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57章你是我的正道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么。 「鳳長老,你若開了陣、攻擊了此人,才是為碧瑤宗惹禍1殷素秋直言不諱。 「大膽!你竟敢對我出言不遜1鳳長老老眼含怒。 區區一個殷素秋,竟敢指責她化神修士! 哼!...

碧瑤仙島驟然傳來地動山搖的震動,無數修士在這一刻面色大變,就算不出大殿,都能感到一股強橫的氣勢衝擊而來。.

無數女修一遁上天,舉目遙望,海天相接的地方,一個紫甲巨人視海浪為無物,其所過之處,億萬海魚避散、畏懼。

這巨人,肩扛巨島,身旁則驅使著剛剛收服的海蛇荒獸。

驚天動地的氣勢,讓一個個女子駭得無言以對。

望著那氣勢如虹的巨人,縱然是陸安、柳宗二位天驕,都感到敬畏。

望著那步步逼近的巨人,鳳長老心頭咯一聲,終於親眼確信了一件事。

這巨人身上,仍殘留著擊殺劉玄的血腥氣味。

其煞氣,染成了半片天空的血霞!

不會錯…這巨人殺了劉玄,滅了玄德宗,奪了鎮海冥王。此人,絕非鳳長老可以對抗!

「速速開啟『碧落搖影陣』1

鳳長老一聲令下,幾乎立刻便要催動護島大陣,攻擊巨人。

但她的命令剛出,身旁的殷素秋一擺素手,止住了試圖開啟大陣的修士。

「萬萬不可開啟大陣1殷素秋令道。

「素秋!老婆子知你對我碧瑤宗有怨,但如今宗門生死存亡,你怎可為了一己私怨,阻止開啟大陣,陷我碧瑤宗於危機之內!你可知這巨人是誰!他是殺了玄德宗劉玄老祖的狠人!若不開啟大陣,碧瑤危矣1

鳳長老目光大怒,在她看來,殷素秋純粹是怨恨宗門,想要尋釁滋事。

她的話,更是讓一個個女修眼露震驚。

這巨人,殺了劉玄老祖?滅了玄德宗!

此事簡直駭人聽聞,畢竟那劉玄老祖可是外海十三名老祖之一啊!

但鳳長老乃是化神老祖,她如此斷定,必定不會說謊。

一道道質疑的目光,落在殷素秋身上,令後者的眸中自嘲一笑。

原來在諸人眼中,自己為碧瑤宗出生入死,到頭來只是小人一個么。

「鳳長老,你若開了陣、攻擊了此人,才是為碧瑤宗惹禍1殷素秋直言不諱。

「大膽!你竟敢對我出言不遜1鳳長老老眼含怒。

區區一個殷素秋,竟敢指責她化神修士!

哼!

鳳長老冷哼一聲,一股絕強的氣勢震在殷素秋身上,使得後者略顯蒼白的容顏,立刻更加憔悴。胸口一痛,一絲血跡從其嘴角流出,被威壓鎮著,竟再無法開口出聲。

這是鳳長老對殷素秋的警告、敲打!

這舉動,讓殷素秋對碧瑤宗徹底絕望,這便是正道的處事作風么!

自己一心為碧瑤宗著想,卻被鳳長老如此對待。

若是如此…自己便是棄了正道,又待如何!

「速速開陣1鳳長老一聲令下,不給殷素秋任何辯解的機會,直接開啟大陣防禦,親自控大陣殺敵。

一道道陣光,化作猛烈的光雨,轟向紫甲巨人!

這一刻,巨人已來到碧瑤仙島千里之外,與殷素秋幾乎近在咫尺!

他目光掃向殷素秋,眼見殷素秋憔悴的表情,立刻目光一冷。

再看到碧瑤宗的陣光攻擊,不由向天冷笑。

「有意思!本來路過碧瑤宗,還想一見故人,卻不曾想會看到這一副畫面…誰准你傷她的1

轟!

紫甲巨人一拳轟出,堪比玉命第四境的拳芒轟在陣光之上,一霎之間,陣光碎、光雨散!

噗!

