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83章澹臺未雨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15 22:39  |  字數:7105字

「曹康,貴客來臨,你還不速速帶著你這後輩,滾出此地!」那人名為龔瑁,素與曹康不和,語氣自是極不客氣。

他倒是不敢直接惹曹康,目光一瞥寧凡,只道是曹康後輩。神情一陰,在呵斥曹康之時,卻暗中打出三道指劍劍光,攻擊寧凡丹田,試圖廢掉寧凡幾條仙脈,給曹康點教訓。

當眾擊殺寧凡,倒還不敢,廢幾條仙脈么…呵呵,長輩教訓晚輩,手段就是過了點,也無可厚非吧?

「哼!龔瑁!你算什麼東西,敢讓我滾…大膽!你做什麼!」

曹康目光一冷,還沒罵完,卻瞥見龔瑁偷襲寧凡,立刻勃然大怒。

他雖猜測寧凡是金丹,但話說出口,連他自己都感覺荒謬,自不會當真。

他曾因為私怨,傷過龔瑁一個後輩,今曰龔瑁出手便偷襲寧凡,分明是存了報復的心思。

若報復曹康也就罷了,偏偏報復寧凡,這讓曹康情何以堪?

曹康掌風一掃,試圖掃滅三道劍光。

寧凡花錢請他喝酒,他若是反連累寧凡受傷,就太說不過去了。

修亦有道!

只是其手掌剛要去抓那劍光,那劍光竟一顫之下,折路橫移了半尺,越過其掌風,再次刺向寧凡。

這劍光偏折地太過詭異,縱然是曹康,事先都沒有半分預料。

「折路之劍!你竟習得了靈級劍術——折路之劍!不好!」

眼見劍氣一折之後、即將斬中寧凡丹田,曹康面色一變,下一刻卻一驚。

那劍氣極快,但寧凡出手更快。

袖袍輕拂,捲起一道微風,三道靈級劍氣,俱在微風中湮滅無影,被其收走。

嘶!

曹康冷吸一口氣。

捲起一道微風,輕易收走三道靈級劍氣…這是什麼手段!

「雲小友,你究竟是…」

曹康還未反應過來,卻見寧凡繼而一步踏出,猛一拂袖,三道完好無損的劍光,忽從其袖中飛出。

一個閃爍,直接斬在龔瑁丹田之上,將後者的百道仙脈盡數斬碎、廢去!

噗!

龔瑁重重倒地,咳血不止,修為幾乎在一瞬間跌落回辟脈一層!

他眼露驚駭,明明是他攻擊寧凡的劍氣,怎麼會被寧凡隨手反彈回來?這太荒謬!這種手段太過匪夷所思!

曹康更是駭然,他之前猜測寧凡修為不俗,此刻這一幕,分明印證了之前猜想。

不會錯,雲小友是一個高人,具體有多高就不是曹康能知道的,至少是融靈,甚至還有可能是曹康都惹不起的…金丹老怪!

與二人表情不同,其他融靈一見龔瑁丹田被毀,立刻驚呼道,

「不好!龔執事的仙脈被人廢了!」

這些驚呼剛起,立刻便有一道更為強橫的聲音,從人群之後傳來,帶著怒意。

「什麼人,敢傷我龔家之人,找死!」

一道流光激射而來,竟是一名金丹老怪,不問緣由便向寧凡動手了。

此人乃是竹青宮金丹中期長老,是龔家家主,是龔瑁長輩。

一見龔瑁倒地吐血,仙脈被廢,此人怒上心頭,護短之心大起。

再一看出手之人是寧凡,且寧凡修為更是區區辟脈,毫不猶豫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方寶印,便朝寧凡當頭打來。

「龔長老!此事容屬下細細稟報,絕非雲道友的過錯!」

曹康心頭一懼,他不怕龔瑁,卻怕龔長老,畢竟龔長老可是金丹老怪。

然而見龔長老不問緣由攻擊寧凡,他下意識便要幫寧凡說句好話。

只是不容他細細分辨,龔長老的寶印已然打來。

「誰的錯,我不管!我龔家之人,不能被人隨便欺負!」

龔家的行事作風,就是霸道,你不霸道,別人怎麼怕你?

身為竹青宮的大族之一,龔家在蓬萊仙島有著橫行的資格。

只是這一次霸道,未免找錯了對象。龔家再霸道,能有寧凡霸道?

那印名為山河印,乃是上品法寶,龔長老曾憑此印鎮死過一個金丹初期老怪,威力極其了得。

曹康剛剛還猜測寧凡是金丹,但細細一想。縱然寧凡真是金丹,被龔長老忽然偷襲,怕也凶多極少啊…

「滾!」

寧凡冷哼一聲,隨手一拂袖,綿軟無力的衣袖轟在山河印上,卻傳出山河崩潰的轟鳴聲,震得無數修士耳膜溢血!

只一擊,寶印粉碎成灰!

旋即寧凡一個眼神掃出,落在龔長老身上,猶如實質的目光,立刻讓龔長老如針刺背。

這是何等霸凌天下的眼神!

這個眼神的主人,從來只有他欺負人,何曾會被人欺負!

對上這一個眼神,龔長老面色駭然,只感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威勢鎮壓全身,好似千萬重山峰鎮壓,不得動彈。

丹田一痛,好似千萬道刀刃絞碎,下一刻,其金丹驟然崩碎,身軀猛然退血倒飛,狼狽墜地。

一身修為,竟在瞬息之間,跌落至融靈初期!

這還是寧凡懶得殺人,否則…他豈能活命!

曹康看呆了!

什麼人,能一個眼神,碎人金丹!

堂堂金丹修為的龔長老,竟沒有站在寧凡身邊的資格!

難道這雲凡小友,還能是元嬰老怪不成?!

「誰敢在我竹青宮出手傷人!」

老話說得好,打了小的,必來老的。

在龔長老受傷頃刻之後,一道女子的嬌斥聲冷冷傳來,出聲之人,赫然竟是竹青宮的大宮主——青楚楚。

此人身形窈窕,酥胸高挺,翹臀豐碩,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婦,但神情未免有些驕橫了。

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