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64章幫我找一個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更可同時提升本尊修為! 雨界之外是不容許肆意殺戮的,且殺人奪寶的同時也有被人殺的危險,故而道果極為稀少。 但在皇墓之中,殺戮殘魂精怪不許負疚,無傷道心,更可獲取道果,無疑是一處絕佳的...

寧凡交給洞虛兩件東西,一個玉簡,一顆漆黑的珠子。

那玉簡記載了他心境突破的歷程。

那漆黑珠子,是一絲虛空之力所凝,並融入了寧凡問虛之時的感悟。

這兩件東西,看似平凡,然而對洞虛而言,意義太過重大。

他小心的收起二物,即便強自鎮定,也無法掩飾眼中喜色。

寧凡這兩件饋贈,起碼可讓洞虛突破煉虛的幾率提升一成!

這一成幾率,足以讓任何半步煉虛的修士動心!

「大恩不言謝1

洞虛眼神鄭重,從前他與寧凡的關係,僅是交易,他為寧凡出手三次,寧凡贈他虛力感悟。

隨後,寧凡一步步與許秋靈關係加深,洞虛也有寧凡漸有交情。

今日,寧凡贈洞虛好處,毫不藏私,雪中送炭,這讓洞虛無法不感激。

若他洞虛有突破煉虛的那日,他必不忘寧凡之恩!

洞虛再無猶豫,取出一個玉簡,將其中內容重新複製一份,贈給寧凡。

寧凡接過玉簡,神念一掃,下一刻,目光一肅。

「嗯?地圖?這是…」

寧凡越看越仔細,這其中不單單記載了一處處精細地圖,更有不少標註。

最重要的是,其中有洞虛對雷皇之墓的細緻描述。

雷皇之墓,是一處小千界寶,原本並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叫『素雷界』。此界寶是不周雷皇年輕之時所得,亦是其成名之物,更是其坐化之地。

不周雷皇死於素雷界中,並將素雷界留於內海周家,此後,素雷界改名為雷皇之墓。

雷皇坐化之前,煞費苦心。奇思妙想,將素雷界改造成一座玄妙的世界。

皇墓!

這皇墓之中,留存了雷皇一生傳承,亦設下了重重險關。

進入皇墓,需要從內海周家得到名額,每隔百年,周家都會放出數十名額,獲得名額者,蒙賜一枚雷玉,但凡身處雨界。可隨時隨地令心神沉入雷玉,出現在皇墓之中!

不錯,進入皇墓的只是一絲分魂,並非修士的肉身。

看到這裡,寧凡對那素未謀面的不周雷皇,不免有些佩服了。

雨界之地何其遼闊,但凡身處雨界,不論在哪一個修真國,都可隨時隨地憑雷玉進入皇墓。這種手段,非常人能辦到。

進入皇墓,最大的好處在其中修鍊。

譬如一個修士並不在無盡海中,只是身處八百修國之內。卻可憑雷玉分魂穿梭,到達內海的皇墓中。

皇墓之內,有無數高手的殘魂,化作精怪。會無差別攻擊入皇墓之人。

那些高手的殘魂,皆是雷皇生前所殺,以雷道秘術囚禁於皇墓之內。

皇墓之中的廝殺。不會有任何人死。高手的殘魂被修士滅殺,只需過一段時間,便會藉助雷力重凝。

進入皇墓的修士若死在殘魂的攻擊下,也只會心神受創,不會太過連累本尊受傷。

不會死亡,卻可體驗生死殺戮,甚至可體驗死亡的感覺,這雷皇之墓著實玄妙地過份。

但若只有這些好處,雷皇之墓遠不至於吸引修士進入。雷皇之墓是一處修士廝殺之地,進入皇墓的只是一絲分魂,故而在皇墓中是沒有修為的。

進入皇墓的修士,都是一步步從微末重新晉級的。

每一個初次進入皇墓的修士,修為都只有辟脈一層。

修為提升的方式很簡單,那就是在皇墓中斬殺殘魂精怪,獲得『皇墓道果』。

這並非真正的道果,而是雷皇以雷力所模擬的道果,效果遠遠遜色於真正道果。

不過有一個好處,吞服這樣的道果,不但可提升皇墓分魂修為,更可同時提升本尊修為!

