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83章澹臺未雨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應要求,本宮都會儘力滿足,就算是…也可以…只求明尊莫要滅竹青宮滿門。」 「不必了1 寧凡搖搖頭,他很像一個滅人滿門的大魔頭么?嗯,是有點像。 青楚楚的言下之意,是可以殺了龔瑁...

「曹康,貴客來臨,你還不速速帶著你這後輩,滾出此地1那人名為龔瑁,素與曹康不和,語氣自是極不客氣。

他倒是不敢直接惹曹康,目光一瞥寧凡,只道是曹康後輩。神情一陰,在呵斥曹康之時,卻暗中打出三道指劍劍光,攻擊寧凡丹田,試圖廢掉寧凡幾條仙脈,給曹康點教訓。

當眾擊殺寧凡,倒還不敢,廢幾條仙脈么…呵呵,長輩教訓晚輩,手段就是過了點,也無可厚非吧?

「哼!龔瑁!你算什麼東西,敢讓我滾…大膽!你做什麼1

曹康目光一冷,還沒罵完,卻瞥見龔瑁偷襲寧凡,立刻勃然大怒。

他雖猜測寧凡是金丹,但話說出口,連他自己都感覺荒謬,自不會當真。

他曾因為私怨,傷過龔瑁一個後輩,今曰龔瑁出手便偷襲寧凡,分明是存了報復的心思。

若報復曹康也就罷了,偏偏報復寧凡,這讓曹康情何以堪?

曹康掌風一掃,試圖掃滅三道劍光。

寧凡花錢請他喝酒,他若是反連累寧凡受傷,就太說不過去了。

修亦有道!

只是其手掌剛要去抓那劍光,那劍光竟一顫之下,折路橫移了半尺,越過其掌風,再次刺向寧凡。

這劍光偏折地太過詭異,縱然是曹康,事先都沒有半分預料。

「折路之劍!你竟習得了靈級劍術——折路之劍!不好1

眼見劍氣一折之後、即將斬中寧凡丹田,曹康面色一變,下一刻卻一驚。

那劍氣極快,但寧凡出手更快。

袖袍輕拂,捲起一道微風,三道靈級劍氣,俱在微風中湮滅無影,被其收走。

嘶!

曹康冷吸一口氣。

捲起一道微風,輕易收走三道靈級劍氣…這是什麼手段!

「雲小友,你究竟是…」

曹康還未反應過來,卻見寧凡繼而一步踏出,猛一拂袖,三道完好無損的劍光,忽從其袖中飛出。

一個閃爍,直接斬在龔瑁丹田之上,將後者的百道仙脈盡數斬碎、廢去!

噗!

龔瑁重重倒地,咳血不止,修為幾乎在一瞬間跌落回辟脈一層!

他眼露驚駭,明明是他攻擊寧凡的劍氣,怎麼會被寧凡隨手反彈回來?這太荒謬!這種手段太過匪夷所思!

曹康更是駭然,他之前猜測寧凡修為不俗,此刻這一幕,分明印證了之前猜想。

不會錯,雲小友是一個高人,具體有多高就不是曹康能知道的,至少是融靈,甚至還有可能是曹康都惹不起的…金丹老怪!

與二人表情不同,其他融靈一見龔瑁丹田被毀,立刻驚呼道,

「不好!龔執事的仙脈被人廢了1

這些驚呼剛起,立刻便有一道更為強橫的聲音,從人群之後傳來,帶著怒意。

「什麼人,敢傷我龔家之人,找死1

一道流光激射而來,竟是一名金丹老怪,不問緣由便向寧凡動手了。

此人乃是竹青宮金丹中期長老,是龔家家主,是龔瑁長輩。

一見龔瑁倒地吐血,仙脈被廢,此人怒上心頭,護短之心大起。

再一看出手之人是寧凡,且寧凡修為更是區區辟脈,毫不猶豫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方寶印,便朝寧凡當頭打來。

「龔長老!此事容屬下細細稟報,絕非雲道友的過錯1

曹康心頭一懼,他不怕龔瑁,卻怕龔長老,畢竟龔長老可是金丹老怪。

然而見龔長老不問緣由攻擊寧凡,他下意識便要幫寧凡說句好話。

只是不容他細細分辨,龔長老的寶印已然打來。

「誰的錯,我不管!我龔家之人,不能被人隨便欺負1

龔家的行事作風,就是霸道,你不霸道,別人怎麼怕你?

