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6章前代雨皇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顏蒼老,他終於明白為何命囚之術能剋制傀儡。 這分明是減少自身的生機、封印傀儡的命! 從前對付的傀儡,並無煉虛級,故而沒有如此強大的副作用。 這滿頭白髮、蒼老容顏,便是施展此術的...

49重虛空牆壁,阻擋在前,進退不能。

49道煉虛封鎖,碎虛之下幾乎無人可逃遁出去。

寧凡目光一狠,若不破除此牆,頃刻便會身死。

指訣一變,法力瘋狂匯入東溟鍾之中,金鐘迎風而長,猛然一震,發出澄澈心扉的古老鍾音。

一層層金色音波,向四方散出,所有的虛空封鎖在觸碰到音波之時,轟然粉碎。

「咦?」

49具傀儡之中,竟有一具傀儡發出一道輕咦之聲,顯然未料到寧凡能掙脫障壁封鎖的。

嗤!

幾乎在破去障壁的一霎,寧凡猛捶胸口,連噴十餘口精血,扶離之翼一振,遁速幾乎無限接近煉虛中期,匆匆後退之下,險之又險避過了49重虛力攻擊。

心中卻隨即升起一道駭然。

那一道輕咦之聲,沒有避過寧凡耳目,他倒是沒有料到,這49具傀儡之中,會有一具…是活物!

鎮守於此的343具傀儡,絕對是無靈智的類型,不會錯!畢竟鎮守七塊水晶,若用靈智傀儡,反倒可能出現其他變故。

但寧凡相信,他沒有聽錯…有一具傀儡,不知什麼原因,是活物!

這絕對是寧凡未料到的變故,但並不妨礙寧凡逃命。

18萬迅字靈印,加之自損精血,寧凡的遁速已然催動極致,只要阻擋群傀一瞬,便可脫逃。

在遁逃的同時,寧凡猛掐指訣,令三具傀儡護在身前,黑傀、龍屍護在第二重,其他化神傀儡結成圓陣防禦,並同時催動定星盤,撐開碩大的星圖。升起三萬盞星燈,星光陣光霎時亮起。

這星陣之光,是寧凡耗費五億仙玉撐開,只要仙玉不盡,煉虛中期之下,無人可轟開此陣。

49具煉虛傀儡,40具為初期,7具為中期,2具為後期。

而兩具後期傀儡中,又有一頭是之前輕咦的傀儡。

「哦?陣術形態的太古神兵么…」

那後期傀儡再次輕咦一聲。連同其他48具煉虛之傀,無數拳芒轟在星光之上。

轟!轟!轟!!!

縱然定星盤全力催動、防禦逆天,然而面對群傀攻擊,亦僅僅撐過瞬息而已。

陣光碎,寧凡胸口如遭重擊,反噬極重,卻硬是咽下甜血,目露決然。

石台距離出口,僅有萬丈距離。碎虛空障壁、開星陣,兩次拖延,寧凡距離出口僅有三千丈。

只要逃出這最後三千丈,他便可得到這光**晶。三力合一,衝擊巔峰!

「盜光陰者,死1

群傀再次冷漠出聲,一道道虛空拳芒帶著崩潰山河的力量轟出。

若讓這些拳芒轟出。寧凡再無防禦的可能,即便以所有傀儡作為肉盾!

「悼術,命囚!億界傀儡。莫得我命,皆為命囚!一指,囚爾命1

寧凡眼神空前專註,這一指命囚,是其拚死一擊,務必要讓群傀一霎失神,中止攻擊。

他的眼神,愈加淡漠,漠視蒼生,便是真仙也無法擁有如此淡漠的目光。

黑髮無風自動,眼眸深如潭底,在這一指點出之後,滿頭黑髮竟頃刻雪白,容顏亦蒼老起來。

而一道森寒的黑色月光透指而出,下一刻,49具煉虛傀儡的面上,竟相繼浮現出一道黑色月牙來。

嘎吱!

