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55章周明,不能惹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地位可謂一落千丈。 被丹鼎門追殺,被舊時的仇家追殺,一路沒落,二十年後,當年如曰中天的項家,已然沒落成三流勢力。 長老殿中,七名項家金丹分座而議,在最上位,坐著一個瞑目不語的元初老者。...

寧凡肩扛姑蘇,踏碎海浪,繼續追擊羅森。.

他目光平靜,步步沉穩有力,之前沖入紫元海、驚到左桐之事,根本未讓其太在意。

與其與紫符門解釋一百個需要通行的理由,不如一掌按碎阻擋陣光。

想要讓霸道的紫符門低頭,需要的不是感人至深的理由,而是讓人不敢阻擋的實力。

寧凡不僅要讓外海知道他回來了,更要讓人知道,他更加不可招惹!

羅森好似故意往十宗路線上逃遁,試圖讓十宗高手阻擋寧凡的追殺。

這狡猾的肉山魔頭早不知遁出多遠。

寧凡不緊不慢,他的身前,出現一次次勢力駐紮的懸空島。

偶爾遇到些島嶼設下何等封海之陣,寧凡無一不是強橫衝過去。

連紫符門的陣光都擋不住寧凡,尋常勢力豈能擋住寧凡!

彭王島,項家!

外海之中,項家曾經是一個風頭無匹的勢力,有著半步化神的項遼坐鎮,十宗三島之下,項家幾乎無人敢惹,是當之無愧的一流勢力。

但隨著項遼在內17名項家高手慘死丹鼎門,項家在外海的地位可謂一落千丈。

被丹鼎門追殺,被舊時的仇家追殺,一路沒落,二十年後,當年如曰中天的項家,已然沒落成三流勢力。

長老殿中,七名項家金丹分座而議,在最上位,坐著一個瞑目不語的元初老者。

如今的項家,已只剩七名金丹,一名元嬰。

那一名元嬰,還是借著秘術強行提升境界,只是撐門面而已,戰力可謂低下。

七名金丹商議的,是要不要投靠刺明聯盟。

刺明聯盟的存在,是為了刺殺周明。

項家的大仇人,同樣也是周明。

若能投靠刺明聯盟、攀上聯盟的大樹,項家或許還有興復的希望。

「家主,依我之見,凶魔周明已回外海,刺明聯盟已蠢蠢欲動,準備滅去此魔,正是需要人手之時。若我項家投靠聯盟,無異於抱上一棵大樹,此事何須猶豫1

一名金丹後期的修士起身抱拳,侃侃而談,他的話讓其他六名項家金丹皆是點頭附議。

「不可1一直瞑目不語的元嬰老者,徐徐睜開眼,面容滄桑、垂暮。

他是項家碩果僅存的元嬰修士了,他是項家如今的家主。

「為何!家主做事,當以族群興盛為首要職責!難道家主是捨不得對項家的掌控權么?」

金丹後期修士質疑道。

投靠聯盟,項家自然會被人接管,這便是抱大樹的代價。眼見元嬰老者不同意投靠聯盟,金丹後期修士只以為老者是存了私心。

「可笑!一個沒落家族的家主之位,老夫豈會在乎!老夫之所以反對投靠聯盟,不過是懼怕一個人而已…刺明刺明,聯盟想要刺殺周明,他們,這是取死!聽說,周明魔頭,已然化神…老夫的意思是,若我項家不想滅掉最後的血脈,便決不可與周明為敵1

元嬰老者眼神微不可查閃過一絲畏懼,似回憶起當年的慘事。

他的話,讓一個個項家金丹沉思起來,沒有親眼見過寧凡殺人無情的,絕不知『周明』二字,有著何等的凶威!

那一曰,丹鼎門中,無人料到半步化神的項遼會死,但項家17名高手,就這麼輕易地…死在周明之手!

「元嬰期的周明,可在外海無敵,化神期的他,惹不得1老者斷言道。

金丹後期修士眼皮一皺,事實上他早已暗中投靠了聯盟,故而才會極力勸說項家投靠。

「就算周明是化神,但聯盟可是有十幾個化神加入…」

他還需繼續勸說老者,下一刻,整座咆動山搖起來,好似被什麼凶獸衝撞到一樣!

一殿八名高手,立刻化作遁光出殿,面色皆是驚疑不定。

霹處的海域,海流湍急,往年也偶爾會有海獸被海流偏移方向,撞在島基之上。

若是金丹海獸撞島,只會微微顫動片刻便停歇。若是元嬰海獸撞島,則會讓彭王島晃動數息,但數息后,晃動必定也會停止。

然而這一次島嶼晃動,卻太過劇烈,就彷彿彭王島要被什麼東西踩成兩半一樣!

八名高手一出殿外,各是目光掃向四面八方,下一刻,所見所聞,讓八人永生難忘!

卻見一個三千丈高的紫甲巨人,肩扛著比彭王島大數焙,一步踏上彭王島。

那一步之力太重,在其腳印踏下處,半座砰、沉入海中!

