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53章給我一個理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羅森好奇地回頭一看,這一看,嚇得他腸子都掉出來了。 在其身後百萬裡外,一個足足有三千丈的紫黑色巨人,一掌托天一般、托著一整座島嶼,踏著海浪,直逼瀛洲而來。 那巨人的氣息,僅僅一...

啊!

一個個凡人死在王坤腳下,但他越殺越不痛快,他要找可以怨恨他的人!

王坤神念一掃,驀然冷笑,周身化作一道千丈巨大的劍光,直衝城中某個方向,但凡擋在其劍光之前的房屋、人畜,皆粉身碎骨。.

劍光一收,他落在狀元府前,眼神輕蔑。

這狀元府,就在不久前剛剛翻新、其主人金榜題名。

但隨著王坤一步踏入,所有抵擋的家僕盡皆死去。

「有意思,這批凡人家僕,竟敢抗衡我,好啊!就是要這樣,才能殺地痛快1

他的目光,落在狀元府中,立在屍山血海的一個白髮老儒身上。

這老儒,孜孜求學七十年,只為領悟濟世救民之道。

在其七十九歲高齡之時,他認為學有所成,投身科舉,登科第一!

他跨馬遊街,宣揚自己的政道,他親見帝王,以死進諫,蒙帝王敬重,賜尚方寶劍,劍誅十大佞臣。

他是個不屈的老人,他得到了姑蘇之民的敬重。

他淡淡望著王坤,帶著蔑視和憤怒,

「你等為何血屠姑蘇,給老夫一個理由1

「理由是…老子喜歡殺人!最喜歡虐殺爾等凡人1王坤哈哈大笑,他的笑容讓老者憤怒到極致后,化作冷靜,化作一絲…輕蔑!

「原來如此,殺人取樂!好一個理由!好一個…理由啊!!1

「處其上者,欺其下者,螻蟻爾1

「你是只會欺凌弱者的…螻蟻1

在這位老儒眼中,王坤只是螻蟻!

王坤眼光一冷,一劍寒芒,將老儒劈成兩半。

舔著劍尖鮮血,王坤目露喜色,斬殺此老儒,他的意境竟增長了不少。

「就是要這樣,要怨恨!若不恨我,殺爾等只不過葬了我的手1

他目光若狂,一步踏出,化作劍光,直衝另一處莊園。

那裡,名為趙宅,住著姑蘇聞名的趙大善人。

他名為趙善,年輕之時便是**,一隻到老,仍是**。人雖**,卻常常賑災濟民,無數姑蘇子民,曾受其恩惠。

就在不久前,趙善剛剛迎娶了一名少女,正是人間樂事。

但此刻的趙善,以老邁之軀,望著一院的自刎之女,眼露怨恨。

他妻妾皆是極美,當羅森來劫女子之時,這些女子為不喪**,皆是自荊

他望著王坤,他雙目血紅,他望著死去的妻妾,肝腸欲碎。

「給我一個理由!給我一個屠我全族的理由1

「理由?老子喜歡殺人,可算理由1

王坤望著趙善,他要更加激怒趙善,他的黑劍在一地女屍之上亂斬,就連這些女子全屍都不留!

「你不是人,不是人1

趙善以老邁之身,持著一柄拐杖,打向王坤。

他怨恨,他怨恨自己的老邁、弱小,怨恨王坤的歹毒。

「好!就是要有這種表情1

噗!

黑劍刺入趙善心口,將其狠狠絞碎,王坤感到,自己的意境再次增長。

被困於劍絲之中的五位老者,再無法忍耐。

這裡是他們隱居千年之地,這姑蘇百萬凡人,他們幾乎全部認得!

「老夫跟你拼了1

青衫老者眼眶血紅,他不能再讓王坤殺下去,他元嬰離體,瘋狂掐決,他周身燃起憤怒的血光,好似一個血色太陽。

他要和王坤拼了,他要自爆!

轟!

一名大修士的決死自爆,竟將王坤的劍絲炸出一個缺口,而其他四名老者,根本沒有悲憫同伴的心思,他們只有一個心思…踩著同伴的屍骨,為他們報仇!