48具傀儡,皆在月印生成的一刻,神思恍惚,生生中斷拳芒。

唯有那一具靈智傀儡,似看到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震撼道,

「悼術!北天祖帝的悼術!本皇沒有看錯,這絕對是悼術1

這具靈智傀儡,竟認出寧凡此術來歷!

這也難怪,若是尋常時候,寧凡不會將此術施展到極致,更不會口念悼術言靈。

在這生死危亡之時,他所想的只是如何將此術威力發揮最大,而並非隱藏此術來歷。

藉助這囚命一指,群傀一霎失神,寧凡再振紫翼,已遁至出口千丈,再一遁,便可逃出!

對方是49具煉虛傀儡,寧凡的命囚一指,僅能讓它們失神一霎,下一刻又揮動拳芒攻擊。

寧凡數次施展命囚一指,從未有今日的強烈副作用。

黑髮變白,容顏蒼老,他終於明白為何命囚之術能剋制傀儡。

這分明是減少自身的生機、封印傀儡的命!

從前對付的傀儡,並無煉虛級,故而沒有如此強大的副作用。

這滿頭白髮、蒼老容顏,便是施展此術的代價。除非寧凡身體生機恢復,否則再無法施展出同樣一指,更無法再取巧阻擋傀儡攻擊。

「最後千丈了!必須逃出去1

「爆1

寧凡目光一決,一面急退,一面指影翻飛。

25具化神傀儡,10具初期,7具中期,6具後期,1具巔峰,一具半步煉虛。

在這一刻,只為阻擋49具傀儡一瞬,寧凡毫不猶豫,催動了10具初期傀儡,率先自爆!

轟!

10具化神傀儡自爆,其威力何其了得,縱然是49道煉虛拳芒,都稍稍阻擋了一瞬。

還有五百丈!

寧凡指訣猛變,這一次掐動的,卻是傀儡相融的祭獻之術。

對方49具傀儡,並沒有融合的跡象,對寧凡而言是一件好事。

己方的傀儡,卻要通過祭獻…融合!

在寧凡指訣掐動的一刻,7具中期化神傀儡忽而肉身燃起黑火,下一刻,灰飛煙滅!

黑光籠在半步煉虛之傀身上,一霎之間,半步煉虛的黑傀亦提升至煉虛初期。

眼中稍稍掙扎,但片刻露出決然。

一指訣變,剛剛突破煉虛初期的黑傀,竟悍不畏死沖向49具煉虛傀儡,迎向拳芒,轟然自爆!

在黑傀自爆的同時,己方剩餘所有傀儡、包括煉虛傀儡在內。俱都朝著49傀轟出拳芒。

轟!

藉助一具煉虛傀儡的自爆,藉助三具煉虛傀儡的合擊,49道煉虛拳芒硬是被哄散,拳勁在閣樓宮殿中亂泄。

這亂泄的拳勁,威力大減,但橫掃開來,寧凡一行俱是被拳勁轟中,各是重傷。

僅存的6具後期傀儡、1具巔峰傀儡,皆是重創。

3具界獸傀儡,倒只受了輕微創傷。

而寧凡傷勢最終。堪比玉命第四重的肉身,僅僅被拳芒波及,便立刻重傷欲死。

藉助拳芒轟擊之力,寧凡率領群傀,徹底遁出最後的五百丈!

逃出生天!

在逃出空間障壁的一刻,48具傀儡不顧一切追來,彷彿要搶回水晶一般。

那一具靈智傀儡,則望著寧凡方向,大為感嘆。似乎操控這傀儡軀體極為艱難。自損之後,方才能五指一抓,以虛空之力凝成一份黑色玉簡,屈指一彈。射出第八層。

連同玉簡射出的,還有一塊銀色令牌。

障壁,癒合!

