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9章周...明...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意。 「聽說夜公子分神下界,要去捉拿遺世宮四小姐,該不會出事吧?」 「夜兒降臨區區雨界,能出什麼事?」西門鋒不悅。 「不不不。家主誤會了,我是怕公子實力太強,殺戮過多,出事的只...

西門夜撫著脖頸之傷,眼露殺機。

但這殺機,卻在下一刻被其狠狠一咬舌尖,壓制其下。

他高傲,故而被寧凡所傷,他會癲狂。

他自負,故而不容許自己吃虧。

西門夜一襲黑袍獵獵作響,心卻越來越冷靜,深邃的黑眸再無任何情緒波動,眉心之上,四顆黑色神星浮現,卻被其一揚手,按碎兩個,嘴角溢血,卻冷傲。

沒有解釋,亦不再掩飾對寧凡的殺意。

但寧凡知道,西門夜自毀兩顆神星,是為了公平。他是想要對等的滅掉寧凡!

「你確實很強,若你早生千年,此刻必定已然碎虛,不過你需明白,你終究,不如我!你傷勢太重,已是強弩之末…」

「我可不這麼認為。」

寧凡暗暗催動黑星之術,周身纏繞起淡淡星光。

沒有直接召出本命星辰,縱然是西門夜也未必知曉他習得黑星之術。

原本浴血的傷勢,以極快的速度痊癒。

這一幕使得西門夜一驚,寧凡傷勢自愈的手段,極其類似星療之術。

「你的手段倒是不少,如此,我可放開一戰了,若你活著走出此界,我可代表西門世家作保,北小蠻歸你!若你敗…則死1

西門夜不再多言,他眼神一變,第一顆神星一閃,頃刻間,洞天空間之內、白晝變作黑夜。

夜色降臨,沉浸在夜色中,西門夜氣息漸漸飄渺,最終,竟生生從寧凡眼前消失。

他的第一顆神星,是夜之神星,為黑夜的主宰。

只要深處黑夜之中,便可遮蔽所有氣息。暗殺、偷襲皆不在話下。

嗤!

一道道漆黑如墨的劍氣,沉浸在夜色中,自西面八方攻來。

寧凡雙劍揮舞,將劍氣一一抵擋,左目紫星一閃,彷彿洞穿所有夜色,立刻尋到了西門夜隱匿所在。

周身煞氣飛騰,匯入血劍之中。在寧凡煞氣的催動下,血劍在夜色中發出邪惡而詭異的紅芒。

一劍,遙指西門夜所在。似橫掃千軍,似掄動山嶽,劍峰所指,好似要刺穿這方天地,一時間,洞天空間之內,無數道血龍的嘶吼震耳欲聾。

一道血色劍芒透劍而出,一分十,十分百。頃刻已有百萬道劍芒。

劍氣橫掃間,無數虛空崩潰,重重夜色被生生斬散,藏匿於黑暗之中的西門夜。則被寧凡一劍迫出!

噗!

