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3章被包養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力,可否擋下第七層的虛空1 寧凡目光一閃,一踏星辰,遁虛而起,直到虛空的頂端之後,再次一指風煙,破出一個缺口,躍入第七層。 第七層之中,時光流速是外界128分之一! 此地的虛空...

北小蠻無言以對。

她很想找一個能夠威脅寧凡的理由,她很想奪回石兵爺爺,她很想搶回元瑤玉,她很想打敗寧凡、不再看到寧凡小人得志的笑容。

當她突破化神之後,她曾以為自己可以勝過寧凡,好好修理寧凡一頓。

然而事實卻是,二十年過去,寧凡的實力已高出北小蠻太多太多。

初次見面之時,北小蠻是半步化神,寧凡是融靈,根本未被北小蠻放入眼中。

寧凡結嬰之後,仗著陰陽變,又逢北小蠻經事不調,硬是擊敗了北小蠻,惹得北小蠻好不甘心。

被寧凡撩撥下身褻瀆,被奪走石兵爺爺,被搶走定情信物元瑤玉。北小蠻曾以為她一定恨死了寧凡。

然而化神之時、登臨雲海,一見姐姐、娘親皆有天驕誇耀,她不自禁就誇耀起寧凡來。

她以為她恨透了寧凡,她巴不得寧凡被炎尊幹掉。

只是當寧凡真正有危險時,她又不知為何特別緊張,想要幫他。

為什麼會這樣?北小蠻從未思考過,只是此刻看到寧凡得意的笑容,北小蠻腦袋一片空白,心跳都漏了一拍…

這笑容,真是好看。

只是這笑容的主人,為何總是要欺負自己…

這笑容的主人,為何寧願幫一個陌生女子殺人,也不對自己好。

神情一黯,北小蠻心頭微微酸澀,鬼使神差地說道。

「請你把石兵爺爺還給我…不然…我決不會原諒你…決不1

此言一出,北小蠻愣住了。她有什麼資格不原諒寧凡,她是寧凡的什麼人?

寧凡亦是一怔,他本以為北小蠻會喊打喊殺威脅他,從未想過,北小蠻威脅的方法,是不原諒自己。

心頭微微一嘆,這樣的北小蠻,讓寧凡完全沒有任何欺負的**。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石偶,吹一口氣,那石偶立刻迎風而長,化作久不見面的石兵。

「我本就答應過石兵,有朝一日會放他回遺世宮,今日,便將之奉還1

撲通!

好似一塊鵝卵石丟入心湖。北小蠻的心湖忽而盪起一陣陣漣漪。

她說不原諒寧凡,不過是鬼神神差的話語,從未期待過這話能打動寧凡。

她亦不認為,如今身為內海八尊、雨殿尊老、黑白通吃的寧凡,會在乎她的不原諒。

然而她只一句話,寧凡便歸還了石兵。這…這太不合理了!

「這不是做夢?」北小蠻小臉暈紅,不知所措。

「掐一下不就知道了…」寧凡隨手在北小蠻臉上一掐,嘴角一勾,「疼不疼?疼就不是做夢。」

「疼死了!周明,你欺人太甚!你你你你1

北小蠻再次氣炸了。剛剛對寧凡升起的半分好感立刻煙消雲散,狠狠一跺腳。捂著被寧凡掐紅的小臉,跑出南塔。

南塔之內,此刻只有陸青、石兵、雅蘭三人。

包括石兵在內,所有人都滿頭黑線…寧凡真敢掐啊,那可是北天四小姐…

望著北小蠻逃也似的背影,寧凡眸色更深,他忽然發現,欺負這個小丫頭,很好玩。

「周大哥,謝謝你,如果不是你,雅蘭此刻已經…」雅蘭的話,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不必客氣,只是小事,二十年未見,雅蘭小姐已然突破金丹,資質當真不俗。」

