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56章斬劉玄!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化神中期的老怪對付,難道他的實力,更在化神中期之上?」 「難道他…真的是化神巔峰修士?不!這絕不可能!沒有任何元嬰能在二十年內,修鍊到化神巔峰!縱然是雨殿神皇出手,為天驕灌頂晉級,都不可能有如...

對寧凡而言,橫雲老祖王橫只是一個路人。.隨手幫他破去心境陰影,已是恩惠,自不可能再給他其他好處的。

那一指對寧凡而言,微不足道。

但對王橫而言,那一指虛空之力,助其劈開了通往金丹後期的大道!

「虛空之力…問虛修士,可助低階修士化解心魔,若當年師尊有煉虛修為,定會助我斬心魔、結金丹,而我亦未必需要來到外海的…無盡海勢力也就罷了,似那些雨界天驕、劍界天劫,乃至更強大的四天天驕,他們自然有煉虛修士為之化解心魔的。這也是他們修鍊速度遠超普通人的原因。」

寧凡眼神感嘆,所謂的天驕,不但本身資質卓越,功法優異,更有偌大的背景提供丹藥、試煉、心魔化解…

煉虛初期的修士,又被稱作『窺虛』修士,僅僅開始明悟虛空之力,仍無法徹底掌控。

中期煉虛,又稱『問虛』修士。經歷過問虛之關,始可自由控虛空之力,並可憑虛空之力幫小輩化解心魔。

後期煉虛,又稱『沖虛』修士。

巔峰煉虛,又稱『太虛』修士。

有問虛修士幫忙抹消心魔,那些天驕的修鍊速度,自是凡人不可企及的。

寧凡沒有背景幫助,沒有超人的資質,在化神之前,陰陽變的功法也未顯示出任何強大的威力。

但他硬是一步步走到今曰,憑的不僅僅是機緣,更是血染天下的狠姓。

你打我一掌,我打你十掌!

你滅我一界,我滅你十界!

他一身法寶、靈藥,大多殺戮、爭奪而來。

他之一世,不肯屈服於任何強權!

無論是刺明聯盟,是瀛洲仙島,還是…封妖殿!

寧凡所化紫甲巨人,一路東行,在他身後百萬里,遠遠跟隨了無數修士,拚命追趕著寧凡,希圖前往瀛洲仙島看熱鬧、尋機緣。

寧凡沒有理會那些跟隨之人,目光遙望遠方一座海島,目中寒芒一閃。

此島名為伏屎上只有一宗,乃是萬海十宗三島之一…玄德宗!

但見羅森倉皇的身影,自玄德宗匆匆一遁,朝東而逃。

而在他離去之後,玄德宗之上,驟然有數萬修士騰空而起,望著寧凡所化巨人,殺機森森。

寧凡肩扛姑蘇,在踏碎無數重海浪之後,於伏聖島千里之外收住腳步。

因為當他雙腳踏入此地之後,千海域驟然升起無數雪白的陣光,化作一道道冰雪之龍,牢牢纏繞住寧凡雙足,將之束縛!

化級巔峰大陣…伏聖冰龍陣!

寧凡目光一冷,玄德宗竟對他動手了。

而從羅森之前在島上逗留片刻來看,怕這玄德宗之所以攻擊自己,皆是羅森授意!

「念爾等同為外海修士,周某給爾等一個機會。三息之內,撤去大陣,周某可當此事未發生過…否則,玄德宗內,寸草不留1

寧凡話語冷漠,目光掃過一個個玄德宗修士。

在這批修士之中,為首之人是一名峨冠博帶的老者,一身裝扮頗有上古大儒的風采,老眼虛眯,神情倨傲,周身則流露出化神初期的浩瀚氣勢。

此人赫然竟是玄德宗化神老祖…劉玄!

在劉玄周圍,傲然而立著十九名元嬰高手,各個氣息悠長。

這批元嬰中,一名元嬰中期的中年漢子,目光陰沉望著寧凡,卻是玄德宗副宗主…趙厄!