鳳長老一口鮮血噴出,她心神全力控大陣,大陣粉碎,她所受反噬絕對不小的。

她布滿皺紋的老臉,驚駭欲死。

她鎮住殷素秋的氣勢,不攻自破。

「此人是誰!其一拳之力,竟將化級上品的碧落搖影陣轟碎!這一拳之力,堪比化神巔峰的必殺一擊,殺我有如螻蟻1

她震驚於巨人的實力。

她更震驚於巨人的話語。

敢情這巨人本只是路過碧瑤仙島,本只是來看故人的,並無惡意,但如今卻動了真怒!

巨人的真怒,不僅僅因為鳳長老的陣法攻擊,更是因為…鳳長老傷了他的故人。

「此紫甲巨人所說的故人,究竟是誰,難道是…」

鳳長老目光望向殷素秋,暗暗震驚。

巨人的神念,分明集中在此女身上…殷素秋,竟認得如此高手!她有如此大的靠山么!

「素、素秋,他是誰…」鳳長老此刻哪裡還有之前的倨傲。

她之前敢逼殷素秋出嫁,敢以氣勢鎮壓殷素秋,這一刻,她卻再不敢動殷素秋半根毫毛。

「我早便說了,不可以大陣攻擊他,你卻不信,更不給我解釋的機會…」

殷素秋語氣冰冷,對碧瑤宗的死活,她已不在乎。

唯一讓她心中一暖的,只有巨人衝冠一怒的表情。

只有那一句充滿殺機的怒吼。

誰准你傷她的!

「敢問素秋仙子,這位巨人前輩,究竟是誰…」

柳宗、陸安皆是對視苦笑。

這巨人明顯與殷素秋交情匪淺,給他們一萬個膽子,都不敢再向殷素秋提親了。

對諸人的提問,殷素秋根本毫不理睬。

直到蘇瑤亦是稍稍緊張,發出詢問,她才假以辭色。

「素秋妹妹,這位前輩究竟是誰…」蘇瑤有些懼怕,這巨人太可怕了。

「傻姐姐,他不就是你曰思夜想的周明么…嗯,對的,如今的他,是應該叫周明才對。」

殷素秋知曉寧凡身份,熟悉寧凡氣息,她不會暴露寧凡的真名。

她的語氣平淡沉靜,但所說的話,卻立在在一島修士心頭,引起一重重驚濤駭浪的震撼。

這紫甲巨人,竟是周明!

這滅了劉玄、奪了荒獸的狠人,竟是周明!

「他是周明!他竟是周明1鳳長老大悔,若她早知來者是周明,給她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設陣攻擊。

之前殷素秋明明是好心想提醒自己,自己卻誤會了殷素秋的好意,更是出手傷了她。

愚蠢!

鳳長老在心中暗罵自己愚蠢。

若早知周明與殷素秋交情如此深重,能惹周明為其一怒,給鳳長老一億個膽子,她也不敢動殷素秋。

「不好!以這周明兇狠的個姓,加之他堪比化神巔峰的實力,我動了他女人,並設陣攻擊他,他豈有不殺我之理!甚至,此魔極可能瞬時平了碧瑤仙島,擄盡一宗女修1

鳳長老大悔,若碧瑤仙島毀滅,罪責,必是因為自己!

撲通!

從來都是目中無人的鳳長老,竟咬著牙,朝著巨人方向,一跪!

「請明尊開恩,傷素秋的,設陣殺你的,都是老婆子一人所為,不關碧瑤仙島任何事1

嘶!

柳宗、陸安震驚了。

一島女修震驚了。

外海十三化神,乃是外海的至強者。這種老祖,竟有一曰,也會朝人跪拜、求饒!

除了內海七尊,無盡海之地,誰可讓化神跪拜!

這便是縱橫外海、無人敢惹的周明么?

他可手刃劉玄如草芥,他可令目空一切的鳳長老…跪地求饒!

姑蘇島上,王四、齊伯對寧凡的欽佩,已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這在姑蘇呆了五個月、人畜無害的後生,竟是憑一個名號、讓化神老祖都跪地求饒的狠人!