重重咳血之後,西門夜連退百步,髮髻斬斷,黑髮亂舞。

被寧凡一劍逼出身形。西門夜暗暗詫異,卻已料到這種局面。

他藏匿於黑夜中,是為了激發第二顆神星的力量。第二神星有些特殊,名為七音之星。以化神修為徹底激發此星力量,略略需要耗損時間。

他的雙手勾畫著玄異的音圖,凝虛空之力演化一張七弦古琴,橫抱懷中,一絲絲古老的奏樂聲自其指尖彈來。

那聲音飄過之處,所有劍芒紛紛崩潰。這一刻的西門夜,踏天而立,好似可與日月爭輝。

毫無徵兆的,寧凡心頭警兆大起,立刻抽身飛退。

便在其飛退的一刻,西門夜念出第一音。

「七音第一音,五行之音1

他撥弦加快,魔音熾烈如火,魔音所過之處,化作一重重黑色火海,天墜寒冰,地起風沙,空行疾雷,更有嵐風席捲。

「凡虛之術1

寧凡目光一凜,此魔音控五行之術,分明是凡虛級殺術,一旦被任何攻擊,皆相當於中了凡虛級攻擊。

一道道音波帶著無可阻擋的崩潰之力襲來,音波無形無質,卻又如何抵禦。

西門夜頭頂有萬道黑光垂落,此刻的他寶相莊嚴,根本看不出所奏之音殺機無限。

在這魔音席捲之下,寧凡抽來的大地之魂驟然崩潰,抽魂之術再一次失敗,氣勢跌落回化神巔峰。

錚——

伴隨著西門夜加劇的撥弦之聲,音波化作有形的波瀾,橫掃五行!

七音第一音,五行可音,魔音出,破盡天下五行!

抵擋此音,五行之術皆不可施展,唯有動用五行之外的手段。

寧凡白衣如月,一雙冷眸浩渺如星辰。

五行之外的法術,他所會不多,但其中便有一種,可在此刻破解五行魔音。

堪破五行,演化五墓!

「風為木龍,地為土龍,雷為金龍,炎為火龍,冰為水龍。」

「五龍死,黑龍生!五行死,五墓生1

寧凡指影飛亂,掐動玄奧指訣,催動扶離妖血輔助此術施展。

每多念一言,其頭頂之上便多現一座千丈墓碑,龍影飛騰。

五座墓碑分列五行,暗合生死天機,在五墓現身之極,西門夜猛然一驚,其七弦古琴第一弦…弦斷!

其五行魔音,在同一時刻,分分崩碎!

「五墓葬龍之術!此乃黑龍族失傳祖血妖術,你為何能使1

望著頭頂鎮壓而下的五座墓碑,西門夜目光一變,撥動第二根琴弦。

「七音第二音,四獸之音1

四獸之音,專破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血!

錚——

一道道音波,忽而充斥殺伐之音,化作一條條龍形符文,朝五座墓碑鎮壓而下。

五墓砸落的巨力,何其強猛,幾乎一個猛墜,便攻破無數音波。

但每多觸及一些音波符文,五墓之上的黑龍便虛幻一些,短短數息之後,第一座墓碑上的黑龍轟然崩潰,第一墓粉碎!

「七音第三音,拔山之音1

錚——

此音一現,魔音帶著怒濤狂瀾的氣勢,推山填海,直接將剩餘四座墓碑夷平!

「七音第四音,萬劍之音1

錚——

此音一現,魔音化作百萬劍光,將寧凡淹沒在劍海之中。

西門夜的魔音。詭變難防,每一音都可破特有之術。

眼見寧凡淹沒於劍海之中,西門夜冷哼一聲,不屑道,

「只能受我四道魔音么,看來無須剩下三道,你已死。」

「聒噪1

劍海之中,寧凡冷笑一聲,一指按出。

他承認,西門夜的七音之術頗有獨到之處。但想憑此滅殺自己,似乎言之過早。

若有人能看透百萬劍光,便會看到一個奇景。

隨著魔音一動,百萬音劍匯聚成九條劍河,而寧凡從容立在劍河之上,周身不斷有劍芒貼著皮膚飛過,卻詭異地不敢斬殺寧凡。

魔音之術雖強,卻並無劍意在其中。

寧凡的劍意,是大成的陷仙劍意。乃是萬劍之尊,有此劍意護身,凡夫劍氣豈敢加害!

輕抬一指,好似帶著不可思議的威力。足以掃滅一切,捲動高天。

一指點落,洞天空間中忽而山崩地裂,長空粉碎。

「崩天劍指。第一崩,第二崩1

雙重的崩潰中,一道璀璨之極的劍芒透指而出。化作百萬劍芒,被寧凡拉成百萬劍絲。

劍絲舞空,音劍紛紛崩潰,百萬劍絲加身,西門夜清冷的眸光大變,周身立刻閃動夜色之芒。

二話不說,拋下鐵琴就走!

