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69章一嚇就萎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貪婪之色越來越濃。 他從很久之前開始就像殺寧凡了! 從東木被滅,從青鸞火落入寧凡手中! 這一次雨殿不少高手都是奔著雷皇之墓的名額進入無盡海。但這名額炎尊者早就有了,根本不在乎...

「何方狂徒!敢殺我徒!找死1

一道怒吼之聲,響徹玄武城,伴隨而來的,是化神巔峰修士遁光破空的刺耳銳鳴。

「不好!是炎尊者來了!此人最是護短,無論古真為何而死,他都勢必要與明尊一分生死的1

「明尊好歹是內海八尊之一,難道會懼炎尊者么?」

「你卻不知,那炎尊者修有火識識海,平生吞噬火焰更是無窮無盡,不但丹術超群,戰力更是不俗,曾以火生生焚殺一名半步煉虛1

「什麼!炎尊者可殺半步煉虛,那豈不是說他的實力放眼內海七尊都是前列人物1

「不僅如此啊,傳聞此次炎尊者入無盡海,更是帶來了兩名煉虛老怪同行守護…雖不知那二人如今去了何處,但這足以說明,炎尊者在雨殿的地位,不一般啊1

種種議論之後,群修明知寧凡身份,竟仍有不少人不看好寧凡,哄然而散,生怕與寧凡扯上任何關係。

就在諸人退散不久,轟地一聲,一道熾烈的火光降臨南塔之外,顯化為一個紅袍老者。

老者氣息絕強,尤其厲害的是一身火焰。

他站在那裡,空氣都無端熾熱起來,發出里啪啦的爆炸聲,氣勢衝天。

此人正是古真之師——雨殿尊老,炎尊者!

「你是何人1

炎尊者冷喝一聲,音波化作熊熊烈火,朝南塔捲去,彷彿要將寧凡連同南塔一同焚殺一般。

這一招名為化音成火,乃是極高端的控火之術,一經施展,立刻博得了不少眼球。

重重火浪席捲,下一個瞬間。火浪忽而全部詭異消失,不知所蹤。

寧凡淡淡走出南塔,目光淡漠掃向炎尊者,一步踏下,大地一震,炎尊者只覺巨力無端襲來,匆匆一避。

但這一避,卻使得借怒火凝聚的氣勢就此崩碎。

「本尊周明,是遺世宮的三塔塔主1

「周明!你說你是周明1

炎尊者好似想起什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青鸞火。是你取走的?東木三人,是你所殺?」

「是又如何1寧凡漠然。

「是的話,你就可以死了1

炎尊者冷冷一笑,當年青鸞火之時,他本就欲誅殺寧凡奪火泄憤,他安插在遺世宮的人,是區區寧凡可以斬殺的么?

如今其徒兒又死在寧凡之手,數仇並報,炎尊者是決不願放過寧凡的。

就算拋開仇怨不說。對於寧凡身上數種地脈妖火,炎尊者也是志在必得!

炎尊者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柄火紅的飛劍在手,正欲與寧凡動手。兩道女子的緊張只剩驟然傳來。

「不、不怪他,是我得罪了古真1

「大膽!雨殿尊老,想在我遺世宮鬧事么1

求饒的是雅蘭,斥責的卻是北小蠻。

寧凡暗暗一詫。雅蘭為他求情,尚有三分解釋,北小蠻竟也會為他幫腔。真是稀奇。

這刁蠻的小丫頭,不是整日整夜想要殺自己泄憤么…聽說她突破化神成功,難道突破之後,轉性了?

圍觀群修皆是一怔,原本好端端的打鬥熱鬧,竟被兩個女子出言勸阻了。

炎尊者按劍而立,老眼一沉,卻沒有立刻動手。

他沒有立刻攻擊寧凡,自不是看了雅蘭面子,而是被北小蠻鎮住了。

論修為,北小蠻根本不入炎尊者眼中,但論身份,北小蠻是北天四小姐,此女倒不是炎尊者惹得起的。

只是令炎尊者不解的是,外界傳聞北小蠻一向與寧凡不和,他之所以敢直接在玄武城跟寧凡動手,就是仗著這一情報。

看來情報有所失誤啊,這北小蠻哪裡是怨恨寧凡,分明是騷到了骨子裡,跟寧凡有一腿。

炎尊者暗暗冷笑,所謂的北天四小姐,也不過是個破鞋而已。

「北小姐,此人殺我徒兒,諸人皆見,難道你遺世宮想要包庇於他嗎1

「殺你徒兒?1

北小蠻沒好氣的白了寧凡一眼,暗道,這個臭周明怎麼還是做事不經大腦,怎麼什麼人都敢殺!

