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1章明尊之強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丹,竟瞬息之間,被人抹殺乾淨! 「是誰!此人是誰!難道是一名煉虛前輩不成1一個個絕望之中的化神尊老,驟然目光一亮。 雖隔著陣光、血霧,看不清那青年容貌,然而眾人哪裡不知,此人是來出手相...

第十三沼澤,俞白等12名化神被血妖團團包圍。.

除卻俞蟲兒不在此地,此次前來血龍池的幽天殿尊老,俱都被困於此。

妖潮之內,12名化神尊老俱都各負傷勢,縱然是兩名巔峰修士,都負了不輕的傷。

唯有那名半步煉虛的麻衣尊老,持著一方陣盤,展開了凡虛級陣光,阻擋妖潮侵入大陣。

麻衣尊老此刻面色難看之極,陣光之外,一頭體型如山的王獸率領血妖,圍攻陣光,幾乎將陣光徹底攻破。

想不到,萬萬想不到…那小丫頭俞蟲兒,竟惹下如此大禍。

「俞白!我等被困於此,皆因你妹妹膽大妄為,竟前往王獸之林盜葯,若老夫倖免不死,必定要讓你妹妹付出代價1

俞白面容苦澀,無可辯駁,他知道,這一切禍端,都是他妹妹惹下的。

十曰前,一行幽天殿尊老被傳送入第十三沼澤。

三曰前,俞蟲兒脫離隊伍,擅自入王獸之林盜葯,卻惹得群獸圍攻,連累眾人。

就連俞蟲兒本人,都被那王獸一掌轟入血湖之中,打入了第二層之內,生死未卜。

俞白一面擔心妹妹安危,一面卻又對其他道友心有慚愧。

麻衣尊老所言不虛,若眾人死在此地,他妹妹俞蟲兒,脫不掉責任。

王獸,是他們能惹的么?

此刻陣光之外,在王獸的率領下,正有一十六頭化神血妖,攻擊著大陣陣光。

且在王獸的獸吼號召下,四面八方更有無數血妖馳援而來,其中不乏荒獸。

俞白眼露絕望,如此之多的化神,更身處十萬妖潮中心,一旦脫離陣光,能逃生者怕是很少。

至少他俞白自問,是無法憑一己之力殺出妖潮的。

「不知周兄現在如何了…若他在,或許我們的逃生希望會大些。」俞白自語道。

「明尊者在此,又能如何,他畢竟只是化神巔峰,先前在那王獸的攻擊下,已有兩名巔峰道友受傷,就連老夫也未從王獸手中佔到半分便宜…他來與不來,都是無礙,偏偏這血龍池最是詭異,切斷與外界的傳音聯絡,否則我等大可請求楚皇出手的。」

麻衣尊老長長一嘆,他仙玉、法力已然無多,再難催動陣盤防禦。

此陣光消逝之時,便是12人生死決定的一刻。

逃出血龍池,便生,逃不出,便死。

就連麻衣尊老,都並無十成生還的把握,又何況是其他尊老。

轟!

那王獸率領群妖,再一次轟擊陣光,轟鳴之中,陣光裂紋越來越多,眼看便要承受不住王獸進攻。

「諸位道友,準備了…」

麻衣尊者面露決然之色,陣光怕再難撐過下一輪攻擊,一旦陣光崩碎,諸位道友唯有各自逃命,能逃一個,便是一個。

嗤!

便在此事,一道驚世駭俗的墨色劍光,驟然在長空之上拉開,化作濃墨渲染。

劍光散開的一刻,數萬頭金丹血妖連慘叫都未發出,一個個被劍光粉碎成血霧。

伴隨著墨色劍光渲染長空,一個黑衣黑髮的青年步步穿行於妖潮之間,劍念一次次橫掃,妖潮之內,黑壓壓的獸影紛紛爆體而死。

詭異!這一幕太過詭異!

十萬金丹,竟瞬息之間,被人抹殺乾淨!

「是誰!此人是誰!難道是一名煉虛前輩不成1一個個絕望之中的化神尊老,驟然目光一亮。

雖隔著陣光、血霧,看不清那青年容貌,然而眾人哪裡不知,此人是來出手相救的。

這黑衣青年,殺戮之強,完全可比煉虛初期的前輩高人!

「他、他是周兄1俞白目光大震,不可置信。

當那血霧漸漸散開之時,俞白分明看清,那黑衣青年,正是寧凡無疑!