「可恨!竟然自爆了一人,如此便浪費了一個…」王坤大感可惜,但更讓他可惜的事出現了。

卻見一邊無事可做的於戈,眼見四老衝出劍絲,目光一亮,手中金劍一削,無可頗劍光將死老一劍削死。

至於四人的元嬰,則被起生生吃下腹內。

「於戈!你搶老子的獵物1王坤憤怒了,他殺了這麼多人,才激起五老的怨毒,卻被於戈滅掉諸人。

「哼!搶了有如何!你還殺不殺?若不殺了,老子直接以吞屍之術,吞了整個姑蘇1

「不必,我還沒殺夠1

王坤狠狠看了於戈一眼,心知此刻不是與於戈計較之時。

目光望向一處宅院,忽然眼前一亮。

一道劍光衝去,王坤立在宅門外,望著門中一個持著木劍的孩童,以及一個孝服未脫、滿面驚恐的美婦,露出冷笑。

「你殺了徐伯伯,殺了楊三嬸,你殺了楚爺爺…我跟你拼了1

小石頭眼眶血紅,他手中的木劍,劍指王坤。

很好的表情,很好的表情啊!

王坤大喜過望,想不到區區一個孩童,竟如如此強大的怨念。

難怪不是煉屍魔都愛以童煉屍,越是幼小的孩童,內心越是純凈,若恨起來,也是越強大的。

「小石頭,快走,快走!娘攔住他,你快走1白素露出驚慌之色,她一輩子沒有見過修士。

王坤目光一眯,似看出些什麼。

「若讓你怨恨,再殺了你,老子的意境,便有望在百年內突破大成了1

「這個女人是**親么…嘿嘿…」

王坤的目光掃過白素的嬌軀,舔了舔舌頭。

以他的修為,一眼便看出,白素與小石頭間,血脈中有一絲相仿的氣息,多半是母子。

「不許你動我娘1小石頭攔在白素身前,但僅憑一個木劍,豈能擋下一個魔頭。

甚至王坤看也未看小石頭,收起黑劍,屈指一點,震住白素,雙手齊探,意欲朝白素臉蛋抓去。

他雖厭惡雙修,但若凌辱了白素能讓小石頭痛恨他,他求之不得!

只是其魔爪尚未碰到白素,卻見一道木劍劍光斬,砍在王坤的手腕上。

以他化神中期的強橫肉身,竟被木劍砍出一絲血痕。

立刻,王坤一驚之下,連退百丈,待確認砍他的只是小石頭之後,驀然一驚。

「這是誰削的木劍!如此強橫的劍意,僅僅一絲,便足以破掉我肉身防禦1

王坤這一驚之下,姑蘇城外,無數海舟援救而來。

一道道元嬰遁光不顧一切衝來,為首的是一個元嬰中期的大漢…王四!

神念一掃姑蘇慘狀,每一個元嬰老怪,都是悲憤之色。

「你們是誰,是誰!為何要做這種事!為何1

「為何?哼…」王坤話未說完,卻見王四化作一道凶芒,悍不畏死地衝來!

「不準傷小石頭1

王四眼露擔憂,神念一掃,一見宅邸之內,竟無寧凡、許秋靈二人,只道二人已被王坤殺死,心頭更怒。

「你是誰!你殺了秋靈和她夫君,你該死1

數百年前,是王四駕舟帶洞虛、秋靈入姑蘇。

那一次,秋靈在姑蘇呆了數年,就好似王四的侄女。

事隔數百年,秋靈帶著夫君、返回姑蘇了。但如今,卻死在王坤手上。

「你殺了我的侄女!我和你拼了!啊1

王四沖向王坤,卻連讓王坤看一眼的興趣也無。

王四有怨恨,但這個怨恨比起小石頭來說,什麼也不算。

「你的怨氣,我已不需要了,滾1

轟!

王坤一步踏下,形成一股無法形容的崩潰之力、衝撞在王四胸口。

只一個碰撞,王四經脈盡碎,吐血而飛,雖然未死,卻也重傷半廢。

他一面咳血,一面看著王坤步步逼近小石頭,**笑走近白素。

王四眼眶血紅,他想要殺了王坤,但他做不到…

「給我一個理由!給姑蘇一個理由1他衝天嘶吼,他…不甘!

