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63章雷皇之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然是高明的,亦是難以理解的。 洞虛悟性自是極高的,能修鍊到內海七尊的人,悟性豈能低了? 但以他穎悟,竟只能從玉簡中摸到一絲絲虛空軌跡,想要徹底窺明要旨,千難萬難。 太高雅的音樂...

許秋靈帶來的,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洞虛老祖是許秋靈的恩師,他若能突破煉虛期,對寧凡、對許秋靈、對歡魔島都是好事。

不再拖延,寧凡推門而出,拉起許秋靈便往蘇河前行。

似乎因為極喜歡蘇河的景緻,洞虛特意開闢了一處水下洞府,在蘇河之下修行,如此也避免了暴露身份后、被過多歡魔高手打攪。

寧凡向許秋靈詳細詢問了洞虛的情況,大致了解到,原來洞虛還未正式閉關。畢竟突破煉虛非同小可,在此之前自是要有所準備的。

譬如閉關之地的選擇,譬如弄到一顆六轉丹藥『窺虛丹』,提升突破煉虛期的成功率。譬如閉關期間、對洞天島的安排等等。

又譬如,突破境界后的擋劫之物。

這些都是很現實的問題,以洞虛的底蘊,擺平這些問題自然有門路。

寧凡之所以趕去尋洞虛,卻是為了給洞虛其他的幫助。

對半步煉虛而言,能否突破煉虛,重點在於能否達到『窺虛』境界。

對寧凡而言,已經完成『問虛』關卡,甚至還高出窺虛一級。單就對虛空之力的領悟,寧凡絕對超越洞虛百倍不知。

他若是將虛空感悟融入一絲虛空之力中,交給洞虛,必定能幫助洞虛些許小忙。

他若是將自己突破煉虛心境的心得告知洞虛,對洞虛的心境提升亦有好處。

他能幫的,暫時只想到這兩點。

「大哥,有沒有辦法,幫助靈兒的師尊提升個『三五成』晉階幾率呢?」許秋靈明眸連閃,在她眼中,寧凡就是萬能的。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提升三五成幾率,你以為我是『太虛』修士?還是以為我是六轉煉丹師?」