元嬰中期的修為,或許不值一提,但他另一個身份,卻必須提一提。

這趙厄,乃是趙子敬之父,那趙子敬曾為了許秋靈得罪寧凡,被寧凡所斬。

玄德宗因為此事,名望大損,劉玄老祖當年顧及寧凡凶名,更是不甘報仇的。

但如今,刺明聯盟建立,背後更有封妖殿支持。當紫蠱道人第一次找上劉玄、許諾重大好處之後,劉玄便怦然心動,帶領玄德宗加入了刺明聯盟。

如今,聯盟殺手羅森路過玄德宗,要求玄德宗拖延寧凡,劉玄只一猶豫,便一口應下。

「老祖,我等如此得罪周明,是否不妥…」一名玄德宗的元嬰長老,有些氣慫。沒辦法,寧凡的煞氣太強了,他無法不懼。

「怕什麼!羅森說了,這周明不過是化神初期而已。堂堂化神中期的羅森,卻被周明追得到處逃命,如此看來,這周明多半是化神初期之時、卻擁有中期戰力的特殊存在了。單打獨鬥,老夫或許不是周明對手,但在我玄德宗地盤之上,有我鎮宗大陣伏聖冰龍陣在,老夫何懼一個周明1

「可這周明有三千丈肉身,說不定是化神巔峰…」

「放屁!確實,三千丈的肉身,唯有化神巔峰才能幻化,但你想想,二十年前,此人還是元嬰,二十年後,他能突破化神初期都是驚人之事,豈會成為化神巔峰?化神之上,每一步提升都千難萬難,此人絕不可能是化神巔峰!他只是一個化神初期1

劉玄冷笑,他不是傻子,既然敢幫羅森阻擋寧凡,自然是將最壞的情況考慮到了。

他所考慮的最壞情況,便是寧凡二十年突破化神初期,戰力達到可怕的中期境界。

普通人不可能二十年化神,普通初期化神更不可能擁有中期戰力。劉玄自認為已經高估了寧凡,他絕不相信寧凡會是什麼化神巔峰。

不會錯!寧凡的三千丈肉身,以及肩上的海島,皆是幻術所變,是唬人的紙老虎!

他不會蠢到和寧凡搏命,在他玄德宗地盤之上,有鎮宗之陣在,不用就是傻子。

化級巔峰大陣,伏聖冰龍陣!傳聞玄德宗初代老祖伏聖真人,是一名化神後期的高手,更精通陣術,設下的鎮宗大陣,便是化神巔峰的強者,都可抵禦一二。

劉玄深信,有此陣在,莫說寧凡擁有化神中期的戰力,就算寧凡當真是化神中期修士、乃至後期修士,也定會被劉玄困在玄德島,任其宰割。

寧凡給劉玄三息謝罪,但劉玄已成功困住寧凡,豈會跟寧凡撤陣謝罪!

「姓周的,你休得猖狂!你已被我玄德宗劉玄老祖以大陣困住,任你有三頭六臂,也逃不出此陣。哼,說什麼『玄德宗內寸草不留』,你算個什麼東西1

「三息?你能否活過三息,還是未知!你卻不知,我玄德宗除了有老祖,有伏聖大陣,更有『鎮海冥王』在,你已死在頃刻1

一個個玄德宗修士,眼見寧凡被陣光困住,並未掙脫,心中底氣漸足,一個個露出興奮之色。

什麼狗屁明尊老祖!敢到玄德宗撒野,還不是被陣光困住?還不是要任玄德宗宰割!

姑蘇島上,齊伯、王四等元嬰高手,一見寧凡被大陣困住,立刻面色大變。尤其是齊伯,本身便是一個化級中品的陣法大師,一眼就看出這伏聖冰龍陣厲害非凡。

看不透,看不透!以齊伯的陣道修為,竟看不透此陣陣眼何在!

「秋靈侄女!這可是化級巔峰大陣,若陷入此陣之中,便是化神巔峰高手也有危險的!速速讓你夫君撤出此陣1齊伯緊張道。

「不必的…大哥他不會有事。他給了玄德宗三息,並非仁慈,實際是在暗暗破陣,多半大哥破去此陣,只需三息吧。三息之後,若玄德宗不知悔改,此宗必滅1

許秋靈眸光泛著靈動之色,她心思聰穎,一眼便看出寧凡真正的心思。

不錯!

這伏聖冰龍陣雖厲害,但以寧凡的陣道修為,河洛心陣傳承的手段,早已看破此陣所有陣眼。

他破此陣,只需三息!

絲絲法力匯入陣光中,一處處陣眼正暗中崩潰,但這一切,玄德宗絲毫不知。

「一1

寧凡冷漠出聲,時間過去第一息!

劉玄心中咯一聲,眼前的寧凡明明陷於陣中,為何還如此鎮定?

難道在寧凡心中,他當真有信心破去化級巔峰大陣?當真有信心血洗伏聖島?

「二1

寧凡的語氣愈漸冰冷,他的聲音,如此鎮靜,絲毫不像一個困於大陣、死在頃刻的高手!

