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8章半招,我勝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他目光繼而一變,這寧凡,絕對是其見過的化神之中,最兇悍的一個。 「但你,終究只是化神…虛空凝劍1 西門夜隨手一揮,虛空之力凝成漆黑之劍,威力堪比虛寶! 一劍一點,迎向寧凡雙劍,...

「周臭明,你放開我,你放開…嗯…」

被寧凡緊緊攬住腰肢,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饒是有過親密接觸,北小蠻仍是滿面羞怒。

只是她越掙扎,寧凡卻摟得越緊,好似故意欺負她一般。

更偷偷勾動指尖,在其腰肢敏感處暗暗一撫,惹得北小蠻嬌軀一麻,輕輕嚶嚀一聲,旋即,羞憤欲死。

好在在場修士只以為北小蠻是受傷呻吟,並不知她被觸碰敏感地帶了。否則,北小蠻絕對會當場抓狂。

「你,無恥1北小蠻有怨不能說,她可不敢當著這麼多人嚷嚷,自己被寧凡撫摸了。

是了,他是這世上最無恥的人。

討厭他,最討厭他了!

可是,為什麼見到他來救自己,自己會如此開心。

北小蠻心亂如麻,繼而想起了西門夜的厲害,立刻俏臉一白。

「周、周臭明,你快走…他很厲害…」

「我知道。」

寧凡輕輕鬆開北小蠻,將之護在身後,指尖拂去北小蠻唇上血跡,又惹得北小蠻俏臉羞怒。

早在出手之前,寧凡便感知到這西門夜非比尋常。

這西門夜,只是一道分神,卻有著半步煉虛的實力。

此人的本尊,即便不是煉虛巔峰,怕也是…碎虛!

若只是尋常半步煉虛,寧凡自恃可以一戰,但這西門夜擁有碎虛級戰鬥意識,真實戰力怕已是煉虛級。

救北小蠻,不過是徒惹麻煩而已。但在權衡清楚利害之前,他的身體已不由自主閃現而出。在北小蠻有難之時,擋在她身前。

或許,是看在元瑤的面子。

或許,是身為遺世塔塔主的責任。

或許,是與北小蠻玩笑般的包養關係。

或許。僅僅是不允許自己以外的人欺負北小蠻。

「有我在,你帶不走她。」寧凡語氣平淡,卻有一股不輸西門夜的氣勢。

他不會被西門夜嚇倒,就算是西門夜碎虛本尊到來,他也是一樣的態度。

碎虛老怪,他得罪的還少么!

「憑你?」西門夜好似聽到什麼可笑的事情,對一旁三名化神巔峰使個眼色,旋即慵懶地閉上眼,等待著寧凡血濺三尺。

立刻,三名化神巔峰心領神會。各是冷笑,化作三道煙絲夾攻寧凡。

「卑鄙1眼見寧凡被三名化神巔峰夾攻,北小蠻神情立刻一變。

西門世家頗為精通合擊之術,這三名化神巔峰合擊之力,幾乎已趕上尋常半步煉虛了。

且這三人更是上界修士,手段比下界的炎尊都厲害些許,北小蠻自是擔心寧凡吃虧的。

西門夜更是微閉雙目,分明一副勝券在握的心思。

在他看來,若只是對付一個化神中期。就算那中期化神逆天到戰力堪比半步煉虛,也絕擋不住三名家僕的狠手。

「滾1

寧凡目光一寒,一步踏出,一股浩蕩的劍氣散開。席捲大殿。

三名化神巔峰還未飄近寧凡身前,便被強橫的勢劍震出身形,立刻胸口如遭重擊,皆是咳血飛退。目光駭然。

「陷仙劍意,且還是大成的劍意1

他們三人,不知聯手滅過多少化神高手。卻連接近寧凡的身體都做不到,只一個滾字,一步成劍,就震得三人吐血倒飛。

縱然是西門夜,都目光稍沉,立刻意識到,寧凡並非情報中的化神中期,而是貨真價實的化神巔峰。

「化神巔峰?骨齡不到500歲的化神巔峰?資質倒是不凡。只是你要明白,這世上只憑資質是無法登臨巔峰的。你在我眼中,只是螻蟻1

修為到了一定程度,資質反倒不是最重要的。

若沒有強大的背景,沒有無數修鍊資源供養,想要突破碎虛、命仙、真仙,全然都是虛妄之言。

在西門夜眼中,寧凡只是一個資質尚可的小輩而已。

畢竟西門夜本尊已然碎虛成功,放眼四天,都是此代天驕中屈指可數的存在。

而寧凡,還只是化神巔峰,能否煉虛,能否碎虛,都還是未知。資質,可不代表一切!

