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1章三長老的劍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雨殿尊老被剁了,骨頭渣渣都不剩了,怎麼這兩個雨殿煉虛還有心情笑?還是對寧凡這殺人兇手言笑? 雖說寧凡殺人為求自保,並無過錯,但當眾誅殺雨殿尊老,可是在打雨殿的臉埃這麼嚴重的事。雨殿竟然不追...

「虛火之術,三昧火掌1

炎尊眼睛已然血紅,他必須在兩名煉虛交好寧凡前…殺了寧凡!

五指一抓,三道顏色各異的地脈妖火漂浮身前,再一抓,百團四品靈火奪目顯現。

卻見炎尊雙掌一合,所有火焰驟然間開始凝聚,化作一枚精緻的翡翠色掌印,二話不說,朝著寧凡便是巨力一拍。

這火掌,乃是虛級法術,更被炎尊苦修千年。

一掌之力,幾乎無限接近煉虛初期一擊,乃是雨殿賜予的無上妙術!

一掌之力,演化四千丈掌印,轟鳴之中,長空崩碎,玄武城都在劇烈的晃動。

一掌之力,絕非尋常半步煉虛可接下!

這一掌,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圍觀修士都看出,寧、炎二人已分出高下,寧凡勝,炎尊敗,當是炎尊遵照承諾,交出地脈妖火。

人家寧凡都網開一面,沒有取炎尊性命,炎尊卻不知好歹,趁著寧凡疏於防範,拍出一掌絕殺火掌,試圖誅殺寧凡,當真卑鄙無恥!

兩名煉虛齊齊大怒,他二人剛剛想攔下比斗,卻不曾想炎尊會在敗北之後,繼續偷襲寧凡,丟盡了雨殿的臉面!

不,臉面倒是小事,若弄死了寧凡,他們立功的機會就沒了!將寧凡尋回雨殿,助神皇取出那物,可是莫大的功勞啊!

「雲焱!收手!你若敢傷此人,神皇必重責於你1

二人的威脅,根本未被炎尊聽入耳中。

寧凡眼神一冷,他雖未殺炎尊,卻暗中觀察著炎尊的舉動,自不可能被區區炎尊偷襲。

錯了,他又做錯了!

是他顧慮太多,才讓炎尊覺得軟弱好欺?

此人太過不知好歹。若放走此人,定會遺留無數麻煩。

「是我,太仁慈了1

寧凡一步邁出,殺心頓起。

這炎尊很強,若非自己日月碑克盡火焰,他想勝炎尊絕不容易。

此人既然已將寧凡恨如骨髓,寧凡豈可放走他!

放走此人,會不會有下一個姑蘇被血洗!

炎尊若想殺人,洞虛都擋不住,歡魔島危險。碧瑤宗危險,甚至以此人能耐,若是查出越國,紙鶴等女,必定也是危險!

寧凡並未後悔救下雅蘭,他只後悔對炎尊似乎有些手軟了。

得罪兩名煉虛…又如何!

得罪雨殿…又如何!

放走此人,就不會得罪了么!

既然避免不了得罪,便將炎尊殺了,而後…殺人滅口!

「劍晶。現1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最後一塊劍晶,蘊含了煉虛中期劍修的全力一擊!

初期劍晶,已送給兮然、舞嫣。這一塊,是他最後一塊!

寧凡對火焰的防禦堪稱逆天,但想瞬殺炎尊,縱然是墨流分神術都未必能做到。

劍晶雖然珍貴。但用作斬殺心腹之患,卻是物盡其用!

「碎1

一道璀璨之極的劍光,從寧凡掌心拍出。下一刻,化作百萬道氣勢驚天的劍芒。

這劍晶本就極強,在寧凡融入自身劍意之後,其威力更是被激發到了極致。

足以重傷半步煉虛的火掌,只一個瞬息,便被百萬劍芒所絞碎。

無數劍光,頃刻淹沒炎尊,他露出驚駭之色,無法理解寧凡竟身懷如此珍貴的劍晶!

「煉虛中期的劍晶!不可能!就算是老夫也難以獲得如此強橫的保命之物,你為何擁有,為何!啊1

慘叫之中,炎尊肉身爆成血霧,元神都被攪爛,一命嗚呼。只剩漫天火團,皆是炎尊生前吞噬的靈火,連同其儲物袋,被寧凡拂袖收走。

整個玄武城都震撼了,寧凡竟敢當眾誅殺雨殿尊老!此人好大的膽子!

