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70章他是火中帝君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他一眼看出,血雷之鞭不過靈寶而已,根本不足為懼。 血砂卷向鞭影之雷,一道道血雷繼而崩潰,然而炎尊者尚未得意,驀然面色大變。 百道鞭影抽在血砂上,就好似抽在炎尊者丹田元神之中。 ...

扶離之目洞察力非凡,不必北小蠻提醒,寧凡也已看破炎尊者飛劍的玄妙所在。

那火紅飛劍,化級巔峰的靈寶,共附靈了兩大神通,其一是瞬移,其二便是斬影。

這炎尊者根本不是劍修,而是火修,所持飛劍不過用於暗算偷襲而已。

但見那一道火紅劍光幾個閃爍,便逼近寧凡留在地面的影子。

一旦斬傷影子,便能連帶斬殺寧凡本體,不得不說,斬影神通與抽寶殺嬰,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北小蠻真的有些緊張了,眉心之上兩顆血紅星辰徐徐浮現,小手一揚,指尖纏繞血光,隨時準備出手幫寧凡一下。

然而不待北小蠻出手,那火紅飛劍忽然一顫,似被一道星光擊中。

那一道星光,是寧凡屈指彈出的斬離飛劍,在寧凡領悟劍意之後,那飛劍疾空的威力,絕非火紅飛劍可比。

一聲碎裂聲傳出,火紅飛劍竟被星光劍影一擊粉碎。

周身盤旋著一道星光,寧凡黑眸深如汰淡掃向炎尊者,「飛劍不是這麼御使的…疾1

寧凡指訣一變,霎時間,周身盤旋的星光劍影一分十、十分百,頃刻已有萬道劍影,朝炎尊者破空斬去。

寧凡極少以飛劍之術殺人,但這並不代表他不精通飛劍之術。

尤其是其藉助一片殘劍領悟陷仙劍意,更是使得飛劍之威發揮得淋漓盡致。

「好霸道的劍意1

縱是兩名隱匿的雨殿煉虛,都不由暗暗讚歎一聲。

寧凡的劍意,有著陷絕仙人的狂傲、霸道,乃是霸者之劍,僅僅遠遠觀看,都讓兩名煉虛氣息稍窒。

二人不由猜測起寧凡的什麼。

無盡海周明,擁有煉虛高手護法。難不成真是內海周家的人?

只是對於內海周家,雨殿一直密切掌握著情報,周家之中,絕對沒有寧凡這一號天驕人物!