「你,殺了他。」

西門夜對身旁一位銀袍老者使個顏色,那老者立刻會意,一步邁出,赫然亦是半步煉虛的修為。

銀袍老者周身泛著絲絲電光,滋滋作響。

在其氣勢張開的一刻,除了西門夜之外,所有西門家修士俱是與之拉開距離,一派忌憚不已的表情。

「這一次是雷長老出手么?雷長老一身雷霆之術,同級之中罕有人可比,尤其是這雷霆,更是六品虛雷,威力不同凡響…」

「聽說這下界無盡海,有什麼狗屁內海七尊,這七尊若是放在雷長老面前,根本不夠看1

一番竊竊私語,落入銀袍老者耳中,卻無法激起其任何心神波動,足見此人是個心堅修士。

雷長老目光掃過北小蠻,看到後者略帶蒼白的面色,稍稍有些愧疚。

他曾受遺世宮四位小姐不少恩惠,今日出手擊殺寧凡,勢必會讓北小蠻傷心。

暗暗一嘆,卻身不由己,他如今是西門世家的人,食人之祿,忠人之事。

目光望向寧凡,眼中流露出一絲留情之意,冷漠道,

「周明,你若束手就擒,老夫看在四小姐面子上…留你魂魄入輪迴1

「不必了,你不是我對手。」

「哼!大言不慚1

雷長老目光一冷,他一個半步邁入煉虛期的高手,會怕一個化神巔峰?

能幫寧凡留個魂魄輪迴,已是網開一面,既然寧凡不識好歹,他也不必留情了。

一步邁出,周身銀電飛騰,雷長老雙手在空氣中虛畫半圓,下一個瞬間,雷霆化作一道八卦掌櫻朝著寧凡便是一掌拍出。

「八方雷霆1

八卦雷掌一掌拍出,立刻沿八個方向化作八條碗口粗的雷蛇,滋滋攻向寧凡。

此掌並非大規模殺傷,而是將掌力凝聚至極限,每一條雷蛇都足以輕易擊殺化神巔峰。

「此雷不錯,我要了1

寧凡猛然一點眉心,抽出巔峰靈寶的碎神鞭,朝著八條雷神連抽八鞭。

莫看對方雷霆為六品虛雷,但寧凡的雷霆,卻是天劫之雷。

八道鞭影。八條血雷之龍,與銀雷對碰,立刻電光四射。

石兵、陸青眼見雷霆勢大,立刻開啟南塔防禦,以免這殿中鬥法波及到外界。

一旦電光波及開,怕是玄武城萬里都會被夷平。

轟!

雙雷相觸,雷長老驀然面色大變,其六品銀雷竟流露出畏懼的情緒,根本不敢反抗血雷。

八鞭之後。雷蛇驟然粉碎,電光俱被血雷所吞噬。

便在眾人的眼皮之下,碎神鞭吞噬掉了雷長老全部靈雷,晉陞至半步虛寶!

「天劫血雷!在修真七境之中。此雷幾乎是最強之雷1

雷長老面色凝重,終於意識到,寧凡雖是化神巔峰,但手段卻絕不弱的。想要勝寧凡。很難!

回頭一看,西門夜正不悅地看著自己。霎時間,雷長老心頭暗呼不妙。若不能擊殺寧凡,他絕對會被西門夜斬殺。

「拼了!分雷劍,現1

雷長老袖袍一揮,身前憑空浮現八道銀色劍影。

每一道劍影,都是巔峰靈寶,八劍合一,其威力絕不下於虛寶!

「是分雷劍!這可是雷長老的成名之寶,不只有多少化神死在此劍之下1

「哼,那周明死定了,他的血鞭雖厲害,克盡雷霆,卻終究只是半步虛寶,擋不住這分雷劍之威1

即便雷長老小輸寧凡半分,西門家修士也俱都認定,雷長老勝算更大。

隨著雷長老指訣一變,八劍化作流光激射,傳出刺耳的銳鳴,倏忽之間,俱都無影,下一瞬,各自閃爍至寧凡半丈之前,劍氣透劍而出,分出八道劍雷,掃向寧凡。

此劍雷八道合一,縱然是半步煉虛都可能隕落。

眼見八劍迎面而來,寧凡目光一冷,一步邁出,手中血鞭如影,一瞬之間,連抽百鞭。

百道鞭影落在八柄分雷劍之上,只一個瞬間,八劍好似被霹靂射中,俱都從中攔腰崩碎。

至於八道劍雷,則直接被碎神鞭橫掃。

被連碎八劍,雷長老目露駭然,他萬萬沒想到碎神鞭竟是如此強橫的法寶。

更讓其始料不及的,是八劍劍身粉碎的同一刻,丹田之中忽然升起百道血色電光,重重轟在其元神之上。

噗!