雨界之外是不容許肆意殺戮的,且殺人奪寶的同時也有被人殺的危險,故而道果極為稀少。

但在皇墓之中,殺戮殘魂精怪不許負疚,無傷道心,更可獲取道果,無疑是一處絕佳的試煉之地。

在一些強橫殘魂盤踞之地,更藏有雷皇的靈藥、法寶等傳承,亦有不少修士在皇墓組隊,攻打那些精怪巢穴,為獲得雷皇傳承而努力。

有的修士是奔著殺戮而來,有的修士則是奔著雷皇傳承而來。

雷皇一生有無數寶物留下,其中最珍貴的,卻是其雷脈功法——《不周雷訣》!

這功法,傳聞在皇墓的最深處,被數頭碎虛殘魂所鎮守,至今無人可奪得。

沒辦法,縱然是碎虛修士分魂進入皇墓,也需一步步提升分魂修為,想得到這功法,起碼要讓分魂修鍊到碎虛…很明顯,這是不可能的。

本體修鍊到碎虛,都千難萬難,一絲分魂修到碎虛,更是無稽之談!

縱然如此,仍有無數修士蜂擁而入,在皇墓中殺戮、修鍊。

不論如何,此地殺戮無關生死,縱然分魂死在皇墓,也只是連累本體受傷而已,是絕佳的試煉場所。

「雷皇之墓…此地與世隔絕,自成一界,非持有雷玉不可進入,進入之後又需遵照雷皇旨意、斬怪奪道果,方可晉陞修為…雷皇,當真是蓋代人傑!構想出如此玄奇的試煉場所,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寧凡稱嘆道,若他有一塊雷玉,倒是極其樂意進入皇墓,見識一番。若能將進入皇墓的分魂修鍊到化神,以寧凡手段,斬殺化神殘魂必如螻蟻,屆時在其中殺戮,可得到無窮無盡的化神道果,對提升實力大有益處!

這想法在其心頭升起片刻,又旋即掐滅。

寧凡心中,升起另一個疑惑,目光一凝,對洞虛問道「只是有一點,我不明白,雷皇坐化前。為何要造出這種界寶空間。確實,這雷皇之墓對小輩而言,是絕佳的修鍊之地,但我不認為,一個頻臨道消人亡的碎虛皇者,會hu費偌大的代價,為小輩留下福祉。雷皇造出此墓,恐怕還有其他深意1

「洞虛道友明明說雷皇坐化,卻又說雷皇未死,難道…不周雷皇半死半生的狀態。與這雷皇之墓有關1

寧凡似想到了什麼,他的提問,讓洞虛讚許地點點頭,解釋道「不錯!道友果真是聰穎之輩!雷皇大人造出此墓,自不單單為了福澤後人。當年的雷皇,身受重傷,頻臨死亡,無葯可治。他知死亡不可逆。便制出皇墓,以莫大的神通,讓往年所殺的修士殘魂,以特殊形態存在於皇墓內。老夫之前說過。這些放入皇墓的殘魂,都是殺不死的,即便被修士斬殺,過一段時間。也可藉助雷力返本歸元,重塑殘魂1

「雷皇大人,將自己的殘魂。封在了皇墓中!他可以說已死在萬年之前,也可以說,以一種詭異的狀態…存活在皇墓之內!他是生是死,無人能夠說清。然而,只要雷皇大人殘魂仍在皇墓之內,雨殿便不敢在無盡海亂來1

洞虛眼露崇敬之色。

不周雷皇即便死了,也有辦法將殘魂封印在皇墓,達到另一種不死的境界。

不周雷皇即便只剩殘魂,但僅僅一道殘魂,就可令雨界神皇忌憚不已!

這便是不周雷皇的威名!

洞虛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雷玉,遞到寧凡手上,借他觀看。

那是一塊銀燦燦的玉令,已被洞虛認主。

「這便是雷玉么?」寧凡露出凝重之色。

「不錯!這便是雷玉,是進入皇墓的必備之物,但因為已然認主,無法贈與你,否則你倒是可藉助老夫雷玉,進一進皇墓,歷練一番的。每隔百年,內海周家會發放72道雷玉。雷皇隕落已有萬年,萬年之中,雨界流傳的雷玉便有七千二百個,其中絕大多數被雨殿獲得。」

「這些雷玉,在獲得之後,必須認主煉化,才可驅使,故而也不可轉贈他人。十年之後,便是周家這一次發放玉令的機會,亦有72名額。你若有時間,可去一爭,以你的實力,爭一塊雷玉不難。若能爭到排名第一的雷玉,更可獲得莫大機緣。每一屆奪令者中,排名第一者,可獲得『封賜雷玉」其中蘊含了一道雷皇大人的封賜力量,煉化之,可大幅提升修為!我等內海七尊,都曾在雷玉爭奪上,奪得過第一1