下一刻,百萬劍絲刺下,宛如煉獄般天地碎裂。

處在劍絲攻擊之下,虛空之力凝聚的鐵琴頃刻崩碎,而西門夜肉身被絞碎成血霧,繼而消失無影。

十息之後,劍絲散,廢墟之上,西門夜一步邁出,黑光一籠,肉身重凝,赫然竟是化身不死之術!

只是看起來,西門夜雖憑化身擋下劍指,卻仍是重創不小,眼中第一次駭然起來。

「劍指!你竟獲得了劍祖劍指傳承1

西門夜萬萬沒想到,他在同輩之中所向披靡的七音之術,竟被寧凡一指破去。

他更加沒想到,寧凡身懷秘術之多,甚至不下於他這個世家天驕。

「西門夜,與我一戰1

寧凡收起雙劍,他雖渾身浴血,卻銀袍未破。

反觀西門夜,雖藉助化身並無外傷,衣袍卻破爛地極其狼狽。

西門夜動用了化身,乃是夜之化身。寧凡亦是一步邁出,周身黑氣滾滾而來,好似濃墨淡漠,身形愈加飄渺。

這一幕落在西門夜眼中,其心頭最大的驕傲轟然粉碎!

他西門夜最大的驕傲,便是曾在煉虛之時領悟化身之術,塑出夜之化身。

然而寧凡卻在化神之時,便可動用化身之術,這讓西門夜的驕傲立刻顯得不值一提。

「西門夜,與我一戰1

寧凡厭了花哨,他一步踏出,化作黑煙一閃,已出現在西門夜身前,揮拳便打。

西門夜亦是動了真火,明明自己境界高於寧凡,卻處處被寧凡壓制,這種感覺,他不喜歡!

「周明!你絕不可能是我對手1

轟!

放棄了所有花哨,只剩拳拳對撞。

二人皆是玉命體修,每一拳一腳,皆有山崩地裂的氣力。

攻防之間,西門夜演化虛空之力,化作一柄黑色大劍,斬斷蒼穹,力壓寧凡。

進退之間,寧凡周身纏繞起紫金色風沙,風沙席捲之處,虛空大劍驟然風化,連帶西門夜都受傷不輕。

二人皆現出化身,攻伐之間,藉助化身抵消大部分傷害,卻難免會留下些許傷勢。

這種肉搏之戰,一共持續了一日之久,起初數個時辰,寧凡體術遜色西門夜,攻少防多。

接下來數個時辰,西門夜傷勢加身,氣力減弱,而寧凡卻好似精力無盡般,越戰越勇。

最後數個時辰,西門夜幾乎已然力竭,而寧凡卻仍是龍精虎猛,拳拳都有崩山之力!

西門夜終於意識到,寧凡為何能越戰越勇。

因為寧凡的化身。已然達到化身自愈的境界,而他西門夜的化身,尚還只是初步階段。

這一刻的寧凡,渾身浴血,好似不知疼痛,只是殺戮,如同滅世瘋魔。

一步碎身。一步重凝,步步碎身,步步重凝。

一碎一凝之間,卻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氣勢,且隨著不斷攻伐,寧凡原本即將突破的煉體境界,猶如水到渠成,突破!

從玉命第三重巔峰,到玉命第四重,需要的僅僅是與西門夜的血戰當空!

轟!

寧凡的拳力越來越猛。西門夜駭然發現,其氣力已徹底處於弱勢。

不單單是因為自己氣力大減、寧凡化身自愈,更是因為寧凡藉助與自己一戰,突破了煉體瓶頸!

眼見寧凡拳勁越來越強,化身越來越防不住其拳力,西門夜目光陰沉,他不得不承認,在拚命肉身的拉鋸戰中,他再一次敗了一籌不止!

他的心中。第一次正思起來。

若寧凡突破煉虛,會是何等強悍!

