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90章殺戮全開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在第十七沼澤的中心地帶,有一片血湖。是通往第二層區域的道路。 寧凡搖搖頭,他並無前往第二層、挑戰煉虛血妖的雄心。 他的實力,也不過勉強可與煉虛初期一戰,頂多自保不死,想要斬殺煉虛初期...

嗤!

一道道遁光沒入血池之中,卻被水波一卷,各自傳送開來。

寧凡身懷一片火紅龍鱗,其上標註了『十七』的字眼。

每個入池修士,都會被楚老交予一片龍鱗,不同序號的龍鱗,在入池之後,會將修士傳送至不同區域。

傳送之光一散,寧凡現出身形,已在血池池底的無水地帶。

頭頂上懸著數十萬丈的幽深池水,腳踏踏著濕潤紅土,周身赫然是一片血霧沼澤。

血池之下,儼然別有洞天,共分三層。

第一層,便是血霧沼澤。此地生有不少邪異血妖,往往都有金丹以上修為,而唯有斬殺化神血妖,才可獲得龍血。

第二層,甚至盤踞有煉虛血妖。化神修士進入其中,兇險之極,縱然是尋常煉虛,輕易也不願進入的,唯有碎虛才會坦然進入。

第三層,傳聞曾是前代雨皇開闢的閉關之地,數萬年來,曾有數代雨皇在此修練過。不過似乎從紅**皇那一代開始,便因為什麼原因被封閉,無法供人進入。至於為何無法進入,就連幽天殿化神也不知。

以上,皆是寧凡從幽天殿尊老口中探來的情報。

甚至他還花費些許代價,從這些尊老手中換取了一塊簡略的玉簡地圖,記錄了第一層二十四處沼澤區域的大致地貌。

神念一掃玉簡,將地圖銘記於心,寧凡默然不語,神念如狂風散開,席捲十萬里區域。

此地血氣極濃,對修士神念頗有侵蝕之效,尋常化神進入此地,唯有藉助楚老所賜龍鱗,方才可稍稍克制血氣。是絕對不敢將神念散出太遠的。

寧凡沒有這方面顧及,他一生殺戮,久經血海,喜好不懼此地血氣的。

許久之後,寧凡收回神念,十萬里內除了他以外,並無其他修士,倒是有不少血怪雌伏。

除此,在第十七沼澤的中心地帶,有一片血湖。是通往第二層區域的道路。

寧凡搖搖頭,他並無前往第二層、挑戰煉虛血妖的雄心。

他的實力,也不過勉強可與煉虛初期一戰,頂多自保不死,想要斬殺煉虛初期,是白日做夢。

就算身懷三具煉虛傀儡,但誰有能保證,進入第二層之後,不會被三頭以上的煉虛圍攻?

到時候。寧凡是無法保證安全的。

他的目標,只是搜集50壺龍血,即斬殺500頭化神血妖。

在第一層的二十四座沼澤之內,絕對有足夠的血妖供寧凡殺戮。倒是無須多此一舉冒險了。

吼——

沼澤之內,處處生有血喬之樹,那密林中心,忽而發出近千道龍吟般的怪吼。

吼聲一現。近千頭全身腐爛的血色妖獸,化作遁光衝出密林,朝寧凡殺來。

這些血妖。並無太高深的靈智,是介於妖獸、屍傀般的存在,大多是半人半龍的形態,一旦發現有生人進入,便會不顧一切發動進攻。

千頭血妖,大都是金丹修為,十一頭元嬰,一頭化神初期。

對尋常化神而言,被這批妖獸圍攻,多半會有不少危險的。

對寧凡而言,區區千頭血妖,根本不值一提,即便其中有著一頭化神初期!

嗤!

寧凡目光劍光驟然升起,劍念瘋狂張開,墨色劍氣橫掃八方。

被這劍念掃中,一個個血妖俱是本能露出畏懼,來不及慘叫,已被劍念斬成碎肉,污血四流。

以寧凡如今劍念之強,化神之下血妖,幾乎是瞬殺。

而那化神初期的血妖,來不及反應,已被劍念掃中,生生削去兩條妖臂,慘呼一聲,掉頭便逃。

可惜,區區化神初期,豈能逃過寧凡手掌。

嗤!