洞虛深深看著寧凡,他相信,以寧凡的實力,縱然是與內海化神、雨殿天驕們爭奪,也必可獲得第一的。

這雷皇之墓處處都是機緣,對寧凡這種急需提升實力的人,是一個絕大誘惑。

「十年之後么…」

寧凡點點頭,若十年之後他還在無盡海,必定去爭一爭雷玉。

對待機緣,寧凡從來沒有放過的打算。

只是既然雷皇之墓還有十年才發放名額,此刻去想此事,未免有些過早了。

「洞虛道友準備藉助皇墓突破煉虛,具體還需多久準備?」寧凡轉而問道。

「短則數年,多則數十年吧,突破煉虛不是一件小事,不過有你的幫助,老夫還是頗有信心的。第一步,老夫準備坐鎮姑蘇,在此地模仿你的心境感悟。有老夫坐鎮,姑蘇不會有事,歡魔島亦不會有事。」

「是么,如此說來,洞虛道友在皇墓突破境界,也非這數年內的事情了?這樣也好,若十年之後,我得到一塊雷玉,或許可進入皇墓,助道友突破境界。」

「呵呵,若真有那一日,老夫倒要依仗道友護法一二的。」洞虛一笑,並未多想。

「我準備離去些時日,在外海處理些俗務,並去遺世宮閉關,將這一路殺伐的所得,徹底煉化,以最強姿態進入內海。或許數月,或許數年…」寧凡思慮道。

洞虛聽聞寧凡要走,立刻一詫道「你要離去數年?如此的話,不如讓靈兒暫且留在姑蘇,她命格補全,實力大漲,距離化神已不遠,在你離去的數年內,她說不定也有機會化神的。」

「靈兒化神么?也好。若是如此,我離去之前會為她煉製些許丹藥,助她化神成功。」

寧凡的眼前浮現兩個女子的身影,一為許秋靈,二為殷素秋。

這兩個女子,似乎都要化神了,或許,也可為素秋煉製些丹藥。

他若有所思,這些女子,都是他的家人。

家人…有她們在。縱然自己四海漂泊,何處不是家?