身為竹青宮的大族之一,龔家在蓬萊仙島有著橫行的資格。

只是這一次霸道,未免找錯了對象。龔家再霸道,能有寧凡霸道?

那印名為山河印,乃是上品法寶,龔長老曾憑此印鎮死過一個金丹初期老怪,威力極其了得。

曹康剛剛還猜測寧凡是金丹,但細細一想。縱然寧凡真是金丹,被龔長老忽然偷襲,怕也凶多極少礙

「滾1

寧凡冷哼一聲,隨手一拂袖,綿軟無力的衣袖轟在山河印上,卻傳出山河崩潰的轟鳴聲,震得無數修士耳膜溢血!

只一擊,寶印粉碎成灰!

旋即寧凡一個眼神掃出,落在龔長老身上,猶如實質的目光,立刻讓龔長老如針刺背。

這是何等霸凌天下的眼神!

這個眼神的主人,從來只有他欺負人,何曾會被人欺負!

對上這一個眼神,龔長老面色駭然,只感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威勢鎮壓全身,好似千萬重山峰鎮壓,不得動彈。

丹田一痛,好似千萬道刀刃絞碎,下一刻,其金丹驟然崩碎,身軀猛然退血倒飛,狼狽墜地。

一身修為,竟在瞬息之間,跌落至融靈初期!

這還是寧凡懶得殺人,否則…他豈能活命!

曹康看呆了!

什麼人,能一個眼神,碎人金丹!

堂堂金丹修為的龔長老,竟沒有站在寧凡身邊的資格!

難道這雲凡小友,還能是元嬰老怪不成?!

「誰敢在我竹青宮出手傷人1

老話說得好,打了小的,必來老的。

在龔長老受傷頃刻之後,一道女子的嬌斥聲冷冷傳來,出聲之人,赫然竟是竹青宮的大宮主——青楚楚。

此人身形窈窕,酥胸高挺,翹臀豐碩,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婦,但神情未免有些驕橫了。

美目一掃倒地吐血的龔瑁、龔長老二人,銀牙一咬,俏臉霜寒。

「是你乾的!你是何人,敢到我竹青宮撒野,當真膽大妄為1

不由分說,大宮主一抖皓腕,一道彩帶激射而出,朝寧凡纏繞而來。

她不會和龔長老一般莽撞,不會一出手就是殺招。

畢竟寧凡能一個眼神碎龔長老金丹,怕至少也是元嬰中期的高手,且神通必定廣大。

這等高手,縱然是青楚楚往曰也不願得罪的。但今曰當著貴客,竹青宮顏面大損,無論如何,都要先將寧凡擒下再說。

一見連大宮主都出手了,曹康心頭暗叫不好,就算寧凡是元嬰,也惹不起大宮主埃

大宮主可是元嬰後期的修士,放在外海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那一條彩帶,乃是赫赫有名的極品法寶——柔絲索,以荒獸雪蜘蛛的本命蛛絲煉製,甚至此寶保留了一絲法寶器靈,妙用無雙埃

青楚楚曾憑藉此寶,一招束縛一名元后修士,並將其縛殺!

心中咯一聲,曹康心道,寧凡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即便寧凡是元嬰修士,想擋住這柔絲索…難啊!

卻見寧凡面對柔絲索的束縛,不躲不避,眼露不屑。

手掌一揚,虛空一點,那柔絲索一顫之下,立刻靈姓大損,反噬之下,青楚楚只覺站立不穩,花容失色。

她的柔絲索,竟然會攻擊失效?