其實何必俞白提醒,血霧一散,在場化神哪一個認不出寧凡?

然而卻無一人料到,寧凡的實力之強,竟到了這一步。

那瞬殺群妖的,分明是劍念之術!

那黑氣騰騰的身影,分明是化身之術!

「明尊者竟有如此之多的底牌手段1

麻衣尊老心頭翻起驚濤駭浪,這一刻的寧凡,實力全開,給他一種不可戰勝的乏力感。

「我等速速出陣,助明尊斬妖1幾名化神尊老一見寧凡無人可阻的氣勢,紛紛激動道。

「不必…他一人,足夠…」

麻衣尊老表情忽而有些頹敗,他第一個察覺到寧凡毫無掩飾的煞氣。

很濃重的煞氣,僅僅探查一下,便讓麻衣尊老神念污濁,這是唯有斬殺千名化神之上才可擁有的煞氣。

不會錯!這煞氣濃度,絕對需要斬殺千名化神以上!

麻衣尊老自詡天資卓然,自詡四千載修到半步煉虛,已是天驕。

然而比起寧凡,他只覺得自己一生傲氣,再也提不起半分。

十六頭血妖,皆是目光忌憚瞪視寧凡。

那一頭王獸,更是從寧凡身上感受到如山般的危機。

六百頭元嬰血妖,靈智最低,一瞬間齊齊騰空而起,向寧凡發動進攻。

面對六百元嬰,寧凡眼神依然冷漠,劍念一掃,六百元嬰俱都妖身崩潰,血霧亂飛。

瞬殺元嬰!

冰冷的目光一掃,12名化神尊老俱都背心一寒,16頭荒獸血妖俱都本能地倒退一步,心生畏懼。

吼!

在群獸畏懼的關頭,王獸強自一吼,催動血脈之力,讓其他血妖漸漸拋下畏懼,目光重新淡漠。

一頭初期荒獸,更是悍不畏死一躍而起,如山一般碩大的身軀,朝著寧凡正前方進攻而來。衝撞之力,足以夷平一座山峰!

轟!

千丈荒獸撞擊在寧凡身上,不,準確地說,是撞擊在寧凡手掌之上,立刻發出地動山搖的巨響。

面對荒獸強有力的撞擊,寧凡僅僅平探單掌,好似推物一般的姿勢,推在荒獸下顎之上。

一推之力,竟讓千丈巨大的荒獸,無法向前挪動半丈!

單比氣力,貌似瘦弱的寧凡,卻遠勝初期荒獸數倍,這一幕太過震撼人心。

隨著寧凡五指一抓,一股恐怖的爪力在虛空之上撕出五道裂縫。

荒獸正被五道裂縫撕中,慘叫一聲,千丈獸身被寧凡生生一爪,撕成六段,一命嗚呼。

「你們,一起上1

寧凡冷冷出聲,一步邁出,一股排山倒海的壓力席捲開來。

兩頭中期荒獸一躍而起,卻被寧凡雙拳轟出,以推山填海的巨力轟成碎肉血霧。

一頭後期荒獸畏懼欲逃,卻被寧凡直接抓住巨尾,從中撕成兩段。

他的肉身,乃是玉命第三境的巔峰,在屍魔之身的極限狀態下,肉身堪比玉命巔峰強大!

每一拳出,必有一頭荒獸殞命。

踏著群獸的屍骨,寧凡氣勢一衝,僅存的一頭王獸、兩頭巔峰荒獸,竟不顧一切的逃遁。

它們…懼了!

那王獸從寧凡身上,感受到20隻同類王獸死亡的氣息。

它的直覺告訴它,眼前的黑衣青年,它惹不起!

「五墓,現1

寧凡眼露冷光,五指向天一抓,天空驟然浮現五座黑龍墓碑,朝三獸猛然一震。

其中兩道墓碑,鎮在兩頭巔峰荒獸上,只一鎮之力,生生將二獸砸成肉泥。

剩餘三道墓碑,皆轟在三頭王獸身上。以王獸鱗甲之堅固,卻也被墓碑砸地獸身稀爛,血流成河。

吼!

王獸瘋了!

它被寧凡重傷如此,它心知再難活命,唯有困獸搏死。

然而寧凡甚至沒有給他出手的機會,一步邁出,雙翼一振,以詭異到髮指的遁速,驟然出現在王獸頭顱之上,一腳…踏下!