寧凡手持金色水晶,耳邊回蕩著一句匪夷所思的話語。

「小友真是不凡…連本皇都盜晶失敗、困死在第八層。小友卻成功了。慚愧,慚愧啊!後生可畏…」

這句話音,分明是那靈智傀儡發出。

這一刻的寧凡。終於有時間細細尋思那傀儡的詭異。

他之前應該沒有看錯,傀儡確實沒有靈智,那靈智傀儡怕不是傀儡生靈,而是被什麼高手的元神寄附在傀儡中。

從其言語判斷,那高手似乎也曾跟寧凡一般,妄圖盜取水晶,不過他可沒寧凡東溟鍾、命囚術等逆天手段,自是被困此地至死了…

「那人是誰…」

寧凡平伸手掌,接過黑色玉簡,正是那神秘高手所給。

確定這玉簡沒有暗算后,寧凡神念沒入,一道殘破的記憶烙印在玉簡中,被寧凡讀齲

霎時間,寧凡的面色極其古怪起來。

因為那被困在第八層的神秘高手,不是別人…竟然是前代雨皇!

如今的雨之神殿中,最高輩分者乃是雨皇,之下則是雲天決、雲不舒等碎虛老怪。

然而被囚於第八層的神秘高手,卻是比如今的雨皇還高三代的老輩人物。

其封號為…『紅**皇』!

雨界成形以來,共有一千多代雨皇交替,但唯有突破碎虛六重之上者,才可被冠以封號。

如今的雨皇,是沒有封號的,那紅**皇能有封號,修為自是在碎虛六重之上!