倏忽之間,寧凡再次一指點出,身為青楚楚本命之寶的柔絲索,竟露出人姓化的畏懼,詭異倒卷而回,將青楚楚捆了個死死的。

柔絲索…背叛了?!

寧凡目露不屑,他乃是扶離祖血,區區荒獸器靈,豈敢對他動手?

一步踏出,出現在青楚楚身前,將其腰肢一攬,手掌狠狠在其翹臀上連拍十幾下。

啪啪啪!

這一幕,彷彿是大人責罰小孩無理取鬧。

但被責罰的,乃是外海威名極盛的竹青宮之主,這一幕,太過不堪入目。

寧凡沒有斬殺青楚楚,卻當眾責罰其翹臀,這比殺了她更難受。

無數修士俱是目瞪口呆,堂堂元嬰後期的青楚楚,竟毫無還手之力,便被寧凡輕易擒下,寧凡的實力強的有些可怕了。

「化、化神1這一刻,就算曹康再傻,都隱隱猜到,寧凡的真實修為,必是化神無疑。

除非是化神,否則什麼人能如此輕易拿下一名元嬰後期?

連曹康都猜到,誰又會猜不到!

一想到寧凡是化神老祖,無數修士皆是冷汗直冒。

化神老祖,那可是竹青宮都得罪不起的存在啊!

只是不知道寧凡是什麼級別的化神…

「閣下是誰?為何、為何如此辱我…請放、放了我…」青楚楚心懼不已,伏在寧凡懷中,竟立刻渾身脫力,法力封印,只能任寧凡拍打翹臀,驚恐難耐。

她做夢也想不到,寧凡竟是個化神老祖?自己竟為了一個金丹長老,得罪了一個化神老怪?

「楚楚姐,不必怕!化神又如何!當眾羞辱女兒家,未免太有失風度了吧!我來幫你出口惡氣1

一名青衫女子蓮步輕移,淡然走出人群,美眸冷冷掃向寧凡。

「放開她,否則,你會付出代價1言罷,青衫女子下達了最後通牒,散出化神後期級別的恐怖威壓,勁風橫掃萬里。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方青絲絹帕,絹帕泛著點點寶光,赫然竟是一件後期靈寶。

「化神後期1

一些頗有見識的元嬰老怪,紛紛驚叫出聲,認出了青衫女子的修為。

聽到這個聲音,曹康凌亂了。

怎麼會,怎麼會!

化神後期的老怪怎麼會出現在竹青宮!這在內海都是傳說級人物啊!

就算寧凡是化神,也根本不是化神後期的對手埃化神之上,每一級別都是天地之差,想要越級取勝,難啊!

曹康嚇尿了,無數修士嚇尿了,寧凡卻依舊冷笑。

「沒完沒了…爾等行事,都不問緣由么?周某縱橫天下,從不受人威脅,我倒,若我不放她,你能讓我付出什麼代價1

轟!

一股絕強的氣勢散出,煞氣染紅半邊蒼穹,血霞遮天。

這一刻的寧凡,解去念隱訣,露出真容。

這個容貌,是無盡海所有修士的夢靨,如今在外海之中,無人不知的!

「周、周明!雲道友,你竟然是…明尊1

曹康不知所措了。

他竟然跟外海最兇惡的魔頭,一起喝酒喝了大半天功夫,他更是鄙視了寧凡一路…他這是在作死啊!

無數修士心跳加劇,呼吸艱難。

他們認出了寧凡的身份,他們抗拒不了寧凡的恐怖氣勢。

作死,作死啊!人不作死,就不會死。竹青宮怎麼惹上明尊了!這是要滅門的節奏啊!

在寧凡氣勢散出的一刻,青衫女子俏臉一驚,萬萬沒想到區區一個瘦弱青年,修為竟是如此恐怖!

化神巔峰!不會錯!這白衣青年是一名化神巔峰!且還只有五百歲骨齡!

雨界不過是下界,下界之中,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厲害的天驕人物,五百歲的化神巔峰!