「此子到底什麼來歷…」兩名煉虛高手,竟開始揣測寧凡的身份。

寧凡劍意之霸道,席捲長街,圍觀修士再次後退,與寧、炎戰場拉開距離。

面對這萬道劍影,縱然是炎尊者都有些頭皮發麻。

他實力之強,足以焚殺普通的半步煉虛。也見過不少飛劍割頭的劍修。

在炎尊者見過的化神劍修中,寧凡的飛劍之術絕對可列入前三甲之列。且炎尊者亦知道,飛劍之術根本不是寧凡最擅長的手段。

「老夫似乎小瞧此人了…」

炎尊者第一次皺眉,將寧凡視作對等對手,一拍儲物袋,祭起一把紅砂,向天一灑,閃爍起點點血紅星光。

但見紅砂遮天,煙塵一掃。無數劍影紛紛崩潰。

而斬離劍本身,更是被紅砂一鎮,劍身猛烈顫動起來,卻是未碎。

「太古神兵么…」

炎尊者眉頭皺的更深。他本準備以這一把紅砂鎮碎寧凡飛劍,還一劍之仇,卻是空想了。

第一回合的交鋒,寧凡毫髮未損。炎尊卻碎了一柄飛劍,倒是炎尊落了下風。

「是血辰砂!這才是炎尊者的本命法寶,是以太古星辰鐵煉製的一把血砂。專碎各種法寶1

「太古神兵!明尊所持飛劍,亦是太古神兵!傳聞太古神兵不但可晉級,本身更是堅固難毀,若是尋常飛劍,怕早已被血辰砂給鎮碎…不愧是神兵1

圍觀修士議論紛紛,話語落在寧凡耳中,使得後者目光一肅。

「原來如此。」

難怪這紅砂如此霸道,竟然能碎飛劍劍影,原來是炎尊者的本命法寶么。

若是法寶的話…

周身已盤旋著斬離劍影,寧凡卻再次一點眉心,取出一道血紅雷鞭。

望著那漫天紅砂,寧凡二話不說,向天猛抽雷鞭,一氣呵成,連抽百遍。

每一道鞭影,都好似一道血色霹靂,百道血雷,劈向紅砂,頗為威勢。

但這一幕落在炎尊者眼中,只化作一道冷笑。

在他眼中,寧凡見識了血辰砂的厲害,竟還敢讓法寶打來,簡直是送法寶讓自己擊碎。

「碎1

炎尊者眉心一挑,指訣一變,滾滾紅砂霎時間將百道血雷淹沒。

他一眼看出,血雷之鞭不過靈寶而已,根本不足為懼。

血砂卷向鞭影之雷,一道道血雷繼而崩潰,然而炎尊者尚未得意,驀然面色大變。

百道鞭影抽在血砂上,就好似抽在炎尊者丹田元神之中。

元神被寧凡連抽百鞭,炎尊者猛然吐血,竟一個不穩,險些墜下長空,受傷絕對不輕。

在其受傷的一刻,寧凡拂袖生風,將漫天血砂一卷,竟是趁著炎尊者分心之刻,強行收走了對方本命法寶!

一般而言,修士的本命法寶唯有自己才能使用,外人是無法隨心驅使的。

但寧凡不一樣。

將血辰砂收入袖中,寧凡指尖繚繞起紫金色風煙,朝著血砂一抹。

滋滋的聲響中,血砂內炎尊者種下的神念印記,輕易便被寧凡生生抹除。

噗!

炎尊者還未穩住身形,驟然被抹去法寶中的神念印記,識海一痛,吐血半跪於長空,神色驚怒。

「『素雷碎神之術』!不會錯,這不是周家修士的普通雷霆!你是不周雷皇的什麼人!為何要奪老夫的本命法寶1

炎尊者心頭大恨,對寧凡的抽寶殺嬰手段,無盡海早有傳聞,畢竟對無盡海修士而言,攻擊元嬰並非什麼罕見之術,周家不少雷系修士都會。

但周家雷修的雷霆,哪有寧凡這麼霸道,這根本不是普通雷霆,血雷之威就宛如天劫一般,讓人難以防禦。

內海周家的歷史上,唯有一人曾掌控過血雷,那便是不周雷皇!

無盡海早有傳聞,周明是內海周家之人。但此事在周家天驕周青澄清后,被確認是謠傳。

炎尊更是確信,內海周家絕對沒有寧凡這號人物。

但寧凡竟會施展不周雷皇的血雷之術,難道這僅僅是巧合?

不,世上怎會有如此巧合之事!

兩名隱藏的雨殿煉虛,幾乎和炎尊者是同樣的心思。

他們原本就在揣測寧凡的身份,在見識血雷之後,更加確信,寧凡必定是內海周家之人。

至於為何雨殿情報中沒有周明這號人物…兩名煉虛細細尋思,暗暗猜測。

恐怕這周明是周家的重要人物。重要到需要將他的存在抹去,不讓雨殿查知。

兩名煉虛越來越覺得這猜測是正確的。

而寧凡擁有煉虛高手護身,也更加說得過去了。

在二人看來,那隱藏的煉虛高手,必定是周家的煉虛長老,只是不知是哪一個。

「哼!周家與我雨殿有約,半步煉虛高手決不可擅離內海,他們竟敢違背約定!看來此事有必要稟報神皇知曉了1

一番胡亂猜測,二人竟是越想越偏。

「一定要查清。保護這周明的是哪一個周家長老1

寧凡自然不知隱匿良,以碎神鞭暗算炎尊者也不過是瞬息間的事情。

眼見炎尊者受傷,寧凡趁勢強奪了血辰砂,更不給炎尊喘息機會。扶離妖翼伸展而出,狠狠一振,但見紫芒一閃,身影已無。

「好快的遁速…不好!雲焱。小心身後1

這一刻,兩名隱匿的煉虛面色大變,再不隱匿身影。橫空現身,朝著炎尊者極其呼喚道。

快,太快!

寧凡施展扶離雙翼,遁速距離煉虛都不差多少,一遁九萬里的速度,根本不是炎尊能反應過來的,也唯有兩名煉虛能夠察覺寧凡所遁方向。

一股寒毛聳立的感覺驀然自後背傳來,再聽到兩名煉虛驚呼,炎尊哪裡還能從容,立刻猛然轉身,朝著身後神念橫掃,好似一點火星點在長空,霎時間,萬里長空俱被火海淹沒!

在火海之中,一道白衣身影剛剛浮現,還未從炎尊背後發動偷襲,便被火海吞噬。

火念!火焰之神念!

寧凡將識海修鍊成劍形,凝出劍念,而這炎尊者卻將識海修成火形,凝出火念。

以其半步煉虛的神念之強,施展劍念之術,縱然是尋常半步煉虛都要重傷。

他炎尊者如此自傲,卻也實力驚人,至少比未煉虛的洞虛更強數成!