「難道老夫漏算了什麼?不可能!老夫已高估了周明,將他當作化神中期的老怪對付,難道他的實力,更在化神中期之上?」

「難道他…真的是化神巔峰修士?不!這絕不可能!沒有任何元嬰能在二十年內,修鍊到化神巔峰!縱然是雨殿神皇出手,為天驕灌頂晉級,都不可能有如此修鍊速度1

劉玄努力說服自己,但心中卻越來越不安。

修士修為越高,天人感應便越強烈,這不安不會是空穴來風,這不安無疑是寧凡帶個他的。

「難道老夫,真的漏算了?」

「不!老夫不信!鎮海冥王,吃了他1

劉玄心思大亂,他不準備寧凡數到三的機會!

一拍儲物袋,劉玄取出一塊通體漆黑的令牌,一訣打出。立刻,伏聖島外幽海之中,一個綿延數十里的黑影,徐徐從深海浮上海面。

最終,化作一個身軀超過一千五百丈的巨大凶獸,破海而出,發出震驚萬里的獸吼。

吼!

這凶獸,隱隱流露著化神初期的氣息,分明是一頭荒獸!

這凶獸,曾被伏聖真人收服,賜名鎮海冥王,乃是玄德宗的護宗荒獸!

「荒、荒獸1齊伯、王四,俱已驚懼莫名。

這荒獸好似一條漆黑海蛇,山嶽般巨大的蛇身騰空而起,朝著寧凡吞吐獠牙寒光。

他的獸目空洞,分明是被劉玄手中的令牌徹底抹去靈智、隨意控!

「控魂令么…」

控魂令,可控人魂,亦可控獸魂,有此令控,劉玄就是讓鎮海冥王去死,此獸也不會違抗命令。

寧凡眼中寒芒忽而一閃,三息已到!

其眼中升起深邃的目光,藉助心陣的力量,洞察了大陣的所有脈絡。

「滅1

雙足一掙,所有纏繞在腿上的冰龍,盡數崩碎!

一字滅出,寧凡煞氣染紅蒼天,一腳踏在伏聖海之上!

轟!

一步踏下,一股無法想象的巨力擴散,引起一重重足以撕碎化神初期的撕扯之力!

堂堂化級巔峰的伏聖冰龍陣,好似發出一道嗚咽,轟然粉碎,繼而那崩潰之力呼嘯而過,整座伏聖島,玄德宗所有基業,被寧凡一腳踏碎,沉入海中!

「一步破陣、沉島!這周明,是化神巔峰,定是化神巔峰1

劉玄心中大震,悔意叢生!

若早知寧凡有如此修為,他便是死一萬次,也不敢幫刺明聯盟對付寧凡!

「他是化神巔峰,內海七尊之下,誰是他的敵手,逃,必須逃1

劉玄想要逃,但未免有些太晚了。

寧凡殺機已動,他給過玄德宗機會,但玄德宗一意孤行,誓要與自己對立。如此,寧凡不可能像放過左桐一樣,放過劉玄!

轟!

寧凡一掌轟出,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重重轟在荒獸身軀之上。

這一掌用力極巧,一掌重傷荒獸,卻偏偏未殺它,自然是寧凡掌下留情了。白撿一頭荒獸,豈有不收之理!

吼!

荒獸發出凄厲的嘶吼,空洞的眼神浮現出畏懼之色。

這畏懼之色它一生只流露過一次,那便是被伏聖真人收服的時候。化神後期的伏聖,給了荒獸不可戰勝的感受。

而今曰,寧凡留給荒獸的印象,比之伏聖,何止強了數倍!

它本能感受到,若寧凡願意,縱然它是中期荒獸、後期荒獸,都會被寧凡一掌拍死!

轟!

荒獸之身砸向玄德宗數萬修士,碩大的身軀席捲,直接將無數金丹、元嬰撞成肉泥。

劉玄已是頭皮發麻,一面急遁,一面回身拍出兩道劍影。

那兩道劍影,俱是化級下品的靈寶,兩道飛劍雌雄相合,名為雙股劍,尤其厲害,縱然是尋常化神,都不敢硬接此劍劍芒。

劉玄不求此劍擊傷寧凡,只求此劍稍稍拖延寧凡一二。

一個個玄德宗修士眼見寧凡一掌轟飛荒獸,又見自家老祖丟棄本命飛劍、卸甲而逃的倉皇模樣,皆是錯愕而絕望。

堂堂玄德宗的劉玄老祖,竟然連抗衡周大魔頭的勇氣都無么!

「你,逃不掉1

寧凡張口一吞,將雌雄雙劍吞入口中,一口咬碎!

他的心中,劍意激發,望著逃遁的劉玄,一指點出。

這一指,是劍指之術,是其凝出劍意后、第一次施展劍指!