聽聞寧凡的誇獎,雅蘭面色一紅,她能二十年間突破金丹,自然藉助了遺世塔的力量,饒是如此,也足以說明她資質不俗了。

誇獎她的不是沒有,很多。追求她的亦是不少,只是那些誇獎從無法讓她稍稍展顏。

寧凡的一句誇獎,卻讓她甚是歡喜,只覺得這二十年的苦修沒有白費。

「雅蘭小姐的臉色似乎不太好…」

寧凡一掃雅蘭俏臉,後者臉色略顯蒼白,似被古真一指波及,略有受傷。臉上一道血痕,則是被碎裂的瓷杯劃破。

指尖纏繞一絲黑星之力,朝雅蘭側臉一抹,剎那間,雅蘭俏臉之傷便痊癒,不留一絲疤痕。

「這裡有一些丹藥、道果,足以助你穩固金丹修為,甚至衝擊中期、後期。以雅蘭小姐的資質,此生突破元嬰,應不難的,縱是化神,也未必無望。你家族中的長老,當真是目光短淺,想必千百年後,你化神之時,他們會後悔曾將你送給古真。」

寧凡毫不吝惜地誇獎了一句,將一個儲物袋交給雅蘭。

被寧凡再次稱讚,雅蘭芳心又是羞喜,神念一掃儲物袋,卻繼而俏臉震撼。

「這麼多丹藥,竟然還有金丹道果!這太珍貴,雅蘭不能收1

「收下吧。」

寧凡擺擺手,幾瓶三轉丹藥、幾顆金丹道果,對擁有近十萬金丹道果的寧凡來說,當真算不得什麼。

「周大哥,如此重禮,雅蘭報答不了…」

「無礙的,你先服丹休息吧,莫要留下暗傷。我與陸青、石兵二位道友,還有些話要說。」

「嗯。」雅蘭乖巧的點點頭,陸青老祖她認識,是遺世宮坐鎮的化神,石兵老祖她不認識,但偶爾聽過一些風聲。

這些化神老祖,都是她身份無法觸碰的存在,但因為寧凡,她卻能和這些老祖站在一處。

這感覺,真像做夢。

雅蘭返回館舍歇息,心中卻不斷回想著寧凡的話。她從不相信自己有結嬰、化神的希望,但寧凡都誇獎她資質不錯,她忽而對自己有了信心。

是,她一定要努力。若有一日,她突破化神,再一次向寧凡自薦枕席。不知他還會拒絕么…

「我在亂想些什麼1雅蘭沒好氣拍拍自己通紅的臉。

南塔之中,少了北小蠻、雅蘭。氣氛再次安靜下來。

寧凡目光饒有興味掃過陸青、石兵,此刻陸青滿面錯愕,而石兵則滿面驚訝。

在寧凡與北小蠻、雅蘭交談之時,這二人也稍稍敘別了一番。

陸青的錯愕,是因為得知二十年來,石兵根本沒有守護在小姐身邊,這真是太可怕了!石兵什麼時候被捉走了,他陸青壓根不知道!

石兵的驚訝。是因為得知寧凡斬殺炎尊、獲封尊老。每一次露臉,寧凡都給他更大的驚訝。石兵恍然驚覺,此刻的寧凡,已然站在了無盡海明面實力的巔峰!