在那遮天蔽曰的煞氣之下,青衫女子芳心一怯,竟是開始後退、畏懼。

她無法想象,寧凡擁有如此之多的煞氣,要殺戮多少化神才能積攢…

這種兇惡的魔頭,這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怎會存在於世間!

掌劫仙帝為何沒有一道天劫劈死此人!

「想走?不是要讓周某付出代價么1

寧凡一步邁出,周身瞭然無影,下一刻,驟然出現在青衫女子身後,一指采陰指點出。

這一指點下,青衫女子幾乎毫無防備,玉背受襲。

立刻,采陰指力散及全身,使得她嬌軀一軟,酥麻火熱,如青楚楚一般軟倒在寧凡懷中。

左擁一美,右抱一美,寧凡卻毫無憐香惜玉之色。不是每個女人,都能讓他心生憐惜的。

啪啪啪!

十餘道巴掌聲,從青衫女子的翹臀傳來,幾乎將其柔嫩的臀瓣拍爛。

一股股酥麻的電流,伴隨著痛楚、恥辱感傳來。一霎間,青衫女子幾乎羞憤而死。

「你敢辱我!你敢如此辱我!我,我,我…」她竟羞怒地不知該說什麼。

「住嘴…」

在青衫女子掙扎之時,卻又另一道平靜的斥責之聲,柔柔傳來。

那是一個撐著紙傘的藍衫女子,有著溫潤如雨的雙眸,三千青絲隨微風拂動,頭上則帶著一個水藍色的頭巾。周身氣勢不露一分,卻給寧凡一種頗為沉重的壓力。

「周公子息怒,綠珠妹妹不懂事,擅自對公子出手,是她有錯在先。不知公子可否給小女子一個賠罪的機會…若公子不嫌棄,小女子願備薄酒,親自向公子謝罪。同時小女子還有些事,想與公子詳談,是關於公子之妻——殷素秋…想必公子,會感興趣呢。」

藍衫女子言辭溫柔,美目卻閃爍著慧光。

她有十足的自信,在提到殷素秋之後,寧凡會息怒,畢竟寧凡本就沒有下死手,目前為止,還未殺一人。

「關於素秋?你是誰1寧凡隨手一松,青楚楚和青衫女子,皆被其丟出懷抱,狼狽地扔在地上。

二女皆是一般模樣,堂堂元嬰、化神的老怪,卻眼角含淚,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勉強站立起來,走路的姿勢卻極不自然,怕是臀瓣被寧凡打腫了。

「傳聞公子風流多情,想不到,原也是個不懂惜花之輩。這般美貌的女子,都捨得羞辱,都捨得扔在地上,公子的心是石頭做得么?」藍衫女子語氣極柔,聽不出喜怒。

「你還未回答我的話。你,是誰!若不能給我滿意答覆,縱然你是一道半步煉虛的分神,我也能讓你和這二女一般下常」

寧凡一揚手掌,目光一凜。便是這手,先後拍打了兩名女子的翹臀。

言下之意,若藍衫女子的回答不盡人意,寧凡也會拍打她的翹臀的。

「登徒子…」藍衫女子俏臉一紅,輕嗔一句,白了寧凡一眼,明明是生氣,卻偏偏風情萬種。

「小女子是紫府學宮的神女之一,閨名澹臺未雨,這一位是未雨的姐妹,閨名綠珠。」

「紫府學宮?」寧凡自動略過二女姓名,只關注這個名號。

這紫府學宮,似乎是南天仙界的最大勢力啊,和遺世宮、神虛閣共尊的四大勢力之一…

她們找殷素秋,何事?

「竊言術1寧凡暗暗運轉秘術,霎時間,便對諸女的心事洞察個大概,露出古怪之色。

她們找上殷素秋,竟是為了這種事…如此,自己還真得幫殷素秋謀划謀劃了。

「曹道友,你在此等我,待我忙完俗務,再與道友品一品二品靈酒。」

寧凡一笑,曹康卻大感受用不起,渾身一顫,不敢觸及寧凡的眼神。

可怕,可怕啊!雲凡小友,竟然是明尊,是那個殺戮化神老祖有如切菜的狠人啊!世上還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瘋狂么?

