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2章雨殿尊老,周明!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不是了。事情是這樣的,我雨之神殿,有一物封印在某處絕淵火海,具體是何物。道友不必過問,老夫也只知大概而已。那處火海之火。俱是…仙火!縱然是雨皇,都無法進入火海…說來慚愧,我雨殿著力培養雲焱,本就是為...

寧凡在前,二位煉虛在後,一路往南塔走,莫老根本不敢阻攔的。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三轉上級丹師,根本得罪不起眼前的三尊大神,更是不敢絲毫阻攔三人入塔的。

兩名雨殿煉虛自是身份尊崇,寧凡的凶名則將從今日開始更進一步。

炎尊的實力若放在內海至尊中,可列前三。

寧凡能勝炎尊,無盡海煉虛之下,幾乎已是第一人!

尤其是寧凡從容穿行於萬里火海,就好似火中帝君。那一幕,恐怕莫老一生一世都不會忘。

待行到第二層大殿之後,莫老恭謹告退,寧凡與兩位煉虛分座而坐,彼此打量起來。

「有意思…」

寧凡嘴角勾起一道弧度。

今日斬殺炎尊,本該以殺人滅口收場,卻未曾想,會是以如此結局結尾。

兩名雨殿煉虛,皆是煉虛初期,一人著明黃龍袍,白髮蒼顏,凜然有威,王氣逼人,名為駱君。

一人著玄紋銀甲,身軀幹瘦,面上蒼老無須,似是體修,名為褚豪。

化神為尊老,煉虛為殿主,這兩位煉虛在雨殿中皆是各自分殿的殿主。

略略通報了彼此身份,三人間一時沉默,寧凡知道,接下來該說正事了。

「兩位前輩有話不妨直說,究竟有何困難,需要晚輩相助。晚輩不過區區化神,著實困擾了。」

「呵呵,既然小友開口詢問。駱某自會如實相告。不過在此之前,請容駱某感激一下小友。」駱君皮笑肉不笑。

「哦?感謝?這從何說起?」寧凡略感詫異。

「駱某有個後人。在外海駱陽宗任長老,前段時日卻被一群修匪所滅。據老夫調查,那些修匪盤踞墨蘭島,卻被小友轟走,著實算為駱某後人出了口惡氣。駱某自當感謝小友的1

駱君表情看似真摯,仿若寧凡當真對他有恩惠一般。

「哪裡哪裡。」

寧凡不置可否,心中則暗暗思索。

轟走一群修匪,這算恩惠么?不算。駱君拿此事感謝寧凡。不過是想緩和彼此關係,為接下來的交談製造良好的氣氛。

寧凡倒是很想知道,駱、褚兩名煉虛,會有何等大事與自己商談。

「今日之事,雲焱、古真這師徒,實在是自取死路,怪不得小友。這一點駱某與褚道友心知肚明,自不會尋道友任何麻煩,這一點,道友大可放心1

駱君再次示好,似乎竭力與寧凡拉近關係一般。

「前輩有話可直說的,只要好處足夠。周某極少拒絕他人請求。」

「好!小友真是快人快語!如此老夫若再拐彎抹角,倒是老夫的不是了。事情是這樣的,我雨之神殿,有一物封印在某處絕淵火海,具體是何物。道友不必過問,老夫也只知大概而已。那處火海之火。俱是…仙火!縱然是雨皇,都無法進入火海…說來慚愧,我雨殿著力培養雲焱,本就是為讓他入火海而已。可惜,他縱然突破碎虛,怕也沒有多大機會成功,而小友么…實話說,小友被雲焱火念攻擊,卻毫髮未損。見到這一幕,老夫便在猜想,若雨之仙界還有誰能闖入仙火火海,必定非小友莫屬1

「仙火?」

駱君的解釋讓寧凡大感意外。

想不到雨殿看上自己的,是無視火焰攻擊的能力。

之所以能無視火焰傷害,自是因為陰陽鎖中的日月碑了,更高級的火焰不敢說,但至少地脈妖火級火焰,是無法傷到寧凡的。六七品靈火,寧凡倒也有些把握防禦。

至於仙火么…

五品靈火,稱作地脈妖火。六七品靈火,則稱作虛火。更高級的仙火,唯有仙人才可煉化催使。

寧凡眉頭一皺,他並無把握入仙火不死的。

「呵呵,道友不必懼怕,雖說那處絕淵布滿仙火,但雨皇無數年來以皇雨虛弱火勢,仙火之威已減少極多。且月有陰晴,潮有漲落,那火海亦有強弱之時。只要在火勢最弱之時進入,其中之火怕只相當於仙虛虛火的威力。以道友的『不滅火體』,加上我雨殿的秘寶護身,自是不懼的。」

