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82章第二步意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杯又是全無醉意,不斷在醉與不醉之間轉換。 他的心,則在一幕幕回憶之中選擇,不斷選擇遺忘或是不忘。 情與仇,這二物,他無法遺忘,除了這些,他皆可遺忘。 曹康暗暗驚訝,這一刻的寧...

竹青宮內,建有數百間酒舍,能於舍中販賣靈酒的,至少也是融靈老怪。

大部分辟脈弟子,只可沿街設簡易攤位,陳列所釀靈酒,供來往修士飲用。

免費試飲的資費,皆登記在賬,由宗門償付。修士購酒的仙玉,則歸竹青宮弟子獲得。

此宗以釀製靈酒為業,舉辦酒會原本就是為了選出善於釀酒的弟子,從而重點培養。

為了掙取仙玉,更為獲得宗門重視,每個竹青弟子皆使出渾身解數,努力招攬顧客。

寧凡一路行走於竹林長街,嗅著酒香,一幕幕殺戮之心在此刻安寧。老魔所說,女人與酒不可或缺,果然不錯。

沿路有不少女攤主明眸善睞、暗送秋波,引得不少男修頻頻佇步。唯獨寧凡始終從容,對往來女子一笑置之。

偶爾品嘗一杯,卻從不購酒,亦不評論靈酒優劣。酒入喉舌,轉身便走。

且其所飲的靈酒,大多都是一品,幾乎沒有二品。

跟在其後的曹康,叫苦不迭。他跟著寧凡混進來,只為多飲些二品靈酒,好借著酒力衝擊融靈中期的瓶頸。

本想將寧凡往高品酒的攤位去引,偏偏寧凡好似認得路一樣,專挑劣等酒的方向走,最後,竟跑到專賣一品靈酒的一品酒區。

難道寧凡認得路?不,一個辟脈小輩第一次來竹青宮,怎可能認得路?

「這雲凡小友,第一次來竹青宮,除非能以神念探查四周,能洞悉竹青宮的全部布局,否則絕不可能認路…神念探查竹青宮?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1

這個想法剛一升起,就被曹康掐滅,只覺得自己的想法著實可笑。

以神念探測竹青宮布局,這是不現實的。

且不說寧凡是辟脈小輩、沒有神念。就算有神念。竹青宮內可是設有嬰級巔峰的隔念陣法,除非是化神老祖,否則誰可憑神念窺探竹青宮?

「罷了,雲小友想喝一品靈酒,我就姑且陪他喝一些,畢竟酒錢可是他墊的…」

曹康還是有些優點的,收人錢,就老老實實辦事。

不再去管靈酒品階高低了,曹康索性跟在寧凡身後,見到靈酒便取一杯。如同飲牛般飲下,好似牛嚼牡丹。

寧凡沒有理會曹康,他的心,沉浸在一杯杯酒水中,以酒靜心。

一杯杯靈酒,入喉即化作一股熱流,激起一絲絲感悟。

世人哀傷、痛苦之時,會飲酒沖淡悲哀。

世人喜悅、吉慶之時,會飲酒助漲氣氛。

為何悲傷便可沖淡。為何喜悅卻更加銘記…

為何有人明明千杯不醉,卻傷心之時,一杯即醉…

寧凡暗暗思索,一身道悟融入酒中。漸漸穎悟…酒中原也有道理的。

酒不能改變人的心情,變的只是人心本身。

凡人不勝酒力,喝酒會醉。修士有法力護身,為何也會醉?

望著手中一杯水酒。寧凡穎悟更深,他意識到,隨著對酒道的領悟。他的神意竟開始升華!

並非從大成到圓滿的升華,而是一種質變…

星島之上,他初步將神妖魔三意合一,於長空畫出七梅雪景,並創出風雪之術。

遺世塔中,他徹底融合三種意境,讓三種意境融合之中、處於一種鴻蒙狀態。

八品雨之神意、六品山之魔意、以及起碼一品的扶離妖意。

三種意境融合,得到的全新神意,是什麼…又是何品級?