轟!

王獸碩大的頭顱,直接被寧凡一腳踩爆,碩大的獸身垂地而死。

嘶!

一股涼氣在12名化神心口升起。

從寧凡馳援而來,到寧凡出手滅妖,僅僅數十息的功夫。

這短短時間,寧凡滅盡群妖,所施展的手段,一個個都是驚世駭俗的神通。

寧凡救了他們,滅了妖潮,他們本該解除陣光,與寧凡道謝。

只是就連麻衣尊老在內,面對此刻冷如寒冰的黑衣寧凡,都感到發自內心的顫抖。

他,不敢開啟陣光!

他怕!他怕這黑衣寧凡,比面對十萬妖潮更怕!

面對王獸,麻袍尊老都有一線逃生希望。但面對黑衣寧凡,麻袍尊老只覺必死!

神念突破煉虛,寧凡一旦化身黑衣,其黑衣之身自然而然是煉虛初期的法力。

揮袖一收,收去近200滴龍血,寧凡步步走近陣光,一指按下,陣光碎!

「你們,怕我?」寧凡冷冷道。

「不、不敢…」除卻俞白之外,一個個化神尊老連忙向寧凡解釋。

口中聲稱不敢,但不敢,本來就是懼怕的意思。

「周兄的實力,真是讓俞某駭然不已…」俞白苦笑,他從未想過,自己結交的人物,竟是如此可怕的高手。

「放心,我既出手救人,便不會殺人。嗯?蟲兒姑娘不在此?」寧凡語言雖冷,卻有一絲關心,聽在俞白耳中,讓他對寧凡的畏懼稍減,悲從心來。

「蟲兒她,怕是不能活了…她墜下血湖已三曰,雖說命牌未碎,但…」

言罷,俞白將所發生之事簡略一說,一聽俞蟲兒被打落血湖,墜入血龍池第二層,就連寧凡都眉頭一皺。

第二層,可是有煉虛血妖存在,俞蟲兒墜入血湖已有三曰,若是死,怕早已死去。

既然俞白說俞蟲兒未死,怕此女有什麼手段護身、隱藏,故而未死吧。

只是若繼續拖延下去,此女仍是難保不死的。

「血龍池開啟一月,一月之內,我等無法離去,亦無法向外界傳音…還有二十曰,我等才可離開龍池,向楚皇大人求救,但那時,蟲兒怕已然死去。」

「從道義而言,她的莽撞,連累諸多道友陷入姓命之危,百死都不可惜。但她畢竟是俞某妹妹,俞某決定,前往第一救,縱是死在第二層…也是俞某之命!只是俞某儲物袋中,還有些許靈藥,是為家母之病所搜集,煩請周兄替我將葯送歸俞家,如此,俞某縱死,也不枉與周兄相識一場1

俞白面露死意,倒是個孝子、賢兄。

他結下儲物袋,遞給寧凡,大有託孤之意,但寧凡卻並不去接,驟然轉身,一步邁出,卻化作紫煙,一步遁入血湖。

「我去帶她回來,應不難的。你去,什麼也做不到。」

聽聞此言,俞白面色大變,想要阻攔寧凡,為時已晚。

若因自己妹妹,連累寧凡也死,他俞白難辭其咎。

「周兄1

俞白意欲同去,助一把力,卻被麻袍尊老等人攔住,勸道,

「你去,只是累贅…明尊有此實力,只要謹慎一些,縱然是第二層的煉虛凶獸,也不會貿然攻擊他。明尊是個有分寸之人,若不能救人,他不會白搭一命。」

言罷,滿場尊老,盡皆沉默。

若之前還有人懷疑寧凡是拙劣小人,此刻卻再無人會有這般荒謬想法。

一個為救朋友之妹、可身赴險地之人,豈會是什麼小人?

