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61章內海第八尊(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內海七尊,何須給你任何交待!你以為你是誰,內海第八尊么1 紫蠱不信,他不信! 而寧凡根本不與他多言,直接解了紫蠱一絲修為封印,令他法力足以施展元神扶鸞的秘術。 「三息之內。喚不...

十四名化神合擊,結局竟是四人敗退,十人吐血!

那吐血的十名化神中,便有紫蠱道人在內,雖然仗著人多分擔劍力,但被寧凡一劍絞碎心口,也是重傷不輕的。

羅森等四名化神中期,險之又險地以劍氣護心,方才沒有受傷,卻也是敗退難敵。

寧凡一指繼而點出,渺島河山,蒼天黑日,俱都再次崩潰。

第一崩,第二崩!

一指出,百萬劍光橫掃八方,數千金丹、元嬰,直接喪生於劍指之下,14化神之中,6人慘死,被寧凡奪走元神、儲物袋。

這慘死的六人之中,甚至有化神中期的羅森在內!

「饒、饒命1

羅森肉身崩潰,只剩元神,連同其他五名化神的元神,被寧凡攝入掌中,封印修為。

可怕,太可怕了!

這寧凡豈止是厲害,簡直是不可戰勝!

元神被寧凡所擒,羅森顫抖畏懼,只知求饒。

但這求饒聲,豈會讓寧凡有稍稍憐憫之意!

是羅森,一手血洗了姑蘇…他該死!

寧凡眼神淡漠,拂袖一揮,羅森在內的十二名化神元神,俱被寧凡劍意化線,以劍線串過十二人的琵琶骨,束縛法力,收入袖中。

劍意刺穿元神,羅森等人只覺痛入魂魄,難以忍耐,以諸人化神魔修的狠性,都不由咧牙叫出聲。

紫蠱等殘存的八名化神,皆是心生絕望。

十七名化神、百萬聯盟修士圍攻寧凡,到頭來卻被寧凡一人屠得只剩8人!

縱然是在雨界都算鳳毛麟角的化神老祖,卻被寧凡以劍意穿絲,極盡屈辱!

「士可殺、不可辱…」邪骨齒關打顫,黑劍一指寧凡,強作鎮靜。

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顫抖,知曉這位堂堂黑佛宗老祖,竟是懼怕寧凡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凶魔!

獨創瀛洲。誅殺百萬聯盟修士若螻蟻,擒化神如兒戲…若早知寧凡是如此魔頭,邪骨決不願自尋死路、與寧凡交惡。

可惜一切都晚了…他對寧凡動了殺心,這取死之路是他自己所選擇!

但他不甘,不甘啊!一路燒殺淫掠,才修到化神中期,才建立起偌大的黑佛宗。邪骨不願被寧凡當作芻狗戲辱!

「為何!你之實力明明堪比內海七尊,為何要對我等普通化神動手!周明,你給我等一個理由1

邪骨不甘嘶吼,這嘶吼,卻只讓寧凡冷笑。

理由?

聯盟血洗姑蘇之時,可給過姑蘇理由!

自己來到瀛洲。聯盟聲勢尚且浩大之時,為何不跟自己講講理由,上來便開陣誅殺!

怕了、畏了,想起講道理了?天下哪有這等好事!

「理由?這可否…作為理由1

寧凡自羅森儲物袋中,取出一個麻袋,那麻袋中裝滿了女人,尚未打開。便流露出極重的脂粉香艷氣息。

麻袋之中,有羅森自姑蘇擄掠的萬名女子!

「這便是他殺人的理由?我等就是因為羅森擄掠了些凡人女子,就被周明追殺至此1

八名化神錯愕了,縱然是雲念蘇、左桐都感到不解。

凡人之命,賤如螻蟻,死便死了,搶便搶了,有甚好動怒的!

邪骨氣得牙關直抖。

他堂堂化神中期。就是因為一切卑賤如豬狗的凡人,被寧凡追殺得不人不鬼!