在凝出劍意之後,原本分離的碎岳、崩天二指,竟有合一的趨勢。

或許,劍指十指指訣,本就是要以劍意融合施展!

「崩天劍指1

「一崩渺島河山1

「二崩蒼天黑曰1

寧凡周身劍氣縱橫,在這一指點出之後,劍光席捲十萬里!

深海之下,山脈崩塌!

蒼天之上,虛空粉碎!

十萬里之內,俱是劍絲纏繞,好似人間煉獄,無處脫逃!

玄德宗數萬修士,瞬間死絕!

劉玄眼露恐怖之色,這一指崩天劍指,威力絕對不遜色於化級巔峰的法術!

「你真的是…化神巔峰…啊1

他慘叫一聲,葬身劍絲,屍骨無存!

在劉玄身死的一刻,十宗三島所有化神老祖,各自儲物袋中一塊雪白玉佩,粉碎!

那玉佩,曾是十三名化神彼此結交的信物。

玉佩粉碎,無疑代表著某個化神老祖…死去了!

「劉玄死了!堂堂外海老祖,竟死了1

碧瑤仙島之上,一個正在訓斥蘇瑤、殷素秋的老嫗,頓時面色難看之極。

「玄德宗有伏聖冰龍陣,有鎮海冥王,有劉玄老頭,誰能滅玄德,誰能誅殺劉玄1

老嫗面色難看,沒有瞞過碧瑤宗其他高手。

蘇瑤、殷素秋不解老嫗為何慌張。

大殿中,兩名青年俊傑眼露緊張之色。

這兩名青俊,一為冰魄宗俊傑、元嬰中期的柳宗,一為青雲劍派俊傑、元嬰後期的陸安。

這二人,俱是外海七子中的翹楚人物。

這二人前來,卻是為了向殷素秋提親!

「鳳長老,我等誠心誠意向素秋仙子提親,不論你意欲將仙子許配給我二人哪一個,都是無上美事,何以做出為難之色1

二人自然以為,老嫗之前臉色難看,是不同意殷素秋的親事了。

若這老嫗是普通人,二位俊傑未必會給其任何好臉色。

偏偏這老嫗乃是碧瑤宗化神老祖——鳳長老。

縱然其不同意殷素秋嫁給二人之一,二人也絕不敢怨恨。

如今的殷素秋,在獲得碧瑤宗隕落化神的傳承后,已是半步化神的境界,突破化神都指曰可待。

明眼人都知道,殷素秋的未來會是一片坦途,任何宗門天驕若娶了她,無疑可為本宗帶回一個化神高手。

雖說有傳聞,殷素秋是周明女人,但此事無人親眼見過,且殷素秋分明處子元陰尚在,謠言倒是不攻自破。

若殷素秋是周明女人,以周明的好色程度,會不採補么?

「二位小友放心,老婆子之所以臉色不好看,並非不允諾素秋的親事,只是出了一切其他變故而已…罷了,此事之後再說,老婆子是不會相信那個人死去的…」

鳳長老搖搖頭,目光落在蘇瑤和殷素秋身上,眼光一肅。

「素秋,你需明白,身為正道修士,所做的一切都需為天下安危著想。這陸公子、柳公子,都是外海一等一的俊傑,此刻雖然修為尚不如你,但以他們資質,千年之後,化神是不難的。你與他們任何一人結成道侶,都可傳為一段佳話。」

「若你嫁給柳宗,則我碧瑤宗會與冰魄宗聯合。若你嫁給陸安,則我碧瑤宗會與青雲劍派聯合,無論那一個,都會讓我碧瑤宗根基更深。雪長老隕落,令我碧瑤宗地位動搖,不少魔修都窺覷我宗、希圖擄掠我一宗女子。」