「…」

寧凡沒有多言,暗暗品味駱君的話語。

駱君所說的不滅火體,是一種天生掌火的體質,一旦體質開發有成,幾乎不懼仙火之下任何火焰。

看起來,駱君等人是把寧凡克制火焰的原因,當成擁有不滅火體。

只要錢財足夠,人人皆可辟脈修真,看似公平,實則亦有不公之處。

有體質的修士,自是先人一步。

有神魔功法的修士,自然又是高人一等。

寧凡這一世最大的氣運,便是與紙鶴重逢,被紙鶴贈予陰陽鎖。但只有寧凡知曉,實際上他是沒有任何特殊體質的。

他不會解釋,被當作不滅火體也好,畢竟體質又不能搶奪。

若被人知曉他剋制火焰靠得是陰陽鎖,必有人不顧一切奪寶的。

「若那處絕淵之火僅有仙虛程度,周某倒也可以前去一試。只是周某冒此大險,又能有何好處?短期之內,周某不會離開無盡海,若二位前輩讓我此刻出手,全是為難了。還有一點,是周某最擔心的問題…二位前輩如何保證,周某完成雨殿請求之後,不會被…殺人滅口1

寧凡眉頭一皺,這世上,有太多翻臉不認人的事情,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原不足奇。

莫看眼前的兩位煉虛,求人之時低聲下氣,但若事情辦妥,二人是否翻臉如翻書,誰能保證?

能讓雨界神皇如此大費周章獲取之物。即便不知是什麼東西,恐怕也牽扯了不少隱秘。

若是這隱秘太重大。自己十有**會被事後處理掉…

面對寧凡的質問,褚豪冷哼一聲,已有些不滿。

他好歹是煉虛殿主,如此低聲下氣與寧凡請求,已是難得,對於寧凡的各種提問,已頗有不滿了。

若非進入那處絕淵,太過事關重大。褚豪都想直接出手將寧凡擒下,種下念禁,逼迫他一同返回雨殿了。

「褚道友!莫要得罪周臣1

駱君一見褚豪意欲發作,連忙傳音提醒。

他二人之所以未直接對寧凡動武,一是因為事關重大,不想節外生枝。二是誤會寧凡有周家三長老周臣守護。

駱君這麼一提醒,褚豪立刻面色一變。不自然地乾笑兩聲。

雖同是煉虛期,周臣可是問虛高手,且幾乎問虛無敵。而駱、褚二人僅僅是窺虛而已。

想起周臣的厲害,褚豪豈敢對寧凡動手。

褚豪唱黑臉,駱君便唱紅臉。

他呵呵一笑,不急不緩言道。「此事事關重大,小友有所顧慮再正常不過,老夫可為小友一一打消顧慮。」

「願聞其詳。」

「小友的身份,老夫已有猜測,必定與不周雷皇關係極深。更有…更有三長老為你出行護法,呵呵。小友有如此身份,即便是我雨殿,也不敢做卸磨殺驢之事。」

言下之意,若非寧凡有這等身份,雨殿倒極有可能做出此事了。

「…」寧凡不置可否,三長老是誰,周臣是誰,他絲毫不知,亦根本不是內海周家之人。

只是若這個誤解身份能讓他安全無憂,他不介意讓兩個老頭繼續誤解下去。

「至於小友擔心時間衝突,也一點亦可放心。雨皇的卜算,下一次火海最弱之時,還有數十年,至少會在中州丹會之後。在此之前,小友有足夠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

「若是如此,時間倒也不是問題了。只要好處足夠,晚輩願意應諾此事1寧凡沉思片刻,回答道。

「好處么,呵呵,以我雨殿的底蘊,還滿足不了小友的胃口么?小友斬殺雲焱之後,已有七種地脈妖火了吧,我雨殿之內,還收有三種妖火,若小友日後前來中州,自可獲得。」

駱君開始利誘了,他已漸漸明白,寧凡是個極其功利之人,與其與他套交情,不如直接給好處。

「除了三種地脈妖火,仙玉、丹藥、功法、秘術,甚至…鼎爐!只要小友前來中州,但凡開口,我等自會讓小友滿意1

「除了這些,小友更有機會,加入雨殿,成為尊老!老夫也不瞞小友,以小友的魔頭身份,淫掠惡名,本是絕不可能加入雨殿的。這是小友唯一一個加入雨殿的機會。一旦加入雨殿,你的族人亦可名正言順,掛上我雨殿的旗幟。道友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1