寧凡失笑。捏了捏許秋靈柔嫩的掌心,這個傻丫頭,真看得起自己。

「大哥在靈兒的眼中,無人可比,無所不能。」許秋靈一如往昔的深情。

「傻丫頭,無人可比是不可能的,你還沒有見過,站在這世界巔峰的力量…縱然是仙皇,也未必無人可比…不過你可放心,他是你師父。大哥自然要幫他的。」

寧凡點點頭,他對自家人從不小氣。

他確實自私,那是對外人自私,唯有對外人摳點,才能對自家人大方,這是不變的道理。

「大哥,你對靈兒真好1

許秋靈一時情動,竟側過身,輕輕擋在寧凡身前。送上香吻。

她的吻技還很生澀,除了洞房花燭之夜,在姑蘇的五個月,她並未與寧凡有太多歡好的機會。

比起身體的**。她更看重心靈的享受,她喜歡縮在寧凡懷中,就好似這個懷抱是她的全世界。

「唔…」

她發出輕輕的嬌喘,她的情來得好像六月的雨。一旦洶湧,無可阻擋。

品嘗著許秋靈的甘甜唇舌,寧凡心神一盪。

在姑蘇的五個月生活后。他脫下了黑氅,換回一襲白衣,似乎找回了一些凡人的悠哉。

他也漸漸眷戀起心儀女子的唇舌,漸漸能夠體悟老魔的叮囑。

「魔修之路,絕不能少了女人與酒。」

女人與酒,都是平復殺心的最好方式。

眼見佳人情動,寧凡自不會辜負佳人的香吻。索性洞虛老祖根本不急,遠沒到正式閉關的時刻,寧凡也就放鬆的心情。

就這般將許秋靈橫抱,平放在河岸的蘭花草地中,幕天席地將她抱緊,壓在身下,肆意索齲

許秋靈真是一個好女人,她愛寧凡,便不會拒絕他的一切要求,努力迎合著寧凡的索齲

河岸之畔,傳來若有若無的嬌吟聲。

當然,沒人能看到寧凡與許秋靈的艷事。原因么,寧凡催動了彌天舍利,隱匿了二人身形,唯有彼此可見。

若是魏祖知曉,他坐化凝出的彌天舍利被寧凡拿來討好佳人,不知該是何等心情。

寧凡變了,真的變了。

16歲的他,為了守護紙鶴,在白衣外披上黑色羽氅,墮入魔道。

360歲的他,一路殺伐,身心俱疲,在這個關頭,他遇到陸婉兒,遇到許秋靈,心靈被一個個女子滋潤,再次找回往日的恬淡。

紙鶴是寧凡的逆鱗,許秋靈則是寧凡的溫柔鄉。

搓揉著許秋靈的胸前豐滿,挺動在那滑膩濕熱的柔嫩間,寧凡此刻如此確信,活著是快樂的。

許秋靈回應著寧凡的熱吻,擺動腰肢迎合寧凡的動作。

她很幸福,就好似當年,那隻蝴蝶,採擷了蘭花的所用。

只是到了來世,她仍願意被那隻蝴蝶採擷,不求回報。

天色昏暗,已是傍晚,兩具交纏的身體方才各自穿起衣物,撤去彌天之光。

「大、大哥,你自己去找師父吧,幫幫他突破煉虛。靈兒這個樣子,不方便見人…」

許秋靈對著隨身小鏡,端詳著自己脖頸的吻痕、面色未退的潮紅,輕輕嗔了寧凡一眼,小跑回府。

那眼神,就好似在責怪是寧凡的不是了。

「是你先勾引我的…」

寧凡望著許秋靈的背影,忽而有些感觸。

從前的自己,只是殺戮、爭鬥,甚少關心諸女,是不是該給予他們如許秋靈一般的關心。

他發現,他的心境真的開闊了,這或許就是他心境突破煉虛初期的理由。

是許秋靈,這個女人看出了寧凡的心中壓力,幫他將這壓力宣洩。

「師尊,我漸漸明白你的叮囑了。若有選擇,千年碎虛或許更加適合我,能日日歡愉,享受修道的快樂。但我沒有選擇,我只能用少得可憐的百年光陰,去抗爭命運…我,不能敗1

寧凡的眼神漸漸冷靜,再無一絲兒女情長之色。

接下來與洞虛談的。會是正事。

嗖!

寧凡一步踏出,化作一點劍光,瞬息數萬里,沒入蘇河河底。

一處河底水晶宮前,寧凡腳步一收,從容踏入。

水晶宮正殿,洞虛正翻看著見案上的一份玉簡,是寧凡當年所贈。

其中記載了亂古大帝對虛空之力的明悟,但這明悟雖然高明,卻未必適合此刻的洞虛理解。

亂古對虛空之力的闡釋。包涵了窺虛、問虛、沖虛、太虛、碎虛五個階段,自然是高明的,亦是難以理解的。

洞虛悟性自是極高的,能修鍊到內海七尊的人,悟性豈能低了?

但以他穎悟,竟只能從玉簡中摸到一絲絲虛空軌跡,想要徹底窺明要旨,千難萬難。

太高雅的音樂,名為陽春白雪。未必適合雅俗共賞,下里巴人的音樂反倒更能引起共鳴。

一個道理。

啪!

洞虛長嘆一聲,將玉簡重重放在几案上,心亂如麻。

明明摸到了煉虛瓶頸。但卻無法再進一步領悟虛空之力,提升突破煉虛的機會。

「難…煉虛境界,果真極難突破…」

在這一聲嘆息之後,立刻便有一道輕笑傳入。

「哦?洞虛道友也有畏難的時候?須知問道之路。艱難無比,若無不懼艱險的壯志,如何能攀登到更高之境!人生不如意十有**。被坑一二次實屬正常,道友著相了1

寧凡眼露莫名笑意,身影出現在正殿中。

他的到來,並沒有讓洞虛太過驚訝,但他的話,卻好似一道春雷,振聾發聵、醍醐灌頂,讓洞虛幡然悔悟。

好險!