寧凡冷冷望向兩名雨殿煉虛,眼露凶芒。

人是他殺的,殺便殺了!

何須擔心此事暴露、得罪雨殿?若連同這兩名煉虛滅口,若將蓬萊仙島所有目睹此事的修士,該殺的殺,該擒的擒,該封口的封口,只留不會背叛的親近之人…

只消得不放走一個人,誰知他寧凡殺了炎尊!

不殺則已,若殺,便斬草除根!

若是畏首畏尾,這魔,也沒必要再修了!

嘶!

兩名煉虛皆是冷吸一口氣,若二人沒看錯,那煉虛中期的劍氣,陰柔詭譎。

二人的腦海,齊齊回想起一個人來。似乎周家三長老,便是一名煉虛中期劍修。

也就是說,這一塊劍晶,實際是三長老的劍?

寧凡身上還藏著一個煉虛中期的周家三長老!

對上寧凡此刻目光,二人皆是無緣無故心神一寒。

寧凡此刻的目光,就好似要將二人殺人滅口,太過可怕。

寧凡此刻的殺氣,竟給二人極其危險的感覺!

二人心中一怔,莫非是寧凡洞天寶中、藏匿的三長老下了命令,要一不做二不休,連自己二人一起剁了!

對!正是如此!那周家三長老修為強橫,性格亦狠,不殺則已,一殺便是滿門。這三長老是要對二人動手了!

傳聞那三長老幾乎快要突破煉虛後期了,劍術之強,斬殺初期煉虛猶如螻蟻!

二人立刻意識道,必須立刻與寧凡撇清誤會,避免雙方更加交惡。

不僅僅是因為忌憚周家三長老,更是為了取得那件東西,必須結交寧凡才可。

二人雖對寧凡誅殺炎尊不喜,卻也無可奈何。炎尊已死,二人失職,就算返回雨殿,怕也要受到責罰。

若能拉攏寧凡為雨殿效力,二人非但不會失職,更會立下大功,得神皇重賞。寧凡對火焰有著天生克制,即便未突破碎虛,都有極大把握入火海深淵,取出那件東西!

這件事,可是雨界的頭等大事!比起這件事。一個炎尊性命根本不值一提吧。

二人對視一眼,皆擠出了幾分笑意,一副交好的表情。

心中則篤定,今日勢必要化解與寧凡的誤會,交好寧凡!

「小友沒有受傷吧?剛才真是好險,若是小友受傷,我等真是要萬分愧疚了。這雲焱當真不知好歹,明明賭鬥已敗,卻暗算小友,真是死有餘辜!即便小友不出手。我二人也會出手掌斃了他1

二人的話,讓無數修士愣祝

原本諸人皆以為,兩名煉虛要為炎尊報仇了,但事情的發展卻大大出乎所有人預期。

這是什麼發展?

雨殿尊老被剁了,骨頭渣渣都不剩了,怎麼這兩個雨殿煉虛還有心情笑?還是對寧凡這殺人兇手言笑?

雖說寧凡殺人為求自保,並無過錯,但當眾誅殺雨殿尊老,可是在打雨殿的臉埃這麼嚴重的事。雨殿竟然不追究?這不符合雨殿的霸道作風!

「哦?兩位前輩不認為周某殺人有罪么?」寧凡微微一詫,顯然也未料到兩名煉虛竟會對他善意一笑。當場除掉兩名煉虛的打算,姑且一緩。

暗道,難道炎尊跟這二人有仇。自己殺人正好順了二人心意?

「小友說笑了,無盡海本就是無法之地,殺人無罪,且那雲焱下殺手在先。小友只為自保,何罪之有?小友放心,雲焱的死。絕無任何人會怪罪到小友頭上,老夫二人可以保證!更何況,小友對於雨之神殿而言,比那雲焱有用得多,小友無須有任何顧慮的。」

兩名煉虛呵呵言笑,仿若炎尊的死只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

寧凡深深望向二人,從二人的言語聽來,這二人之所以態度轉變,是因為自己比炎尊有用。

心中暗道,這有用二字,莫非是指二人有求於自己?否則以二人雨殿煉虛的身份,絕不可能對自己如此和聲細語。

原來如此…自己有讓雨殿的利用價值。反過來說,這個利用價值,能讓寧凡從雨殿撈到不少好處?