寧凡不知,只是那全新的神意,是以七梅風雪展現,只是其品級更在一品之上。

意境分九品,鯉伴妖將的鯉之妖意是九品,扶離、四聖等妖意是一品…一品之上的意境,是什麼級別!

手中的一杯酒水,好似一個引子,將寧凡一系列感悟引出。

寧凡意識到,這酒,一定與自己全新的神意有著共通之處,否則,自己不可能因為一杯水酒恍然失神。

「我的新神意,究竟是什麼,又是何級別?」

「這一杯酒,究竟有何大道,為何能讓我失神。」

「想不通,想不通…」

寧凡一次次拿起一品靈酒,又一次次放下。

路過一個個攤位,卻一次次大失所望。

不,不是…這不是他想要的酒,這些酒,給不了他徹悟,無法讓他神意再次晉陞。

寧凡心神愈加煩亂,這是感悟失敗、心魔滋生的徵兆。

他的眼前,驟然浮現一股股仇恨往事,那還是他身為凡人之時,在吳國海寧受到的一次次屈辱。

「為何這些往事,會在此刻亂我心神…」寧凡眉頭皺的更深。

跟在其後的曹康,有些錯愕了。

暗道這雲凡小友,怎麼忽然挑三揀四起來了,不喝一品靈酒了,難道,要去找二品了?

眉頭皺的那麼深,好像誰欠他仙玉一樣。

曹康正尋思,忽然被前方一道咳血之聲打斷。

「這酒…咳1

寧凡端起酒杯,輕飲一口,面露驚訝,下一刻,心中鬱結的往事,竟化作一口污血…咳出!

這一幕,簡直讓曹康嚇了一跳。

好好地喝酒,怎麼就咳血了!

曹康走近攤位,冷目一掃,讓寧凡吐血的酒,僅僅是一品靈酒。

不,說是一品靈酒都勉強,藥力如此稀薄,也就比凡酒強一點而已。

不,根本就是帶點藥味的凡酒!

「雲小友吐血了,難道這酒有毒?還是說這酒藥力太猛,傷到了雲小友仙脈?不會啊,明明淡出鳥味了,哪有屁的藥力?真的是有毒么?」

曹康疑惑地端起一杯酒,聞了聞,面色古怪,再一飲而盡,更加困惑了。

奇怪,這酒難喝是難喝,但似乎沒有毒啊?

跟水一樣。簡直淡出鳥味了,一點藥力都沒有,絲毫無法提升修為。

但真的沒毒。

曹康暗暗尋思,沒找到任何讓寧凡咳血的理由。

他收了寧凡的錢,又不可能對寧凡安全不負責。

「這酒,是你釀的嗎!說,為什麼我朋友喝了你的酒,吐血了1

曹康目光一沉,掃過酒攤攤主,不怒自威。那攤主是個少年。不過辟脈三層的修為,弱的可憐。

以曹康看來,寧凡為何吐血,直接問這個攤主最直接了。

對方只是個辟脈三層,而他曹康是融靈,在他面前,那少年豈敢撒謊!

被曹康質問,少年臉都嚇白了,他釀製靈酒的技術確實不好。這批靈酒嚴格意義上根本不算一品,自然並非好酒的。

但就算不是好酒,至少質量安全沒有問題,絕對不可能給人喝吐血了!

只是一聽曹康霸道的口氣。少年就知道,今天不給曹康個滿意答覆,此事怕是要鬧大了。

沒聽曹康說么?吐血的是曹康的朋友!是融靈老怪的朋友,他一個辟脈弟子可得罪不起!

