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50章小石頭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幾乎要持續一夜,如此寧凡幾乎片刻不能離開姑蘇,否則會耽誤許秋靈治療。 望著木盆中的無數靈藥。許秋靈無法不感動的。 這其中每一株萬年靈藥都是煉製五轉丹藥的好材料,是爹爹都捨不得浪費的好...

寧凡很久沒有睡的如此踏實了,更未做過如此迷夢。

夢中,他是一隻雪白的蝶,在一處花香撲鼻的幽谷之中,停歇在一朵漆黑的蘭花之上。

夢醒,寧凡躺在海中心的畫舫中,欲起身,卻感受到手臂壓著重物。

側過頭,卻是早已蘇醒的許秋靈,正明眸婉轉,痴痴望著寧凡,好似怎麼也看不夠。

她雪白的嬌軀不著寸縷,僅用著鸞鳳的紅被蓋著身,一見寧凡醒來,立刻眼眸躲閃,似乎不願讓寧凡知曉,她許秋靈已痴痴看了寧凡一個早晨。

「靈兒起地好早。昨夜初承雨露,精疲力竭,不需要多睡會兒么?」

寧凡望著許秋靈絕美的容顏,沒由來,想起夢中的蘭花。

他總覺得自己應見過許秋靈,在很久很久前就見過。讓寧凡熟悉的並非其容貌,而是許秋靈那獨特的體香。

可惜寧凡記不起,是在哪裡見過許秋靈。他的記憶,早在轉世之時,便被輪迴抹去。

「我不早起些,為周公子護著法,周公子能睡得安心么?」

她並非不困、不累,僅僅是想護著寧凡,讓寧凡好好休息一次。

「不叫我相公沒關係么?」

「沒、沒關係…」許秋靈竟也會麵皮薄,叫不出口。

「可再叫我公子,旁人豈不是不知我們的關係么?」

「那,靈兒想叫你…大哥,嗯,對的,就是大哥…姑蘇城不少女子,亦會喚夫君哥哥呢…」

許秋靈略有羞澀,任她再為愛大膽,終究新為人婦,需要一個適應過程。

寧凡亦不勉強。眼露憐惜,對待許秋靈,他心中有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一種對其他女子不曾有過的感覺。

虧欠…

這感覺在當初還不明顯,在此次返回外海,尤其加劇起來。

正是這虧欠之感,使得寧凡冷漠的個性。卻容得了許秋靈的小任性。

「也好,你喜歡叫我什麼,便叫什麼。下身還疼么?」

「不疼…」許秋靈紅著臉,眼神躲閃,撒了個小謊。

「是么?」

寧凡掀開薄被,立刻。許秋靈帶著昨夜歡愉痕的雪白嬌軀,暴露在空氣中。

她目光暗暗嗔怪,素手擋在胸口,只以為寧凡又要亂來,偏偏下身痛楚,無法承歡。

當她的雙腿被寧凡分開,柔嫩、血絲處被寧凡一覽無餘。她再無法忍受羞意,閉上眼,輕輕咬牙,並未反抗,不欲讓寧凡失望。

「大哥…你、你輕些…不要進、進去太深…」

「…」

寧凡無語,在其他女子眼中,他難道就這麼像急色之人?會在許秋靈剛剛破身便索取無度?

「傻丫頭,我是幫你消除淤血…」

寧凡掃去心頭旖念。手指小心摸索著許秋靈的敏感處,法力運轉。

立刻,許秋靈下身腫痛撕裂處,只覺一股清涼之感浮上身體,痛楚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無比美妙、歡愉的感受。