「三長老可好?」一名煉虛忽然笑問道。

「…」寧凡不語,言多必失,他還沒弄清這二人的真正目的。

「呵呵,小友不說也罷,我二人也能猜到,周臣那老兒,必定在你的洞天之寶中藏著…」

「周臣?」寧凡心中一齊,面色卻不露一分,這個名字很陌生,至少在內海中沒有流傳。

見寧凡不置可否,二人也不再多問,卻忽而發出另一問。

「小友可願加入雨殿,做一名尊老?若小友有這個意向,我二人可為小友推薦的。」

嘩!

此言太過驚人,一城修士,但凡聽到這話的,俱是嘩然一片。

雨殿尊老的門檻什麼時候這麼低了?

不是拒絕魔修、妖修加入雨殿么?

不是殺人如麻者不可進入么?

怎麼明尊殺了人家雨殿尊老,竟然還被雨殿煉虛器重,想要拉攏?

匪夷所思,太過匪夷所思。

寧凡品味著兩位煉虛的言語,似有猜測。

這二人恐怕真是有求於自己,否則不會拋出這麼大的好處給自己。

雨殿尊老,可不是誰都能當的,成了雨殿尊老,八百修國之中,敢惹你的幾乎沒有。

「二位前輩有何要求,不妨明說,若有足夠利益,周某不是不可幫助一把的。」

「當真1

兩位煉虛面色大喜,信誓旦旦道。

「小友可有時間,與我二人詳談一番!小友但可放心,我二人可發下心魔大誓,絕不傷小友一分一毫!此事也絕不會讓小友太過危難,至於好處,絕對會讓小友滿意1

寧凡也不認為他們有本事傷害到自己。

深深看了一眼二人,寧凡收了殺氣,不露神色,降落回南塔之外,向北小蠻一笑,

「北小姐,不介意借我個地方,與這兩位前輩好好談談吧。」

「當然介意1

北小蠻怒氣沖沖瞪了寧凡一眼,不知為何,她看到寧凡的笑就生氣,見不得寧凡得意。但見寧凡安然無恙,心頭卻是一松。

還好還好,沒有引起更大糾紛。

剛才看到寧凡殺了炎尊,她真是嚇死了,得罪雨殿可不是鬧著玩的。

「是么,你介意關我何事?兩位前輩,請入塔一談1寧凡自顧自走入南塔,兩名煉虛對視一眼,難掩彼此眼中興奮,亦遁入南塔。

北小蠻氣炸了!

自己都說介意了,寧凡怎麼可以這麼我行我素,擅自進入南塔!

既然我介意不關你事,你還問我幹什麼!成心氣人么!

南塔可是她北小蠻的地盤,她允許他進去了么!

他以為他是誰!他以為他是誰啊啊啊!

「小姐息怒,周大哥與兩位煉虛前輩商談之事攸關生死,若是談崩,那兩名前輩不知是否會傷害周大哥…他們是有求於周大哥,故而才網開一面、沒有追究炎尊之死,若是,若是…」雅蘭有些擔心,她修為不高,卻是一個聰明的女人。

「我當然知道!不然我直接就給臭周明趕出去了1

北小蠻瞪了雅蘭一眼,心中忽然有些煩悶。

她剛剛聽陸青說了,寧凡之所以殺了炎尊師徒,都是這個雅蘭引起的。

以前北小蠻從不關注這個手下,更不可能高看她一眼。現在望著雅蘭的目光,就好像要把她吃了,心裡莫名煩躁,還有些羨慕嫉妒恨。

憑什麼寧凡為一個雅蘭動怒殺人,不為他北小蠻殺人。

憑什麼寧凡對別人都那麼好,對她就處處欺負!

「不許叫他周大哥!記住,不許不許不許1

北小蠻氣得一跺腳,不知跑到哪裡玩針扎草人的遊戲去了,扎的肯定是寧凡無疑。

陸青深深望著四處撒氣的北小蠻,摸摸鬍鬚,似乎明白了什麼。

「呵呵,四小姐似乎有心上人了…」

「明尊雖是下界修士,資質卻如此之高,倒也配得小姐,只是…」

陸青忽而嘆了口氣。

「小姐可是與西門世家有婚約啊,我是不是該管管,不讓小姐與明尊走得太近?」

未完待續。。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