「石道友,我已將你送歸遺世宮,你沒有什麼想說的么?」寧凡暗示道。

「咳咳,失禮了。」

石兵這才回過神。歲月滄桑,二十年後,他終於被寧凡放回來了。

他知道,寧凡想聽他說的不是感謝,而是保證。

石兵跟在寧凡身邊太久,知道的秘密不少。尤其是定天悼亡術,那種東西若是傳出,四天仙界不知多少真仙會來追殺寧凡。

「我願向明尊立誓,絕不向任何人透露這二十年來的所有事情,如違此誓…」

石兵話未說完。便被寧凡打斷。

「夠了,你不必發死誓。你根本不在乎死亡。我信你了1

二十年的相處,寧凡對石兵了解極深,這是個漢子,不怕死亡,不會亂說,他說不會泄密,便寧死不會。

「日後細心保護北小蠻,莫要讓她再惹禍,如今的我與遺世宮關係匪淺,總該為她護一護北小蠻。」寧凡眼露追憶之色,想起一個數次荒唐的女子。

「她?」石兵自不知道,寧凡說的女子是誰。

沒有理會石兵的疑惑,寧凡轉而對陸青道,

「陸道友,我此次前來遺世宮,需要不少滋潤元神的靈藥,不知可否取一些?」

「什麼!周道友的元神受傷了1陸、石二人俱是一驚,暗道寧凡難道是帶著重傷滅了炎尊?這麼強橫?

「嗯,有些傷勢,可否取葯?」寧凡沒有暴露洛幽的存在。

「自然可以!道友本就是遺世宮的東、西、北三塔塔主,取葯自是可以。」陸青爽快道,比起為遺世宮拉攏寧凡,區區靈藥根本不算什麼。

「哦?道友倒是爽快,這一次我來遺世宮,還想進入遺世塔修鍊一番…不知若想入第七層塔頂,如何收費?」

「第七層?」陸青一怔,解釋道,「以道友化神實力,最多可入第五層,而我遺世宮雖厚待煉丹師,最多也只能幫沒有化神的五轉丹師進入五層。更高的層數,擁有嚴格的修為限制…」

「知道了。」寧凡沒有強求入第七層,他這一次只是為法力化神,有著兩次化神經驗,第三次化神輕而易舉,不會耗費太久,第五層的時間流速是外界32分之一,第七層則是128分之一。

第五層、第七層,都不過是一年半載而已,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對了,小姐氣走之前,曾對老夫吩咐過,若周道友想要遺世塔修鍊,不必收費,全部記載小姐賬上。」

「哦?北小蠻對我這麼好,不收我錢?」寧凡一詫。

「嗯,小姐讓老夫告訴道友…咳咳,接下來是小姐的原話,並非老夫的意思…」

陸青尷尬一笑,模仿著北小蠻的口氣道,「周臭明!放心!你入遺世塔修鍊不必花錢,你完全可以當作被本小姐包養了1

「哈哈1

寧凡搖頭失笑,這個北小蠻竟然包養他寧凡…

「道友千萬不要生氣,小姐只是一時氣話…」陸青生怕寧凡自尊受辱。

「生氣?我為何要生氣?被北小蠻包養么,很好,如此我就可隨便拿遺世宮的東西了,對吧?」

寧凡嘴角一勾,他才不在乎什麼虛名。

被北小蠻包養么,很好,這下子他有了借口,將遺世宮倉庫搬空了。

提升煉丹術,需要大量藥材。太過燒錢,嗯。先燒遺世宮的錢。

一日後,寧凡幾乎搬空了遺世宮四座丹塔的靈藥儲備。

第二日,寧凡正式入塔閉關。

南塔之頂,閨房之內,北小蠻慵懶地磕著瓜子,聽著婢子們的稟報,大感得意。

據婢子們稟報,寧凡竟然沒有否決被包養的身份。

「哼!你周大魔頭不是很高傲、很囂張么。還不是被我北小蠻包養了。」北小蠻嬌哼一聲,眸中卻暗暗一喜,如此,寧凡是不是成了她的跟班,可以隨便使喚了。

她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什麼叫做包養。

「啟稟小姐…周公子他,他…他幾乎將四座丹塔所有千年以上靈藥取走,不少客卿丹師想要煉丹都無葯可用…」

「什、什麼…你說什麼…」

北小蠻嗑瓜子的動作頓住了。她意識到,自己虧大了。

四座丹塔堆積的靈藥,可謂天價,起碼價值數十億仙玉,就這麼被搬空了?

那些靈藥,可是要供數百個三轉、十幾個四轉煉丹的!

