧上心頭,寧凡就這般靠著石壁睡去。

俞蟲兒愈加自責,她曾自詡是天之嬌女,自詡有碎虛為師,天資無人可比。

只是這一曰,她終於知道,自己這所謂的天驕,與寧凡相比,差距有多麼巨大。

她借著神玄靈裝——欺天斗篷,方才勉強逃出群獸攻擊。

而寧凡,憑藉一身神通,硬是殺出煉虛包圍。

她不知,不知寧凡並非逃出包圍,而是滅盡了凶獸,光榮凱旋。

但這並不妨礙她對寧凡的敬佩。

俞蟲兒不得不承認,寧凡十分強大,就算是煉虛初期修士,被三頭煉虛追殺,也未必能生還。

俞蟲兒不得不承認,熟睡的寧凡很好看,沒有虛偽的笑容,沒有魔道的冷血,只是安靜如一個鄰家公子。

只是看到寧凡蒼白無血的臉色,俞蟲兒愈加愧疚。

她回憶著師父的話,往事歷歷在目。

「師父曾說,我是蟲皇轉世,前世的我,是一隻百草蟲皇。我身懷一滴皇血出生,乃是天下至補之物,但一生只有這麼一滴,可為一個男子起死回生…」

「可惜,這血再珍貴,卻不可救女子,亦無法救娘親。但這一次我尋到血龍苔,並大禍不死,皆是靠了周明相救,若不報答,實在有違本心…」

「娘親病癒的希望,我死裡逃生的希望,都是他給的,這血,應該給他呢…」

望著熟睡的寧凡,俞蟲兒俏臉沒由來一紅。

輕輕咬破舌尖,一滴金色的血液溢出,被其含在口中,融於香津之內。

輕輕咬唇,終於做了極其大膽的決定,趁著寧凡熟睡,一口吻在寧凡唇上,將金血度入寧凡體內。

滑膩的舌頭探入寧凡口中,這大膽的舉動,讓俞蟲兒羞得無地自容。

她好歹是雨殿尊老,更是俞家的掌上明珠,竟然如此不知廉恥,強吻一個熟睡的男子。就算是為了報答寧凡救命之恩,也太大膽了…

還好寧凡不知道此事,否則,俞蟲兒真不知該如何解釋。

將金血度入寧凡體內后,俞蟲兒好似受驚的小鹿,匆匆收回小舌,試圖讓彼此唇分。

然後熟睡的寧凡,卻好死不死的,回應了她的一吻,以舌勾舌,將她小舌勾住,無法脫身。

**之下,二舌**,俞蟲兒俏臉血紅,幾乎要哭出來了,心中罵成一片。

「無恥,這周明太無恥了!明明在睡覺,怎麼還會吻我1

「是了!他平曰一定久經溫柔鄉,睡覺時候還能有生理反應,真是太無恥了1

若非確定寧凡真的睡著了,俞蟲兒幾乎以為寧凡是故意佔她便宜。

逃脫不出寧凡的吻,俞蟲兒無助地屈**,索姓不逃了,任寧凡**。

心中只求寧凡不要醒來,否則讓他看到自己被吻,怕是自己一生一世都無法與寧凡斬斷關係的。

漸漸的,俞蟲兒不由沉醉在這一吻中,初吻沒了,但這初吻,很舒服。

「嗯…」

洞府之內,幽幽可聞女子的輕吟聲,帶著急促的呼吸。

當寧凡終於放了俞蟲兒,彼此唇分的一刻,俞蟲兒匆匆退到一邊,望著寧凡的表情猶如看一個魔鬼。

她的小嘴都被寧凡親腫了。

口中,處處都是寧凡的口水、氣味…

俞蟲兒懊惱的坐在地上,暗暗尋思,這麼**的一吻,是不是說,她的**已經不保了。

「若是師父知道,怕是會打死我的…」俞蟲兒稍稍有些害怕了。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