寧凡的話,雖是調笑叩問,卻無疑是在點醒洞虛。

方才洞虛沉迷悟虛,一時受挫,心灰意冷,竟犯了修真大忌…遇難而畏!

若非寧凡出聲點醒,怕是這一次失敗,會讓洞虛道心留下陰影,使得日後再突破煉虛,都會有這道心魔出現,提醒他,他不可能成功。

是寧凡一言,救了他的修道之路!

「哈哈,多謝周道友良言相勸!嗯?靈兒沒跟你一起來…」

許秋靈不在場,洞虛竟是與寧凡道友相稱,平輩而交。

不單單因為寧凡實力出類拔萃,已與內海七尊平起平坐。更因為洞虛欽佩寧凡的道悟,激賞寧凡的心性。

道友相稱,真是再好不過,修界之中,忘年交根本不足為奇。

洞虛的眼中帶著莫名笑意,故意在寧凡衣袖上多瞅了幾眼。

寧凡的衣袖上,留有不少女子胭脂水粉的污痕,不必猜,寧凡剛剛肯定和許秋靈雙宿雙修了。

如此,以洞虛的心性自然猜出,許秋靈不來,定是雙修之後、無法見人了。

「周道友,春風滿面,善解人『衣』,不簡單,不簡單啊1

寧凡搖頭無語,誰能想到無盡海至尊人物,會私下跟寧凡葷玩笑。

「閑話休說,洞虛道友,你的情況,我大致已聽靈兒說了。你突破煉虛,著實是一件好事,我能幫你的,除了那虛空感悟的玉簡,還有其他兩處,可稍稍指點一二。」

「哦?願聞其詳。」洞虛頗感詫異,他倒沒想到,寧凡還能指點自己兩個地方。

若是一般人對洞虛說『我要指點你』,洞虛肯定翻臉,認為別人是羞辱自己。

但寧凡不同,寧凡僅憑虛空感悟的玉簡,就把洞虛徹底折服。那種深邃的感悟,不是化神能擁有,寧凡的道悟之深,讓洞虛感到渺小卑微。

洞虛相信,寧凡不是嘩眾取寵之輩,他說能指點自己兩處,便能指點兩處。

「第一,關於心境方面,我可以稍稍指點道友的。」

「心境!對!你的心境在滅瀛之戰中,突破煉虛,是老夫親眼所見1

洞虛面色大喜,他就知道寧凡不是個空口白話的人。

如今的洞虛也不過是半步煉虛的心境。若洞虛能獲得寧凡心境提升的感悟,將心境率先突破煉虛,對於修為突破,是大有益處的。

「敢問道友,除了心境方面的指點,可還有其他造化賜予老夫1

洞虛表情真摯,絲毫沒有被寧凡『賜予造化』的羞恥,足可見在其心中。對寧凡有多麼高看了。

「第二,我可以將我對虛空之力的掌握心得,告知道友,雖不知具體能幫到道友多少,但想必道友不會失望的。」

寧凡指尖一點,一絲漆黑的細線透指而出,正是虛空之力。

一霎間,洞虛好似陷入獃滯,震撼難明!

他以為他已經很高看寧凡的,但這一絲漆黑之線。讓他再次發現,自己小看了寧凡!

虛空之力!寧凡竟能掌控一絲虛空之力!

這隻有一個解釋,也只可能有一個解釋…

「道友難道突破了問虛難關!!1

洞虛的語氣因為激動而略顯尖銳。

問虛難關,比窺虛更難!

窺虛僅僅是窺探虛力,問虛卻不但包含窺探,更包括掌控!

僅僅是窺虛瓶頸,都卡得洞虛幾乎窒息、險些心冷。

而寧凡卻已突破到了問虛之關!問虛之關,就連無數初期煉虛,都被卡死!

這即是說。只要機緣足夠,寧凡一路修鍊到煉虛中期…不難!

「怪物!你真是個怪物1洞虛目光古怪看著寧凡,口中稱嘆不已。

一個尚未煉虛的修士,可以突破問虛之關么?

一個尚未碎虛的修士。可以掌握抽魂、化身么?

寧凡做到了!

他不是怪物是什麼!

