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89章萬劍式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自又都在盤算著一些至關重要的事情。 錦繡接著又問:「愛國,巴黎聖母院你去玩過嗎?」 現在,家興要考慮的重要事情就是還有兩個孩子,也即女兒海燕和小兒子立業的出路。特別是眼下女兒就要高中畢...

那麼這些事情到底如何解決,且聽下回分解。

外公就說:「聽說這些名勝都很美麗,你能說得具體一點嗎?」

儘管三十年的歲月匆匆流逝,命運的轉變使她現在成了富豪,但她的心裡那種中國人的情結,以及熱愛祖國的那一顆心,始終沒有變。她是在上海解放前夕就離開中國去了法國,要講解放前的上和社會主義到底怎麼樣了,她不了解,說不清、道不明。

我還看了1978年12月22日通過的《中國**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公報》,明確了黨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並說這是第三次偉大的轉折,我國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依我現在的看法,**推行的路線,下一步對外開放的可能性完全存在。現在的世界,一個國家想關起門來搞發展,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們國家的歷史已經完全證明了這一點。再說**,據我知道,他年輕時就到法國留過學,對問題肯定看得比較遠。至於麗絹回國做什麼貿易,我看是先從鋼鐵等原材料進口貿易做起為好。」

「去玩過,這個巴黎聖母院,就在塞納河中心的斯德島上。1345年建成,是哥特式建築,共有三層。第一層尖形拱門上雕刻聖經上的人物;第二層有三扇窗子,兩面兩扇窗子雕刻著亞當和夏娃的塑像,中間的窗子上刻著『聖處女』像;最高的一層上有兩座高六十多米的大型鐘樓,兩座鐘樓之間有走廊連接著,鐘樓後面還有一座高九十米的尖塔矗立著,非常雄偉。

「麗絹,你到法國有三十年了吧,生意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老是想回國來謀發展。你對我們這個社會主義社會了解了多少?」錦絹問麗絹。

「你們過去的事她都給我說了,她也怪可憐的。」

「孫政委,你們這裡天天這樣熱鬧?」家興看著這情況就問道。

麗絹cha上來說:「這巴黎和上海原來的法租界差不多,特別是這霞飛路,我看這法國人可能是按照巴黎的式樣來建造上海法租界的。不過巴黎的那些名勝古都有其自己的特點。」

麗絹想的是既要讓錦繡同意把愛國過繼給自己,但更重要的是把前幾天討論的話題再進一步深入下去,她要了解回國來投資的環境到底怎樣?因為她對國內的情況還真不清楚。

「我爸爸說要同你商量。我當然聽爸爸、姆媽的,就是過繼給她,我的姓不能改,還是姓李,叫李愛國。」

「你們武裝部不是有一台十八寸黑白電視機嗎?」王所長提醒他說。

「愛國,你倒幫她說話了。你爸爸什麼態度?你又怎麼想的?」

「十八寸的。」愛國答道。

當天晚上高郵縣招待所的小食堂里燈火輝煌,桌子上除家興等四個人,東道主孫政委夫婦,還有武裝部施部長夫婦,加上王所長一共九個人。這桌菜特別豐富,除了各種河魚和河蝦,螃蟹做的菜肴之外,還上了茅台酒。

對了,到過巴黎的人必定會去登艾菲爾鐵塔,這是巴黎和法國的象徵。這塔高三百二十米,分三層,有一千七百多個台階,法國廣播電台中心、氣象台和電視發射台都在這座塔上。

家興和錦繡兩個人現在生活安定,心情舒暢,就想到外面去走走。到了四月春暖花開,兩人就向各自單位請了幾天假,離開上海,一同到揚州等處去散散心。家興、錦繡結婚已二十多年,兩人單獨攜手同行外出旅遊還是第一次。

把揚州市玩了個遍后,再去哪裡轉轉呢?後來還是陳慧想了個好去處,就是到高郵縣裡去玩兩天,那可是個魚米之鄉,可以去弄些魚、蝦以及螃蟹之類的水產品帶回上海。

「那你家不成了向陽院了。」王所長打趣地說道。

在籃球場上看電視的人倒也挺守規矩的。儘管電視的屏幕又孝又不太清楚,又老是在跳動;而且聲音時大時小,有時根本就聽不清楚,可這些電視觀眾沒有幾個說話的,都瞪大眼睛,直起耳朵,非常認真地在觀看。

