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65章因為我懂他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絕對是明尊,且從那些女子嬌吟判斷,明尊是在和女人雙修,且女人還不少。怕是有幾百上千個。」 「什麼!明尊與如此之多的女子雙修,難不成是在修鍊雙修功法1 「對!是雙修功法,且那種功法,我...

與洞虛一番詳談之後,寧凡返回周府,開始閉關煉丹。

三個月後,寧凡離開姑蘇,給許秋靈留下四顆丹藥。

玄血丹、離合丹、破將丹、雲生丹,俱是提升化神幾率之物。

「我走了…」

寧凡撫了撫許秋靈的側臉,對白素點頭示意,一縱離去。

他在姑蘇待得夠久了,太多的事讓他無法在此停留。

入內海之前,有一些事他必須去做。

在立刻姑蘇的同一時間,寧凡拍出一道傳音飛劍,令余龍帶人辦些事情。

收集恢復元神力量的靈藥、丹藥,越多越好,仙玉不是問題!

這一切,自然是為了尚在沉睡的洛幽。洛幽為了救寧凡,耗盡最後的元神力量,最終陷入沉睡,若不儘快將她喚醒,她便會有生命危險。

她數次救寧凡於危難,寧凡不可能棄她不顧的。

想要為其復甦元神的力量,一方面需要一些珍惜藥物,另一方面,需要儘快將陰陽變修鍊到第三層。

一旦修鍊到第三層,便可開啟玄陰界,將洛幽解救出來。

「一定要快,不能讓她元神死亡1

寧凡目光肅然,陰陽變已是第二重的巔峰,突破功法只需一個契機。

那個契機,便是與碎虛女修雙修,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寧凡心中早有決意,意欲通過與一千多名鼎爐的雙修突破瓶頸。

這並非是一件賞心悅目之事,他不願在姑蘇做。

遁光化作一道紫煙,飄至千萬裡外的一座魔島之上,這一處海島是一處修匪聚集之地,僅萬里之廣,並不太大。

島上有一做魔城,數千名魔修駐守其中,似乎剛洗劫了某個三流勢力,劫擄了不少仙玉靈藥。

一島之人正歡慶做樂。下一刻,伴隨著一聲轟隆巨響,護島大陣被人一指按碎。

「大膽!何方宵小,敢來我墨蘭島生事1

一名元嬰初期的大漢,似乎是群修的首領,已是半醉,聽聞有攻島之聲。立刻帶人出城一探。

數千修士蜂擁出城,極目而望,卻只看到一個白衣青年踏天不語。

這青年的氣勢,浩瀚如海,卻又絲毫不泄,尋常修士根本看不出他具體修為。

一見慣只有一人。數個金丹大漢眼露譏諷,揮刀騰空,便欲攻擊青年。

然而伴隨著青年一個冷漠眼神,數個金丹大漢忽而汗毛豎起,只感覺自己是被凶獸所盯上。

再一看清青年容貌,數千修士俱在同一時間顫抖起來,而那名元嬰首領直接嚇得酒都醒了。

「他是『內海八尊』…明尊!住手。都住手!不許惹他,誰都不許惹他1

這名元嬰首領也算一個殺戮無數的狠人,但被青年一個目光掃過,他卻只覺元嬰顫抖,彷彿只要青年一個意動,他一生修為都會成空!

啪,啪,啪!

數千名魔修。竟不待青年開口,一個個放下法寶,跪地死命叩拜。

「明尊饒命!切莫屠島!我等不知駱陽宗與明尊有關,我等有罪!請明尊息怒1

元嬰首領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剛帶了一群修匪滅了三流勢力駱陽宗,劫掠了大量財富,想不到還來不及歡慶,就惹來了周明。

元嬰首領忽而想起。那駱陽宗的諸位長老之內似乎便有一個姓周,暗暗膽寒,難道那個周姓長老是周明的後輩,這周明是來屠島報仇的!

完了!死定了!

上次刺明聯盟殺了幾個凡人。就惹得周明一怒滅島,誅殺百萬修士、二十化神。

這一次,自己帶人滅了周明後人,肯定死得極慘!

一個個修匪,皆露出絕望之色,足可見寧凡覆滅瀛洲,在無盡海種下何等凶名。

寧凡目光一掃群修,並無興趣理會他們。

駱陽宗是何勢力,他根本不認識,亦沒有屠島的心思。

也許如今的寧凡,不論走到無盡海哪個海島,都會惹得海島勢力恐慌吧。瀛洲仙島都被寧凡一人攻破,無盡海中還真沒有幾個海島能擋住寧凡的。

「滾!此島十萬里內,本尊不想看到任何人1

寧凡拂袖一掃,一股驚天狂風升起,化作無數紫色煙絲,朝數千修匪一卷。

霎那間,便以挪移之術,將數千修匪扔到萬里之外。

嘶!