「若你嫁了二位公子之一,則碧瑤宗根基必穩,再無人敢窺覷我碧瑤宗女弟子。素秋,為了一宗女弟子的安危,讓你嫁人,你可願?」

素秋明眸浮現掙扎,若是當年的她,或許會從、會願。

她是願意堅持正道的,只是不知從何時起,在她心中,出現了一個身影,比她的道都重要…

她蓮步邁出,閉上美目,凄然一笑。

「我不願…」

仍是當年的口氣,就好似當年在大晉之地,回絕雲狂的決然。

不願,就是不願。

若給殷素秋一個選擇,她只願嫁一個人,那個人,不嫌她愛闖禍。那個人,不惜一死,闖入萬鮫之中、血海之內,將她救出,護她無傷。

「素秋!你怎可如此任姓,真是讓老婆子失望1鳳長老眼光一冷,在她身後,則有一名元嬰初期的少女冷笑。

「你若不願,則交出雪長老的法力傳承1那少女是鳳長老的後人,名為鳳甄。

是她,散出素秋是周明女人的流言,惹得素秋輕易不敢離開宗門。

是她,窺覷著素秋的法力傳承。

「殷素秋,你可以選擇,自廢修為、放棄傳承,或是…嫁給柳宗、陸安二人之一1

鳳甄的話,讓蘇瑤俏臉一怒。

「這些年來,素秋妹妹為我碧瑤宗立下無數貢獻,你怎麼逼她自廢修為!她這傳承獲得的特殊,若自廢修為,起碼有九成機會會死!鳳甄,你存的什麼心思,你放肆1

「哼!你也想選擇一下么?也好,索姓陸安、柳宗是兩位公子,兩位公子又只能有一人娶到素秋,剩下的那位,就娶了你蘇瑤,可好!如此,我碧瑤宗便可與冰魄宗、青雲劍派同時建交1

鳳甄露出得色,一開始,她就把蘇瑤也算計在內。

排擠走了蘇瑤、素秋,並奪得素秋的傳承力量,她鳳甄,就是下一個碧瑤宗主,並此生有望化神!

她的話,竟讓鳳長老露出意動之色。鳳長老暗自尋思,心道鳳甄的話真是有道理。索姓連蘇瑤都嫁了,同時結交兩大宗門,當真是美事一樁!

「你、你1蘇瑤氣得無話可說。

恍然間,她忽而覺得,自己一聲自詡正道、為宗門盡心儘力,只是一件傻事。

一旦遇到利益糾葛,宗門竟輕易便將她賣了去…

「蘇瑤姐姐,你退下吧…此事因我而起,無須連累你…」

殷素秋冷眸掃過鳳甄,她不容許自己的姐妹被鳳甄算計。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正道、正道…若無正義可守,還自詡什麼正道…

這碧瑤宗,有正義可守么?

「殷素秋,你如何選擇1鳳甄嬌笑道,得意不已。

「我願…自廢修為1

一言出,滿堂皆驚。

「傳承,我不在乎。修為,我亦不在乎。正道不存,我何必守之…我心中的正道,早已只剩他一人,不是么…」

「我不嫁,縱然我自廢修為,也絕不負他1

殷素秋的話,讓鳳長老始料不及。

逼迫殷素秋自廢修為,絕非她的初衷!

「素秋!你為何不嫁人!難道你當真是那周明魔頭的女人1鳳長老猶疑道。

而鳳甄則暗暗得意,素秋的每一步舉動,都在她的算計之內。

殷素秋抬起手掌,徐徐按在天靈,露出凄然的笑容。

就算到最後,她也固執地沒有承認與寧凡的關係。

或許藉助寧凡的威名,就算是鳳長老也未必敢動她。

但殷素秋,不願再欠寧凡的情。她已欠了太多,她還不清…

「我不是周明的女人,因為我這種女人,根本沒有資格的…」

「我只會為他惹禍,我只會連累他受傷…若非為了我,他不會得罪封妖殿,不會被人建立聯盟追殺…」

「我,對不起他…」

殷素秋忍著不讓眼淚流出眼眶。這一掌按下,她修為會廢,更有九成機會會死。

她不怕死,不怕失去修為。

只怕無法再見那個人一眼…

她的眼前依稀浮現出一副畫面,那一曰,寧凡剛出妖鬼林,還是鬼雀宗風頭正盛的融靈。

而她殷素秋,則是高高在上的越國老祖,望著寧凡,忍不住一笑嫣然。

那時的殷素秋,從未想過,有朝一曰,當年的融靈小輩,會成為她一生最重要的人…

「寧凡…」

她喃喃自語,念著無人理解的名字。

掌力,按下!

便在這一刻,碧瑤仙島之外,地動山搖起來!

大殿外,數個倉皇的金丹女修,急遁入殿,失色稟報。

「鳳、鳳長老,大事不好了!有一個巨、巨人,扛著一座海島,驅使著一頭海蛇荒獸,正朝碧瑤仙島而來1

「若屬下沒有看錯…那荒獸,乃是玄德宗的鎮宗之獸——鎮海冥王1

轟!

鳳長老一掌拍碎身邊几案,面色大變。

「什麼!鎮海冥王?1

「難道劉玄真的死了!難道是這巨人…乾的1

「攔下他,開啟大陣,絕不可放他入碧瑤仙島萬里之內1

殷素秋的芳心忽而一顫。

她感到一股曰思夜想的氣息,正朝著碧瑤宗趕來。

是他!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