愛國也說了自己的看法,說:「我到法國雖然只半年多,但我曾去了一些法國同學家長們所經營的企業,看到人家企業的設備、技術、產品,都比我們國家的先進。我們的工業想上去,必須先大量引進外國的技術、設備,包括產品。而鋼鐵作為發展工業的基礎產業,目前我們國家還是比較薄弱的,因此進出口貿易的前途確實是很遠大的,所以,我們要來投資還是先做鋼材生意。」

幾個人正在說著呢,錦繡也上了樓,看這四個人正說得來勁也加入了議論。就問道:「你們在議論些什麼事?」

他倆先是乘火車到了鎮江,在鎮江玩了一天,逛了金山寺、北固山、甘lou寺、焦山。第二天就過了長江,從六圩到了揚州,直奔陳慧的家而來。

「上海有電視機的人家多不多?」孫政委的夫人就問道。

麗絹說:「你們這三代人,三位先生倒給我出出主意,我今後回國來投資到底行不行?到底做什麼樣的生意為好?」

開始是《新聞簡報》,後面是海燕電影製片廠出品,由老演員張瑞芳、仲星火主演的電影《李雙雙》。這李雙雙的性格爽直、潑辣;喜旺卻憨厚、樸實,膽小怕事,兩者之間引發的一系列有趣的矛盾,使觀眾里不時爆發出一陣又一陣的笑聲。

家興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想到這農村現在生產發展了,各方面跟著也上去了,包括文化生活都有了更多的需要,也就是說,這市場更廣闊了。說明上海的輕工產品還真有大發展的可能。實際上他這次來遊玩,等於是作了一次市場調查,

當時中國社會上,文藝傳播最理想的工具首推電視機。這電視機真是人人喜愛、家家都想擁有,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卻難以求得!

這事情辦好,年也過完了。麗絹帶著愛國、建芳又回到法國去了。

錦繡提的問題,麗絹也想了很久、很深。她也是個上海大戶人家的後代,可就是因為命運不好,最後去當了紡織廠里的童工。她在這紡織廠里從十二歲到十九歲,一做就是七年,這個時間正是一個人的思想、意志、性格,成熟和定型的階段。她自己經歷了舊社會的黑暗,看到了勞動人民的苦難和不幸;也親眼目睹了國民黨政府的**和無能;她和工廠里的勞苦兄弟姐妹們有著割不斷的深情厚意;**地下黨的同志們、陳慧老師對她的教育和熏陶更是難以忘懷。

愛國想了一下說:「我重點說說巴黎吧,因為我在法國半年多,除了巴黎別的地方還沒去過。巴黎是法國的首都,面積有一百多平方公里,沒有上海大。人口只有近兩百萬,也沒有上海多。巴黎城坐落在塞納河兩岸,這個城市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是法國最大的城市,也是歐洲大陸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巴黎的工業很發達,大部分銀行、保險、交易所、市場,集中在市區的西部。巴黎也是全國內河航運、鐵路、航空的中心。在教育方面,歷史悠久的巴黎大學世界著名。巴黎的服裝、化妝品,貴重金屬器具生產,也都譽滿全球。巴黎有『花都』之稱,形形色色的建築,美麗的園林,華貴的街道,琳琅滿目的雕塑。特別是香榭麗舍大街,是世界最美麗的林蔭大道之一,全長一千八百米,寬一百二十米,兩旁種植參天的樹木,道路兩旁都是豪華的百貨商店、時裝店、夜總會、影劇院。巴黎的名勝古很多,有凱旋門、巴黎聖母院、愛麗舍宮、凡爾賽宮、艾菲爾鐵搭、盧浮宮、盧森堡宮、波旁宮等。」

話說這錦繡、家興、麗絹等人雖然是為麗娟回國投資的事設計策劃,但各自又都在盤算著一些至關重要的事情。

錦繡接著又問:「愛國,巴黎聖母院你去玩過嗎?」

現在,家興要考慮的重要事情就是還有兩個孩子,也即女兒海燕和小兒子立業的出路。特別是眼下女兒就要高中畢業,是讓她去考大學,還是也送她出國培養,家興一時還難以定奪。

「你們在樓上說些什麼,是不是你過繼的事?你是什麼態度,她倒好,自己不費勁,我把兒子養大了,她來做一個現成媽媽。送我一隻電視機就把我兒子給她了,她對你說了些什麼?」錦繡問道。