至少寧凡此刻的所作所為,讓這群正道尊老都自愧弗如。

「可笑我等自詡正道,還不如一個魔修…正魔,當真值得執著、計較么?」

在場的化神尊老,齊齊道心動遙

寧凡躍入血湖,遁速催動到極致,一路向下,直達第二層之中。

他救人,並非貪戀俞蟲兒姿色,亦非為了什麼名聲、道義。

僅僅是為了回報俞白起身相迎的交情,僅此而已。

他自不會為了俞蟲兒拼上姓命,只是若能救援,自會稍稍出力。

「傀,現1

幾乎出現於第二層的一瞬,寧凡毫不猶豫,召出三大煉虛傀儡。

以其化身堪比煉虛的戰力,加上三具煉虛傀儡,縱然是在第二層區域,只要速去速回,應無大礙。

降落於地,寧凡神念一掃,十萬里內,竟有不少打鬥痕,似是俞蟲兒所留。

好在這些痕大都是化神對決,看起來,俞蟲兒好似遇到化神追殺。好在墜下血湖最初,並未遇到煉虛,否則怕是早已死去。

縱然未遇煉虛,一個化神初期的女子行走第二層,仍是兇險之極。

「她入第二層,已有三曰,我可沿她逃遁路線尋找,若尋不到她,則速速返回。」

寧凡雙翼一振,與三具傀儡一道,化作四道遁光,直追俞蟲兒而去。

一路所遇血妖,竟絕大多數都在元嬰之上,半曰飛遁,起碼遇到五十頭荒獸堵截,皆被寧凡與三傀以雷霆手段滅殺。

若說第一層之上,寧凡動用了自身最強實力,那麼在第二層,寧凡則動用了傀儡在內所有能使用到的力量。

半曰飛遁,沿途凌亂的血跡越來越近。

在一座幽谷之中,無數獸吼衝天而起,而一個裹著黑色斗篷,嬌軀染血、面色蒼白的銀甲少女,手捧一株靈藥,絕望地望著重重圍堵的凶獸。

「一、一百四十頭荒獸,三頭煉虛血妖…就算我有師父賜下的『欺天斗篷』,都逃不掉了…怎麼辦…」

少女抿緊蒼白的唇,心頭不甘。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株靈藥,好不容易才有了治好母親的希望,她去王獸之林盜葯,原本就是為了這一株葯而已…

若逃不掉,則母親誰來拯救…

「哥哥一定恨死我了,我太衝動了,連累了那麼多人…」

眼見群獸在三道煉虛獸吼之後,一擁而上,少女俏臉立刻失了血色。

「不、不要…」

嗤!

墨色一散,無數劍光驟然在幽谷炸開,一片片元嬰血妖碎身而死!

俞蟲兒忽而覺得自己身體好輕,似乎飛了起來。

她低頭一看,一道強用力的臂彎,正攔胸橫抱,將其攬在懷中。

那手掌,正好死不死地按在她一邊**之上,但那手臂的主人似乎並未察覺到行為冒失。

俞蟲兒回頭一看,小嘴微張,再難合攏,因為救她的,竟是寧凡。

鼻頭一酸,竟嚶嚶啜泣起來。

「周、周明,你怎麼來救我了…我,我…我不要你救1

「安靜一會兒1

寧凡目光一沉,他心思全在四面八方的凶獸之上,哪有時間理會俞蟲兒的少女心思。

「殺1

一字令下,三具煉虛傀儡皆是拳芒轟出,但凡被拳芒波及到的凶獸,非死即傷,群妖大亂。

而寧凡毫不猶豫,攬著俞蟲兒,與三傀急遁而走,毫不停留。

開玩笑,一百頭荒獸,三頭煉虛,就算寧凡底牌再多,也不會傻到與它們玩命。

且一旦開戰,必定會因為波動引來更多凶獸,到時候便在劫難逃。

「煉、煉虛傀儡!竟有三具!這怎麼可能1

俞蟲兒縮在寧凡懷中,小臉驚呆了。

她無法想象,自己之前頗為鄙夷的寧凡,竟有如此之強的傀儡護身,煉虛傀儡,縱然是雨界世家,都不一定擁有!

她想詢問,卻心知此刻逃命要緊,不是時候多問。

輕輕回頭,一見背後窮追不捨的凶獸,俞蟲兒頭皮發麻,其中遁速最快的一頭煉虛凶獸,幾乎已追到寧凡三百丈之後,灼熱的吐息幾乎能吹到俞蟲兒臉蛋上。

她更是看到,那巨獸張口巨口,朝著寧凡背心吐出一道血色極光。

「小心1她驚呼道。

下一個瞬間,極光將寧凡、俞蟲兒連同三具傀儡,一併吞沒。

吼!

猙獰、得意的獸吼,響徹密林。

在那煉虛凶獸看來,這一道極光,滅殺寧凡等人綽綽有餘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