「巨、巨人!此人是誰!一腳踏碎半座海島…他的修為太過恐怖1金丹後期修士,已嚇得面無血色。若這巨人是來覆滅項家的,則項家翻手必滅!

「他是周明!你看著他,還認為投靠刺明聯盟是對的么1

元嬰老者深吸一口氣,無奈閉上雙眼。

就在他與巨人目光相對的一刻,元嬰好似被劍刺中一般,幾乎崩潰。

尋常化神縱然可瞬殺元嬰,也無法以目光讓人元嬰欲崩。

老者如何不明白,寧凡化神之後,絕非尋常化神可比。

「不可能!縱然是瀛洲仙島的化神老祖們,也無人可化出如此巨大的身軀1

金丹後期修士懼怕不已,這懼怕表情同樣浮現在其他六名金丹臉上,浮現在數千名項家修士眼中。

好在巨人僅僅是路過彭王島,並未殺人,這不禁讓項家修士們紛紛鬆了口氣。

「項七,如你所見,周明不可得罪…老夫知道你暗中投靠了聯盟,只是老夫提醒你,若再妄圖將項家扯入危局,老夫頃刻掌斃了你1

元嬰老者眼露寒芒,他絕不容許任何人去招惹寧凡。

項家已沒落,但好歹未滅。老者不能讓項家滅在他的手上!

黑礁海域,橫山島。

橫山島是一個倒霉的島。

島上有一個倒霉的宗門,名為恆雲派。

橫雲老祖更是倒霉,其名王橫。

王橫是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三十多年前,就是金丹初期,如今仍是金丹初期。

以他的資質,雖然不高,但當年就幾乎修到初期的頂峰,但三十餘年過去,他竟仍未突破中期的。甚至他曾獲得一顆金丹道果,服下之後,法力幾乎已到了後期,卻偏偏因為心中陰影,突破不得。

他的心,在三十年前的一場驚天之戰中留下陰影。

那一曰,一個名為周明的狂魔,在橫山島滅了三名封妖殿元嬰,護住了殷素秋!

王橫那個苦礙石室之中,他再一次嘗試突破金丹,仍以失敗告終,不由腹誹道,

「周明前輩啊,你說你殺人就殺人吧,跑老夫島上殺人幹嘛。」

「你殺了人,跑了路,結果老夫島上死了封妖殿的高手,不知道被封妖殿的人調查過多少次。」

「若非老夫確實和你非親非故,若非老夫奉上不少仙玉賄賂,老夫早就死了,橫雲派早就滅了…」

「周明前輩啊,老夫被你害慘了,如今你成了外海第一高手,老夫卻天天提心弔膽,生怕有人知道老夫和你有關係,被滅掉…」

王橫的老臉愁成苦瓜,嘆息不已。

在這一刻,橫山島忽然劇烈搖晃。

「老、老祖,大事不好了…」一名道童慌慌張張闖入王橫的石關。

「吵吵吵,吵什麼!有什麼大事不好的,是不是又有上宗高手來索賄了?」

王橫極其不耐地走出大殿,一出殿門,所見所聞幾乎沒把他嚇尿。

一個三千丈的紫甲巨人,旁若無人,扛著一座巨島,踏海而來。

「乖乖,這麼大的巨人…此人是什麼修為。不對,此人的氣息好熟悉,他是,他是…周明1

王橫鶴髮童顏的老臉,幾乎要哭了。

「周前輩,你不能這麼欺負人啊,你又來了,你又來連累我了…」

「現在你被刺明聯盟追殺,風頭正緊,老夫不能被你連累啊1

「再說當**離開島后,還是老夫幫你毀屍滅跡的…別人來查你底細,老夫也半句沒有**你,你不能恩將仇報啊1

眼看著紫甲巨人一腳抬起,幾乎要踏碎橫山島,王橫絕望地閉上眼,口中喋喋不休。

而那巨人好似聽到了他的話,忽而收住腳步,冷電般的目光一掃橫山島,好似回憶起什麼,望著王橫不語,片刻后屈指點出一道黑光,射向王橫,一步踏出,消失無蹤,只留下一句話。

「看在爾為故人的份上,權且賜你一場造化1

那黑光射入王橫之後,令得王橫軀體一顫,其心頭陰影,竟徐徐消失,似乎被寧凡以**力為他沖開瓶頸。

王橫怔住了,嚇愣了。

那不過是寧凡隨手一指而已,竟然可以幫人衝破瓶頸!

「傳聞除非問虛之後的老怪,才可借虛空之力為小輩打通仙脈瓶頸…這周明前輩,難道竟是煉虛修士,經歷過問虛考驗?1

王橫愣住了,他覺得,一定是自己走出大殿的方式不對。

周明前輩,有這麼厲害?

「老夫真是幸運,竟能和一名煉虛前輩扯上關係1

王橫好似膽氣也壯了,也不怕封妖殿、刺明聯盟了。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懷著對寧凡的無限憧憬,趕快去閉關,準備突破金丹後期。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