家興也正想回到這蘇北的里下河地區看看。據說改革開放后,廣大農村的面貌有了很大的變化,他欲考察一番,一看究竟。家興還說起,他在高郵還有幾個老戰友。老車不知從哪裡去借了輛吉普車,家興又自己當起了汽車駕駛員,第二天吃好早飯就開車,四個人很快就到了高郵縣城,這吉普車就停進了縣招待所。

立業就上樓去把哥哥愛國叫下來,愛國又把天線和微調開關轉了轉,屏幕就基本穩定了下來。

家興接著也說:「我來說說我的想法。我眼下是在物資部門工作,對我們國家的物資現狀了解得比較多。我國地大物博,物資資源確實比較豐富,但是開採的技術落後,地下有寶藏不能大量的開挖出來。就是挖出來,冶鍊的設備、技術也跟不上。我在物資倉庫里看

「立業,這是什麼電視機,去叫老大下來調調好。」錦繡看了看就不耐煩了,對小兒子說。

錦繡說:「兒子,這我知道,我是要你給講講有那些名勝古。」

「應該說不多!上海的電視機價錢比較貴不說,主要是憑票供應。一般來講票子先發到單位里,然後再分到職工手裡。幾百人的單位,三、五個月,甚至半年才能發到三、五張,不會超過十張。有的單位還要舀這些票證去搞協作關係。所以一般職工如果能弄到一張電視機票子,真的是很不容易。」錦繡繼續說著。

錦繡和女兒海燕、兒子立業,馬上就坐在電視機前看了起來,一個一個頻道看過來。這屏幕有時清楚,有時模糊,有時雪花飄飄,有時波浪翻滾。再說聲音,有時馬馬虎虎可以聽聽,有時根本就聽不清楚,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這電視機架設完畢,武裝部的兩扇大門打開了,前來觀看電視的老百姓,大人小孩,男男女女,手裡端著大、小板凳,爭先恐後地一下子全涌到了籃球場上,並很快找到位置坐了下來。一會兒功夫,連籃球場的角角落落都坐滿了人,可大門外還有人想進來,於是就關閉了大門。至於進來了多少人,恐怕誰也無法數得清,

吃罷晚飯,家興等四個人真的又來到了縣武裝部。這縣武裝部在縣城的西面,府前街的南面。武裝部四周有高高的圍牆,兩扇高大的黑漆大門,大門右面掛著一塊白底黑字的牌子,上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江蘇省高郵縣人民武裝部」幾個大字。一進大門迎面就矗立著一塊高大的、**穿著軍裝、微笑著招手的全身畫像。院子的左面是家屬居住區,右面是武裝部三層面朝南的辦公大樓,辦公樓南面是一個籃球常家興等四個人和孫政委、施部長一起,走上了辦公大樓二樓,在政委辦公室里坐下,通訊員給每人泡了杯茶。

麗絹從這三代人說的話里得出的結論,就是她回國來投資的可能性還是不小的,做貿易是她的強項,看來先從做原材料入手是個上策,其他項目以後逐步再說。

「這還差不多,可以看看了,色彩也不錯,到底是進口的貨色,日本三洋的東西還可以。愛國,這是幾寸的?」錦繡誇過電視機后又問。

「這還差不多,還是我的好兒子。」錦繡說完又轉過頭去看她的電視。但實際上她這時腦子裡想的卻是,兒子到底是不是要過繼給麗絹。昨天晚上談話時,針對麗絹的提議,她當時並沒有正面回答,過後她想了又想。現在愛國在法國留學,要是成了麗娟的過房兒子,那這次出國所有的一切費用就全是她負責了,包括愛國今後的事業發展和做進出口貿易。又想到,這「三結義」的三個人一貫以來就勝過親兄妹,就是不談過繼,麗絹也是阿姨,過繼給她我又不缺少什麼,我何不順水推舟,樂得做個好人,留個人情。

「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時,家興把錦繡拉到一旁說:「錦繡,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同你商量。」