「凡人算什麼理由!凡人算什麼殺人的理由1不單邪骨一人,數個化神都不甘嘶吼。

寧凡此刻心如鐵石,豈會憐憫一些敵人,向天冷笑。

「說得好!凡人算什麼理由1

「本尊殺人,何須理由1

殺!殺!殺!

他的心境在一股殺意的刺激下,徹底突破煉虛初期!

他殺人並非沒有理由。

只是若問心無愧。縱然面對天下責罵,他又何須與任何人解釋!

只是若執念不改,縱然面對百萬聯盟,寧凡也只有一種氣魄…雖千萬人。吾往矣!

寧凡一步踏出,眼如寒劍,八名化神驚駭之下,竟各自奔走,向瀛洲仙島八個方向逃遁。

他們已放棄了最後抵抗,不是不敢拚死,只是14人拚死的合擊,都被寧凡一招破去。如今只剩8個殘兵敗將,何來勝算?

縱然瀛洲仙島被東玄劍陣封鎖,進不得、出不得。但這八人已被寧凡嚇得心神大亂,逃得一時,便是一時!

瀛洲仙島,一片血海,當日劍靈氣滋養的靈秀仙府,早已不存。

踏在無數屍骨血海上,寧凡冷目一掃,望著分而逃遁的八人,目露譏諷。

肩后一對扶離紫翼伸展,在日光下好似水晶般閃動光澤。

寧凡紫翼一震,以無法想象的速度,逼近八名逃遁化神其中之一。

快!太快!

這遁速放在內海七尊之中,都可列第一!

古何駭然欲死,他是封妖殿的兩名化神中期之一,乃是封妖殿二長老。

此刻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被寧凡紫翼追殺的第一人。

他點燃元神,他拚命飛遁,本已遁出數萬里。

但寧凡只一振紫翼,便追至其身後,手起劍落,斬離劍的星光劍影在長空中劃出一道完美弧度。

「不可能!你的遁速怎可能比妖尊更快!啊1

慘叫一聲,古何伏誅。

劍絲所穿的元神,再多一人!

寧凡一步踏出,這一次他追擊的是封妖殿大長老——化神中期的韓威。

韓威正在亡命逃脫,驟然間一道紫色煙絲飄然出現在其身前,毫釐之間,已擒下古何!

韓威心頭咯一聲,一股極其兇險的感覺浮上心頭,不待寧凡出手,韓威毫不猶豫咬破舌尖,變幻妖相,竟是一頭一千六丈的白虎妖身。

他出身封妖殿。自是妖族,修得是白虎血脈,那血脈雖然極薄,卻好歹也算真靈之一,自是非同小可。

但這妖相剛剛化出,卻見寧凡左目紫星一閃,祖血之威融於劍光。一劍斬落。

韓威尚未反應過來,妖身便砰然碎成碎肉,妖魂則被寧凡擒拿手中,穿了琵琶骨,束在劍絲之上。

還剩六人!

寧凡的目光,落在邪骨身上。霎時間,逃出十餘萬里的邪骨背心一寒,一股極其不安的感覺浮現心頭。

數息之後,一道紫煙驟然擋在身前,周身身劍合一,一個閃掠,身影帶著劍光穿透了邪骨身體。

噗!

邪骨狂噴鮮血。下一個瞬間,周身化碎肉崩潰。

劍絲之上的元神,再多一個!

短短十餘息,八名化神只剩五人,且被滅的三人,俱都是化神中期!

所剩五人,僅僅是初期而已,何來抵抗之力!

「拼了。老子跟你拼了,老子不信你敢殺我!老子不信,你敢得罪妖尊1

紫蠱狀若瘋狂,與其他四名化神初期,皆是不要命地沖向寧凡,竟有自爆驅使。

他們是怕死的,但這一刻。他們終於被寧凡的恐怖威壓逼得瘋瘋癲癲。

紫蠱扭曲地狂笑,是啊,他根本不是寧凡對手。但他不信寧凡敢殺他,不信。不信啊!