「我給道友好處,道友卻說我是怪物,似乎不妥吧?」寧凡玩笑道。

「當然不妥!道友給我這兩個好處,起碼可助我提高一成突破機會!道友可莫要小看這一成幾率。尋常修士突破煉虛,能有百分之一成功機會都難。道友給我如此大的好處,我自是需要報答道友的…」

「哦?洞虛道友還有好東西可以報答我?」寧凡失笑。他隱隱記得,洞虛將積蓄的所有洞天之寶、傀儡靈礦都送給自己了。

洞虛還藏著什麼好東西么?

「道友莫非忘了?我也還有兩個好處沒有送給你埃」洞虛神秘一笑。

「哦?願聞其詳。」寧凡收了笑容,嚴肅道。

「其一,老夫眉心這滴真仙之血,可為道友卜算一件事,道友可要記得使用埃其二,老夫曾告訴你,我有三分之一的雷皇之墓地圖,你可還記得?」

「雷皇之墓?此墓我有所耳聞,在紫蠱等人的記憶中也窺探到一些,據說那雷皇之墓是內海周家的產業,似乎是『不周雷皇』的遺物,乃是一個品階不低的小千界寶,在其中修鍊可有莫大好處,具體如何卻不得而知,似乎進入還需名額…不過進入此墓需要地圖,周某返回外海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

「呵呵,那可是一處好地方,是周皇留給無盡海化神修士的莫大好處,實際上老夫此次突破煉虛的地點,最想選的便是那雷皇之墓。三分之一的地圖,也是老夫數次進入才勉強畫出的。」

「在雷皇之墓突破煉虛?」

寧凡忽然對這雷皇之墓大感興趣。

一般修士突破煉虛,多半會選擇遺世宮,因為這裡節約時間。

剩下的一半,大概會選擇虛空之中突破,畢竟虛空雖然修鍊緩慢,更有兇險,卻更容易窺虛。

寧凡本猜測,洞虛多半會選二者之一閉關煉虛,想不到竟選擇了雷皇之墓。

那雷皇之墓究竟是何等玄妙,竟能讓洞虛都為之痴迷。

皇墓!

寧凡忽而想起陸界焚的話。

陸界焚曾說,他是進過皇墓的修士,難道說得就是雷皇之墓?

雷皇之墓,不周雷皇,無盡海曾經的主人,傳聞已死…

真的死了么…

「敢問洞虛道友,無盡海何以不受雨殿界法約束1寧凡似有疑惑。

「道友以為呢?」洞虛神秘笑道。

「我從前覺得,無盡海之所以不受雨界管制,是因為此地有碎虛隱居,但如今細想,又或許不是。亦有可能是道友所說的雷皇之墓,構成了雨殿的某種利益,讓他們有所顧忌,故而特許了無盡海特權。」

「道友從前只猜對一半,如今也只猜對一半。不錯,讓雨殿放棄管制無盡海的,有兩個理由。其一,是為了雷皇之墓,其二…是因為『那個人』似死未死,仍讓雨殿深深忌憚。那個人,還活著!並未如傳聞中死去!所謂的墓,亦是假象!那個人活著的消息,除了雨殿高層,及我等內海七尊,無人知1

「那個人?」寧凡目光一動,陸界焚與洞虛,似乎都很清楚『那個人』的存在。

「不錯,就是那個人!那個人就是…不周雷皇,雷皇大人還活著1

洞虛的眼中閃現出一抹狂熱。

不周雷皇,是一個傳說!

他雷道悟性之高,冠絕九界,獨戰劍界三皇不敗!

他造出雷皇之墓,擁有極其玄妙的能力,讓每個雨界化神都為之瘋狂!

「不周雷皇1

寧凡深吸一口氣,他能感受到,這個名字的份量。

獨斗劍界三皇,這戰績可是比那白衣劍神一劍敗劍皇更加犀利了。

卻不知這不周雷皇比之涅皇,又如何!

第三更未完待續。。

ps: 感謝北武四支隊、倦j、小寶二發、裂馬狂刀、nico88打賞,感謝放開那姑娘、翹小喵、無聊凡人、zjdodo、qwea7878月票支持!&%小說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