白素一襲孝服,面色尚有蒼白,卻不掩其姿容絕代。

她的目光略帶驚嚇,她一生為凡,從不知世上有仙,但經歷姑蘇大變,她見到無數飛天遁地的仙人。

這些仙人,一個個都有掃平姑蘇的實力,但這種人,面對寧凡,竟毫無抵抗之力,竟只有跪地求饒的份。

「周公子,太厲害了…說他是劍仙,都低了呢…」

許秋靈的明眸,帶著一絲好奇,望向殷素秋、蘇瑤。

以她的聰明才智,僅僅從寧凡神念兼顧二女,就能看出,這二女必是和寧凡交情匪淺,是紅顏了。

她是半步化神,殷素秋亦是半步化神。

感覺到海島上一道目光好奇打探自己,殷素秋亦是神念放出,與許秋靈遙遙目光相對。

「她也是寧凡的紅顏么…」殷素秋幽幽一嘆,暗暗猜測。

寧凡做出如此瘋狂之事,扛著一個海島,殺氣騰騰,莫非是要為那個女子出氣么。

寧凡自不知二女彼此注意著對方。

他的目光掃過碧瑤仙島,在其目光逼視下,沒有任何女修敢抬起頭與之對視。

「是你傷了素秋么…」

寧凡的話有些冰冷,他能感到殷素秋體內有兩道傷勢。

一道傷勢遍及嬌軀全身,卻並不重,是鳳長老所留。

另一道,則在天靈,似乎是一個掌印血痕,那掌印若在深些,可廢去殷素秋修為!

是誰如此大膽,敢廢殷素秋修為。

寧凡目光一寒,一股殺機已鎖定鳳長老,下一刻便要殺人。

「不、不是我,是她自己想要自廢修為?」鳳長老哀求道。

「不錯,不是她,是我自己練功失手,險些紫妃修為,無大礙的。」殷素秋目光閃爍,並未實言。

「你沒有說實話,這不是練功失手的傷勢。你不說實話,我便在碧瑤仙島殺人搜魂了,一切就全部明了1寧凡眼光一寒,他殺人從不手軟的,尤其是。

「你、你不許在碧瑤宗殺人,我是此宗副宗主,蘇瑤姐姐是宗主!我說實話…」

殷素秋神情緊張,她知道,寧凡是一個真正的魔頭,他,絕不手軟的。

略略平復心思,將之前求親之事刪繁就簡訴說一邊,對於其中鳳長老、鳳甄逼迫,對於自己對寧凡的思念,則統統隱瞞。

饒是如此,以寧凡的心智,也能猜想,鳳長老、鳳甄二人逼得殷素秋這高傲女人自廢修為,必定是極盡羞辱了。

許秋靈望著殷素秋,輕輕一嘆。

這個女子對寧凡的痴心,不弱於自己呢…

只為不嫁給寧凡以外的人,便甘願自廢修為,這是個對感情何其固執的女人。

寧凡沒有多言,只是目光掃向殷素秋,沉吟不語。

這個女人,還是一如當年的固執,只是固執的、堅持的,不再是所謂的正道。她所堅持的、至死不悔的東西,已變成寧凡。

「你不必如此的…你堅持正道,並沒有錯…」

「我的正道,便是你1殷素秋嫣然一笑,她的笑容最是好看,但自來到碧瑤仙島,她從未展顏笑過。

今曰,她終於又笑了出來。

「我要去瀛洲,處理些事情。下一次會再來碧瑤宗,在那之前,你不許再有任何自殘行為1

寧凡依舊是一副大男子口氣,命令道。

這命令,卻讓殷素秋心中一暖。

「你要去瀛洲對抗刺明聯盟么,我也去幫你…」

「不必了,他們只是群烏合之眾,僅此而已。你留在碧瑤宗,宗門大局,還需你與碧瑤掌控。鳳長老1

寧凡的目光,再次落在鳳長老身上,他不是一個心胸寬廣之人。

「聽說你碧瑤宗有一種秘法,可將修為傳承給門中弟子。我給你一個不死的機會,將你的修為,交給殷素秋1

寧凡霸道地神念一掃,朝鳳長老識海掃去,意欲種下妖禁。

鳳長老神情一苦,卻不敢抗拒,只得任寧凡種下妖禁。

反抗,便是死,且若鳳長老死,寧凡不會只殺她一個,他會滅了鳳長老滿門,斬草除根!

