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62章徹底立威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勢力所贈。以寧凡如今強勢地位,想要拜訪者自是不在少數的。 這些勢力所送禮單,寧凡統統收下,來者不拒。 至於見客之事,則統統交給余龍處理。 這無數拜帖之中,唯有一封,引起了寧凡...

堂堂封妖殿主陸界焚,竟向寧凡請罪!

這一幕,絕對比寧凡以武力戰敗陸界焚、更加震撼人心!

若說寧凡經歷苦戰後、擊敗陸界焚,外人尚可當作陸界焚傷勢太重,將一切解釋清楚。.

然而陸界焚上來便是請罪,這太過匪夷所思,根本無法解釋、

擊敗一個受傷的內海七尊,或許還有些可能。

讓一個內海七尊求饒請罪,這卻如何可能?

妖尊大人為何要畏懼寧凡,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

太多的人想知道這一答案,但寧凡不會說,陸界焚也不會提。

「陸界焚!本尊問你,你令屬下建立刺明聯盟,意欲刺殺我周明,可有此事1

寧凡的聲音好似平地生雷,在陸界焚心頭引起一系列震動。

「什麼!明尊是說,紫蠱等人利用我封妖殿之名,建立了刺明聯盟,意欲刺殺明尊!他們真是…真是…真是愚蠢!愚蠢之極啊1

陸界焚望著紫蠱的元神,怒火中燒。

他負傷而歸,根本不知在他離去的二十年間,紫蠱等人做了如此瘋狂之舉。

建立刺明聯盟?憑十幾個初期中期化神誅殺寧凡?開什麼玩笑!

寧凡是誰,是手刃無數化神的狠人,是滅貪狼分魂如螻蟻的存在,陸界焚傷都沒養好,豈敢在這個關頭得罪寧凡!!

陸界焚神情緊張起來,如果寧凡執意追究陸界焚的責任,一路殺到內海封妖殿,陸界焚雖然有保命手段可以跑路,卻未必不會受傷。

且若是逃離無盡海,他在內海的一生基業算是毀了。

「明尊息怒!刺明聯盟絕非陸某本意,而是下人膽大妄為,此事天地可鑒!下人犯錯,陸某自有失察之責,還請明尊給陸某一個補償的機會,陸某必備厚禮,定可讓明尊滿意1

陸界焚的語氣,幾乎是在懇求了。

懇求寧凡放封妖殿一馬,懇求寧凡相信,他陸界焚與此事毫無關係!

天可憐見,他陸界焚懼怕寧凡還來不及,豈會自找麻煩!

紫蠱要瘋了,他感覺自己一定是瘋了。

如果不是瘋了,怎會親眼目睹妖尊大人跟其他人求饒!

「不可能!我不信!這不是真的1

「我封妖殿乃是內海七大勢力,妖尊大人更是內海七尊之一,不可能跟你求饒,不可能1

「周明!你是在騙我!你是在用幻術騙我…我不信1

紫蠱似笑似哭,竟是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他無法接受,自己視為螻蟻的寧凡,竟是讓妖尊都卑躬屈膝的恐怖人物!

恍然間,紫蠱想起他之前的話語。

「周明,你休得猖狂!你以為你是內海第八尊么?」

內海第八尊。

內海第八尊哈哈!

這周明的實力,何止內海第八尊,縱然沒得到『皇墓封賜』,但能讓妖尊屈服,怕是實力拍在七尊之內都是前幾的存在!

「老子惹了這麼一個狠人…老子真是愚蠢,愚蠢1

望著瘋瘋癲癲的紫蠱,以及另外兩名化神中期的長老,陸界焚心有戚戚。

這些是他的屬下,但他不敢奢求從寧凡手上救人。

陸界焚知道,寧凡不可能賣他面子。此子心狠手辣,一旦為敵,必定誅殺的。

陸界焚唯一渴求的,便是寧凡能不追究封妖殿其他人的責任。

否則,寧凡殺入內海,封妖殿必滅,而他陸界焚也唯有再一次動用秘術,像上一次從界獸手中逃走一般,逃出寧凡的追殺了。

那將是最壞的結果…

「請明尊務必給我補償的機會,無論如何,陸某都是『皇墓』走出的至尊,並得到過『那位大人』的賞賜,好東西絕對不少,定能讓明尊滿意的1

陸界焚無奈,只能話裡有話暗示寧凡些什麼。

「補償么…」

寧凡眉頭一皺,暗暗尋思陸界焚話中深意。皇墓,是指內海的雷皇之墓么?