一道星光劍影自寧凡眉心射出,疾空一刺,將那化神血妖透體斬過。巔峰靈寶之威,區區化神初期豈能抵擋,慘叫一聲,一命嗚呼。

在其身死之處,十一滴暗紅的血液漂浮而起,被寧凡攝入手中,隨手封入一道玉壺之內。

「十一滴…尋常化神血妖身懷十滴龍血,這一頭血妖之所以身懷十一滴,怕是與它接近突破化神中期大有關係。這是否是說,修為越高的血妖,能夠斬出的龍血越多?」

寧凡略略自語,扶離之翼張開,一振雙翼,驟然無影。

而第十七處沼澤之內,不是從各方傳來獸吼聲、慘叫聲。

半日之後,寧凡掃平了第十七沼澤,共滅去31頭化神血妖,其中最強者乃是3頭化神巔峰。

在一處最為幽深的密林之外,寧凡收住遁光,目光稍稍一凝。

第十七沼澤之中,化神血妖幾乎被他一人清空,唯有此地還留有化神氣息。

密林之內,有著近十道隱晦而強橫的氣息,皆達到化神級別。

其中修為最強的一道,赫然竟有半步煉虛的水準。

察覺到寧凡到來,立刻便有十萬血妖衝出,怪吼攻來。

十萬金丹,五百元嬰,11頭化神。

其中那一頭半步煉虛的血妖,有著四千丈的腐爛獸身,氣勢極強,似乎是統領這批血妖的王者。

「王獸?」

寧凡目光一肅,想不到這靈智低下的血妖中,竟還能誕生王獸。

若是尋常化神撞入這王獸大軍之中,怕是直接就會被撕成碎片。

吼!

那王獸一吼之下,無數獸影騰空而起,怪吼殺來。

終究只是血妖,靈智太低,數量雖多,卻連結陣都不會。對擁有劍念的寧凡而言,再多的低階敵人,只要無法結陣,無法將力量匯合一處,根本不足為懼。

「滅1

劍念橫掃,一掃之下,立刻便有數萬金丹殞命。

兩掃之後,金丹死絕。

三次橫掃之後,五百元嬰無一活口。

十一名化神血妖。亦有四頭初期血妖被劍念傷得不輕。

吼!

那王獸似極其憤怒,率領諸多化神,朝寧凡圍攻。

十一頭千丈以上的巨獸,踏動山河衝來,氣勢驚天。

寧凡單手一揚,斬離劍分出十一道劍影,掃向十一頭巨獸。

巔峰靈寶的飛劍劍影,威力何其了得,幾乎在被劍影斬中的一刻,便有四頭化神初期的凶獸喪命。

其餘凶獸。亦是不同程度的受傷,唯有兩頭化神巔峰、及那頭半步煉虛的王獸,一爪拍碎劍影,並未受傷,獸瞳卻更加驚怒。

吼!

殘餘的七頭血妖,俱都發出血吼之聲,血色音波帶著一絲龍吟之力,竟震得寧凡耳膜微痛,胸口氣血都幾乎翻湧。

若是尋常化神。怕是直接會被這音波震得肉身碎滅吧。

「破1

寧凡隨手拂袖,揚起一道血影般般的星沙。

風沙一掃,無數音波被生生掃滅。

這血辰沙不但可破各種法寶,對於不少法術亦有破除奇效。

破去七頭血妖獸吼。寧凡沒有再給它們搏命的機會,一步邁出,周身化作墨影散去。

下一個瞬間,一頭頭血妖忽然依次被墨影卷中。一碎一凝,必有一頭血妖被絞死在墨影之內,死無全屍。

王獸終於畏懼了。似寧凡這般誅殺化神若螻蟻的狠人,它許多年都未曾見過了。

「孽畜,想走1

連滅六頭血妖,寧凡化身一凝,黑髮狂舞,黑衣獵獵響動。

一步邁出,鎖定王獸氣息,下一刻,一碎一凝!

轟!

墨流分神術一凝之威,將堂堂半步煉虛的王獸絞碎地屍骨全無。

腐爛的屍山血海中,寧凡沒有散去化身,直接袖袍一卷,收穫了一百五十滴龍血。

如此,第十七沼澤被寧凡一人蕩平,共斬殺42頭化神血妖,獲得龍血540滴,已盛滿五個玉壺。

「接下來,去第十八沼澤…」

寧凡黑衣黑髮,冷漠無情,一步邁出,飄然無影,直奔第十八沼澤而去。

半日後,第十八沼澤蕩平。

又三日,寧凡滅去第二十四沼澤的王獸。

二十四座沼澤,好似呈圓形排列,寧凡自第二十四沼澤,進入第一座沼澤之中,繼續殺戮。

又六日,他已殺至第十三沼澤,蕩平的化神超過800頭。

僅十日,他便化身、妖翼全開,搜集了80壺龍血。

80壺龍血,若全部釀酒,十年後酒成,便是四十萬甲的法力!