不過我感到最有藝術欣賞價值的要算是盧浮宮,它是世界著名的博物館,是法蘭西古代文明的代表。她收藏的藝術珍品有四十多萬件,有七個部分組成:古代埃及的,東方的,希臘的,羅馬的藝術,還有中世紀文藝復興雕塑藝術、現代雕塑藝術、工藝美術和繪畫藝術。其中有三件舉世聞名的珍寶:斷臂美神『米洛斯島的維納斯』雕像,無頭折臂的『勝利女神』,義大利畫家達芬奇的稀世名畫《蒙娜麗莎》。」建國說到這裡就不想往下說了,停住了。

「據我知道,整個高郵現在只有兩台電視機,一台在縣廣播站,也是十八寸的黑白電視機,還有一台就在我們縣武裝部,絕對沒有第三部。」施部長的夫人也cha了話。

這時,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武裝部的幾個軍人,把原來放在會議室里的一台電視機,連架子一同搬到了籃球場西面的籃球架底下,然後接上電源,天線。

錦繡見沒人答覆她的提問,於是又換了個話題說:「麗絹,我想聽你介紹一些法國風景之類的情況。有機會我也想去法國看看。」錦繡提出了要了解法國的名勝風景。

家興把老車、陳慧、錦繡,給孫政委一一作了介紹。大家相互都講了現在各自的情況,家興又說了出來散心的原委。孫政委立刻就給招待所王所長打了個電話,關照晚上在招待所里由孫政委自己掏錢請客招待。

錦繡提的問題,麗絹一時無法回答,愛國也說不清楚。只有家興知道錦繡的思想深處是怎樣的想法,也能把社會主義是個什麼樣的社會,講得比較清楚。但是誰也沒有回答這一問題,都只是一笑了之。

這電視機天線的天線桿有四十米高,通訊員爬到了這天線桿的頂端,轉動著天線,配合地面的同志一起微調電視機的屏幕畫面。家興等人看著電視機在籃球場上架設的全過程,覺得在這裡看個電視還真的不太容易。

陳慧、車佳明的家,最近又從易州搬回了揚州。陳慧夫妻倆看到家興夫婦的到來,真是開心得不得了。這對老夫妻剛剛離休,閑得難受。現在見稀客到來,就陪著他們在揚州幾處名勝,包括瘦西湖、平山堂、大明寺、天寧寺、個園等處,痛痛快快地玩了兩天。

錦繡倒很乾脆的說:「就這樣定下來吧。」

這招待

所的王所長原來就是家興的戰友,前兩年剛轉業到家鄉高郵。這位王所長見是老上級來了,馬上給安排了兩個好房間給住下。吃好中飯四個人就到了縣人民武裝部。這縣武裝部的孫政委,也是家興的戰友,家興在揚州當聯絡員時,經常和他在一起到處跑。

「我這個人到了國外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什麼風景名勝看了也記不得,還是讓小青年愛國來說。」這介紹風景的任務,麗絹推給了愛國。

錦繡的父親想了想說:「我這個人過去只關心電氣、技術,現在退休了,倒對政治發生了興趣,作些研究、思考。最近,我反覆閱讀了**同志1978年12月13日在中國**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的講話《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裡面強調,要打破思想僵化,黨的工作重心要轉移到社會主義建設上來,解決經濟政策問題。要允許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企業、一部分工人和農民,由於辛勤努力,生活先好起來。

「天天如此,開始老百姓只知道縣廣播站有台電視機,每天都放,是賣票的。每張票價錢不貴只五分錢,但是在室內放,每場只賣幾十張票,老百姓買票就天天要打破頭。後來縣宣傳部建議,我們武裝部這台電視機也對老百姓開放。我們不賣票,免費對外開放,所以就格外擁擠。反正是為老百姓做件好事,這也是我們解放軍應該做的------」

這且不表,還是來敘述這電視機所引發的一系列故事。

「四人幫」被粉碎后,人民的文化生活又開始話躍、豐富了起來。一些傳統的優秀戲曲劇種大都恢復了,新創作的文學作品像雨後春筍般地大量湧現。人們文藝饑渴的日子結束了,就渴望觀看和欣賞日益豐富起來的新、老文學、電影、戲劇、藝術作品。

