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72章雨殿尊老,周明!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4-01-11 03:13  |  字數:4932字

寧凡在前,二位煉虛在後,一路往南塔走,莫老根本不敢阻攔的。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三轉上級丹師,根本得罪不起眼前的三尊大神,更是不敢絲毫阻攔三人入塔的。

兩名雨殿煉虛自是身份尊崇,寧凡的凶名則將從今日開始更進一步。

炎尊的實力若放在內海至尊中,可列前三。

寧凡能勝炎尊,無盡海煉虛之下,幾乎已是第一人!

尤其是寧凡從容穿行於萬里火海,就好似火中帝君。那一幕,恐怕莫老一生一世都不會忘。

待行到第二層大殿之後,莫老恭謹告退,寧凡與兩位煉虛分座而坐,彼此打量起來。

「有意思…」

寧凡嘴角勾起一道弧度。

今日斬殺炎尊,本該以殺人滅口收場,卻未曾想,會是以如此結局結尾。

兩名雨殿煉虛,皆是煉虛初期,一人著明黃龍袍,白髮蒼顏,凜然有威,王氣逼人,名為駱君。

一人著玄紋銀甲,身軀幹瘦,面上蒼老無須,似是體修,名為褚豪。

化神為尊老,煉虛為殿主,這兩位煉虛在雨殿中皆是各自分殿的殿主。

略略通報了彼此身份,三人間一時沉默,寧凡知道,接下來該說正事了。

「兩位前輩有話不妨直說,究竟有何困難,需要晚輩相助。晚輩不過區區化神,著實困擾了。」

「呵呵,既然小友開口詢問。駱某自會如實相告。不過在此之前,請容駱某感激一下小友。」駱君皮笑肉不笑。

「哦?感謝?這從何說起?」寧凡略感詫異。

「駱某有個後人。在外海駱陽宗任長老,前段時日卻被一群修匪所滅。據老夫調查,那些修匪盤踞墨蘭島,卻被小友轟走,著實算為駱某後人出了口惡氣。駱某自當感謝小友的!」

駱君表情看似真摯,仿若寧凡當真對他有恩惠一般。

「哪裡哪裡。」

寧凡不置可否,心中則暗暗思索。

轟走一群修匪,這算恩惠么?不算。駱君拿此事感謝寧凡。不過是想緩和彼此關係,為接下來的交談製造良好的氣氛。

寧凡倒是很想知道,駱、褚兩名煉虛,會有何等大事與自己商談。

「今日之事,雲焱、古真這師徒,實在是自取死路,怪不得小友。這一點駱某與褚道友心知肚明,自不會尋道友任何麻煩,這一點,道友大可放心!」

駱君再次示好,似乎竭力與寧凡拉近關係一般。

「前輩有話可直說的,只要好處足夠。周某極少拒絕他人請求。」

「好!小友真是快人快語!如此老夫若再拐彎抹角,倒是老夫的不是了。事情是這樣的,我雨之神殿,有一物封印在某處絕淵火海,具體是何物。道友不必過問,老夫也只知大概而已。那處火海之火。俱是…仙火!縱然是雨皇,都無法進入火海…說來慚愧,我雨殿著力培養雲焱,本就是為讓他入火海而已。可惜,他縱然突破碎虛,怕也沒有多大機會成功,而小友么…實話說,小友被雲焱火念攻擊,卻毫髮未損。見到這一幕,老夫便在猜想,若雨之仙界還有誰能闖入仙火火海,必定非小友莫屬!」

「仙火?」

駱君的解釋讓寧凡大感意外。

想不到雨殿看上自己的,是無視火焰攻擊的能力。

之所以能無視火焰傷害,自是因為陰陽鎖中的日月碑了,更高級的火焰不敢說,但至少地脈妖火級火焰,是無法傷到寧凡的。六七品靈火,寧凡倒也有些把握防禦。

至於仙火么…

五品靈火,稱作地脈妖火。六七品靈火,則稱作虛火。更高級的仙火,唯有仙人才可煉化催使。

寧凡眉頭一皺,他並無把握入仙火不死的。

「呵呵,道友不必懼怕,雖說那處絕淵布滿仙火,但雨皇無數年來以皇雨虛弱火勢,仙火之威已減少極多。且月有陰晴,潮有漲落,那火海亦有強弱之時。只要在火勢最弱之時進入,其中之火怕只相當於仙虛虛火的威力。以道友的『不滅火體』,加上我雨殿的秘寶護身,自是不懼的。」

「…」

寧凡沒有多言,暗暗品味駱君的話語。

駱君所說的不滅火體,是一種天生掌火的體質,一旦體質開發有成,幾乎不懼仙火之下任何火焰。

看起來,駱君等人是把寧凡克制火焰的原因,當成擁有不滅火體。

只要錢財足夠,人人皆可辟脈修真,看似公平,實則亦有不公之處。

有體質的修士,自是先人一步。

有神魔功法的修士,自然又是高人一等。

寧凡這一世最大的氣運,便是與紙鶴重逢,被紙鶴贈予陰陽鎖。但只有寧凡知曉,實際上他是沒有任何特殊體質的。

他不會解釋,被當作不滅火體也好,畢竟體質又不能搶奪。

若被人知曉他剋制火焰靠得是陰陽鎖,必有人不顧一切奪寶的。

「若那處絕淵之火僅有仙虛程度,周某倒也可以前去一試。只是周某冒此大險,又能有何好處?短期之內,周某不會離開無盡海,若二位前輩讓我此刻出手,全是為難了。還有一點,是周某最擔心的問題…二位前輩如何保證,周某完成雨殿請求之後,不會被…殺人滅口!」

寧凡眉頭一皺,這世上,有太多翻臉不認人的事情,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原不足奇。

莫看眼前的兩位煉虛,求人之時低聲下氣,但若事情辦妥,二人是否翻臉如翻書,誰能保證?

能讓雨界神皇如此大費周章獲取之物。即便不知是什麼東西,恐怕也牽扯了不少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