雷長老面色慘白,重傷不已,他能感受到,若非寧凡手下留情,他直接就會元神俱滅、死在那血雷之下!

「退下!否則,我不會再留情1

寧凡手持雷鞭,眼神如魔,黑髮迎風亂舞。

若非雷長老之前善意出言、願保留寧凡魂魄入輪迴,寧凡絕不會留其一命的。

若雷長老再冥頑不靈,寧凡不會再手下留情…唯殺而已!

嘶!

一股冷氣席捲西門家修士。

擁有六品靈雷、分雷劍等強橫手段的雷長老,竟只兩招之間,便被寧凡險些滅殺。

明眼人都看出,若非寧凡手下留情,雷長老…已死!

這周明,是個狠人!縱然不如西門夜,但放在北天,都能算得上名動一域的天驕人物。

在寧凡一個目光逼視下,原本還囂張之極的西門家化神,一個個目光躲閃,竟無人敢與寧凡目光對視。

「西門夜,我說過,有我在,你帶不走她1

轟!

西門夜面色陰沉,寧凡的話無異於是在打他的臉了。

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出,雷長老重傷的肉身,立刻化作血霧崩潰,只剩元神不死。

「廢物!待我誅殺此孽之後,再來殺你1

雷長老元神恐懼,卻不敢反抗,亦無法反抗。

西門夜太強大,捏死他不過頃刻之事。

目光掃向寧凡。西門夜已明白,寧凡確實是個人物,至少放在煉虛之下,能勝他的幾乎已沒有。

但,那只是煉虛之下。

西門夜的分神,雖也是半步煉虛,但其本尊,可是實打實的碎虛第一重強者!

「你很喜歡北小蠻?」

「…」寧凡沒有接話。

「哼!我不欺你,但凡你能勝我半招,北小蠻。歸你了1

嗤!

西門夜手掌虛空一劃,立刻,身前空氣忽而被掌力分成兩半,露出一處新開闢的洞天空間。

「掌開洞天1

寧凡心頭一凜,這種手段,唯有碎虛老怪才能做到,以寧凡的目力,這西門夜隨手開啟的洞天空間,雖只有萬里之廣。卻足以說明此人手段通天了。

且看起來,這西門夜極其自負,不屑在玄武城勝過寧凡,畢竟在玄武城鬥法。可能波及到其他修士,使得寧凡分心。

西門夜,要光明正大將寧凡踩在腳下!

「入此洞天,與我一戰。勝我半招,北小蠻歸你!若敗,則死1

西門夜二話不說。一步邁入洞天。

而寧凡略略思索后,自忖風煙一指風化掉區區洞天空間輕而易舉,若有變故,隨時可遁出。

何況這空間不過剛剛開闢,絕無可能有陣法埋伏。

「小蠻,不是貨物。」

寧凡回頭望了北小蠻一眼,淡然一笑,卻轉而一步,邁入洞天空間之中,虛空癒合。

撲通…

又是一塊小石,墜入心湖,一句話,卻讓北小蠻芳心顫動。

不是貨物…他說我不是貨物…

無論是娘親還是姐姐,都將我的婚約當作結交西門世家的籌碼,當作一個貨物對待。但他卻說,我不是貨物。

北小蠻一直覺得寧凡很討厭,非常討厭。

每次看到寧凡對她笑,她都是莫名來火。

但這一次,她卻覺得這個笑容特別好看,好看的讓人心酸。

他明明知道西門夜厲害,卻還要與之一戰。

他不是最愛欺負我么,為何卻願為我出頭。

「不要去…」

北小蠻心頭突然好怕,她知道西門夜有多麼厲害,她試圖挽留,但寧凡已走入洞天空間。

她想要進入其中,但這空間乃是西門夜掌印所開,除非是碎虛修士,否則誰又能輕易進入…

轟!

沒有給北小蠻太多的思索時間,就在寧凡、西門夜進入洞天空間的一霎,其中已傳出驚天動地的波動…二人一交手,便是各出全力!

鬥法波動,幾乎要將洞天空間震碎!

嗤!

一道鮮血自虛空裂縫傳出,濺在北小蠻的臉上。

北小蠻輕輕撫摸那血,那氣息,她豈會不認得。

是寧凡的血…

裡面怎麼了,究竟怎麼了?

為何剛一出手,寧凡便血濺虛空!