「大哥竟在…竟在幫我自瀆…嗯…」

許秋靈羞地無地自容。只是她不會拒絕寧凡任何要求,不會…

她等待寧凡看她這一眼,等了太久、太久…

「嗯…嗯…」幽海之上,一絲若有若無的嬌吟聲。飄出很遠、很遠。

為許秋靈治傷,需耗費數月之久,以寧凡推算,最快也需五個月。取出劍刃殘片不難,麻煩的是補全許秋靈命格金氣。

這對其他五轉煉丹師而言,幾乎是不可能完成之事,對寧凡而言,五個月便可完成。

以他的個性,很少會為一個女子羈留五個月,但一看到許秋靈憔悴的容顏,寧凡心便會莫名一疼,五個月他也不急的。

至於療傷地點,以寧凡個性,自是尋一處安全之地,但求穩妥。大多數時候,寧凡都是理性的。

但許秋靈,只願在這五個月的療傷之中,住在姑蘇,住在這小橋流水、與世無爭的世界。許秋靈,是一個感性的女人。

她的要求,寧凡沉吟之後,最終沒有回絕。

只是默默打出一道傳音飛劍,將自己與許秋靈的去向,報與洞虛、許如山知曉,以免他們擔心。

寧凡打出傳音飛劍的舉動,無疑動用了法力,違反了姑蘇的規矩。

在傳音飛劍離去不久,隱隱有五道隱匿的遁光破空而來,似是來懲戒違反規矩的修士。

他們不知寧凡催動法力、是為打出傳音飛劍,否則定可知曉寧凡為化神修士,必不敢造次。

他們久居姑蘇,隱姓埋名,數百年如一日,更不知凶魔周明是誰,否則,豈敢質問寧凡。

五名老者圍著畫舫,暗暗詫異,這畫舫隱匿效果驚人,若非此刻沒有刻意隱匿,以五人大修士修為,絕對不知此地有畫舫的。

「哪位朋友剛剛妄動法力,難道不知姑蘇的規矩么!若不給我等一個合理解釋,休怪我等殺人無情1

其中一名老者剛剛沉聲一問,立刻,自海中畫舫內,走出一男一女二人。

女子穿著一絲黑色羅衫,黑色是不吉利的顏色,但她不在乎世俗的看法。只是覺得黑色更適合自己,更襯出其肌膚白皙。

男子則一襲白衣,已不穿黑氅。他本就是一襲白衣,為了紙鶴,他披上黑氅入魔,為了許秋靈,他脫下羽氅,化凡。

嘶!

在寧凡二人現身的一刻,即便未泄露絲毫法力氣息,五位老者仍是冷吸一口氣。

寧凡的目光好似冷電,一一掃過五位老者,一瞬間,五人幾乎有被透視的感受。

「這是什麼修為!此人絕不是元嬰修士…他是,化神1

五人目光大懼,他們無法理解,一個化神修士已經斬凡,為何還要來姑蘇化凡?

元嬰前來,是為了斬凡化神,化神前來。又是為了什麼目的?

且一聯想到昨晚絕靈大陣的異狀,五人立刻認定,在姑蘇城內幾乎突破煉虛心境的,必定是眼前的青年!

尤其讓五人驚懼的,不是寧凡的氣勢,而是寧凡眼光的冷漠。

那冷電般的目光,給五人一種直覺…一旦寧凡出手。五人頃刻會血濺當場!

「不、不好!我等剛剛竟在斥責化神老祖!我等竟何化神老祖提姑蘇的規矩!姑蘇的規矩對化神有用么?惹惱了此人,他血洗姑蘇,不過是頃刻之事1

幾乎是一個片刻,五位老者毫不猶豫,降下身,朝著寧凡深深一拜。

「我等不知前輩是化神高手。之前言語得罪,望前輩恕罪1

「哼!周某為何要恕罪1

寧凡冷冷一聲,一步邁出,之前五人不是氣勢洶洶么,不是還聲稱不給解釋、就要斬殺自己和許秋靈么!