寧凡遊歷天下,對雨界歷史雖不知甚詳,卻也知道一些。

隱約聽人說過,似乎三代之前的紅**皇,曾經於遺世塔修鍊,最終卻消聲匿跡。不少人猜測,紅雲是晉級失敗、隕落成灰,死在遺世塔…

無人能想到,堂堂紅**皇,竟然會做出與寧凡一般的事情,跑到遺世塔偷水晶。

紅雲沒有寧凡的風煙一指,他在遺世塔以皇雨之術,經歷外界百年、第七層萬年,才破開第八層空間一個缺口。

常理而言,以紅雲的碎虛六重修為,若只盜一塊水晶,應不難的。只是他比寧凡貪心太多,準備將七塊水晶一併盜走,結果大意之下、遭到343具煉虛傀儡聯手圍攻…

下場么,肉身灰飛煙滅,元神無奈之下,強行與其中一具煉虛傀儡奪舍融合,總算避過群傀耳目,逃過了群傀攻擊。

可憐一代封號雨皇,就這麼不明不白『死』在這裡。雖有意識存在,卻因為元神太過虛弱,連控制那傀儡身軀都做不到。

能夠給寧凡這份玉簡,已經是盡了全力。

連紅**皇都盜晶失敗,寧凡卻取得成功,絕對足以自傲了。

但寧凡卻自傲不起來。

看著手中的金色水晶,寧凡不免患得患失起來。

握著這塊水晶,感覺著其中蘊含的龐大能量,寧凡更加確信,這水晶足以讓其突破化神巔峰。

只是為了奪得這塊水晶,付出不可謂不大。

失去了18具化神傀儡,其中包括那具半步煉虛之傀。

群傀不同程度受損,受傷最重的卻是寧凡。

秘術自損,傷勢不輕。更眼中的是施展命囚一指后,流失掉的大量生機。

好在寧凡習得了黑星療傷術,只要在遺世塔中再療養個一年半載,傷勢自然痊癒的。

距離離開遺世塔,還有最後三年,不過由於第七層水晶被毀,時間減緩效果喪失,寧凡不得不返回第六層修鍊。

三年時間減半,只剩一年半。

這一年半,用於療傷、煉化水晶。只是勉強足夠。

寧凡也只能期待,能在離去之前煉化掉龐大的水晶之力了。

第六層空間,寧凡重新開闢洞府,召出黑星,開始療傷。

望著手中的黑色玉簡,苦笑不已。

那紅**皇,給寧凡這份玉簡,自不可能僅僅是講故事給寧凡聽。

在玉簡的末尾,有著一個懇求…希望寧凡將他尚在人世的消息。帶給雨殿,讓雨殿前來救援。

紅雲並沒有期待寧凡將其救出。

憑寧凡的化神修為,一次進入第八層冒險,已是勉強。若再進一次,怕是不盜水晶都會被群傀攻擊,畢竟群傀已記住了其氣息。

寧凡沒有盜取第二塊水晶的打算,更沒有救出紅雲的實力。

故而紅雲只拜託寧凡將其在世的消息帶回雨殿。並許諾了莫大好處。

紅雲聲稱,一旦其逃出生天,願意給寧凡任何報答。

甚至在玉簡最後。還附上了雨殿最高級功法——《皇雨元功》。

這是雨殿最強功法,唯有歷代雨皇才可修鍊,縱然是神子,也僅能修鍊皮毛而已…

經過寧凡鑒別之後,這功法並無任何異樣,那紅玉並未改動功法、暗算寧凡。

紅雲這是將雨殿最強功法送給寧凡,換取寧凡的好感,希圖寧凡搭救自己!

與這部功法一起贈送的,還有隨著紅雲一併丟失的一塊銀令…雨皇令!

紅雲在遺世塔『死亡』,然而其他雨界碎虛進入遺世塔,並未尋到神皇任何遺物,包括雨皇一併丟失。

這雨皇令可是神皇身份的象徵,更有著唯有神皇知曉的特殊用途。

此令丟失,雨殿自然疑惑是遺世塔藏起此令,再一想,或許紅雲的『死』都可能是遺世宮加害。

如此一來,幾乎再無任何雨殿碎虛來遺世宮修鍊,縱然是煉虛都是極少…

這是舊怨!

雨界之中,怕也只有寧凡知曉,這所謂的舊怨,不過是紅雲咎由自取罷了。

盜遺世宮的光**晶,死在第八層,純屬咎由自取,就算是寧凡,在進入第八層之前,也做好了最壞打算,一旦死亡,只怪自己福薄,只怪天意如此,怪不得他人。

至於紅雲的請求,寧凡深思熟慮后,並未決定幫助紅雲。

幫助紅雲將消息傳遞給雨殿,他能獲得什麼好處?

救出紅雲,雨殿便會多出第二個神皇,所謂一山不容二虎,誰知道如今的神皇得知這個消息,是弄死寧凡、殺人滅口,還是救人?

即便如今的神皇寬宏大量,願意救出紅雲,並讓出神皇之位,但紅雲脫劫,會如何對待恩人寧凡呢?

之前紅雲分明認出寧凡的命囚悼術…

若是紅雲脫劫,會不會殺寧凡、恩將仇報?

那紅雲敢偷盜光**晶,自然和寧凡一樣、不是什麼好鳥。

恩將仇報說不定真做得出來…

「紅雲之事,姑且放在一邊,如今的我想要救他,絕對要冒極大風險,不值…」

「不過說起來,此行不但獲得光**晶,更獲得雨殿的神皇功法,亦獲得雨殿失傳的神皇信物——雨皇令…收穫倒是不校就算毀去不少傀儡,倒也值了。」

寧凡望著掌中水晶,目露火熱。

他恨不得立刻吞下這水晶,修為大漲,但他知道,此刻仍不是提升修為之時。

在此之前,必須先藉助黑星之力療傷。

收起黑色玉簡、雨皇令、水晶,寧凡閉目不語,頭頂虛空現出五顆黑色星辰,周身則纏繞起無數黑色星光。

白髮開始變回黑色,蒼老乾皺的皮膚也開始復原。

傷勢正徐徐緩解、痊癒…

未完待續。。

ps: 昨天有事,今日補昨日三更,共六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