「不要有事!不要有事1

北小蠻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寧凡為她而戰,她卻連寧凡此刻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她終於發現,原來自己心中,竟不知何時開始,已放不下他…

洞天空間中,寧凡渾身浴血,眼露森寒,在他身前,西門夜亦是拳骨粉碎,暗暗驚詫。

他這分魂,可是玉命巔峰的煉體境界,而寧凡明明只是玉命第三境。

但數百拳下來,寧凡雖渾身浴血,卻並未落太多下風。

而自己,更非完勝,拳骨都被寧凡轟碎。

「你很強,但這強僅僅是在化神之內。本座已然碎虛,見過太多的天驕。不怕告訴你,這句分神之身的實力,幾乎是完全復刻我化神之時的水準。你,不是本座對手1

「是么,那你的拳骨怎麼碎了?」寧凡一抹嘴角鮮血,戰意更盛。

他第一次遇見這麼一個同輩天驕,而那人,強大到讓他本能地緊張、激動地發抖。

從前的他,因為擊敗一些天驕,便有些自大了。

韓涅天,西門夜…這些,都是同輩之中突破碎虛的存在啊!

「我,不會輸1寧凡決然道。

「哼!大言不慚,這一招,本座不會再留情了。抽魂1

西門夜五指一抓,朝著洞天大地之魂抓去。

卻見寧凡嘴角冷笑一勾,同樣五指一抓,竟趕在西門夜之前,先一步抽走大地之魂。

地魂只有一個,寧凡抽走了地魂,西門夜便無魂可抽。

「你竟也會抽魂之術,且比本座更加純熟,這不可能1

西門夜目光第一次動容。

這抽魂之術也是西門夜突破碎虛后才領悟,並不純熟。原本想抽魂達到煉虛法力,一招瞬殺寧凡,卻不曾想,反被寧凡奪走地魂。

抽魂入體,寧凡法力暴漲,霎時間提升至半步煉虛,完全不弱於西門夜。

骨骼發出音爆般脆響,寧凡目光如電,冷視西門夜,掌心凝出兩層掌印,一掌拍出。

下一刻,滾滾黑炎化作兩千丈的火焰巨掌,自長空當頭鎮向西門夜。

「凡虛級法術?但這,又如何!大虛空掌1

西門夜掌印一拍,漆黑如夜的虛空之力,化作兩千丈黑色掌印,與火掌猛然對碰。

轟!

火掌崩碎,虛掌亦碎,波動橫掃,幾乎讓此處洞天空間崩潰。

寧凡連退十餘步,西門夜連退九步,方才各自穩住身形。

西門夜暗暗一詫,自己全力出手的大虛空掌,竟會被寧凡給接下。

而更讓其不可思議的,是寧凡幾乎在穩住身形的一刻,一振扶離紫翼,雙手持劍,一是星光如水,一是血氣如龍。

絲毫沒有因火掌崩碎而動搖,雙持銳劍,迎面攻來,悍不畏死。

「我,不會輸1

這一次,西門夜真真切切感受到,寧凡劍中的氣勢。

他目光繼而一變,這寧凡,絕對是其見過的化神之中,最兇悍的一個。

「但你,終究只是化神…虛空凝劍1

西門夜隨手一揮,虛空之力凝成漆黑之劍,威力堪比虛寶!

一劍一點,迎向寧凡雙劍,劍光對碰間,洞天空間開始崩潰。

十餘次劍身對碰后,西門夜不耐發現,他竟無法佔到寧凡絲毫便宜。

甚至,單論劍術精妙,他遜色寧凡太多。

「本座竟會在劍道之上,敗給一個下界螻蟻1

一股強烈的不悅,湧上西門夜心頭。

他單手持劍,另一手狠狠拍向寧凡的斬離劍身。

一拍之力,震得寧凡虎口粉碎,血流如注,卻目光不改衝鋒之勢,將血龍妖劍朝西門夜脖頸一抹,絲毫不在意所受之傷。

西門夜暗暗心驚,這種以命搏命的打法,讓他忌憚不已。

匆匆連退,卻仍是被血龍妖劍斬中脖頸,留下一道半寸長的血痕。

且在血龍妖劍劃破其肌膚之時,好似有一股撕扯之力從血劍中傳出,將西門夜的精血吸走不少,竟是大意之下,比寧凡吃了更大的虧。

「這是什麼妖劍1西門夜勃然大怒,他不容許自己被一個螻蟻所傷。

「半招,我勝了。」寧凡譏諷道。

「閉嘴1西門夜眼神若狂。

什麼半招之約,都被拋諸腦後。

他此刻只有一個心情,便是…誅殺寧凡!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