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68章重返蓬萊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雅蘭小姐,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呼! 白衣青年僅僅站在那裡,絲毫氣息不露,但古真卻沒由來懼怕起來,好似眼前的青年是一頭絕世凶獸一般。 那一指即將點中青年之時,其指尖火力,忽...

日月碑反噬雖嚴重,但受傷對寧凡而言,根本不是大事。

有著黑星之術的玄妙,寧凡療傷速度,絕非凡人可及!

一連十日,墨蘭島被黑色星光所籠罩。

十日後,寧凡推門而出,傷勢痊癒,簡直就像打不死的小強。

越來越多的修士趕赴墨蘭島,查探那碎虛一擊的緣由。

自然是無人懷疑寧凡的,只道是某個雨界碎虛,進入外海了。

寧凡也懶得和這些修士交涉,將諸女收回鼎爐環,直接收了定星盤星陣,揚長離去。

不少修士希圖詢問寧凡,可否見過什麼碎虛老怪,只是但凡被寧凡目光一瞪,皆是駭然遁去,哪裡還敢多言半句。

寧凡遁光一路向東南遁去,目的地卻是遺世宮。

他前往遺世宮的目的有三個。一來遺世宮有四座丹塔,其中貯藏靈藥無數,寧凡好歹在遺世宮掛了丹師客卿,前去取些滋養元神的靈藥,救治洛幽,本是常理。

二來寧凡一路殺戮,所積累的天才地寶著實不少,十八滴煉虛妖血、四千七百道嬰級劍氣、十七顆意肇母之心…

好東西這麼多,法力化神不難,劍意大增不難。這一次閉關煉化天才地寶、法力化神,消耗的時間怕是不少,寧凡難免回到遺世宮走一遭。

第三個目的,卻是代替元瑤關心關心北小蠻,歸還石兵。

若無元瑤這一層關係,寧凡頂多不傷害北小蠻,對其表露善意是絕無可能的。

心中早已認定元瑤是自己的女人,而北小蠻又是元瑤所關心的『妹妹』,寧凡作為『姐夫』,自然有必要關照下北小蠻。

歸還石兵、順便看看北小蠻赤龍是否斬乾淨。

當然,若是北小蠻還有經血未荊寧凡倒是樂意取幾杯經血服用。

雖然有些重口味,但不得不說,北小蠻的經血,蘊含的法力比道果都不遜色了。

獨行數千萬里,寧凡遁光一收,降落蓬萊仙島,完全視護島大陣為無物。

一步踏入,渺然無影,根本無人知曉滅道屠宗的凶魔周明,降臨到了蓬萊。

巨大的島影。懸浮長空,為神龜屍身所化。當年初入蓬萊,寧凡見此仙島,嘖嘖稱嘆,如今看來,卻是淡然平凡。

山明水秀,玄鶴飛鳴,一如當年,不同的是。寧凡已不是被四處追殺的小小融靈。

海島中心,玄武城內,四面立著四座萬丈丹塔,中心為一座七層銀塔。

南城丹塔。寧凡身影一現,出現在南塔之外。

當年他便是從南塔之中,得到北小蠻許可,進入遺世塔五層。320年結成元嬰。

如今,他回來了。

他的到來,絲毫氣息不露。竟無人在意。

南塔之外,熙熙攘攘圍聚了不少修士,似乎在看什麼熱鬧,更是無人注意到人群之後,站了一個絕世魔頭。

「嘖嘖嘖,雅蘭小姐真是可憐,竟被那古真看中,意欲結成道侶…傳聞那古真荒淫好色,妻妾無數,娶過門的女修無一不是玩過之後棄若敝履…雅蘭小姐如此溫良的女子,若毀在古真手上,真是可惜了…」

「噓!你不要命了么!那古真可是雨殿神使、四轉丹師,堂堂元嬰中期的高手!其師尊,更是雨殿『炎尊者』,乃是堂堂五轉上級丹師!如此身份,縱然風流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雅蘭小姐姿容、心性都不凡,但畢竟背景不深,本身又只是金丹修為。能嫁給古真,倒是一番美事。」

「哎,不過這雅蘭小姐似乎有了心儀之人,不願嫁給古真…聽說她如此倔強,連他們家族一些宗老,都動了怒。雅家可得罪不起雨殿…」

一行人議論紛紛,並不知,諸人的話語皆被一名白衣青年聽去。

「雅蘭,倒是一個故人…炎尊之徒么,有意思,這炎尊者先是派三個大修士加入雨殿、成為塔主。后又派徒兒強娶雅蘭…他似乎對遺世宮頗有怨念埃是為了當年的青鸞火么?」

南塔之中,外殿之內,雅蘭抿著紅唇,坐在下座。

貼身的旗袍,勾勒出曼妙的曲線,嬌滴滴的容顏,卻寫滿命運的無奈。

「古真大師,請不要逼我,我、我還不想嫁人…」雅蘭咬著唇瓣,努力平靜道。

「哼1

她的回絕,立刻引起一個陰鶩男子的不滿。

上座之上,坐著一個矮胖青年,神情輕浮,正端著一碗靈茶品用。

當聽聞雅蘭的回絕之後,矮胖青年豁然站起,狠狠將茶碗砸向雅蘭,語氣冷漠,

「哼!本座古真,乃是堂堂四轉丹師,看得上你,是你的無上榮幸,你有何資格不嫁1

啪!