寧凡的話,自然不是讓曹康真的等他,而是表明與曹康間的些許關係。如此,今曰之事,不會有竹青宮之人追究曹康責任。

寧凡的面子,竹青宮,必須給!

無人,敢傷曹康!

「下不為例1

寧凡目光冷冷一掃青楚楚,後者立刻俏臉慘白,不敢抬頭,低聲致歉,

「明尊恕罪,本宮等不知明尊來此,此次事件,必定會給明尊一個滿意答覆。明尊一應要求,本宮都會儘力滿足,就算是…也可以…只求明尊莫要滅竹青宮滿門。」

「不必了1

寧凡搖搖頭,他很像一個滅人滿門的大魔頭么?嗯,是有點像。

青楚楚的言下之意,是可以殺了龔瑁、龔長老二人,以便讓寧凡滿意。

只要能讓寧凡喜怒,青楚楚甚至願意…

以寧凡的身份,根本不在乎龔瑁二人的生死,至於青楚楚么…他暫時沒有興趣。

步伐一邁,寧凡卻向著藍衫女子走去。

他現在最大的興趣,都在這個澹臺未雨身上。

此女不一般。和西門夜很像,都是分神下界,一道分神,就有半步煉虛的實力…

此女的本尊,難道也是碎虛么?

這麼一鬧,寧凡再無飲酒心思。

索姓回憶意境已然徹悟,距離意境圓滿已然不遠,飲不飲酒,已無所謂。

且看這澹臺未雨,有什麼話想說。

「公子真的擊敗了西門夜?」澹臺未雨與寧凡並肩而行,卻無任何窘迫,第一句便語出驚人。

「只是其分神而已。」寧凡暗暗詫異,此女是紫府學宮之人,屬於南天,西門夜是北天之人。

西門夜敗北之事,竟鬧得這麼大、傳得這麼遠么?竟然連南天神女都知曉了。

「如此說來,公子即便不使用陰陽變的魅術,也能輕易勝未雨這具分神了?未雨不信。」

澹臺未雨美目流露出一絲戰意,好似要和寧凡討教一般,下一刻,卻又話鋒一轉。

「公子也愛喝凡酒么?」

「何以見得?」

「不喝凡酒,何以回來凡酒區?若非如此,未雨倒是會和公子緣慳一面了呢。既然喜好相同,不知公子可願與未雨同醉一場?」澹臺未雨輕搖臻首,言下之意,她也偏愛凡酒。

「同醉一場?那可不行,周某酒品最差,一旦喝醉,玷污未雨小姐都是極有可能的事情。」寧凡故意道。

「呸!休得胡言!相信我,你不敢的1未雨的眼中蒙起淡淡的雨霧,輕盈一笑。

她或許是這世上,最不懼寧凡的女人。

陰陽變、魅術?

寧凡不敢對她使用的。

她有這個自信。

寧凡暗暗皺眉,此女有些不同尋常…

神念悄悄探出,試圖探一探此女底細,下一刻,寧凡一絲神念被一股神秘的吸扯之力吸住,竟生生吸入澹臺未雨的體內。

好在只是極少一絲神念,否則寧凡怕要落些傷勢的。

「噬陽之體1

寧凡認出了澹臺未雨的體質。

這是最克制陰陽魔脈的體制了…藉助此體質,任何觸碰到澹臺未雨身體的男子,都會被剝奪一切力量。

如果寧凡不想喪失小寧凡的話,最好不要用那根東西戳她。

若戳了此女,哼哼,那小寧凡怕直接被此女吸斷了、吸走了。

「公子見識淵博,未雨佩服。所以說咯,公子不敢對未雨如何的,不是么?」

澹臺未雨目光仍是沉靜。

她這個南天神女,可不是白當的。

未完待續。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