北小蠻是跋扈,是囂張,但也有分寸的,她敢殺四轉煉丹師,但對五轉就很客氣了,對化神老怪也不會刁難。

而炎尊者據說在雨殿頗有人望,與不少雨殿煉虛都是好友,這種人北小蠻是不願得罪的。

明明知道得罪炎尊者很傻,但一看寧凡大禍臨頭、還微笑不語的模樣,北小蠻就來火。

「這個臭周明是我北小蠻的人,你不能殺他1

嘩!

四周一片嘩然。

傳聞北小蠻最是殺人無情,跋扈刁蠻,根本不會體諒屬下的,怎麼今天性子變了?

今天竟會冒著得罪雨殿的危險,護一個魔頭?

周明大魔頭是厲害,是內海八尊之一,但炎尊者的地位,還要高出八尊一籌…

就算北小蠻的來歷巨大,但也應該知道,身處下界,不宜交惡下界雨殿。

鎮守銀塔的陸青老祖,此刻絕對是最驚訝的。

他雖聽說北小蠻化神之後,斬了部分赤龍,暫時壓住月事,性子柔和了不好,但也絕對想不到,北小蠻會維護人。

寧凡更是目光古怪的望著北小蠻,竟把北小蠻看得有些羞怒臉紅。

心中恍然覺得,這北小蠻似乎也有可愛之處。

炎尊者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實際上他完全沒料到遺世宮會如此維護寧凡。

對寧凡內海第八尊的凶名,炎尊者也聽過一些,但大都是不信的,即便寧凡真有半步煉虛的戰力,炎尊者也不放入眼中。

蓬萊仙島能讓他忌憚的,只有北小蠻一個人,他也不想得罪遺世宮。

只是神念一次次掃過寧凡丹田,炎尊者眼中的貪婪之色越來越濃。

他從很久之前開始就像殺寧凡了!

從東木被滅,從青鸞火落入寧凡手中!

這一次雨殿不少高手都是奔著雷皇之墓的名額進入無盡海。但這名額炎尊者早就有了,根本不在乎了。

他來此,只是為了地脈妖火!東木的死,讓炎尊者調查出寧凡的不少底細,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身懷數種地脈妖火!

今日親自確定了一番,炎尊者從寧凡身上感覺出四種地脈妖火。

如果得到這四種妖火,以他的炎訣吞噬,他的修為必定可大漲,突破半步煉虛,甚至…突破煉虛!

心思百轉之後。炎尊者心中一決。

今日不論如何,是要留下寧凡了!

「北小姐,看在遺世宮面子上,我敬你三分,卻不代表我要給其他人面子!此人殺我徒兒,我必殺之!若有得罪,請遺世宮…海涵1

「你敢!我不會海涵的1

北小蠻美目一寒,袖子一挽,秀眉一橫。看樣子就差衝上去修理炎尊者一番了。

只是她小腳剛踏出一步,卻被寧凡輕輕一抓皓腕,往身後一拖,隨口一笑。「多謝北小姐顧念舊情,處處維護。不過我們感情雖深,還也還未進行那最後一步,我還不能真正算是你的人。你不用這麼維護我的。」

嘩!

圍觀修士又是吃驚不校

明尊竟在開北小蠻的玩笑!從明尊的話來判斷,難道他和北小蠻關係匪淺,做過很多愛做的事。只是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

調戲,赤果果的調戲!

「你放手!不許碰我!噁心!誰跟你交情深了1北小蠻啪地拍掉寧凡的手,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被寧凡口頭調戲了。