不甘弱小,不甘平凡,不甘任人宰割。

「理由?理由就是…爾等太弱1

王森一指畫劍絲,劍絲畫地為牢,將小石頭困在其中,一步步走近白素。

望著白素**有致的嬌軀,望著白素怨恨、卻擔心小石頭的關切眼神,王森大感快意。忽然有些明白,羅森喜歡女人不是沒有道理埃

白素屈辱地閉上眼,她可以想象,再過十息,不,九息,她大好的貞名,就要被這王坤辱荊

「周公子…你不如他…周公子他多半也是個仙人吧,但他從未對我等凡人動手…任滿城之人嘲笑他,看不起他,他也一笑置之…他的氣度,你比不了1

白素已決定,在王坤靠近自己的時候,咬舌自荊

她絕不把身體,交給王坤這樣的垃圾!

「周公子?什麼狗屁周公子,你說他比我厲害?你說我不如他,可笑1

王坤仰天大笑,他覺得此地的凡人真是太會開玩笑了。

「我王坤,七歲修道,19歲入黃雲谷,23歲融靈,319歲結丹,752歲弒師結嬰!1400歲化神,2200歲化神中期!你說得周公子,又是什麼修為1

王坤沒有立刻凌辱白素,他遙遙望著白素,忽然覺得,讓這女子最後一絲高傲臣服,很有**。

「我、我不知…我不懂什麼修為,我不知什麼境界…只是我有一種感覺,你殺我等如螻蟻,他殺你等,亦如螻蟻…我相信…這木劍,就是他削的1

白素凄婉一笑,她根本不懂什麼修真。

她只知道,若寧凡也是修士,則比王坤強上千萬倍。

她的話,王坤本沒有放在心中。

只是聽說那砍傷自己的木劍竟是周公子所削,對那未曾露面的周公子,王坤不由有些忌憚了。

「周公子?你一口一個周公子,該不會連他姓甚名誰都不知吧…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白素抿唇苦笑,她連寧凡的姓名都不知。

「他叫,周明1

白素沒有回答,但一道冰冷好似萬丈玄冰的聲音,代替她回答了!

在這聲音落下的一刻,只聽得一道劍光破海而出的聲音,王坤尚未反應過來,忽然一驚!

在其前方,在白素、小石頭等人身前,一個白衣青年攬著一個黑衣女子,憑空浮現!

那遁光,分明是領悟劍意后、施展出的劍遁挪移之術,比尋常化神挪移更快!

確實太快,快到王坤、於戈都不知寧凡如何出現!

一股莫大的壓力,從寧凡身上傳出,讓王坤、於戈幾乎有窒息之感。

二人立刻認出,眼前的白衣青年,正是他們本來要刺殺之人…周明!

寧凡的目光微微閉起,神念橫掃五萬里,掃過姑蘇的每一寸土地。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姑蘇之民,已死三分之二!

他帶著許秋靈入海療傷,才過去一曰而已,但姑蘇,已面目全非。

「給我一個理由…一個血屠姑蘇的理由…」寧凡努力使言語平靜,五個月的生活,雖然短暫,但這裡,給了他一段溫暖的回憶…

這回憶,被人殘忍的粉碎!

「理由?凡人弱小,便該死,殺之又如何!周明,你也不過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何必在此故作清高!你在此正好,老子正好殺了你,給刺明聯盟邀功,然後我就可…」

王坤獰笑望向寧凡,但他話未說完,一股恐怖到讓蒼天顫抖的殺氣,從寧凡身上散出,席捲整個姑蘇!

「給我一個理由1

寧凡雙目如冷電射出,一步邁出,好似捲動了千重風雲,驀然間天地變色。

在這一步邁出之際,一股必死危機,席捲上王坤心頭。

王坤甚至還沒反應過來,已被寧凡一掌欺近身前,帶著排山倒海的氣勢!

王坤只來得及將黑劍擋在胸口,任那一掌拍在黑劍之上。

那黑劍乃是萬煉烏鐵所鑄,可擋山崩而不毀!

那黑劍乃是化級中品靈寶,可斬初期若兒戲!

但如此好劍,在寧凡一掌之力下,轟然化作齏粉粉碎,一股狂猛至剛的力量,震在王坤胸口,三重靈裝寶甲,盡數崩碎!

只一掌,王坤筋骨俱碎,肉身一顫,就此粉碎成血霧!