只是尚未壓住傷勢,又強行催動火念,炎尊者不免再次吐血,卻篤定寧凡必定被火念所重傷。

「『火念焚天』!這是炎尊者的成名之術,曾以此術生生焚殺一名半步煉虛1

「傳聞明尊也曾機緣巧合、修有劍念,只是明尊的劍念似乎沒有炎尊的火念霸道,須知炎尊火念一旦張開,五萬里內,化神初期之下,俱都會被直接瞬殺、焚成飛灰1

北小蠻露出一絲擔憂,她連道童一清都不怕,卻忌憚炎尊,最忌憚的便是這火念之術。

單論大規模殺人的手段,雨界化神之中,炎尊者甚至可名列第一!

「不行!我還沒向他報仇,他不能就這麼死了!不能1

北小蠻心神一急,便要騰天而起。

明明是那麼恨寧凡,但眼見寧凡被火念吞噬,她卻是如此焦急。

這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她不喜歡,非常不喜歡。

她必須把寧凡從火海中拉出來!

轟!

北小蠻尚未沖入火海,下一刻,生生收住腳步,眼眸一怔。

卻見席捲萬里、足以瞬殺化神初期的火海,在下一個瞬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生生分開。

寧凡一襲白衣,紫翼妖異,從容穿行於火海之中,洶湧的烈火好似畏懼一般,竟分分,更何談灼燒他。

「怎麼可能1

炎尊者無法置信,自己全力一擊的火念,連半步煉虛都能重傷,卻無法傷到寧凡分毫!

這一刻的寧凡,站在火海之中,竟給炎尊者一股心驚肉跳的感覺。丹田之中的百種四品靈火、三種地脈妖火,俱都顫抖畏懼。

不可抗拒!

這一刻的寧凡,就好似火中帝王,無火可傷!

「『采火之術』1

寧凡五指一抓,掌心之下生成一個小小的陰陽魚漩渦。

這漩渦一經出現,一股詭異而恐怖的吸力傳出,萬里火海俱被吸入小小漩渦,不知所蹤。

無人知,炎尊者這所謂的全力一擊,全部成了滋養日月碑的養料,將被用於補充碑魂!

圍觀修士一片安靜,場面針落可聞,完全被這一幕震撼祝

兩名煉虛亦是愣住,他們根本無法置信眼前所見的事情。匪夷所思,太過匪夷所思!

二人自問,憑藉煉虛修為,粉碎炎尊者的火念不難。

但那僅僅是粉碎!

寧凡所施展的神通,根本不是粉碎那麼簡單,就彷彿天生克制!

不,用克制不足以形容那種吞噬的感覺…準確的說,那種感覺,就好似…採補!

對,採補!好似修士採補鼎爐,貪婪的奪盡鼎爐的一切,鼎爐卻無法反抗!

一霎之間,二人心思飛轉,卻又好似想起了什麼,忽而露出大喜之色。

「這周明,難道有辦法克制火焰不成1

「若是如此,想要獲得『那件東西』,怕是整個雨界,唯有此人能夠辦到1

二人對視一眼,皆看出彼此眼中想法。

那件東西位於某處絕淵火海之中,縱然是碎虛修士都無法擅入其中、將之取出。

正是為了取出那件東西,雨殿才刻意培養出一個炎尊者,給炎尊者一切優厚的修鍊待遇,給他地脈妖火吞噬,給他煉虛高手護身,縱容他與弟子囂張犯法。

只是就算想靠炎尊者取出那物,也至少需要將炎尊者培養到碎虛…這一切太過渺茫未知,千年萬年之後,炎尊者能否碎虛成功,誰又能確定?

「如果這周明願相助雨殿,我等何須雲焱出手1

「不能再讓雲焱與這周明對抗下去,一旦雲焱徹底得罪周明,我等再想籠絡他為雨殿效力,便困難了。」

二人一步邁出,竟是準備阻止炎尊與寧凡的賭鬥。

無人知,兩名煉虛竟生了結交寧凡的心思。

寧凡徐徐收起掌心漩渦,似覺美味地舔了舔舌頭,如此精純的火念力量,起碼讓日月碑填充了百分之一的碑魂力量。

沒有繼續對炎尊下殺手,抽其元神、摸其法寶、吞其火念,寧凡已將炎尊重傷。

以寧凡的個性,自然是不願縱敵的,但當著萬人之面誅殺炎尊,將雨殿得罪死,亦是不智。

就算當真要殺,也該在事後背人處暗算偷襲才好…

「交出三種地脈妖火。」寧凡冰冷的聲音不容拒絕。

「不可能!你休想!哈哈!你不能奪走我的地位,不能1

炎尊狀若瘋狂,從未有一刻,他對寧凡的殺意如此強烈。

從前只是為了殺人奪火,此刻卻是為了殺掉寧凡,抹除後患!

寧凡威脅到了他的地位!因為寧凡是火中帝王,並不畏火,若他活著,雨殿就不再需要自己,自己便會失去雨殿的全力培養!

「虛火之術,三昧火掌1

炎尊眼睛已然血紅,他必須在兩名煉虛交好寧凡前…殺了寧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