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87章風雪殺人夜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他加入的是鈞天殿,隸屬碎虛為雲天決。 而炎尊者則是赤天殿尊老,隸屬碎虛為雲驚虹。 在赤天殿中,炎尊者是資質最高的火修,自是極受雨殿重視。 赤天殿中最強的五位尊老,為五行尊...

風雪之下,長夜之中,寧凡佇立決龍谷客舍。客舍,自是有的。莫看那楚老獨居草廬,決龍谷客舍可是精心準備了的。

決龍谷乃是雪國第一宗,門中有百萬門人。自然,大多數門人皆在谷外雪國,谷中客舍只留了些許啞仆侍奉。

「『決龍谷主』楚長安…楚長安此人,性格孤僻,對什麼人都是一副臭脾氣,但性格直爽,若我實力足夠,倒是可結交的。『虹雲皇子』雲驚虹,此人心胸狹隘,手段毒辣,只聽我周明之名,便要殺我。此人定是極其自負,雨殿碎虛,唯有第六重神皇才可獲得封號,他卻自封為『虹雲』,想必對成為神皇、突破六重碎虛都是志在必得的…」

雪夜之中,寧凡獨立樓外,喃喃自語,赫然是在分析白日所見的兩名碎虛。

被雲天決帶來此地,寧凡雖還一頭霧水,但總要了解下對方脾性才好,知己知彼,處事方可遊刃有餘。

心中尚有一些不明之處,譬如龍血有何用處。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三個玉壺,其中所盛皆是所謂的龍血。

神念一掃玉壺之內,寧凡眉宇皺地更深,這龍血說是血,卻又似是而非。

若煉化三壺龍血,寧凡起碼可提升5000甲法力。若配入丹藥之中, 以血煉丹,卻起碼足以提升一萬甲法力。

而若是和雲天決一般,釀成酒的話…或許能提升一萬五千甲以上吧。

「這龍血,或許是傳聞之中的葯血…以特定手段,豢養妖獸,取血養血。修士所養妖血,自不會直接煉化,必定為了入葯、入酒的,故稱葯血。這龍血。怕就是極為高品的葯血,若非雲前輩帶我前來,我必定不知晉陞為尊老、還有獲取葯血的莫大好處。」

「若能將雲前輩的血葫借來,以那血葫釀血為酒,該是何等美事。不過白日之時,聽那雲驚虹所言,似乎雲前輩的血葫是雨殿至寶之一。品階不高,卻有妙用。想必雲前輩是不會借我血葫的。」

「聽雲前輩之言,明日我會前往血龍池,想必那裡便是養血之地。似乎此地頗有兇險。不過我一路走來,所遇兇險還少么?」

寧凡輕吸口氣,目光漸漸平靜,繼而回想起白日之間聽到了些許秘聞。

罪英廢臂、為了女人…冷漠、殘忍、弒兄無情、忘恩負義…

一個個辭彙描述下,寧凡卻好似更加了解雲天決一般。

在寧凡看來,這雲天決殺人,是為了一個女人。能讓冷漠無情的雲天決動怒,那女子必定對他很重要,或許四皇子是傷了那女子。故而才死…

寧凡絕不愛探人**,只是對這雲天決略有好感,而稍稍有些在意。

再一想,那雲驚虹聲稱。雲天決舍情修劍,遺忘一切,連摯愛之女都遺忘。如此說來,就算遺忘一個路人寧倩。似乎也不足為奇。

「寧倩…」寧凡的目光忽而有些自責。

他尋寧倩,並非為了思念,他從小無母。對未曾謀面的母親談不上思念。

僅僅是有些慚愧,以及擔憂。

慚愧的,是身為人子,卻連母親生死都未卜,當真枉為人子。

擔憂的,是寧倩命格被人遮掩。寧凡很難想象,什麼樣的高手,能夠遮掩修士命格,難道寧倩也被真仙算計了么?