若寧凡突破碎虛第一重,他西門夜的本尊,可能是寧凡對手!

不知!

生平自負的西門夜。第一次從寧凡身上看到不必勝把握!

轟!

便在這心思一分之時,寧凡一拳迎面而來,轟在西門夜胸口。

這一拳之強,給予西門夜一種錯覺。就好似被萬丈山嶽砸中一變,痛不欲生。

24根肋骨,在這一刻俱都粉碎。

夜色纏繞的化身。在這一刻被寧凡生生打出原形。

「不好1

西門夜猛吐鮮血,心知這一分神,已然露出敗相。

但這怪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定力不堅,心神自亂!

咚!咚!咚!

沉悶的拳芒轟在西門夜胸口,連同碎骨、臟腑一併轟碎,縱然以西門夜玉命巔峰的肉身,都被轟得血肉潰爛。

一身筋骨,好似俱都散架般,再難動彈。

這一刻的寧凡,以極其高傲的姿態,一腳踏下,將西門夜自長空踩入地底。

周身化作一道霹靂,自長空劈下,猛然一腳踏下西門夜胸腹,一腳,將其胸口的防禦全部洞穿!

轟!

在這一腳踏下,支離破碎的洞天空間轟然碎滅,南塔之中,兩道血染衣袍的身影自空間跌出。

其中西門夜已狼狽如死,種種砸落在地板上,眼露不甘。

而寧凡一步踏下,雲靴沾滿碎肉,踏在西門夜丹田之上,只消得足力一踏,西門夜這具分神必死無疑!

嘶!

所有南塔之中的化神修士,俱都難以置信,眼神不眨,徹底愣祝

他們本以為以西門夜的實力,滅掉寧凡只是片刻而已,然而苦苦等候一日,二人才終於分出勝負,足可見二人勢均力敵、經歷了何等苦戰。

苦戰已讓西門家修士無法接受。

更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堂堂『西皇』西門夜,竟被寧凡打成死狗,極盡羞辱地踏在腳下。

一股冷寒席捲開來,這一刻的寧凡雙目血紅,早殺紅了眼,煞氣絲毫不掩,一個目光,便好似絕世凶獸,讓西門家化神齊齊猛然倒退,齒關打顫。

這是何等的威勢!這威勢,更攜帶了挫敗西門夜的威風!

「休傷吾主1

「大膽!敢傷我西皇公子,若你飛升北天,必定會受到我西門世家全力剿殺1

西門家修士漸漸回過神,開始放狠話,開始言語威脅、試圖救下西門夜。

卻無一人敢上前與寧凡血戰,這一刻的寧凡,太過可怕!

「閉、閉嘴!滾,都滾1

西門夜被踩在寧凡腳下,咳血不止,他不能接受自己慘敗的事實,他更不能接受,自己蔑視的屬下們,以最為低劣的威脅口吻,救下自己的分神性命。

從來只有他踩人,何曾被人如此踩過!

他,不甘,但卻不願靠西門世家打壓寧凡!

他要等,等寧凡真正碎虛之後,再與寧凡一戰,一雪前恥,否則,這恥辱永無洗雪之日!

「西門夜,你敗了。」寧凡淡漠的口氣,卻讓西門夜無可辯駁。

寧凡本可一腳踩死西門夜,但西門夜從始至終沒有仗著任何碎虛神通欺壓寧凡,只是動用半步煉虛的實力,這一點,倒讓寧凡沒有滅殺其分神。

「你為何不殺我,為何!敗者。該死1

西門夜眼見寧凡竟不殺他,著實比被殺更加羞辱。

拼勁最後一絲力氣,強行掄動手掌,一掌,拍在天靈之上!

