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79章周...明...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15 22:39  |  字數:8541字

西門夜撫著脖頸之傷,眼露殺機。

但這殺機,卻在下一刻被其狠狠一咬舌尖,壓制其下。

他高傲,故而被寧凡所傷,他會癲狂。

他自負,故而不容許自己吃虧。

西門夜一襲黑袍獵獵作響,心卻越來越冷靜,深邃的黑眸再無任何情緒波動,眉心之上,四顆黑色神星浮現,卻被其一揚手,按碎兩個,嘴角溢血,卻冷傲。

沒有解釋,亦不再掩飾對寧凡的殺意。

但寧凡知道,西門夜自毀兩顆神星,是為了公平。他是想要對等的滅掉寧凡!

「你確實很強,若你早生千年,此刻必定已然碎虛,不過你需明白,你終究,不如我!你傷勢太重,已是強弩之末…」

「我可不這麼認為。」

寧凡暗暗催動黑星之術,周身纏繞起淡淡星光。

沒有直接召出本命星辰,縱然是西門夜也未必知曉他習得黑星之術。

原本浴血的傷勢,以極快的速度痊癒。

這一幕使得西門夜一驚,寧凡傷勢自愈的手段,極其類似星療之術。

「你的手段倒是不少,如此,我可放開一戰了,若你活著走出此界,我可代表西門世家作保,北小蠻歸你!若你敗…則死!」

西門夜不再多言,他眼神一變,第一顆神星一閃,頃刻間,洞天空間之內、白晝變作黑夜。

夜色降臨,沉浸在夜色中,西門夜氣息漸漸飄渺,最終,竟生生從寧凡眼前消失。

他的第一顆神星,是夜之神星,為黑夜的主宰。

只要深處黑夜之中,便可遮蔽所有氣息。暗殺、偷襲皆不在話下。

嗤!

一道道漆黑如墨的劍氣,沉浸在夜色中,自西面八方攻來。

寧凡雙劍揮舞,將劍氣一一抵擋,左目紫星一閃,彷彿洞穿所有夜色,立刻尋到了西門夜隱匿所在。

周身煞氣飛騰,匯入血劍之中。在寧凡煞氣的催動下,血劍在夜色中發出邪惡而詭異的紅芒。

一劍,遙指西門夜所在。似橫掃千軍,似掄動山嶽,劍峰所指,好似要刺穿這方天地,一時間,洞天空間之內,無數道血龍的嘶吼震耳欲聾。

一道血色劍芒透劍而出,一分十,十分百。頃刻已有百萬道劍芒。

劍氣橫掃間,無數虛空崩潰,重重夜色被生生斬散,藏匿於黑暗之中的西門夜。則被寧凡一劍迫出!

噗!

重重咳血之後,西門夜連退百步,髮髻斬斷,黑髮亂舞。

被寧凡一劍逼出身形。西門夜暗暗詫異,卻已料到這種局面。

他藏匿於黑夜中,是為了激發第二顆神星的力量。第二神星有些特殊,名為七音之星。以化神修為徹底激發此星力量,略略需要耗損時間。

他的雙手勾畫著玄異的音圖,凝虛空之力演化一張七弦古琴,橫抱懷中,一絲絲古老的奏樂聲自其指尖彈來。

那聲音飄過之處,所有劍芒紛紛崩潰。這一刻的西門夜,踏天而立,好似可與日月爭輝。

毫無徵兆的,寧凡心頭警兆大起,立刻抽身飛退。

便在其飛退的一刻,西門夜念出第一音。

「七音第一音,五行之音!」

他撥弦加快,魔音熾烈如火,魔音所過之處,化作一重重黑色火海,天墜寒冰,地起風沙,空行疾雷,更有嵐風席捲。

「凡虛之術!」

寧凡目光一凜,此魔音控五行之術,分明是凡虛級殺術,一旦被任何攻擊,皆相當於中了凡虛級攻擊。

一道道音波帶著無可阻擋的崩潰之力襲來,音波無形無質,卻又如何抵禦。

西門夜頭頂有萬道黑光垂落,此刻的他寶相莊嚴,根本看不出所奏之音殺機無限。

在這魔音席捲之下,寧凡抽來的大地之魂驟然崩潰,抽魂之術再一次失敗,氣勢跌落回化神巔峰。

錚——

伴隨著西門夜加劇的撥弦之聲,音波化作有形的波瀾,橫掃五行!

七音第一音,五行可音,魔音出,破盡天下五行!

抵擋此音,五行之術皆不可施展,唯有動用五行之外的手段。

寧凡白衣如月,一雙冷眸浩渺如星辰。

五行之外的法術,他所會不多,但其中便有一種,可在此刻破解五行魔音。

堪破五行,演化五墓!

「風為木龍,地為土龍,雷為金龍,炎為火龍,冰為水龍。」

「五龍死,黑龍生!五行死,五墓生!」

寧凡指影飛亂,掐動玄奧指訣,催動扶離妖血輔助此術施展。

每多念一言,其頭頂之上便多現一座千丈墓碑,龍影飛騰。

五座墓碑分列五行,暗合生死天機,在五墓現身之極,西門夜猛然一驚,其七弦古琴第一弦…弦斷!

其五行魔音,在同一時刻,分分崩碎!

「五墓葬龍之術!此乃黑龍族失傳祖血妖術,你為何能使!」

望著頭頂鎮壓而下的五座墓碑,西門夜目光一變,撥動第二根琴弦。

「七音第二音,四獸之音!」

四獸之音,專破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血!

錚——

一道道音波,忽而充斥殺伐之音,化作一條條龍形符文,朝五座墓碑鎮壓而下。

五墓砸落的巨力,何其強猛,幾乎一個猛墜,便攻破無數音波。

但每多觸及一些音波符文,五墓之上的黑龍便虛幻一些,短短數息之後,第一座墓碑上的黑龍轟然崩潰,第一墓粉碎!

「七音第三音,拔山之音!」

錚——

此音一現,魔音帶著怒濤狂瀾的氣勢,推山填海,直接將剩餘四座墓碑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