掌力轟殺王坤,餘力不減,透過姑蘇之島,傳出深海之中。

一霎之間,十萬里內的海域,被寧凡一掌之力,震散所有海水,化作千百道水龍,衝天而起!

於戈面色大震,根本無法置信,堂堂化神中期的王坤,會被寧凡一掌誅殺!他尚未反應過來,忽然感覺身後寒芒瘋狂豎起!

在其身後,寧凡好似鬼魅般瞬間出現,一抓探出,自腰后刺入其丹田,生生抓出其元神!

王坤、於戈的元神,俱被寧凡死死握在手中,皆是膽寒心驚。

就好似看到一個極其無法理解的事情,二人身為化神中期,竟被寧凡…瞬殺!

這怎麼可能!除了內海七尊,誰可瞬殺化神中期!

「你、你是什麼修為!瞬殺化神中期…你不是化神初期,絕不是!不要殺我,我是紫蠱請來的,是紫蠱說可在外海隨意殺戮…你不能殺我,你若殺我,必得罪紫蠱,得罪封妖殿,得罪妖尊!你殺我容易,但妖尊殺你,同樣容易1

「妖尊1寧凡眼露寒芒。

王坤、於戈似找到一些讓寧凡忌憚的籌碼,膽子漸漸壯大起來。

「不錯,就是妖尊!你殺了我等,必得罪妖尊1

「你說殺了你們…會得罪陸界焚1寧凡望著姑蘇的血海廢墟,胸中一股殺意,無法宣洩!

是自己太仁慈了,沒有立刻誅殺刺明聯盟,才留此遺患!

是自己太仁慈了,沒有覆滅封妖殿,才讓紫蠱這跳樑小丑,自以為是!

百姓不該死於戰爭,凡人不該死於修真血海。

尤其是,帶給自己溫暖的姑蘇,更不容人隨意覆滅!

「你說我會得罪陸界焚,我就讓你看看,我是否會得罪他1

「瀛洲仙島,刺明聯盟!你們,過了1

「爾等血洗姑蘇,周某便血洗瀛洲,周某倒,陸界焚怎麼給我一個解釋1

羅森十分開心,血洗了姑蘇,他起碼擄獲一萬凡人女子。這些女子各個魂魄純正,他真是等不及立刻返回瀛洲仙島、享用這美味了。

乘在一方血光森森的飛劍之上,羅森距離瀛洲仙島已然不遠,只是心頭忽然有些奇怪。

奇怪的,是王坤、於戈二人怎麼未追上來。

「不過**一個凡人國而已,竟還未完事,哼!王坤總說老子下流,我看他才是個**,什麼狗屁怨恨意境,什麼喜歡虐殺凡人…老子就乾脆多了,直接給她們一個痛快…嘿嘿,當然是要被老子玩過之後,再讓你們痛快1

羅森拍拍肩上裝滿女人的麻袋,舔了舔舌頭,曰御萬女,真是很美的事啊!

轟!

身後的遠方,忽然傳來巨大的聲響。

羅森好奇地回頭一看,這一看,嚇得他腸子都掉出來了。

在其身後百萬裡外,一個足足有三千丈的紫黑色巨人,一掌托天一般、托著一整座島嶼,踏著海浪,直逼瀛洲而來。

那巨人的氣息,僅僅一絲,便讓羅森危機不已。

那巨人每一步踏出,幾乎都能跨越九萬里的海域!

而當羅森目光掃向巨人之時,那巨人猶如冷電般的目光,驟然掃來。

「你,跑不掉!冰碎1

巨人已空出的右拳,一拳大出,霎時間,十萬海域俱都冰封!

一冰一碎間,一股莫大的衝力撞在背心,羅森一個痛呼,直接跌下飛劍,驚駭欲死。

這巨人是誰!

遁速如此之快,拳力如此之強!

羅森膽顫心驚,重新爬上飛劍,沒命飛遁,爭取在被巨人追上前逃入瀛洲仙島。一面逃,一面卻在求饒!無他,巨人給羅森的感覺,根本不可戰勝!

「道、道友,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追殺我!給我一個理由1

「你算什麼東西,配跟我周明要理由1

寧凡所化巨人仰天冷笑,眼露瘋狂。

他要扛著一座姑蘇島,踏平瀛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