「記憶之中,我姓雲。洞虛的卜算又顯示,欲尋寧倩,需尋雲天決。如此倒可以推斷,我的生父亦是雨殿之人…我與娘親命格皆被動過,或許不是偶然。莫非是我父母得罪了什麼人,故而有此禍端么。雨殿之中,也許也有仇人存在,日後我倒不可大張旗鼓尋找寧倩了。」

寧凡默然,一番計議后,決定不再對任何人道出寧倩之名。

雲天決已問過,無果。日後若有機會,問一問雲若薇好了。除這二人,寧凡不會再和第三個人道出寧倩之名。

「呵呵,這不是明尊者么,想不到殺人無算的魔尊,也有吟風賞雪的雅興,真是可笑。」

幾道譏諷之聲,從風雪中傳出,漸漸走出四道身影。

這四人望著寧凡,目露不屑,赫然便是白日所見的四位化神。

四人皆是白須白髮,骨齡已有3000歲以上,俱是半步煉虛的修為。

「爾等是誰1寧凡目光一冷。

「朱天殿『五行尊者』1四人冷笑回答。

「五行尊者…」

寧凡目光微凝,他在晉陞尊老之後,特意打探過雨殿不少情報。

他加入的是鈞天殿,隸屬碎虛為雲天決。

而炎尊者則是赤天殿尊老,隸屬碎虛為雲驚虹。

在赤天殿中,炎尊者是資質最高的火修,自是極受雨殿重視。

赤天殿中最強的五位尊老,為五行尊老。炎尊者掌火,骨齡最低,卻有化神巔峰修為,戰力更是極高。眼前四人,便是其他四行尊老。

金尊者,木尊者,土尊者,水尊者。

在無盡海,半步煉虛便是內海至尊,但在雨殿,半步煉虛也僅僅是高級尊老吧。

念及於此,寧凡目光略略一沉,四人深夜來此,莫非是為了炎尊,來尋他的不痛快么。

「你就是周明?不滅火體,好大的名頭,也就雲焱會被你剋死,不得不說,你倒是做了件好事,你殺了雲焱,我等四人在赤天殿的地位,可就水漲船高了。」

「…」

寧凡斜睨四人一眼,他倒是高看了這四人。

這四人確實像是來尋他不痛快的,不過目的么,卻不是為了炎尊報仇。

「交出三壺龍血,否則…哼1

金尊一步邁出,左手一旋,打出一道金光,驟然卷向寧凡,其出手之快,幾乎不弱寧凡了。

那一道金光,分明是洞天之光。似乎是要將寧凡攝入洞天之寶,好生欺凌。

寧凡目光一沉,不躲不避,任金尊將其攝走。

一處雷庭滾滾的洞天空間中,寧凡凜然立於天地,毫無懼色,四面則圍了四尊,各是冷笑。

尤其是金樽,手持一塊金色扳指,極其自得。看起來這一處洞天空間,便是那金色扳指開闢的。

「周明!交出三壺龍血,我等只碎你元神,可不殺你1金尊不容拒絕道。

「碎我元神?憑你們1

寧凡閉上眼,面色卻更冷了。

原來就算到了雨殿,沒有實力與背景,仍是需要被人欺凌的。

這洞天,以他如今實力,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他既然特意進入此洞天,就沒有存什麼善了之心。

四尊眼見寧凡不識好歹,皆是怒目,同一時間。掐決攻擊。

「土元劍1

「雷道鞭1

「小冰淵之術1

「風死之術1

四人所施展之術,赫然俱是化級巔峰之術!

「周明,你以不滅火體,破得了雲焱的火。卻破不了我等的術1金尊不屑道。

「是么…土崩!雷滅!冰碎!風散1

寧凡大手一抓,長空驟然浮現五座千丈之高的黑龍墓碑,分明施展了五墓葬龍之術!

藉助扶離之血及浩瀚法力。此術之威,幾乎不弱於半步虛術!

五墓可葬五龍,可破五行,可封印修士化身、元神!

此術連西門夜的五行魔音都能破去,破掉區區四種化級巔峰法術,輕而易舉!

轟!

伴隨著五墓砸下,四尊之術皆是強行被破去,法力波動橫飛四野。

四尊面色大駭,皆是認出寧凡所施展的,赫然竟是黑龍族的祖血秘術!