「周明!你欺負人!你不要臉1

北小蠻不顧一切。衝出南塔,跑到中心銀塔之下,指著銀塔大罵。

早知道寧凡要搬空她所有靈藥,她一定一定一定不會說出什麼包養的話,佔個口頭便宜。

報復。她必須要報復!

對!不是包養了寧凡么,既然如此。等寧凡走出遺世塔的那一天,北小蠻就要好好調教一下寧凡,讓他知道,誰是跟班,誰是主人!

「說起來,包養了周臭明,要做些什麼?讓他給我捶腿還是揉肩?」

她尚未意識到,包養二字,是要付出貞操的。

遺世塔第五層,寧凡佇立在山水之間,並未著急開闢洞府。

他舉頭看天,若有所思。

下界的遺世塔為銀塔級別,只有七層,對應修真七境。

第五層還好說,第六層、第七層修為限制嚴格,絕非化神可進入。

每一層都開闢有無數獨立空間,供人修鍊,此刻的寧凡,便處在第五層之中。

腳下空間壁障之下,便是第四層空間。

頭頂空間壁障之上,便是第六層空間。

對尋常修士而言,沒有煉虛修為,絕對進不去第六層,但寧凡是尋常修士么?

身影一搖,下一刻,寧凡出現在長空之巔。

之間纏繞起一絲紫金風煙,朝那空間壁障一抹,立刻,滋滋之聲傳出,那空間壁障正以緩慢的速度風化。

一炷香之後,空間壁障裂出一個缺口,而寧凡一縱之下,躍入第六層之中!

第六層天地,並非青山綠水,而是…一片星空!

寧凡此刻站立之處,正是一顆半徑十萬里的星辰!

周身之上,虛空之力傾斜而下,幾乎要將寧凡抹殺。

同樣在周身升起一絲虛空之力,寧凡好歹也是問虛過的修士,自不懼這等程之力的。

感受著此地六十四倍的時間減緩,寧凡似有明悟。

「難怪陸青聲稱,第六、七層空間除非修為足夠,否則無法進入。敢情這第六、七層根本與第五層迥異。不知以我的虛空之力,可否擋下第七層的虛空1

寧凡目光一閃,一踏星辰,遁虛而起,直到虛空的頂端之後,再次一指風煙,破出一個缺口,躍入第七層。

第七層之中,時光流速是外界128分之一!

此地的虛空之力,給寧凡極其危險的感覺,縱然是煉虛修士都無法承受!

且處在這種程中,挪移之術根本無法飛遁一絲距離!

毫不猶豫的,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兩件法寶。

一是東溟鍾,此鍾懸於寧凡頭頂,再無任何虛空之力可傷。

二是星羅盤,此羅盤是玄武星掌碑仙帝所贈,正是修士遁行虛空的至寶。

以寧凡如今看來,虛空怕是也分等級。稍弱一些的虛空,化神進入都未必死,煉虛亦可從容飛遁。

但虛力強橫一些的地方,碎虛之下若入必死。

挪移無法在此處飛遁,唯有星羅盤才可遁行。

寧凡祭起星羅盤,巴掌大的羅盤立刻化作一塊萬丈之大的銀色大陸。

寧凡一步躍上大陸,指訣一變,大陸便以不可置信的速度,遁行虛空。

那速度,更在普通煉虛之上,起碼是煉虛中期!

「此星羅盤,倒是一件好東西…」

寧凡遁行於第七層虛空,尋了一處半徑百萬里的星辰,降落其上。

凹凸不平的大地,沒有絲毫生機,但寧凡毫不介意,指尖劍氣一盪,頃刻便在腳下開闢出一塊地下洞府。

「便在此修鍊吧…」

寧凡徒步走入地洞之中,在身形徹底進入洞府的一刻,忽而有所古怪地抬起頭,左目紫星一閃,望天古怪。

「怎麼感覺這遺世塔,還有第八層?」

「是錯覺么…」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