「曹、曹執事。晚輩真的不知這位兄台為何吐血,不過晚輩願意賠償…」

「好!賠償!你拿出賠禮,此事我朋友就不追究了1曹康回頭一看。寧凡已抹去血跡,正若有所思。

見寧凡無礙,曹康心頭一松,也不想把事鬧大,他好歹是竹青宮的人,自己宗門的酒把人喝吐血了,他有借口訓人、索賠,但真要把這個弟子怎麼樣,他又覺得沒必要。

「是!晚輩願意賠償十、十塊仙玉…」

少年有點害怕,曹康堂堂融靈高手,可是竹青宮的外門執事,專門管這些新人弟子的。

少年生怕得罪曹康,此刻為了賠罪,自然是願意破財消災的,只是這財未免有點少了。

「十塊仙玉?」

曹康氣笑了。

他都給這個少年賠禮機會了,這個少年怎麼這麼不識趣。

他的酒都把寧凡喝吐血了,只賠十塊仙玉!

寧凡是誰?就算只是個辟脈小輩,可是身懷巨額仙玉的,1000仙玉都隨便送人,會稀罕少年的10塊仙玉?

「一百塊1曹康語氣一冷。

「不、不可能!一百塊仙玉,是晚輩的全部家當…」少年討饒道。

「哼1

曹康心中一怒,不管了,他給過少年機會了,少年沒有誠意賠禮,敲打敲打也好。

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他可是收了寧凡整整一千仙玉。

「你,過來!他吐多少血,你賠多少血1曹康挽起袖子,似乎要揍人,把少年嚇傻了。

這一幕,讓寧凡無奈搖頭,這曹康,倒還是個仗義的人,以為自己吐血是少年害得,就要幫自己找場子?

不過他堂堂寧凡,什麼時候需要找一個融靈小輩,向一個辟脈螻蟻找場子了?

「曹道友,稍安勿躁,這酒沒有問題,我吐血是別的原因,不關他的事。」

寧凡拂袖一擋,曹康只覺得拳力一軟,竟有點提不起力氣,心頭大感古怪。

「雲小友,你真沒事?」

「沒事。這酒不錯,我全要了,多少錢?」寧凡笑問道。

「呃,你還買!不怕喝了再吐血?」曹康面色古怪道。

「不會再吐血了,那一口血,是我少年之時含恨鬱結,至今才吐出。多虧這口血,我終於明白,這酒為何能讓我感悟叢生…原來如此。」

藉助這一杯淺淺的水酒,寧凡竟獲得莫大穎悟。

「雲、雲兄,這酒都是我釀製的,共值200仙玉…呃,不過我不敢收你錢的,你可是曹前輩的朋友,這酒就送給你好了…」

少年太過畏懼曹康,絕不敢跟寧凡收錢的。

「是么,你不收錢,我雲凡卻不可白要你的東西,這酒很好,是我家鄉的酒…你的祖上,是八百修國之中、吳國的修士吧?」寧凡笑問道。

「不錯,雲兄祖上也是吳國修士么1少年一喜,大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嗯,吳國的酒,總是讓人難以忘懷,有懷念,亦有怨恨。我以為我已忘了當年恩怨。最終卻發現,這世上有太多事情,提得起,放不下。那口鬱血仍在心頭,直到前一刻,飲下你釀製的吳酒,心思澄明,才能咳出…仇怨,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放下的。酒無法沖淡記憶,淡忘的只是人心。」

寧凡的話。讓曹康與少年齊齊愣住,皆是莫名其妙。而寧凡亦未過多解釋,只是一拍儲物袋,取出一瓶辟脈丹,贈給少年。

「你不收仙玉,也好,我便給你丹藥好了。你個性太弱,被人欺負上門,可不能總是忍讓。修士一生。總該要挺直脊骨,才可有問道的機會。」

將丹藥留下,拂袖收走所有靈酒,寧凡徑直離去。而曹康則徹底愣祝

辟脈丹!不會錯!寧凡給那少年的是一整瓶辟脈丹!起碼二十顆!

這得值多少錢,起碼1000仙玉!