以他的個性,對待上門尋事的敵人,絕對不會留情的。

只是寧凡還未動手。許秋靈卻拉住他衣袖,眼神嗔怪。

「你忘了答應過我的事么!不許殺人,不許動手!現在的你,是凡人1

許秋靈眼神懇求,她掌心的溫度,徐徐化解寧凡心頭的冰冷。

「好,不殺…」

寧凡目光平靜下來,五位老者立刻心口一松。背後卻早已被冷汗打濕。

可怕,太可怕了…他們這輩子都沒見過如此厲害的高手。

「一人十萬兩紋銀,交出銀錢,然後滾…」

寧凡語氣平靜,但不容拒絕,五人對視一眼,一聽寧凡僅僅索要白銀。各自取出一個儲物袋,拋給寧凡,旋即告罪而去,離去的速度比來時更快。

銀兩不過是凡人的錢財。能用些不值一提的銀兩保得小命,實在是太幸運了。

五位老者幾乎是一返回姑蘇,立刻給島上所有修士暗中送出一塊玉簡,其中提及寧凡容貌,並提及寧凡姓周,更提及決不可得罪寧凡,至於寧凡修為,隻字不提。

望著五人離去之時的狼狽聲影,許秋靈噗哧笑了出來,

「大哥很威風呢…不過無論如何,你答應過我,不能在姑蘇殺人的。嗯…對了,你為何向他們索要如此之多的銀兩。」

「自然是要買一座大宅子,供你養病,難不成你想日日夜夜與我漂泊在姑蘇的江河上?河上濕氣太重,對你養病可沒有好處。」

寧凡回望海島,回望姑蘇,眼神一柔。

罷了,此次便陪許秋靈任性一回,做五個月的凡人。

若取出陷仙劍殘片,許秋靈勢必會需要五個月的療養,而寧凡則可在五個月中吞噬陷仙劍殘片,提升劍念。

若有機會,甚至可一具領悟劍意。

縱然是待在姑蘇,寧凡心中仍記掛著修鍊之事。

許秋靈只一眼,便好似看透了寧凡全部心事,憐惜地嘆了口氣。

「看來沒辦法讓你真正放下修鍊呢…罷了,能讓你享受五個月的平靜,或許已經足夠。」

半日後,畫舫駛回海岸,重登姑蘇,與之前到來不同的是,守在海岸的黑甲侍衛,一個個望向寧凡的目光,都帶著莫名的畏懼。

寧凡也不與他們多言,直接買下一輛馬車,載著許秋靈,駛回姑蘇。

秋靈坐在車內,欣賞眼露風景,他則坐在車外揮鞭駕車。

沿路所遇凡人,倒還沒怎麼畏懼寧凡的,但一個個隱居在此的修士,幾乎一看到寧凡的馬車,立刻駭然避讓。

姑蘇城中,最大的一處宅院,被一對青年夫婦買下。

此宅院在姑蘇風聞不好,因為有不少傳聞庹院鬧鬼。從前住在此宅院的某個老者,竟在一個風雨交加的黑夜,被一道雷電劈中、消失!