茶碗劃過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砸向雅蘭的俏臉。

雅蘭咬咬牙,輕輕側身避開,但那茶碗繼而轟然崩碎,碎瓷劃過雅蘭的臉,劃出一道血痕。

疼…比疼痛更傷人的,是屈辱。

比屈辱更傷人的,是親人的冷漠。

雅蘭的身邊,坐著三名雅家的長老。

三人皆是元嬰,兩名初期,一名中期。

眼見自家後輩被人羞辱,卻沒有一人為雅蘭撐腰。

三名雅家長老反倒冷冷望向雅蘭,似在責怪雅蘭出言不遜,得罪古真。

「雅蘭!古真大師說得對!人家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願也是嫁,不願也是嫁,此事攸關家族存亡,由不得你自作主張1

「古真大師見諒,雅蘭年幼無知,不識大體,請大師息怒。」

古真陰鶩的雙目,流露出譏諷、得意之色。

他是雨殿炎尊者之徒,他是堂堂元嬰中期、四轉丹師,他看上一個金丹女子,還容這女子說不么!

雖說雅蘭是遺世宮之人,但僅僅是個最普通的下屬,此事又是雅家私事。

雅家自己都同意嫁出雅蘭,豈有雅蘭拒絕之理。

「你若不嫁本座。本座擔保,雅家必滅1古真冷冷威脅道。

這一威脅,讓雅蘭絕望一笑。

她是不願嫁的,只是命運似乎沒有給她選擇的權利。

嫁吧,嫁吧…自己區區一個金丹初期的女子,有什麼資格拒絕一個雨殿神使的要求呢?何況古真更是四轉煉丹師…

雅蘭沒有再多言,只是抬起臻首,眸光掃向古真,漸漸平靜。

她不敢反抗命運,但她從骨子裡看不起古真。

不知為何。她的眼前忽然回想起一個少年身影。

那一年,一個少年渾身是血,來到南丹塔,自稱周明。

那一年,雅蘭曾眉目動情,自薦枕席,想與那人結成雙修道侶,卻被那人拒絕。

回首往事,當年的自己還真是可笑。

如今的那人。已成為無盡海至尊,或許根本記不得曾有一名女子,暗戀過他。

「好,我嫁…」

雅蘭苦澀一笑。點點頭。

立刻,古真露出譏諷的笑容。

「怎麼?剛才不還是三貞九烈的么,現在怎麼又願嫁了?很好,這就對了。你若是聽本座吩咐,本座保你日日夜夜、欲仙欲死1

古真眼中不經意閃過一絲淫色。

他來到遺世宮,本是遵照師尊之命。重新弄個棋子安插於此。

當年三個塔主皆是炎尊的棋子,卻被寧凡所斬,青鸞火已失,古真來此尋事,不過是重新安插個棋子而已。

步步逼近雅蘭身前,古真冷笑抬手,朝著雅蘭天靈一指點下,赫然是要種下念禁。

雅蘭嬌軀一顫,眼露絕望。若僅僅是嫁給古真做妾,她好歹還有自由。

但若是被種下念禁,她便不是妾,只是鼎爐,只是玩物。

「不要…」她輕輕一避,眼露絕望。

不,她不願被人種下念禁,好似奴僕一般對待。

「再躲,便死1

古真一指點空,目光一陰,下一指絲毫不憐香惜玉,帶著元嬰一擊之力,燃起火指,不但要給雅蘭種下念禁,更要將之重傷,以示懲戒。

這一指火力之強,縱然是三名雅家元嬰都不敢去接。

就在這一指即將雅蘭的一刻,一道輕笑的白衣身影,飄然阻擋在雅蘭身前,淡然一笑,

「雅蘭小姐,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呼!

白衣青年僅僅站在那裡,絲毫氣息不露,但古真卻沒由來懼怕起來,好似眼前的青年是一頭絕世凶獸一般。

那一指即將點中青年之時,其指尖火力,忽然全部消失,皆被日月碑吸了去。

嘶!

古真心頭一驚,他看不出青年修為,只道是某個喜歡英雄救美的毛頭小子。

只一掃青年骨齡,尚不足四百歲,暗道區區四百歲的修士,頂破天也修鍊不到元嬰期,根本不足為懼。

不會錯!這白衣青年,定是一個金丹!