買一堆沒用的凡酒,又花費1000仙玉,這著實是太大手筆了。

「浪費啊!錢多也不是這麼用的!這雲小友就算對錢沒有概念。也該明白辟脈丹的珍貴吧!還是說,這雲小友修為不強,但家族大有來頭。見慣了辟脈丹,根本不在乎這點丹藥?難道他家族之中竟有金丹坐鎮?」

曹康深吸一口氣,望著寧凡的背影,越來越覺得自己猜測是對的。

不是金丹家族的後輩,怎麼可能如此揮金如土…

複雜朝少年望一眼,曹康冷冷道,「我朋友沒事了,算你走運,你繼續擺攤,不得對任何人提起之前之事1

「是,晚輩不敢亂說。」少年握著一瓶辟脈丹,激動地心都要飛出嗓子眼了。

曹康冷哼一聲,快步追上寧凡。

眼見寧凡終於走出一品靈酒的區域,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看到寧凡走入了凡酒的區域。

這一次,寧凡是打定主意,徹底要喝凡酒了。

曹康欲哭無淚,他跟著寧凡,是想吃香喝辣,不想喝凡酒啊有木有!

「雲小友,凡酒不好喝,我在竹青宮有個融靈好友,釀的一手極其美味的二品靈酒,不如我帶你去喝?你如果喝得高興,隨便買幾瓶送我,就更好了,放心,我與那人關係熟絡,打個折扣不難的…」曹康幾乎要哀求了。

「不必了,我覺得凡酒就不錯。」

「哎…」曹康重重嘆了口氣。

他暗暗思忖,寧凡鐵定不懂酒啊,傻子都知道一品、二品靈酒比凡酒好,他卻偏要喝凡酒…不會錯,寧凡肯定不懂酒,他只是喝著玩!

曹康真想一個人撇下寧凡,拿著黃級竹牌到二品酒區喝個痛快。

不過一想到寧凡不懂酒,又擔心寧凡給人騙了,花大錢買凡酒。

「罷了,我且跟著雲小友,免得他被人騙…咳咳,看起來,今日護在雲小友身邊,是休想喝一口二品靈酒了…」

曹康自是不可能知道寧凡所想的。

寧凡的心,都沉浸在那少年所釀的吳酒之中,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壇吳酒,一飲而盡,頗有豪氣。

「好酒1寧凡贊道。

「你絕對沒喝過真正的好酒…」曹康腹誹道。

曹康在意的是酒的藥力,寧凡在意的卻是酒中道理。

他借著一口吳酒,壓下了往昔舊怨,咳出鬱積的血塊,心思澄明起來。

「吳酒勾動了我的回憶,故而我咳出鬱血,壓下心魔。酒可沖淡悲傷的回憶,又可留存歡喜的回憶。酒可以忘憂,酒可以助興。前者是忘,後者是不忘…」

「忘,便是抹滅回憶。不忘,便是冰封回憶。酒中有三千大道,而我從酒中看到的,是這忘與不忘間…回憶之道1

「回憶!我的新神意,想必正是回憶二字1

寧凡終於明白,為何他會因為飲酒、提升神意。

因為他三種意境合一,升華之後的意境,便是回憶二字!

回憶,是一種與其他雨意、山意等意境截然不同的一種意境。

雨有實體,山有實物,但回憶…飄渺無形!

若說九品意境,算是第一步意境。

那麼寧凡三意融合、創出的回憶意境,便是第二步意境,比扶離之意更強!

這是從實轉虛的過程。

寧凡暗暗猜測,世上會不會還有第三步神意,從虛轉真!

這樣的步驟。才符合仙皇開創的修真之道!