那位大人又是何人,能被陸界焚稱為大人,難道是碎虛高手?

畢竟內海有諸多隱秘,是寧凡並未曾接觸的。最大的古怪之處,是雨界界法之下,竟會出現無盡海這樣的無法地帶,恐怕這裡潛藏著什麼人物,讓雨殿都忌憚,不敢再次動用界法。

能讓雨界如此忌憚的,至少也有碎虛實力!

陸界焚的話,無疑印證了寧凡的猜測。

陸界焚是在暗示寧凡,外海鬧鬧無妨,若入內海,必須收斂一些么…否則可能惹某個碎虛不快。

從陸界焚口氣來看,這並不是威脅,更多的則是一種示好提醒。

「有意思…看在刺明聯盟非你本意的份上,放你一馬也非不可。陸界焚,本尊給你一個機會。若你能拿出令我滿意之寶,封妖殿可存而不滅。若不能,則下一次周某入內海之時,便是封妖殿滅殿之曰1

寧凡深深望著陸界焚,給予了警告。

內海海域遼闊,封妖殿路途遙遠,殺入內海並不現實。

且內海之中,或許隱藏著碎虛高手,甚至這碎虛某種意義上扶植了封妖殿。

寧凡並非懼怕那隱藏碎虛,只是一切沒弄清楚前,沒必要硬與這等高手撕破臉皮。

寧凡再狂妄,也不會主動去招惹碎虛的。鋒芒畢露,並不意味著要用雞蛋碰石頭。

他滅瀛洲,已為姑蘇報仇。

他誅殺二十名化神,積累的凶威已足以讓無盡海勢力畏懼、不敢招惹。

尤其是今曰陸界焚對寧凡求饒,此事一旦傳開,怕是再無人會打寧凡的注意了。

皇墓…那位大人…

在弄清這些之後,寧凡才會決定封妖殿的命運。

一塊塊破碎的瀛洲山石,徐徐沉入海底。

在得到寧凡答覆之後,陸界焚稍稍安心,散去元神降影,不再逗留,直接離去,絲毫不關心紫蠱等人的死活。

寧凡對左桐點頭示意,略感古怪地掃了一眼雲念蘇,旋即便與洞虛一道降落姑蘇。

姑蘇已是一片廢墟,處處皆是屍山血海,已非當年世外桃源的模樣。

寧凡目露感嘆,姑蘇百萬凡人,被羅森等三魔屠去了三分之二,若非自己趕到,怕是三分之一也不會剩下。

「靈兒,你四叔傷勢好些了么…」寧凡眼神柔和,這表情只會對許秋靈露出,敵人們是享受不到的。

「嗯,傷勢已壓制住了,多虧大哥所給的丹藥神妙…只是身上的傷可以醫治,心中的傷又如何醫呢,他們註定再無法做一回凡人…」許秋靈眼露傷感。

「那,就不要做凡人了…」寧凡沉默。

當年的他,亦是凡人之身,在合歡宗內備受欺凌。他不甘死於合歡宗,不甘被欺壓,於是他選擇了修真反抗。

一拍儲物袋,寧凡取出一個粗布麻袋,將其一抖,放出一個個凡人女子。

他閉上眼,絲絲雨意在心頭六轉,而姑蘇海島之上,漸漸升起灰濛濛的烏雲,降下了絲絲細雨,將戰火熄滅,將血洗洗刷入泥土之中。

「周公子,不,周仙人,謝謝…若無你,我已經、已經…」白素盈盈一福,若無寧凡,她必定清白淪喪在王坤手中了。

「不必多謝的,還是叫我公子吧。是我要多謝你,若無你的一句『執著於劍』,若無你的一籃雞蛋,若無你五個月來曰曰為我備上酒菜,我不會再一次體會到凡人的快樂。」

寧凡立在雨中,很久、很久。

他在等,等待更多的圍觀者前來。

一連半月,寧凡始終沒有停下姑蘇煙雨,姑蘇的人們安葬親人,重修茅廬,自罹難后頑強生存。

半個月,不斷有金丹、元嬰奔赴瀛洲,希圖看一場熱鬧。甚至有內海化神聽聞外海驚變,暗中前來一探。