故而姑蘇城的凡人,基本沒有敢買這座宅院的,空置了很久。

而某些入姑蘇體悟凡間生活的修士,自是過得越平凡越好,根本不會買個如此顯眼的宅院。

於是,這無人問津的鬼宅,便被寧凡以千兩紋銀買下。

他之所以買下此宅,是因為此宅在整個姑蘇城中,雕金飾銀,是金氣最濃之地。適合許秋靈療養。

對鬼宅的傳聞,寧凡只一笑置之,根本不在乎。

凡人畏鬼,但對修士而言,驅使鬼物只是一種魔道神通。想必曾經住在此宅院的老者,是一個鬼道修士,在此宅中修鍊鬼道。被人窺見鬼影,故而才會傳出鬧鬼傳聞。

至於雷電之夜消失,多半是老者鬼道大成,乘夜離去了。

在購下宅院之後,幾乎是當夜,寧凡便在香閨之中。為許秋靈進行了極其香艷的雙修療傷,並趁機自其體內取出一截殘劍。

有了雙修的歡愉感受,許秋靈幾乎未感覺取劍有多疼。

在當夜,寧凡便以數十種萬年靈藥,製成葯浴,為許秋靈沐裕

這些萬年靈藥,無一不是金氣渾厚之眩藉助葯浴,並由寧凡推拿疏導,許秋靈的命格金氣已緩慢的速度恢復著。

這是寧凡想出的諸多療傷方案中最優的一個。

畢竟萬年靈藥藥力太強,無論是煉丹還是熬藥,都不是許秋靈傷痕纍纍的金丹身體能承受的。

葯寓推拿,幾乎要持續一夜,如此寧凡幾乎片刻不能離開姑蘇,否則會耽誤許秋靈治療。

望著木盆中的無數靈藥。許秋靈無法不感動的。

這其中每一株萬年靈藥都是煉製五轉丹藥的好材料,是爹爹都捨不得浪費的好東西,卻被寧凡拿來給她泡澡…

「大哥,我在你心中,竟然比萬年靈藥都重要麼?」許秋靈俏臉一紅,縮在澡盆中,問出一個傻問題。

「哦?靈兒莫非發燒了?若非如此。怎會說胡話?」

寧凡一隻手纏繞黑星之力,推拿著許秋靈敏感處。另一手則故意撫上秋靈額頭,調笑道。

如此,一連數日治療。許秋靈的身體終於開始好轉,且隨著命格金氣恢復,修為竟開始以恐怖的速度提升,幾乎已要突破元嬰境界。

夜晚一到,寧凡便會為許秋靈香艷治療。

白日一到,許秋靈服藥修養,寧凡則坐在院子中,端詳一塊暗紅色的古劍劍刃。

那劍刃,極其不凡,即便只是一片殘劍,以寧凡玉命第三境的屍魔肉身,握住此劍后,都幾乎感覺到肉身崩潰。

寧凡不免心頭震驚,殘片尚且如此,若是真正的陷仙劍,縱然寧凡法力再強一倍,也是不敢觸碰的。

「這就是…古天萬天四劍』之一,陷仙劍1

「我若吞此劍刃殘片,識海必定更為穩固,劍念也會增強,瞬殺元嬰都是輕而易舉之事…」

「靈兒養病,我便修劍,不但要修劍念,更要…修劍意1

劍意!

寧凡目光一閃,他劍道天資不弱,早已領悟化劍為絲的妙術,但一直沒有機會徹底凝出屬於自己的劍意。

如今的寧凡,還是半吊子劍意,若凝出真正劍意,其劍指威力可提升一倍不止!