一道分神之身,就此崩潰,卻是寧死不辱。

「周明!你今日辱我,我只恨你一人,不傷無辜。我西門夜言出必行,北小蠻。歸你了!只是你若動我西門夜的手下,我必睚眥相報,讓你後悔。相信我,我做得出1

「哼1

寧凡冷哼一聲,這西門夜『臨死』之前,還要噁心寧凡一下,威脅他一下,著實可惡。

他本來就沒有誅殺西門家修士的心思,這批修士若都死在雨界。可就是大事了。

且這場比斗,本就是西門夜與寧凡恩怨,根本不關這群化神之事。

「滾1

寧凡冷喝一聲,48名西門家化神。俱是心驚膽寒,匆匆退走,朝著北天返回。

頃刻間,大殿之內。又只剩下寧凡、北小蠻、陸、石等人。

「陸某不是做夢吧…周道友竟然連西皇的分神都擊敗了,這豈不是說,周道友拚死之下。已有一戰煉虛的實力!嘖嘖,此事若是傳出,無盡海怕是震動不小的。」陸青稱嘆不已。

「我喜歡此事不要傳出…」寧凡搖搖頭,此次恩怨涉及北小蠻的婚約,涉及遺世宮、西門世家,若傳開,必定大損西門世家顏面。

被一個下界螻蟻搶婚,這種事,或許西門夜能夠忍受,西門世家卻未必能忍受。

如今的寧凡,承受不住西門世家的怒火…他真的還太弱,擊敗西門夜,更是沒有半分自得,只有苦笑。

他擊敗的,只是西門夜的分神。若西門夜本尊前來,碎虛碾壓,寧凡連還手的可能都沒有。

「我與真正的天驕,差距太大了…除非突破碎虛,否則…」

寧凡搖搖頭,從今日起,他不會再以天驕自詡,比他強的人,太多了。

「周明,你沒事么,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1

「沒事,就是有點暈,可能血流太多了…」

寧凡望著淚痕未乾的北小蠻,忽而心頭一軟,再笑不出來。

北小蠻竟然會為他寧凡哭泣,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啪!

寧凡腦袋一空,真的就這般暈了過去,暈倒的方向,正向著北小蠻。

暈倒前,他只有兩個想法。其一,西門夜是個勁敵…

其二,自己暈倒的地方,真是柔軟,雖然不太豐滿…

北小蠻不知所措了,當見到寧凡身影倒下,她臉都急白了。

只是當寧凡倒在她的懷中,她才感到,寧凡原來還有呼吸的。

只是流血太多,太累,故而暈倒…

「可惡,周臭明!你沒死幹嘛嚇我,你可惡1

「把你的臟臉拿開,你靠在我這裡,我,我…」

北小蠻臉都氣紅了,寧凡真是會暈啊,專挑自己的胸上暈,他是故意的么,是誠心的么。

偏偏寧凡傷勢不輕,北小蠻也不敢不負責任的將寧凡丟在地上不管,只能任寧凡臉埋在自己胸口,貪婪吸食自己的胸口芳香。

「小姐,明尊傷勢太重,依屬下看,必須立刻治療…」石兵諫言道,他與寧凡頗有交情,且這次若非寧凡出手,北小蠻必定被擒回北天。

他自不願看寧凡出事的。

「嗯,我知道,我幫他治療,我這裡有一些東西,還沒用完…」

北小蠻咬咬牙,實際上她的赤龍還未徹底斬斷,只斬了一般。娘親給予的那塊黑色水晶,也只用了一半而已。

剩下的一半,自是珍貴,不過比起給寧凡療傷,斬赤龍又不算什麼了。

「罷了,赤龍日後再想辦法,先讓臭周明活過來!哼!他可是我包養的鼎爐,若是就這麼死了,我就虧了1

北小蠻嬌小的身軀,抱著寧凡,朝著南塔之頂走去。

那裡,是她的閨房。

北天,西門世家。

石關之中,西門夜正在參悟下一個瓶頸,石關外,不少修士都在恭候等待。

等待的修士中。甚至還有西門世家的家主,西門鋒!