雨之神意,可以左右天氣。山之魔意,可以擬化山嶽。

而回憶,卻可左右、篡改修士的回憶,令修士心亂自敗。

凡酒區中,寧凡走過一個個攤位。

試飲的酒水,皆是凡酒,被其他修士所看不上。但對寧凡而言,這些凡酒,無比珍貴。一飲而荊

這些酒雖然平凡,卻足以勾動寧凡的回憶。

一幕幕恩仇殺戮浮現腦海,在這回憶交替之間,寧凡的回憶意境步步提升。

從大成,徐徐朝著圓滿過渡。

他最珍視的回憶,恰恰是最平凡的那段時光。

他最想守護的,也恰恰是一路陪他從平凡走向仙道之巔的一個個至親。

「此酒雖凡,卻有我的回憶。我本是凡,因不甘受辱而修仙。因守護凡親而逆仙。」

「雨之神意、山之魔意、扶離妖意,是三種截然不同的意境力量,本無法融合的。之所以能夠融合,是因為我的回憶…我以我對七梅的回憶。畫出那副風雪寒梅的畫景,在這段回憶中,三種意境被我強行融合…融合之後的全新意境,便是修真第二步的意境…回憶之意境1

「之前我不懂。凡人會醉,修士為何也會醉,此刻我懂了…」

「凡人醉酒。醉的是身。修士醉酒,醉的是心。法力可以護身,卻護不住心,若心中有痛,渴望一醉,終究是會醉的。何謂醉?我曾自問,得到的答案,是死於酒、便是醉,但當時仍未明白,死的是什麼。如今方知,死得是…心!若心死,酒不醉人人自醉…」

寧凡一路飲酒,前一杯還是醉態畢露,下一杯又是全無醉意,不斷在醉與不醉之間轉換。

他的心,則在一幕幕回憶之中選擇,不斷選擇遺忘或是不忘。

情與仇,這二物,他無法遺忘,除了這些,他皆可遺忘。

曹康暗暗驚訝,這一刻的寧凡,給他一種只能仰視的錯覺。

寧凡的身上,有一股氣質,唯有化神老怪才能看到的氣質。

這氣質可以感染曹康,這氣質名為回憶意境。

曹康站在寧凡身邊,腦海中一幕幕過往回憶宛如潮水般湧現,讓他不能自已。

少年修道,辭別父母,學道有成,父母身亡…一樁樁往事浮現曹康的心頭,讓他潸然淚下,忽然只想借酒消愁。

漸漸的,他開始品味凡酒,漸漸的,他有些醉了。

因為他的心亂了,被寧凡的回憶力量所擾亂。

而曹康更加駭然的發現,他的記憶,似乎在改變,似要被人生生篡改一般!

他從未聽說過有人可以篡改回憶。

搜魂滅憶,簡單,篡改回憶,難!

何謂回憶?那一個回字,是輪迴,那一個憶字,是記憶。

回憶,是輪迴中保留下的記憶,除了天道輪迴可以篡改,無人可擅動!

曹康暗暗猜測,他身上的古怪是寧凡造成的。

他第一次開始懷疑寧凡,懷疑他,不是辟脈!

「雲、雲小友,你究竟是何方神聖…難道你是金丹前輩么!我覺得,你不是辟脈1

「我,就是我1

寧凡霎時收住腳步,眼中一清,收起回憶力量。這一刻,他的回憶意境距離突破,只差最後一步。

沒有繼續感悟,因為他的前方,有一堆熙攘的人群擋住了他的去路。

大批的修士,隱約簇擁著一十四位女子,其中十二人是婢子,二人是主人,具體看不真切。

「所有人速速退出凡酒區!不得有誤!澹臺小姐要在此飲酒1

四名融靈老怪大步邁出,驅趕著凡酒區為數不多的修士。

四人目光掃過寧凡,一見只是辟脈,不以為然,再一看曹康,其中三人都是一怔,唯有一個中年漢子冷笑,似乎有曹康有舊怨。

「曹康,貴客來臨,你還不速速帶著你這後輩,滾出此地1那人名為龔瑁,素與曹康不和,語氣自是極不客氣。

1/3未完待續。。&%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