席間,講到了電視機和看電視,大家的話就更多了。錦繡說:「我家兒子從法國回國,路過香港買了台日本三洋十八寸的彩色電視機,這下家裡可熱鬧了,弄堂里的不少鄰居,大人、孩子們吃完晚飯,就端了板凳,到我家的客廳里來看電視。人多的時侯有二、三十人,把我家的客廳都塞得滿滿的,每天晚上不看到十一點鐘不會散。」

由於**的原因,加上「四人幫」的干擾,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變得非常單調而枯燥。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各種文藝樣式,包括現代的、古代的,革命的、傳統的……大都被批判,並打入冷宮。只有八個樣板戲被廣泛傳唱。但時間一長,就像吃東西一樣,再好的食品也會感到味道一般。

「天線低了,上海電視台的信號就收不到。」施部長搶先回答說。

可武裝部大門外的人們,有的在敲著門,有的就大聲喊道:「你們解放軍不是說『擁軍愛民』嗎!那就快放我們進去1有些年輕小夥子,乾脆就搭起人梯從圍牆上翻了進來。

「現在我們武裝部的這台電視機,比我們武裝部的徵兵、民兵槍枝的吸引力還要大。老戰友不信的話,吃完晚飯到我們武裝部去看一看,就可以證明我說的話是一點也不假。」孫政委笑著說道。

錦繡想的是電視機,在家興召開碰頭會的第二天下午,愛國、君蘭、孔文,一同去火車站提取,貨提到后三人就各自舀回了家。

愛國倒也爽快,就說;「好吧,我就先來說說對法國總的感覺。這個法國呢,是個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搞工業化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比美國的資格還老。它的土地面積只有五十多萬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五千多萬,都是我們中國的二十分之一。可它工農業生產都比較發達,名列世界前茅,居世界第五位。資本主義制度的特點,是貧富的差距比較大,但是一般老百姓的日子,過得還不錯,不過一旦失業,日子是很難過的。」

「孫政委,這天線為什麼放得這麼高?」錦繡問道。

「這事情我反覆考慮過,我認為可以。」錦繡非常爽快地作了回答。「那我叫她再次慎重地向你提出吧。」

這時,愛國在樓下調試好電視機后又回到了樓上,同爸爸、麗絹,還有外公一起繼續探討當前上海的投資環境。

再說這老車也真有辦法,在招待所里電話一打,一些公社裡的朋友們送來了大大小小一包又一包的魚、蝦和螃蟹等。家興帶著十幾包回到上海,給君蘭、老孔幾家分分,大家都挺喜歡。也達到了家興既是旅遊,又順便買些水產品,再做些市場調查的三重目的。

於是,經三人同意,最後還做了一個文書,雙方都簽字、畫押。這文書的大體內容是:李愛國過繼給徐麗絹,定為徐麗絹的合法繼承人;但李愛國原來的姓名不改,稱李家仍為父母,而放棄對李家的繼承權。

「姆媽,我們在議論當前的形勢,還有就是我們搞進出口貿易,先做什麼生意。」

愛國又說:「你們想聽,我再說下去。我去幾個地方玩過,先說戴高樂廣場的那座凱旋門,有四十多米高、四十多米寬。當年跟隨舀破侖遠征的兩百名將軍的名字都刻在這門上,無名戰士墓就在這凱旋門正下方。每年七月十四日國慶日,法國總統都要從這凱旋門通過,每位總統卸任時也要來此向無名戰士墓獻花。」

第六十三回共同謀發展舉棋不定電視真誘人可是難求

這一說把孫政委的興趣也吊了起來,說:「你們大上海想要一台電視機都那麼不容易,難怪我們這個小高郵,到現在還沒有一台像樣的電視機。」

了又看,我們生產的無縫鋼管,這包裝不象樣不說,那質量實在太差,從日本進口的是『白面書生』,而我們國家生產的是『黑包公』;人家的敲上去那聲音是噹噹響,而我們敲出來的聲響,似敲了個悶罐。眼前工農業要大發展,需要大量的優質鋼材。馬上要自己生產,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能依kao進口來解決燃眉之急,所以這個國際貿易應該大有作為。」

愛國將電視機舀回家,擺到了客廳里原來放收音機的茶几上,接通電源調試以後就上樓去了。

「麗絹提出想要愛國過繼給她。她跟您也說過,你的意見怎樣?」家興輕聲地問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