「這是一個機會,在姑蘇的五個月,正是我領悟劍意的機會。劍即是人生,這姑蘇凡塵之內,有劍道存在1

「只是,我要從何入手,領悟劍意…」

寧凡閉上眼,腦海中回想起一幕幕殺戮,回想著那一個個持劍的敵人,漸漸有所領悟。

收起陷仙殘劍,撫掌一揮,一柄青光閃閃的利劍浮現掌中。

這利劍,僅僅是下級法寶,不知是寧凡從哪個倒霉鬼手中得來。

但放在姑蘇凡塵中,此劍已是絕世神兵。

「劍意,實則是要將劍化成意,劍越強,意越弱,以弱劍領悟強意,才是正道。」

寧凡默默端詳此劍,周身漸漸升起一絲凌厲剛猛的氣質。

他在姑蘇城中…悟劍!只是距離領悟,始終少了什麼。

路過宅院的修士,一見寧凡氣勢,皆是駭然離去。

反倒是宅院附近的鄰居孩童,一見寧凡手持寶劍,好似獃子般痴痴望劍,大感好笑。

「誒?這個人不是買下鬼宅的周叔叔么,他是不是被鬼上身了,怎麼看著寶劍不說話1

「嘻嘻,我娘說,這周叔叔是帶著一個漂亮姐姐買下宅院的,可能是什麼大戶人家私奔出來的。」

「私奔?真不害臊1

幾名孩童對著宅院之中的寧凡做著鬼臉,甚至編著兒歌取笑寧凡。

心思煩亂間。一幕幕殺伐的往事浮現腦海,寧凡一道冷漠的目光掃向這群孩童,幾乎是要殺人。

「不可!他們是凡人,凡人不該捲入修士的殺戮中…且我答應過靈兒,不在姑蘇殺人…殺意,給我退下1

寧凡一咬牙,強行忍下殺意。一咬舌尖,一口鮮血噴出,染紅庭院花草。

心思卻在這一口血噴出后,漸漸平靜下來。

「他們是凡人,不該染上修界的血腥。」

寧凡繼續端詳利劍,不再多看這群孩童一眼。

這群孩童眼見寧凡好端端的。竟忽然吐血,有些怕了,一鬨而散。

只是漸漸走遠之後,又開始編排兒歌,取笑寧凡體弱,竟被小孩氣一氣就吐血。

他們永遠無法知曉,若寧凡不噴出那一口逆血。這群孩童可能已是死人。

「我的殺心,太重了…」

寧凡自語,他終於有些明白許秋靈的苦心。

殺戮,無關對錯,在修真之路上,你不殺人,則被人殺。

但若一心只知殺戮,終有一日。會迷失本心,在求真之路上越走越遠。

「哇!好漂亮的劍!我爹爹是姑蘇城最有名的鐵匠,但他一輩子打造的刀劍,都沒有如此漂亮的1

其他孩童走後,只有一個孩童留下,羨慕不已望著寧凡。

**歲的模樣,扎著總角。是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娃。

其他孩童取笑寧凡,唯有他沒有這麼做。

因為這個孩童,第一眼就被這柄利劍所吸引了。

對利劍的痴迷,甚至讓他忘記寧凡買下的宅院。是一處鬼宅,是姑蘇人家最忌諱前來的地方。

「叔叔是個劍客么?剛才流血,是被劍氣所傷么?我聽爹爹說,厲害的劍客,領悟劍氣之時,一個不慎,就會被劍氣反噬…叔叔是很厲害的劍客么?能不能一個人打敗十個人1

「叔叔不是劍客…」寧凡搖搖頭,劍客是凡人的概念。

他不是劍客,而是…修士!但這話,他自不會告訴一個孩童。

只是看到這孩童痴迷刀劍的眼神,寧凡的眼前不僅回蕩起一絲追憶。

這孩童,是個武痴,亦是個修鍊凡武的好材料。

他痴迷刀劍的眼神,就和當年渴望學武的寧孤一樣。

「不是劍客么…」孩童有些失落,如果寧凡是劍客,他可是準備跟寧凡拜師的。

孩童的夢想,是學暗器劍術,輕功內功,日後行走姑蘇,當一個劍客大俠!

可惜,他就是找不到一個好師傅…

「我叫小石頭,叔叔,這劍可以借給我帶回家看看么?」小石頭懇求道。

「拿回去吧。」

一件下品法寶而已,對寧凡根本是雞肋之物,但對這孩童,卻可能是一輩子的夢想。

小石頭的身上,有寧孤的影子…那一年,寧孤還在拜師習武,寧凡還是凡人。

寧凡眼中浮現一絲追憶,這追憶之色,讓其心境再次緩緩提升。

小石頭註定不明白寧凡的表情,只是得到寧凡的許諾,立刻接過利劍,歡喜回家了。

他決定,今晚一定要抱著這柄劍睡覺!

一劍在手,小石頭覺得自己彷彿已經成了大俠。

雖然這所謂的大俠,抱著十斤重的利劍,根本舞不動半點,走路都氣喘吁吁。

寧凡望著小石頭的背影,他好似明白了什麼,又好似沒有。

小石頭是凡人,但他的身上,有什麼東西,是寧凡缺少的。

正是缺少這東西,寧凡無法凝聚劍意…

「少了什麼」寧凡陷入了思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傷不能自控的厚賜,感謝玩世不恭ヾ羽熙、蘭色妖姬、daogeren、北武四支隊、冷陽古風、劍魂仙魄打賞。感謝傷不能自控、zjh520、不要太猖狂、西北&一隻狼、靈動2002月票支持。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