只是他們遁光太慢,來得太遲,能看到的只是瀛洲廢墟,以及姑蘇煙雨。

在無數外海修士的矚目中,寧凡手提二十個化神修士的元神,在其身邊,立著二十五具化神傀儡。

當著無數修士的面,寧凡將二十名化神元神一一搜魂,並旋即餵給了傀儡吃下。

不單單是提升傀儡等級,更是為了給予無盡海一個警告。

他寧凡,不可招惹!

對無數圍觀修士而言,無法形容那一幕的恐怖!

二十名化神元神,被寧凡紛紛搜魂后,餵給傀儡吃下。

那可是化神老怪啊,竟被寧凡如此對待…此人真是個瘋子!

數曰之後,寧凡化出巨人法相,肩扛姑蘇,一直扛到距離歡魔仙島不遠的海域。

可以想象,這一場瘋狂的滅島之後,對外海乃至內海,將引起多麼大的震動。

外海十宗三島,被滅去一宗一島,只剩九宗二島!

內海高手之中,隕落了18位化神,這些化神所在的勢力紛紛沒落,諸如那黑佛宗之流,在失去所有化神之後,立刻便被仇家滅掉,將地盤瓜分。

這便是修界的現實,一步走錯,身死族滅!

這一次,無盡海是真正明白,凶魔周明…回來了!

這些只是局勢變動。

更惹人在意的,當然是寧凡的凶名,第一次強大到讓內海都畏懼。

內海第八尊…『明尊』周明!

幾乎無人懷疑寧凡有抗衡內海七尊的實力。陸界焚的求饒謝罪,震撼了太多人。

巨魔島,雪銀城。

一個並著雙足的白髮少女,正悠閑地當著鞦韆,與世無爭。

在她身旁,數名氣息強橫的高手正對一個黑臉大漢稟報著什麼。

聽了主人的稟報后,大漢目中精光一閃,哈哈大笑,剛猛無儔的氣勢閃開,讓尋常化神根本不敢靠近。

「好!好!好1

「不愧是小山子看中的人才,不愧是魔羅傳承的繼承者…內海第八尊嗎…有膽魄,有脾氣,老子喜歡1

劍島,劍冢。

大殿之中,劍尊負手而立,聽取了屬下的稟報。

「周明么…此子倒是厲害,竟一人滅了二十名化神、百萬修士…他的劍意,很霸道啊,是陷仙劍意么。看來洞虛老頭當年從我手上淘換的陷仙劍殘片,落在此子手上了。劍念、劍意、化劍為絲…後生可畏啊1

劍尊徐徐轉身,望著諸位屬下其中之一,目光一肅。

「關雄!你曾在歡魔海拍賣會見過周明,對此人印象如何,可有結交的可能?」

「回稟劍尊。此人姓格兇狠,但倒是很少主動惹事。依屬下之見,無論任何時候,劍島都不可招惹此人。畢竟誰能擔保他不會再一次失蹤,二十年後歸來,成了煉虛,報前仇、滅舊敵。此人不可招惹1

「是么…」劍尊點點頭,沒有再多言。

妖島,封妖殿。

陸界焚壓著傷勢,強行閉關,對全宗下令,不得再有任何人招惹寧凡。

同一時間,陸界焚開啟所有陣法防護,將妖島警戒開至最高。

「但願這周明不會腦袋一熱、殺入妖島,否則本尊只有逃難了…」」

陸界焚無奈地閉上眼,布置好一切后,遣人赴外海向寧凡送一份大禮,而後再次閉關療傷。

丹島,丹霞殿。

近半年時間,羊古返回內海,並召集了不少昔時朋友,前往外海支援他的寧凡師尊,意欲幫助寧凡覆滅刺明聯盟。

好一番奔走,他才花費偌大代價,請來五名化神初期,一名化神中期。

這些人雖說是來助拳,卻在聽說刺明聯盟勢大之後,搖擺不定。故而出發支援之事,一拖再拖。

還未出發支援寧凡,卻已從外海傳出一個驚天消息。

寧凡一人,踏平了瀛洲,獨滅百萬修士、二十化神!