且這個金丹,身懷某種秘寶,竟專克火焰一般,將自己一指火指的火焰,俱都詭異吸去。

「哼!雕蟲小技!區區金丹,敢在本座面前逞英雄,找死1

古真目光一陰,雙掌推出,六團顏色各異的四品靈火呼嘯而出,化作六道火光卷向青年,竟是欲將青年置於死地。

尋常元嬰火修,能同時操控三團四品靈火便是人傑,但這古真竟可操縱六種,足可見其控火之術多麼玄妙。

若是往常,古真當著眾人同時操控六火,必定會有不少人驚嘆莫名。

然而這一次同控六火,卻無一人驚訝,就好似所有修士都啞巴了、石化了,無法思考了。

古真目光一掃,所有修士的目光,竟齊齊匯聚了白衣青年身上,眼神大都是驚恐莫名。

而雅蘭則捂著紅唇,美目激動、難以置信。

古真詫異了。

這白衣青年難道大有來歷,竟能鎮住這麼多修士?否則憑其金丹修為,如何讓這麼多高手畏懼不已?

「哼!就算你大有來歷又如何,你的來頭,還能有本座強大么!本座可是雨殿之人,是炎尊之徒,在雨界完全可橫著走的人物。需要怕你1

古真殺意一凜,毫不留手,誓要憑六團靈火焚死青年,給他一個教訓。

然而下一刻,原本人畜無害的白衣青年,忽而目光冷若寒冰,驟然拂袖!

僅隨意拂袖,九道半冰半火的黑色火焰化作一道火牆,將古真連同六團四品火焰吞沒。

黑火加身,原本不可一世的古真。立刻渾身冷汗淋漓!

他剛入無盡海不久,根本不知周明的容貌。

他唯一知曉的,是這九道冰火,每一道都是五品靈物,是他師尊都難以獲得的好東西!

每一道,都足以輕易焚殺古真千萬遍!

每一道,都有著化神一擊的威能!

古真駭然欲死,他哪裡不知,眼前的白衣青年。根本不是什麼金丹,而是一個殺他如螻蟻的絕世高手!

幾乎一瞬間,古真升起無法抗拒的必死危機,無法置信。

無法置信一個骨齡不足四百的青年。會強到如此地步。

無法置信身為雨殿神使、尊老之徒的他,會被人斬殺在無盡海!

「饒、饒…」

他一句饒命都未說出,已被重重火海所包裹。

呼地一聲,火苗一竄消失。外殿之中,只剩一團漆黑火灰散落於地。

古真,死了?!

在場的修士皆被青年的容貌嚇祝認出青年身份,早已是驚恐難耐。

此刻又見青年揮手殺人,毫不容情,更是膽寒欲死。

而雅蘭,則直接不知所措起來,仿若想到了什麼,立刻起身,推搡著寧凡的臂膀。

「逃!周明,你快逃!古真的師父,就在蓬萊1

雅蘭言辭慌亂,似乎忘了身前青年的凶名是何等強盛,豈會畏懼一個炎尊者。

寧凡忽而一笑,這個雅蘭倒是有意思。

第一次見到自己,一心自薦枕席。

第一次見到自己,卻又催促自己逃命。

「不好意思,剛剛沒有留手,一不小心,將你的未婚夫燒成灰了…我不是故意的。」寧凡還有調笑的心情。

「什麼叫不小心…」雅蘭大感無語,有誰會一不小心殺死一個元嬰中期的老怪?

讓他逃,還不逃,還說笑…

她正緊張,下一個瞬間,一道衝天怒吼響徹蓬萊,讓她立刻面色蒼白。

「何方狂徒!敢殺我徒!找死1

玄武城,遺世塔銀塔之中,一個大紅衣袍的紅鼻老者,正欲遺世宮塔主陸青攀談,似乎二人言談不歡的樣子。

談論間,紅衣老者的儲物袋中,一塊命玉驟然粉碎,毫無徵兆可言。

那命玉,正是其徒古真之物。命玉碎,古真死!

紅衣老者無法相信,有他坐鎮蓬萊,會有人敢對自己徒兒下手,他倒,是何方人物如此膽大包天!

炎尊者,化神巔峰修為,五轉上品丹術,放眼雨界都是聞名天下的丹道宗師!

他的徒兒,誰人敢殺,必付出血的代價!

「咦?今日玄武城怎如此熱鬧…」一個正在閉關的紅衣少女,忽然似有所感,出走石關,放出神念。

神年一掃,立刻俏臉霜寒。

「周、周明!怎麼是他!他怎麼惹惱了炎尊者!不好1

紅衣少女忽而有些緊張。

這緊張之色從前只會在擔心石兵之時出現。

「可惡…這個大白痴,大笨蛋,沒事幹嘛招惹炎尊者…」

紅衣少女心中微微慌亂,立刻下了南塔最高層。

匆忙的腳步,就好似要去幫助寧凡一般。

今日的蓬萊,熱鬧了!

2/3未完待續。。&%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