「老子不信,你敢得罪妖尊!得罪我封妖殿之主1

「是么1

寧凡一步踏出,接連九步凝聚大勢,每一步踏下,都令得東玄劍陣劍峰崩潰。

九步之後,大勢成劍,劍光如虹,卷向紫蠱五人。

啊!

五道慘呼,於同一刻響起,被寧凡踏天九部全滅!

寧凡拂袖一招,劍絲之上,再多五個元神。

如此,他只此一戰,便盡數擒下聯盟20個元神,正是餵養傀儡的好口糧!

他的白衣,徹底成了血袍。

他遁光連閃,相繼收走瀛洲仙島宗內所有儲藏,收走四千七百劍峰的所有陣眼仙玉。

而後,一步踏下,那一步之力,完全堪比玉命第四境的巨力。

轟鳴之中,瀛洲仙島一處處崩潰,化作碎石沉默入海。

四千七百座劍峰崩塌,化作四千七百道元嬰劍氣,被寧凡張口一吸,俱都收入劍識之中,成為壯大識海的養料。

至此,瀛洲仙島修士死絕,再無一名刺明聯盟存活!

一股駭然之感,浮現在左桐、雲念蘇心頭,就連洞虛老祖,都是目光震動不已。

「周明大勢已成,無盡海中,再也無敵了…」

這是洞虛老祖,給予寧凡的評價!

紫蠱絕望了,他的元神被寧凡侵下,穿上劍絲。

他雖篤定寧凡不敢殺他,但其修為竟隨著傷勢加重而急遽跌落。

「放了老子!不想被妖尊追殺,就速速放了老子,跟老子去內海封妖殿賠罪1

「被妖尊追殺?你說周某會被陸界焚追殺?他…敢么1

寧凡冷笑不絕。

他是何人?他是外海凶魔周明,他是羅雲凶將陸北,他是屠戮星海、橫掃群狼、讓陸界焚聞風喪膽的存在!

陸界焚,敢惹他么!

「周明!你怕了!你定是怕極了妖尊!老子曾融屍吞舍了一種『降影蠱蟲』,領悟了一種『元神降影』的天賦神通,可憑藉自損修為、壽數等代價,呼喚妖尊元神虛影降臨!有種你讓老子將妖尊大人元神請來!老子不信,你見了妖尊,不嚇得屁滾尿流1

紫蠱大概燃燒元神、將腦子燒糊塗了。

他被寧凡擒下,只作為餵食傀儡的養料,死在頃刻,竟還敢對寧凡放狠話。

寧凡眼中寒芒一閃,卻再次冷笑。

「有這等秘術么…很好!你能喚來陸界焚,再好不過!我等著他給我一個交待1

寧凡的話,讓紫蠱在內20個被擒下的化神,俱都心中咯一聲,暗暗不妙。

他們被寧凡擒下,劍絲穿身,原本最後一絲活命的希望,便是希望寧凡畏懼妖尊,不敢斬殺諸人。

但從寧凡的口氣中,諸人分明聽出一個訊息。寧凡非但不懼怕妖尊。甚至反過來,妖尊還要懼怕寧凡…這可能么?

「你胡說!妖尊大人堂堂內海七尊,何須給你任何交待!你以為你是誰,內海第八尊么1

紫蠱不信,他不信!

而寧凡根本不與他多言,直接解了紫蠱一絲修為封印,令他法力足以施展元神扶鸞的秘術。

「三息之內。喚不來陸界焚一絲元神,便死1

「好!周明,這是你自找的。這可不怨我1

紫蠱眼露森然笑意,巴掌大的元神小手掐決,似是施展了某種血脈秘術。

這秘術一經施展,其修為竟飛速跌落。頃刻間只剩元嬰後期修為。其容貌更是飛速蒼老,頃刻間已減少了五百載壽數。

這天賦秘術,代價極大,然而若論其玄妙,當真匪夷所思。

隔著百億里距離,便能從內海之中喚出一絲妖尊元神,降臨外海!

呼!