黑龍不在五行之中,五墓可破天下五行,但此術早已遺失,寧凡為何會有此術?

在四尊看來,縱然寧凡意外得到此術,後者一非妖族,二非黑龍祖血的妖修,豈能施展此術?

想不通!

但此術分明克盡天下五行,除非境界高於此術,否則但凡五行法術,皆會被死死克制。

轟!

五碑砸落,四名尊者如被山轟壓,動彈不得,吐血欲死,拼盡全力,方才擊碎五道墓碑,心中卻各是駭然。

四名半步煉虛,聯合出手,竟然被寧凡一個照面重傷…除了煉虛老怪,誰能一個照面重傷四名半步煉虛!

這寧凡的實力,有些可怕了,才化神巔峰,難道戰力已可比煉虛不成?

「不好!速速離開洞天,我等不是他的對手,會被他擊殺於此1四人心頭齊齊一慫,若寧凡再砸落一次墓碑,四人難保不死!

「想走,不覺得有些遲了么?」

寧凡身後驟然現出一對紫翼,雙翼一振,渺然無影,下一刻,一滴濃墨在四尊身前暈開,將四人捲入濃墨之中。

墨流分神術!

寧凡的神念已是煉虛級別,化身自然水漲船高,達到煉虛級。這墨流分神術的威力亦是大漲,半步煉虛,豈能抵擋!

修為提升,或許很難,但神念提升,或許還有捷徑的。

寧凡縱然修為未破煉虛,只要神念突破,他一樣擁有煉虛戰力!

「這是什麼法術,根本就是煉虛級一擊!啊啊1

墨色劍光一掃,四人登時粉身碎骨。

血霧散開,寧凡重凝肉身,一襲白衣纖塵不染,手中托著四個儲物袋,以及四道元神。

殺人奪寶?誰不會么,論殺人奪寶,寧凡才是行家。

目光一掃四人儲物袋,才僅有數千萬仙玉,不禁讓寧凡皺眉。

看來雨殿尊老,隸屬雨殿,俸祿卻極低,沒有魔修四處殺人來錢來得快。

然而仙玉雖少,丹藥、功法、法寶卻皆是一流。

雨殿尊老,俸祿不高,但福利特別好,讓你眼紅的沒話說。

如果再來點灰色收入…完全比魔修血海掙錢來得更快。

四人身死之處,一道道金光徐徐凝成一顆道果,似乎是金尊身死所留,平平落在寧凡掌心。

才殺了四人,就斬出一枚道果,寧凡的氣運真是越來越好了。

除了這枚道果,寧凡竟還有一個意外收穫。

在血霧散盡之後,一團森白的寒氣徐徐凝聚。赫然竟是一團天霜寒氣。

這天霜寒氣,名為神寒魄,在十二種寒氣中排名第三,或許是那位水尊者所有。

又是一個意外收穫。

眼見寧凡隨手收了四人儲物袋、至寶,四尊元神皆是驚怒、畏懼。

「周、周明!你不能奪我們的寶物,你更加不能殺了我們,否則驚虹皇子定會知曉是你下的毒手,以皇子個性,絕不會放你活著走出決龍谷1

「多謝你們提醒。」

寧凡冷笑,一拍儲物袋。念念道,「傀,現1

霎時間,竟有三具煉虛傀儡出現眼前,將四尊駭得心驚膽寒。

三具煉虛傀儡?!

寧凡竟有三具煉虛傀儡在身,加上他本身戰力,就算面對四個煉虛,都能遊刃有餘!