數千修匪就是倒吸冷氣,他們立刻意識到,寧凡一拂袖的力量,就將數千人扔到萬里之外!

據說化神老怪的挪移之術,可傳送物體飛遁,並可藉助挪移之術,施展飛劍傳音,讓那飛劍達到無法想象的遁速。

然而群修從未聽過哪個化神老怪能將挪移之術修鍊到寧凡的地步,拂袖間,傳送數千修士!

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

一個個修匪,皆是陷入了震撼之中,只片刻后,便被元嬰首領一吼打斷思考。

「你們這群兔崽子,還不跟老子一起滾!明尊說了,讓我們滾出十萬裡外,還要再滾九萬里1

元嬰首領慶幸不已,能從寧凡手中活命真是太意外了。

此刻他對寧凡的話如奉聖旨,不敢違逆分毫,帶著一群修匪越逃越遠。

神念掃過空無一人的墨蘭島,寧凡微微一笑,看起來覆滅瀛洲的影響還算不錯。

如今他的威名席捲無盡海,再無任何不長眼之人敢滋擾與他親近的人了。

一點眉心,取出定星盤,屈指一嘆,霎時間,星光陣圖席捲萬里,將墨蘭島防護其中。

一抖鼎爐環,女屍、月凌空被喚出,納蘭紫被喚出,冰靈月靈被喚出,茶女風女被喚出,連同一千多名寧家女衛都被喚出。

「光…」

女屍素手撐著畫繩,正與慕小鬟傻兮兮玩著翻花繩的遊戲。

寧家女衛似乎正在訓練,納蘭紫氣色已恢復,被寧凡馴服之後。面上的倨傲之色變作恭順,從一個極端變到另一個極端。

月凌空正在洗澡,忽然被寧凡喚出,女童身軀暴露無疑,無物遮光,春光在寧凡眼前大泄,當時就氣炸了。

「小黃瓜!老娘在洗澡。你把老娘變出來,誠心占老娘便宜是不是1

「是1

寧凡莫名一笑,他還真就是要佔所有女人的便宜。

「我修鍊雙修功法,如今到了瓶頸,必須與大量的鼎爐雙修才可能突破…此次喚你們出來,是為了與你們雙修。希望你們配合。」

寧凡言畢,月凌空唰地小臉通紅,反駁道。

「你修鍊功法遇到瓶頸,憑什麼要我們配合…還跟我們雙修,你以為我們會答應你?」

月凌空話音剛落,其身後一千多名嬌滴滴的女子,卻俱是面色紅暈。皆是恭敬垂下身。

在冰靈月靈、風女茶女四人的帶領下,一個個女子竟訓練有素的開始寬衣解帶,短短熟悉,一千多個美女,俱是赤身**,或有人大膽向寧凡拋媚眼,或有人羞答答的閉上雙眼。

無論表情如何,這批女子竟無一人抗拒和寧凡雙修。

月凌空愣住了。她完全想不到,寧凡一句話就能讓一千多個女人順從地脫衣服。

她知道這些都是寧凡的鼎爐,但這裡面絕大多數女人都還是黃花閨女,怎麼就這麼聽寧凡的話,一點都不排斥么?

寧凡亦是頗為詫異,他雖意欲與諸女雙修,卻並未要求諸女當場脫衣服。

一千多個女人。脫衣服脫得如此整齊…真是訓練有素。

「主人!我等寧家女衛,願時刻奉獻自己,取悅主人1

冰靈月靈姐妹二人得意一笑,把一千多個女人馴服。自然是她二人的功勞了。

這批女子大都是寧凡買下的鼎爐,本就溫順。少數是寧凡的仇家,但都被寧凡震服,經過漫長的時間,早就被二女洗腦,聽話地不能再聽話。

冰靈月靈二女不但訓練女衛脫衣服、寢技,更訓練列陣殺人。

她們是一心想為寧凡分擔危險,時刻準備著衝上戰場,幫寧凡擋下刀光劍影。

「謝謝。」

寧凡走近二女,拍拍二女的頭,望著一千多名**的女子,百感交集。

「接下了數月,我會與你們雙修…一個個來吧,不必一起上的。」

他不是好人,買下鼎爐自是要雙修的。

但被許秋靈影響后,寧凡對自家鼎爐開始關心。

不少鼎爐女子都是第一次,若像畜生交配一樣濫來,會給她們留下陰影。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讓諸女一個個上陣,至少給她們留下一段美好回憶。