一股紫色火焰席捲天地。而那紫色火焰徐徐凝成一個虛幻的紫袍中年,面色蒼白,似乎有傷未愈,眼神卻是銳利如鷹,氣勢更是達到半步煉虛的程度。

那紫袍修士一出現,一股莫大的壓力出現在洞虛心頭,而左桐、雲念蘇則齊齊面色大變,驚呼道。

「這紫袍中年。便是封妖殿殿主?1

陸界焚很憤怒,他自星宮一行被界獸攻擊,險之又險才逃得一命,卻傷重難愈。故而一返回內海,陸界焚立刻閉關療傷,連封妖殿諸俗務都無暇過問。

故而陸界焚並不知有刺明聯盟的存在,更不知自己的屬下門招惹了陸界焚最不願惹的人…寧凡!

感覺到海風中稀薄的靈氣。陸界焚立刻知道,自己現在所處之地是外海,而之所以元神虛影降臨此地,必是紫蠱那廝呼喚的。

陸界焚曾叮囑紫蠱。不到封妖殿生死存亡,不可用降影術將自己請出石關。對陸界焚而言,沒什麼事比得上療傷重要。

「紫蠱!滾出來!你躲在哪裡!為何讓本尊元神虛影降臨在外海!發生何事了1

陸界焚不悅地目光一掃,下一刻,看到了不遠處踏天而立的寧凡,心頭立刻咯一聲。

紫蠱,正被寧凡以劍絲穿連,擒在手上。

望著寧凡冷如寒冰的眼神,一霎間,陸界焚心思飛轉,思考著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半息之後,他得出結論…紫蠱惹了寧凡!紫蠱被擒了,所以請自己幫忙,找寧凡麻煩!

媽的!這群不頂事的傢伙,誰不好惹,要惹寧凡!寧凡是他陸界焚能抗衡的么?!

眼見陸界焚降臨,洞虛目光虛眯,這元神投影之術雖然降臨的是虛影,但虛影卻有本體一般無二的實力。

好在這虛影最多只能降臨一炷香時間。洞虛打定主意,隨時出手助寧凡抗衡陸界焚。

身為內海七尊,洞虛與陸界焚打過無數次交道,深知此人城府極深、更是實力非凡。

縱然是洞虛,都不認為寧凡能勝過陸界焚,頂多也是自保不敗而已。

在洞虛的眼中,寧凡經歷一場血戰,正是法力、體力匱乏之時,豈能是陸界焚對手?

紫蠱道人一見自家老祖降臨,立刻露出狂喜之色。

「妖尊救命!妖族速速誅殺周明,為我等報仇1

「報你媽逼1

陸界焚堂堂至尊人物,竟爆了一句粗口。

紫蠱愣住了、古何韓威愣住了,其他化神。

陸界焚不是諸人期待的救星么,為何不罵寧凡,要罵自己等人?

片刻之後,更讓紫蠱等人死都不願相信的事出現了。

卻見陸界焚面色複雜,望著目光冷厲的寧凡,竟流露出一絲畏懼之色。

寧凡是誰?!縱然是全盛的陸界焚,單獨一人也不是寧凡對手。更別說此刻陸界焚重傷,而寧凡還有兩具半步煉虛傀儡相助…

陸界焚豈敢在此時此刻惹惱寧凡!應該說,無盡海中他最不想惹的就是寧凡!

「陸,不,明尊恕罪!陸界焚一時失察,不知屬下如何招惹了明尊,這些人要殺要剮,悉聽明尊吩咐1

嘶!

紫蠱等人美夢中的救星、堂堂內海至尊的陸界焚,竟在跟寧凡…求饒告罪!

洞虛眼露駭然。

眼前的陸界焚,真的是洞虛認識的那個目空一切的封妖殿之主?

這個眼高於頂的老怪,竟會跟一個小輩求饒?

看起來,陸界焚和寧凡還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二十年來,寧凡究竟做了什麼,竟讓陸界焚都懼怕不已!

許秋靈美眸光澤閃爍。

這便是她看中的男子…內海七尊在他身前,好似螢火比之皓月,根本不值一提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