「安靜些,你也是…」

寧凡目光掃過北小蠻,再掃過雅蘭,忽而收了所有笑意,化作一貫的冷漠。

他笑,是因為看到雅蘭、北小蠻兩個故人緊張他,調戲一番,心情大好。

他冷,是因為一直被炎尊者口口聲聲誅殺,是個泥人也會動怒。

有意思,好不容易讓無盡海畏懼他寧凡了,現在又有雨殿來挑事。

寧凡目光冷冷掃過炎尊者,一眼將其心機看穿。

這不過是個虛偽之輩,為徒兒報仇?好正當的理由,不過是窺覷自己的地脈妖火罷了,就跟當年窺覷遺世宮青鸞火一樣。

上樑不正下樑歪,徒兒是那種貨色,師父又能好到哪裡去。

雅蘭是寧凡故人,寧凡又是遺世宮三塔之主。不可能對屬下見死不救,出手幫一把無可厚非。

古真欺凌在先,寧凡殺人在後。以寧凡個性,管你古真是誰,若是取死,殺便殺了。

寧凡從來不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可以容人欺凌。

古真,殺便殺了。

炎尊,得罪便得罪了。

他與炎尊本就有舊仇,這仇恨從當年寧凡殺死三名遺世宮塔主開始,就已經不可調和。

且寧凡根本不認為,炎尊者想殺自己,是為了給徒兒報仇。

自炎尊者現身之後,短短數息之內,先後七次散出神念,感知寧凡的丹田。

待感知出四道地脈妖火的氣息后,眼角流露出一絲喜色,根本瞞不過寧凡耳目。

給徒兒報仇,只是一個虛偽解釋。徒兒死了,卻露喜色,不言而喻。

這炎尊者從一開始,就是奔著自己的地脈妖火來的!

就算自己不殺古真,一旦此人得知自己在蓬萊,照樣會有其他理由偷襲、追殺。

寧凡目光微不可查望向某個方向,左目紫星微閃,在哪裡,他看到了兩個煉虛修士隱匿,多半是炎尊者請來護法的。

難怪炎尊這麼囂張,連北小蠻的面子都敢踩,原來是帶著靠山來得。

對方有兩個煉虛高手,自己有三具煉虛傀儡,倒也不用怕他們。

寧凡眼皮一挑,自儲物袋中引出一絲界獸傀儡的氣息,悄然傳遞給隱匿的兩名煉虛。

一霎間,二人面色一驚,立刻向炎尊傳音。

炎尊的眼神亦是反覆瞟在寧凡身上,殺機浮動。

忽然間,好似有隱匿之人傳音給了炎尊,下一刻。炎尊面色大變,原本對寧凡的殺意衰減的不少。

那聲音,是隱匿煉虛所發出,在提醒炎尊,「這個周明不簡單,他看到我們了!且他故意給我們散了一絲煉虛氣息,不好惹…」

「什麼!他身上怎麼會有煉虛氣息!難道是他的長輩在暗中保護他!是在洞天之寶里隱匿的煉虛前輩嗎1炎尊有點慫了。

比起北小蠻的面子,他更忌憚煉虛高手的面子…

別看炎尊目空一切,但那只是對化神而言,對待煉虛。炎尊還是很忌憚的。

「就算有煉虛護他,這地脈妖火我也不想放棄…」炎尊咬牙傳音道。

「那…就用緩和一點的方法奪火,不要與他徹底撕破臉皮…賭鬥吧!不傷和氣!只要不太出格,那個隱匿的煉虛不會幹涉你們小輩的爭鬥。」兩名煉虛其中一人提點道。

「賭鬥?也好…」

群修但見炎尊者念念有詞,也不知在說些什麼,片刻后,炎尊者的殺意竟像打霜的茄子、漸漸萎了。

最不可思議的,是剛剛還句句殺人、油鹽不進的炎尊者,此刻卻忽然收起所有怒色。哈哈大笑,露出一絲欽佩的眼光,望向寧凡,嘖嘖稱嘆。

「內海八尊。明尊周明,果然名不虛傳!老夫佩服!剛剛老夫說要為徒兒報仇,只是玩笑之語,想試試明尊膽魄。當不得真。我那劣徒不學無術,竟將心思打到遺世宮女修的身上,死有餘辜。道友殺了古真,殺得好啊1