一旦酒成,寧凡突破煉虛,絕對是水到渠成般輕鬆!

第十三沼澤中,寧凡並未展開大規模殺戮,因為在這處沼澤之內,他發現了不少修士爭鬥的痕。

看情形,此處沼澤的修士還不止一人,極有可能所有幽天殿尊老都被傳送於此地。

畢竟幽天殿是楚老的下屬,其中還有不少初期、中期的尊老,單獨行動,危險極大。

故而楚老給幽天殿尊老的是同一區域的龍鱗,而給予寧凡的則是獨自一枚吧。

吼——

遠處傳來王獸的嘶吼聲,更伴隨著修士的慘叫之聲。

寧凡目光一凜,似乎是幽天殿尊老遭遇到了此處沼澤的王獸大軍。

略略一思,楚長安待自己不薄,幽天殿諸化神也大多相談盛歡,尤其是俞白,還可勉強算是朋友。

如此,倒是不能見死不救了。

嗖!

寧凡一振妖翼,化作一道紫煙飄出十萬里之外。

血龍池外,一名獨臂白衣中年盤膝於地,已有十日,始終閉目,不言不語。

在他身旁,一頭紅髮的楚長安卻目光動容,更有駭然之色。

他手中,持著一個銀色玉牌,玉牌之上,共嵌有二十四枚龍鱗,其中唯有第十三、十四、十五、十六枚龍鱗,尚還散著光芒,其他二十枚龍鱗,俱都光滿黯淡。

一枚龍鱗,代表著一頭王獸的生命!

二十枚龍鱗暗淡,代表著二十頭王獸喪命!

楚長安叫苦不迭,王獸與其他血妖不同,是為了飼養成煉虛血妖準備的,竟然死了這麼多…

且楚長安閉著眼都知道,是誰斬殺了這些王獸。

第一頭身亡的王獸,是十七號,正是寧凡所在之處。

「才十日,這小子斬殺了老夫二十頭王獸…這小子難道是煉虛不成,老夫豢養的王獸血妖,縱然是半步煉虛,也不易戰勝的…十日誅殺二十頭王獸,連王獸都死了,說不準這小子已蕩平了第一層中二十座沼澤…單論殺戮速度,便是煉虛修士也未必能比1

楚長安嘆息連連,他根本沒料到寧凡如此兇悍的。

以至於,他都忘記提醒一下寧凡,王獸不要殺。

因為楚長安壓根沒想過,寧凡有擊殺王獸的實力。

「明尊者,周明…這小子,真是個妖孽!如此看來,他怕是只用十日,便搜集到50壺龍血,大皇子,你賭贏了…」

楚長安嘆息越來越重,被寧凡斬殺的血妖,怕是需要很多年才能重新補充了。

這即是說,在接下來的數十年甚至數百年中,第一層區域將罕有化神凶獸誕生,而尊老們來此采血,怕也要徒勞無功了。

說來說去,最難培養的還是那二十頭王獸…

雲天決靜靜聽著楚長安的滿腹幽怨,眉頭微不可查的一松,面色稍緩。

看起來,似乎最終對寧凡的安危也頗有擔心的。

擔心…他雲天決也會有擔心外人安危的一日,真是可笑。

「不可能!這,這是…」

一炷香之後,楚長安驟然驚呼起來。

在那玉牌之上,代表13號王獸的龍鱗,光芒暗淡下去。

但這並非讓其最最震驚的事情,真正讓其震驚的,是另一塊金色玉牌之上,三枚龍鱗齊齊暗淡。

銀色玉牌,僅嵌有二十四龍鱗,代表了二十四王獸。

金色玉牌,卻嵌有一百零八龍鱗,代表的是第二層龍池的…煉虛血妖!

「那周明竟然進入了…第渡恕三頭煉虛初期1

楚長安心中駭然,化神絕不可能斬殺煉虛,更何況是獨戰三人。

他很好奇,寧凡是如何做到的,至少楚長安自問,他在化神巔峰之時,絕對無法獨滅三名煉虛。

就算他突破煉虛,也無法獨滅三頭同級煉虛的。

楚長安第一次發覺,自己徹頭徹尾小瞧了寧凡。

此子能斬殺炎尊,絕非僅僅依仗不滅火體,更非偶然!

2/6未完待續。。&%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