可笑自己四人,僅僅半步煉虛。就來尋寧凡的晦氣,根本是自尋死路埃

「你、你想怎樣…」四尊更加怕了,他們篤定寧凡不敢殺他們,卻又不覺得寧凡會放了他們。

「你們說得對。此刻誅殺爾等,不智,待離開決龍谷之後,再殺又知道你四人是我所殺!搜魂滅憶1

寧凡毫不容情,直接給四人搜魂,一炷香后。四人俱成了白痴,被寧凡交到傀儡手中,封印起來,只待離開決龍谷,便讓傀儡吞噬四人元神。

四尊是雨點尊老,但這又如何?寧凡可從沒有被人欺負的喜好。四尊想碎他元神,他便斬殺四尊,只要做得隱秘,不讓雲驚虹知曉即可。

有關四人身份的信物,則俱被寧凡拋棄在這處洞天空間,指尖升起一道紫金風煙,向天一抹,分開洞天,一步邁出,重歸外界風雪。

周身煞氣,絲毫不露一分,顯然對煞氣的掌控已修鍊到極高境界。

淡淡掃了一夜風雪,天**明。

寧凡轉身,意欲回房,驟然間,一旁無人處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你殺了他們?」

這一道聲音,出現得毫無徵兆,分明看到寧凡與四尊離去場景。

寧凡心頭暗驚,待看清隱匿之人後,又沒由來心頭一定,此人正是雲天決。

雲天決既然猜到寧凡已殺四尊,寧凡亦不會否認,索性雲天決與雲驚虹不和,想來也不會責怪他殺了雲驚虹的晚輩。

「只是滅了四人肉身而已,元神尚在,不過一出決龍谷,便是他們死期。」寧凡承認道。

「很好。他們打了你,你就該打回來。他們想殺你,你就該殺回來。你是我鈞天殿之人,輪不到宵小欺負。」

雲天決言辭冷漠,說出的話卻讓寧凡心頭一暖。

想不到聲名狼藉的劍魔,也會護短。這種被護短的感覺,寧凡從在只在老魔身上體會過,今日又從雲天決身上感受到了。

見寧凡沒有危險,雲天決冷冷轉身,意欲離去,卻被寧凡叫祝

他此行定可獲得不少龍雪,但想要將龍血藥力發揮到最大,卻需要一物,釀血為酒。

「前輩的血葫,可否借我一用?」

寧凡說出此話,驟然一怔。

他這是怎麼了,竟然敢跟劍魔提要求。

很奇怪的感覺,他很少會求人,和絕不會跟人索要任何東西,但這句話,他卻說得極為隨意,好似理所當然。

但話一出口,寧凡便苦笑搖頭,後悔失言了。

沒看到雲驚虹跟劍魔索要血葫,被打成狗了嗎?

雲天決收住腳步,目光一沉,他最討厭有人向他提要求。

只是一看寧凡苦笑的表情,他目光又漸漸緩和,略一思索,心中便瞭然。

「你要釀血酒?」

「不,晚輩失言,絕不敢打前輩血葫主意。」寧凡搖搖頭,他可不認為劍魔會借人東西,不搶人東西都難得了。

雲天決皺眉,他性格孤僻,從不會與任何人談上三句話,更不可能與任何人同桌飲酒。

任何人向他提出請求、索要寶物,都只會被他一劍誅飛。

以雲天決的冷漠,偏偏對寧凡有些許好感。

這個小子,稍稍有些對他胃口。

若非如此,他絕不可能和寧凡同飲,更不可能千里迢迢帶一個陌生人來決龍谷,公然違反雨皇命令,幫寧凡謀划龍血。

他不是善人,更從不培養後輩的,寧凡是第一個。

「拿去1

雲天決隨手拋出一個血葫蘆,揚長消失在風雪中,只留下一句冷漠的話語,

「血酒釀製,需耗十年。用完此葫,務必還我1

「呃…」寧凡一怔,外界傳聞冷酷無情的劍魔,竟這麼好說話?

手捧血葫,寧凡輕輕一搖,裡面起碼不少血酒,差不過七口的量。

「其中還有血酒…」寧凡開口詢問,卻被一道不耐的聲音打斷。

「歸你1

風雪深處,雲天決不耐道,

「明日入血池,莫給我丟臉1

「是。」

寧凡抱拳一禮,目光感激。

雲天決聲名雖臭,但他寧凡的名聲又好么?以傳聞看人,常有謬誤,不足為奇。

有此血葫,釀以血酒,十年之後,不知可否一舉突破煉虛。

未完待續。。

ps: 感謝北武四支隊、隨約而逝、drawover的打賞,感謝書蟲巨石、子夜牛牛、致虛極、青蛙海飛絲的月票支持。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