呃…

圍觀群修無語了,明明雙方就要開打了,炎尊者怎麼忽然就變臉了,話語和氣得不得了。

轉念一想,恍然大悟,敢情這炎尊者之前只是和寧凡逗著玩的。

也對啊,炎尊者可是成名的老前輩,寧凡只是新興高手,炎尊者怎麼會以大欺小呢。

這胸襟,真是寬廣埃人家殺了他徒兒,他還不計前嫌,認為徒兒作惡多端、死有餘辜。

不少不明真相的修士,都開始佩服炎尊者了。

寧凡亦是收了冷色,露出一抹笑意,眼中則深藏一絲譏諷。

這炎尊者果然是無恥之輩,自己故意放出一絲界獸傀儡的氣息,想鎮一鎮那兩個煉虛,果然鎮住了。

古真、東木等人在他心中,果然不算什麼,這個炎尊者是為了利益放棄一切的類型。

「原來炎尊是在開玩笑,不過周某覺得,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呵呵…」

炎尊者乾笑幾聲,似乎一點也沒聽出寧凡的譏諷之意。

話鋒忽然一變,望著寧凡,大有深意道,

「老夫與明尊一見如故,不知能否有幸向明尊討教半招?明尊放心,只是比武切磋而已,絕不傷及性命,自然也無需身後長輩出面維護的。」炎尊話裡有話。

「周某從來獨行天地,並無長輩的…至於討教,周某並不喜歡沒有堵住的比試。」寧凡故意打個哈哈,反倒更惹炎尊猜疑。

不會錯,刻意的解釋就是掩飾,這個周明,多半真的有煉虛保護!

如此,自己還真不能為了區區五品地火,得罪一個煉虛老怪了…

炎尊暗暗慶幸,還好之前有兩個煉虛提醒,否則此刻自己肯定跟寧凡幹上架了。

「哦?周道友想設賭比斗!好啊!老夫也有此意,不如我二人各取一種地脈妖火,作為賭注,如何?」

「一種太少了,要賭就賭全部的地脈妖火吧,周某身懷四種妖火,閣下身懷三種,這賭注,閣下並不吃虧埃」

嘶!

群修倒吸一口冷氣。

除了炎尊、寧凡二人彼此感應到了對方的妖火數目,其他人並不知每人各有多少。

但隨著寧凡話語一出,群修豈能不知,化神難求的地脈妖火,炎尊有三種,寧凡有四種!

傳聞集齊十二種地脈妖火,火威堪比碎虛一擊,今日這二人若賭上全部火焰一戰,無論誰勝,都將身懷7種地脈妖火!

「不要賭!那是我送你的青鸞火!萬一輸了…」北小蠻不知道在彆扭什麼,為什麼她送給寧凡的東西就不能輸了。

「放心!我不會輸的。」

寧凡自信一笑。

他不怕炎尊,亦不怕那兩名煉虛,甚至若拼盡三具煉虛傀儡,自損一兩具傀儡,甚至有機會滅掉兩名煉虛之一。

只是當著無數修士斬殺雨殿告說,對寧凡又什麼好處呢?他是個利益最大化的人,不會沒事斬殺雨殿煉虛玩。

化神老怪,便是雨殿尊老,煉虛老怪,乃是雨殿的巔峰戰力。

寧凡能夠想象,若當著群修面斬了兩個煉虛,明天就會有無數雨殿碎虛來跟寧凡玩命。

能在不撕破臉的情況下從炎尊手中奪火,是最好的結果。

當然,賭鬥之時拳腳無眼,寧凡若是把炎尊打廢了,也是不小心,就跟之前不小心燒沒了古真一樣。

地脈妖火,寧凡志在必得!

炎尊者亦是志在必得。

他心頭冷哼一聲,見不得寧凡自信的表情。表面上卻又露出虛偽的笑容,推脫了兩句,總算答應賭上全部妖火。

「呵呵,周道友放心,老夫一定會手下留情的。」炎尊嘴上樂呵,心頭卻不住冷笑。

懷揣的,竟然是和寧凡一樣的心思。

當著寧凡家裡的煉虛長輩,炎尊不能把寧凡殺了,不過拳腳無言,如果不小心打殘了,那就另當別論…

「小子!跟我雲焱斗,你還不夠資格!老夫肯定把你廢了,讓你知道厲害1

炎尊者冷笑。

卻不知,誰廢誰,是個問題。

炎尊、寧凡二人遁空而起,畫空為台。

「周道友小心了,老夫的飛劍要來了1

炎尊一抖飛劍,但見炎光一閃,飛劍竟消失無蹤。

看似提醒寧凡,實則炎尊有著絕對的自信,寧凡擋不下這一劍!

「臭周明!小心!這是虛級附靈神通,斬影1

北小蠻焦急的提醒一聲。

下一刻,卻見那消失無形的火紅飛劍,不去攻擊寧凡,反倒刺向寧凡的影子。

二人立在半空,天空烏雲飄過,腳下的影子拉得正長

那劍光,倏忽已至!

未完待續。。

ps: 感謝28563089的1888厚賜,感謝北武四支隊的打賞、更新票,感謝龍~zz昊的評價票!怎麼樣,沒虐吧,殺人殺多了,來點陰人緩解壓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