「小黃瓜,你是色魔!日御千女,你不要臉啊1月凌空嘴上罵的凶,心裡有點沒底。

她不知道寧凡會不會把她也雙修掉,用來感悟什麼功法瓶頸。

她的身體是女童身體,完全沒有發育,做那事實在太痛了。

她的第一次差點痛死,她有心理陰影。

「月兒,你怕?」寧凡問道。

「老娘、老娘…」月凌空有點慫,她真的有點怕,只是看到寧凡戲謔的眼神,她女暴君的尊嚴告訴她,不能被寧凡嚇趴下。

「老娘不怕!就算被你這小黃瓜捅死,老娘也不怕1月凌空一副坦然赴死的模樣。

「傻丫頭…若是不願,我不勉強,你和微涼、小鬟一起,在島上透透氣吧,不要亂跑。」

寧凡第一次對月凌空如此溫柔,那陽光的笑容,一如當年七梅的表情。

月凌空芳心一顫,她早已習慣了寧凡的虐待,第一次被寧凡溫柔對待,竟有些不知所措。

鼎爐是鼎爐,妻妾是妻妾,或許星海的一番生死相隨,早讓寧凡將月凌空當成妻妾了。

「小黃瓜,謝謝…那我就不和你雙修了礙」月凌空也不逞強,果斷接受了寧凡好意,不和寧凡雙修。

沒辦法,她下面洞口太小了,寧凡疼,她也痛,何必呢。

只是話說說出,月凌空忽而有些失落。平生第一次特別討厭自己是女童之身。

「幫我照顧微涼、小鬟。」寧凡拍拍月凌空的秀髮,讓寧家女衛穿好衣物后,入魔城。

眼神卻是決然。

他並沒有和諸女解釋,如此荒淫的採補,是為了儘快突破第三層功法,救出洛幽。

不需解釋,何須解釋。他要了這些女子的清白。犯了事,就不準備用借口推搪。

用借口去搪塞,是對這些效忠寧凡的女子一種侮辱。

寧凡寧願隱瞞她們,告知他們,他是垂涎她們美色,彼此情投意合。故而雙修。

此後一連數月,墨蘭島中,魔城之內,不時有女子惹火的嬌吟聲傳出。

寧凡的陰陽變,在一次次採補之中,徐徐突破著…

墨蘭島上空,一個巨大的陰陽魚圖騰。映照長空,好似一個門扉,等待著開啟。

只要開啟了這扇門,陰陽變便突破了!

時光一日日過去,一個個無知誤闖墨蘭島的修士,一見此地有恐怖之極的星光大陣防守,更於陣光中留有寧凡的一聲警告,立刻驚駭離去。

在陣光的遮掩下。無人可窺探墨蘭島內的艷事。

但不少修士都隱約聽到,島中有撩撥人心的女子嬌吟,且還不止一人。

「不會錯!墨蘭島上的高手,是明尊1

「是啊!絕對是明尊,且從那些女子嬌吟判斷,明尊是在和女人雙修,且女人還不少。怕是有幾百上千個。」

「什麼!明尊與如此之多的女子雙修,難不成是在修鍊雙修功法1

「對!是雙修功法,且那種功法,我還在古籍上見過!在墨蘭島上空。天現陰陽魚異象,若我沒猜錯,明尊修鍊的是…陰陽魔功1

「什麼!竟然是那種無恥之極的神魔功法!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再無恥的功法,由明尊修鍊了,也就不無恥了…」

一個個修士不敢得罪寧凡,自不敢說壞話。

但寧凡修鍊陰陽魔功的消息,還是傳開了。

對低階修士而言,神魔功法很稀奇,對化神而言,神魔功法只能算高端功法,不少化神都修鍊了。

只是即便修鍊同一種神魔功法,沒有正統的傳承,效果也是大不相同的。

寧凡需要掩飾的,不是修鍊陰陽魔脈的事實,而是擁有陰陽鎖的事實,這就夠了。

世上修鍊陰陽變的人或許還有不少,但沒有陰陽鎖,他們的魅術永遠沒有寧凡那麼玄妙。

姑蘇島上,許秋靈接過一道飛劍傳音,閱讀其中內容,卻是淡然不語。

其中內容,是歡魔島許如山傳來,告知許秋靈寧凡修鍊魅功的事,希望她理解寧凡,不要生氣。

這些事,許秋靈早便知曉。縱然寧凡與那麼多女人雙修,她還是愛著寧凡。

她理解寧凡,她知道寧凡沒有選擇,沒有退路。

「大哥,你還是那麼愛逞強…」

許秋靈一笑置之,她知道,寧凡日御千女,自然有不得已的理由。

「陰陽變第三層么?靈兒聽說,陰陽變雖是無恥功法,卻亦難以修鍊。能將此功法修鍊到第三層的,也唯有古籍傳聞的一些碎虛魔頭而已。大哥若能在化神之時,將此功法修鍊到第三層,也算是資質非凡呢。不愧是大哥,總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如此溫婉的性子,不做母儀天下的皇后,真是可惜了。

「爹爹,你不必擔心我,我怎會責怪大哥…因為我懂他。」

晚風中,許秋靈望著海角天涯的方向捋了捋鬢絲,眸光思念。

無論寧凡背負何等輕薄的罵名,她都會陪伴寧凡走下去,不再讓寧凡孤獨下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