家人,自己的家人,除了她們,除了師尊、弟弟,似乎還有一個。

「娘親…」

他好似想起些什麼,望著洞虛,眼中竟有一絲猶豫、緊張。

即便只有一絲緊張,但這表情出現在寧凡眼中。是極其罕見的。

「洞虛道友,你可否用真仙之血,為我卜算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1

「哦?自然可以!不過這真仙之血只可使用一次,道友可想好了。讓老夫卜算何事?」

洞虛暗暗詫異,他從未見過寧凡會緊張。

足可見這卜算之事,對寧凡而言意義有多麼重大了。

「嗯,我已想好了。請幫我找一個人…」

寧凡的心頭,有太多想要卜算的事。

他想找出暗算老魔的人,但衛玄已告訴他。

他想找齊慕微涼的三魂七魄。但三魂七魄的下落,他已有所猜測。

他想知道動了自己命格、暗算自己氣運的是誰,但比起那個人的下落,這一切又不值一提了。

他想找到那個人,他在雲海斬凡之時,通過種種跡象得知那人尚存於世,他要將那人找回來。

「找人?找誰?」

「她叫,寧倩。」寧凡語氣平靜,眼中卻喜憂參半。

寧倩,是他的娘,他不知道,娘親是否真的還在世,一切都只是推測。

若洞虛卜算的結果,是娘親過世,則他的期待,便會落空。

「寧倩?似乎是個女子之名,是你的女人么…咳咳,周道友,你還真是風流…」

洞虛隨口一笑,卻被寧凡目光一怒打斷。

「她是周某之母1

由不得寧凡不怒,父母是不容拿來開玩笑的。

「咳咳,老夫失言…」

洞虛暗暗詫異,寧凡竟會讓他用真仙之血卜算母親的下落,倒是個孝子。

「可有她的容貌?信物?氣息?」洞虛詢問道。

「我只知她的容貌。」

寧凡揮手取出筆墨,閉目回憶著寧倩的容貌。

雲若薇夢境中的寧倩,十步橋上憐惜兒子的寧倩,問道崖幻境中為寧凡紙鶴做飯的寧倩。

一個個印象重合,寧凡揮筆,在紙上畫出一個端莊慈目的女子。

「只有容貌的話,老夫能卜算的信息不會很多,只能儘力而為。」洞虛將畫像默記心頭,端坐於座,掐指演算。

其眉心一絲血光閃爍,浩瀚的威壓自其體內流露,卻封在三丈之內,並未外泄太遠。

寧凡拳頭緊握,他期待洞虛給他滿意答覆。

他一直以為自己無父無母,此刻既然知曉母親可能尚在人世,自是要不遺餘力找回來了。

一炷香過去,一個時辰過去,一日過去。

洞虛的臉色漸漸蒼白,彷彿卜算此事對他而言,十分艱難。

「看不清,看不清!她的命格,亦被人動過。」

「她的命格被人遮掩,不過既然是周道友的請求,老夫縱是豁出去,也幫你辦到此事1

洞虛眼露凜然之色,修士一生,絕情斷愛,斬斷凡塵,寧凡卻願尋回娘親,這一點讓洞虛欽佩。

應人之諾,忠人之事!洞虛雖不知什麼人這麼厲害,竟可遮蔽她人命格,但若是為了報答寧凡的恩情,洞虛願竭力一搏。

「血,碎1

洞虛眼露一絲狠色,法力一震,將眉心真仙之血震得粉碎,立刻,其胸口如遭重擊,跌落座椅,跌到於地,咳血不止,但眼中竟有一絲興奮。

憑藉自損之術,在震碎真仙之血的時候,他洞虛竟震開了一絲遮蔽,看到了天機!

「周道友,老夫卜算到了!天機顯示,欲尋寧倩,需尋一人…」

言及於此,洞虛忽然露出猶豫之色,不知該不該將卜算結果告知寧凡。

「尋誰1寧凡目光一喜,既然還能找到娘親,自是說明娘親未死的。

生不能盡孝,死後何以安!

寧凡要尋回娘親,補償未盡的孝道!

「去尋…『白衣劍神』雲天決!咳咳,或許是老夫卜算錯誤,道友不要放在心中。」

一向冷靜的洞虛,在念出這個名字的同時,竟有一絲畏懼。

不知讓寧凡去尋此人,是否是一個錯誤。

那雲天決,可是殺人不眨眼的劍魔埃

「雲天決1

縱是寧凡,聽到這個名字,心境都有些許顫動。

在修界摸爬滾打的如此多年,他已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豈會連鼎鼎大名的白衣劍神都不知。

一劍西來,天下俯首!

手中有劍,敢與天決!

那雲天決不但實力絕強,性情更是冷傲孤僻,喜怒無常,殺人無情。

寧凡暗暗皺眉,難道他要去跟雲天決打聽自己娘親下落?

且不說不知雲天決在何處,縱然知道,不知自己向雲天決提問,是否又會觸怒那人,將自己滅成渣渣。

「呃,周道友,老夫有一句話,必須要勸你一勸。尋找娘親,還有其他門路,若非必要,莫與那雲天決有任何瓜葛。此人千年之前,僅是元嬰,千年之後,成為碎虛,實力絕強,卻又最是兇狠冷血。據說,雲天決突破碎虛之時,曾大發癲狂,連自己四弟都給手刃了…因為斬殺雨殿四皇子,被神皇重責,廢去一臂…」

「斬殺四弟1

寧凡一皺眉,他對著雲天決不免有些惡感。

在他看來,世間之人大致分為三種,凡人,敵人,親人。

凡人是寧凡不願殺的。

修士踏入爭鬥,必分生死,則是敵人。

而親人,就算寧凡道消人亡,都不會斬殺自己親人!

對那雲天決,寧凡自是小覷了一絲。

實力雖強,資質雖高,但如此冷血,大道必難走遠。

「洞虛道友的良勸,我記下了。若非必要,我不會去惹這個狠人。」

「只是無論如何,我會尋到她1

寧凡心思一動,若雲天決的門路走不通,就去尋雲若薇吧。

記得寧凡在雲若薇的夢中,曾見過寧倩一面…

或許雲若薇知道些什麼。

望著寧凡思索的目光,洞虛大感有趣。

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淫與孝,都被寧凡佔全了。

這個小子,真是個極端的人。

未完待續。。

ps:感謝喵撲東瓜茶的打賞。感謝藍色磷火、舞長天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