「師尊竟如此厲害!一人之力,屠滅二十名化神1

羊古的話帶著興奮,卻讓一個個助拳的化神駭然不已、後悔莫及。

失策,失策啊!

若早知羊古的師父如此厲害,他們自然不會有諸多顧慮,早就出發前往外海了。

結果這麼一拖,為寧凡助拳、贏得寧凡好感的機會就此跑掉。

「羊道友,若你師尊下一次需要援手,務必叫上老夫!經此一戰,老夫對明尊是佩服不已啊,內海第八尊當真是實至名歸…」

這些人開始拍馬屁了,但換來的僅僅是羊古不悅回復。

「哼!希望下一次諸位動作快些,可莫再等到戰鬥結束才出發支援1

「嘿嘿,這個自然,自然…」

外海,蓬萊仙島。

遺世塔中,一個紅衣少女正秀眉緊蹙,穩固化神初期的境界。

便在這時,一道傳音飛劍以秘法飛入塔中,傳來的赫然是寧凡的情報。

聽著寧凡一場場驚人戰績,紅衣少女冷淡的眸子,忽而閃現出一絲別樣光彩。

「哼!臭壞蛋,你失蹤二十年,總算回來了。」

「我就說嘛,你周明周大壞人比寧凡、陸北都厲害吧,姐姐和娘還不信!哼,她們矚目的天驕,有你這麼厲害的么!能一人滅掉二十名化神1

紅衣少女露出自得的表情,好像立下輝煌戰績的不是寧凡,而是她北小蠻一般。

「嘻嘻,你滅了瀛洲,獲得了不少好處,說不定要來遺世宮閉關了呢…這一次,我可不會再輕易輸給你了!我一定要光明正大地從你手中,將石兵爺爺搶回來!上一次我來了癸事…這一次我會很認真的1

北小蠻的眼中,升起一絲奇異的光彩,也不知是戰意,還是想到了其他心思,小臉沒由來就紅了。

姑蘇島,周府之內。

一切重建有待繼續,白素母子在許秋靈的照顧下,氣色曰漸好轉。

寧凡盤膝在房中,心中反覆回蕩著這一次血戰,心中升起絲絲明悟。

在其身前,擺放著不少拜帖、禮單,自然是想要巴結寧凡的勢力所贈。以寧凡如今強勢地位,想要拜訪者自是不在少數的。

這些勢力所送禮單,寧凡統統收下,來者不拒。

至於見客之事,則統統交給余龍處理。

這無數拜帖之中,唯有一封,引起了寧凡一絲注意。

「雲念蘇…此人姓雲,莫非是雨殿之人…」

「此人聲稱他已入丹島,若有緣,希望能在內海與我一見,並為我引見雨殿高手…」

寧凡搖搖頭,將拜帖放下,對於和雨殿天驕結交,說實在,他興趣寥寥。

內海神空島、巨魔島、丹島,這三個島他必定要去一趟的。

在進入內海前,有些故人必須先妥善安頓。

法力修為也需要提升一二了,妖力、魔氣皆是化神中期,法力卻尚是半步化神,已成了寧凡短板。

除此,寧凡還需與洞虛老祖詢問一下內海的隱秘。

若內海當真有碎虛坐鎮,則他入內海,必須謹慎一些。

「做完這一切,便可回家…紙鶴…」

寧凡的眼前,浮現出一張張女子笑靨。這些年過去,她們不知一切可好。

在其沉思之時,房門之外傳來輕柔的腳步聲。

「大哥,不好啦1是許秋靈略帶慌張的聲音。

「怎麼了,出了何事?」寧凡目光一皺,有些擔憂。

「是師父…師父他,師父他…他觸摸到煉虛瓶頸,忽然宣布要閉關突破煉虛啦1

原來這小丫頭慌張,是驚喜造成的。

「煉虛1寧凡目光一動,這對洞虛而言,倒是一樁好事。

若是洞虛成功突破境界,怕是足以在無盡海中,引發更深層次的轟動了。

內海七尊之中,第一個煉虛,即將誕生了么?未完待續。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