這是一位真仙級老怪,亦是西門夜之父。

望著石關,西門夜老眼欣慰,他生有九子,西門夜無疑是其中最傑出之人,甚至成為北天四子之一,人稱西皇。

可以想象,數萬年之後,西門夜定會是西門家下一任家主。下一個真仙。

「呵呵,家主當真是虎父無犬子,夜公子年僅兩千歲,便突破碎虛,放眼北天都是屈指可數的俊傑。」

「哪裡哪裡。」西門鋒得意點頭,對諸人奉承大感滿意。

「聽說夜公子分神下界,要去捉拿遺世宮四小姐,該不會出事吧?」

「夜兒降臨區區雨界,能出什麼事?」西門鋒不悅。

「不不不。家主誤會了,我是怕公子實力太強,殺戮過多,出事的只可能是別人。怎可能是公子…」

「哈哈!說得好,出事的只可能是別人,怎可能是夜兒。雨界的人,死多少都沒關係。區區下界螻蟻,若夜兒高興,隨便殺好了。」西門鋒不以為然道。

轟!

在諸人談話間。石關忽而發生一道巨響,石門粉碎!

碎石煙塵之中,西門夜一襲黑袍,走出石關,嘴角卻溢出鮮血,眼神冷寒,待走出石關三步之後,忽而猛吐鮮血,半跪於地。

這一幕,嚇煞了無數西門家修士。

「怎麼回事!難道是夜公子瓶頸領悟失敗!但這也不能反噬如此嚴重啊,公子怎會受此重傷1

「閉嘴!夜兒不是被他人所傷,他是被自己所傷1

西門鋒眼露寒芒,他分明看到,西門夜的額頭之上,有著一道掌痕,不會錯,那掌痕是西門家的傳承絕學——大虛空掌。

從掌痕判斷,這一掌不是直接打上額頭,而是擊在分神之上,拖累本尊受傷。

以西門鋒老辣的經驗,哪裡不知,西門夜受傷,是因為下界分神出了變故,逼得他一掌自廢分魂。

神念一掃,橫掃宗祠之內,眼見伴隨西門夜下界的修士,一個命牌都未碎,又大感好奇。

難道,西門夜是與人比斗,輸了?羞辱之下,自毀分神?

除非如此,否則派去保護西門夜的48個化神,不可能眼看西門夜受傷不顧,必定會趕在西門夜之前與敵人拚死的。

所謂知子莫若父,西門鋒已大致猜到發生了何事。

「你的分神,是敗在煉虛手中了么?」西門鋒暗暗一嘆,若西門夜的化神分神敗在煉虛手中,他尚有辦法寬慰西門夜的。

「不是,他是…化神巔峰…」西門夜不甘道,分神死亡,所有分神記憶都被以詭異神通,傳輸回來。

「什麼!你半步煉虛的分神,敗在一個下界化神巔峰手中,這怎麼可能1西門鋒暗暗一震,自家孩兒的天資,他自然是心知肚明。莫說在下界,縱然是在北天,也沒有任何化神能滅掉西門夜的分神。

只是看著西門夜不甘的眼神,西門鋒知道,西門夜定然沒有撒謊。若非敗給了境界更弱之人,他絕不可能如此不甘心。

「他,是誰,可需為夫派人追殺…」

「不必,我要等他碎虛,與之…一戰!他叫周明」

西門夜恨恨一咬牙,眼前一白,亦是昏了過去。

這一日,西門世家因為一個周明,沸騰了!

只是遵照西門夜的一聲,西門鋒未派任何人下界追殺寧凡。

他了解自己孩兒。

西門夜太過驕傲,他必須要對等、親手滅掉寧凡,否則,一切都沒有意義。

無數西門家修士議論紛紛,所談論的自然是西門夜分神敗北之事。

「雨界先是出了一個陸北,后又出了一個周明…下界天驕,似乎出了不少了不得的人物埃」

「連西皇都敗了,嘖嘖嘖,這個周明真是了不得。若給他千年時間,怕千年之後,真能成為一個人物…」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