駱君不再多言,給寧凡足夠的考慮時間。

好處他給了,仙玉、丹藥都只是一世好處,加入雨殿卻是千秋萬代的好處。

這意味著寧凡的後人都可獲得高人一等的修鍊條件,以及…特權…

凡人注重權勢,低階修士不需權勢,但修為到了駱君、寧凡這一步,權勢再次重要起來。

能修鍊到這一步,無不是大量修真資源堆積起來。

若你沒有身份,憑什麼獲得這些資源?八百修國可是不允許大規模殺戮的,想如同星海、無盡海一般劫掠四方,難。

寧凡亦是心動。

物質好處,也許日後到了雨殿才能獲齲

但尊老的名號么…寧凡有把握,只要他開口,今日之後,他便搖身一變,成了雨殿尊老!

簡直是土匪變官兵!

掛著這個名頭,自己的親人們,會很安全…

這才是寧凡最心動的地方,他的紅顏遍布雨界,他不可能都護著。

但若是成了雨殿尊老…他的女人,再不會有人招惹,他的勢力,更會平穩發展下去。

除此,寧凡還有一個心動之處,那便是那絕淵之中的仙火。

仙火很少會留存下界的,若自己入火海之時,趁機將仙火吞噬…

屆時,他何懼涅皇!

「我答應,不過我希望可即可獲得尊老之名,而非等待雨皇批複。」寧凡微笑道。

「這不可能!以你的身份…」褚豪又有不滿,卻被駱君使個眼色,止住話頭。

「只要小友發下心魔大誓,將老夫相告之事保密,發誓絕不違背此約定,老夫可做主,給你『均天殿』尊老的身份1

「鈞天殿…晚輩可以保證,不泄露此事,卻並無發誓的習慣。」

「周明!你過了1褚豪怒了,再次被駱君按下,但這一次就算是駱君也有些不喜了。

「我身在雨界,若違背誓約,自然有雨殿剷除,我跑得掉么?且駱前輩同樣沒有發誓,定然可保我事後不死。彼此都未發誓,這才公平。」寧凡面色不改道。

任駱君說得天花亂墜,也不過是一面之辭,除了尊老之位,其他的許諾他保證得了?雨皇若執意殺寧凡,他護得住?若寧凡看中了雨殿頂級功法,駱君有資格送給寧凡?

寧凡只不過實話實話而已。

「小友說得極是,我與褚道友會立刻返回雨殿,將此事奏明雨皇陛下,為道友爭取一些好處。老夫也願意相信,小友不敢背叛雨殿的。」

駱君點點頭,他不認為寧凡有挑釁雨殿的勇氣,即便是不周雷皇,也還是要與雨殿妥協,寧凡一個小小化神,哪敢背叛?

「哦?如此說來,二位前輩這就要走了?」

「不錯,不過小友可放心,在離去之前,老夫會以飛劍傳音,向諸勢力傳達小友晉陞尊老之時。從今日起,小友便算是雨殿明尊了,呵呵,不知有多少人會羨煞小友的身份。」

駱褚二人言罷,果然傳出無數傳音飛劍,想必是通知了不少勢力。

而後略略客套之後,二人就此離去。

至於炎尊被斬之事,真的就此一筆勾銷了。

駱君對外界宣稱,寧凡之所以晉陞為尊老,是因為懲惡揚善,為雨殿拔出了炎尊之毒瘤。

莫老看呆了。

當他聽說寧凡殺了炎尊、無罪有功升為雨殿尊老后,他感覺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什麼人殺了雨殿尊老,竟然還能無罪!

什麼人區區化神之時,便能跟雨殿殿主對等談判!

內海七尊做不到!

寧凡做到了!

「哼!周臭明,你真是走了狗屎運1

一個帶著嗔怒、不和諧的聲音,從大殿外氣呼呼傳來。

與她一併到來的,還有一個面帶憂色的女子。

北小蠻,雅蘭。

「把石兵爺爺還給我!不然,不然…」

北小蠻氣鼓鼓地望著寧凡,對上寧凡的笑容,霎時間腦袋恐怕,心跳都漏了一拍。

「不然如何?」寧凡大感興趣地看著北小蠻。

這個刁蠻丫頭,原來真的很可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北武四支隊、明明如月V、浩蕩中華的打賞、更新票!恭喜本書終於突破一萬收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