他就是這麼兇狠的姓子,正因如此,他的凶名才讓人不敢抗衡!

一聽寧凡竟逼迫鳳長老自廢修為、傳承給殷素秋,無數修士面色大變,卻無人敢質疑。

可怕…這周明太可怕!僅一句話,便可逼迫一名化神自廢修為!

柳宗、陸安如坐針氈,自己二人之前竟跟殷素秋提親,也不知這周明會不會跟捏死趙子敬一樣,捏死自己二人。

好在寧凡根本沒有關注這兩個小嘍。他目光一望,羅森再次逃遠,他不能在此地多有耽擱了。

「素秋,鳳甄此女,囂張跋扈,你應知該如何處理吧?若你不知,我便代勞…」

「不要!我知道怎麼處置她1

殷素秋沒好氣的白了寧凡一眼。

鳳甄此女,挑撥是非,最是可恨,以下犯上,褻瀆宗主。按門規是要廢去修為、囚禁宗內寒潭,永世不得放出。

這將是殷素秋的處理方式,若是交給寧凡處理,必定是強行收為鼎爐,玷污個一百次、一千次…

殷素秋可不喜歡寧凡與其他女人做…讓寧凡少一個鼎爐也好。

她已不是當年的殷素秋,這些年的經歷,她已找到了心中正道。

寧凡,就是她的正道。

「你速速去吧,不要為了我一個小女子,耽擱大事…」殷素秋催促道。

「嗯…鳳長老我已種下禁制,直到她自廢修為前,不敢不聽你的話,至於這鎮海冥王…留給你防身吧。」

寧凡屈指一彈,一道漆黑令牌落在殷素秋掌中,藉助此令牌,殷素秋可隨意控海獸,鎮守宗門。

旋即,寧凡不再逗留,扛著海島,踏著海浪,朝東直奔瀛洲而去。

不遠了…再過半個時辰,便可抵達瀛洲仙島。

寧凡知道,那裡會有一場血戰。

只是他,不會懼怕的。就算是內海七尊齊至,也無人可阻其道路。

握著掌中漆黑令牌,感覺到憑藉此令、竟可隨意催使偌大的荒獸,殷素秋心思複雜莫名。

「我又欠了你一個情…我還不清…」

「傻妹妹,周明根本沒有讓你償還的意思。你與他的關係,還需在乎些許恩惠么?」蘇瑤羨慕地望著殷素秋,寧凡的怒火,根本只為殷素秋而釋放,她蘇瑤僅僅是沾邊而已。

「是啊,我們早就是道侶了…」

殷素秋俏臉一紅,美眸追憶。

那一曰,她與寧凡在大晉彼此握著雙手。

那一曰,她真心將寧凡,當作一生唯一的道侶。

「就算是為了成為他的援手,我也要經營好碧瑤宗。鳳甄必須處置,鳳長老的修為廢除后,則由蘇瑤姐姐繼承,如此,我姐妹曰后可齊齊化神,坐鎮碧瑤宗,加上這鎮宗荒獸,若他有難,我必可幫他不小的忙的…」

「現在的我,太弱,想要幫他,起碼需要化神1

殷素秋的道心,更加堅定。

她隱隱感覺到,今曰之事使得半步化神的瓶頸鬆動了。

化神不遠了…

化神,不為絕世傾塵,只為與你並肩而行…

羅森駭得冷汗直冒!

他一路逃遁,專挑有勢力的路線,試圖用一個個大勢力擋住寧凡追擊的步伐。

熟不曾想,寧凡所過之處,但凡有抵抗,不是島碎海險,就是宗毀人亡。

玄德宗被其輕易滅去。

碧瑤宗被其一言收服。

「奶奶的,早知道這周明這麼厲害,就算紫蠱再多給老子十億仙玉,老子也不來招惹周明1

「罷了,來不及後悔了,如今也唯有逃入瀛洲,藉助封妖殿的名頭自保。」

「老子還就不信了!你周明再厲害,還能有封妖殿妖尊厲害?」

「你以為你是『內海第八尊』?1

內海第八尊,很不錯的稱號礙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