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48章做一回凡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白得纖塵不染,卻弱不禁風,好似在什麼地方受了風雨,半邊蝶翼,都被雨殿打爛。 即便如此,那蝴蝶還是倔強地飛著,不肯認輸,不肯屈服。 當蝴蝶恰好飛過蘭花上方,再也飛不動了,跌落在...

記名弟子,是寧凡給羊古的回答。

姑且記名,不合心意則一腳踹了,若有用,則可稍加培養。

即便是這個模稜兩可的答覆,都讓羊古興奮不已,並立刻辭別寧凡,一路趕回內海丹島去了。

這一去,一是推薦寧凡入丹道做客卿長老。

二是請人,請一大波人,很多人,來幫寧凡幹掉刺明聯盟!

具體能請多少人就不一定了,羊古的人緣很廣大,以他隨和的性格,普天之下皆朋友。加上丹道一些好友,怕是這群架會打得很壯觀。

羊古之事告一段落,之後的事,卻是為許秋靈解除身體隱患。

首先,那一塊陷仙劍的殘片必須取出。

其次,必須徹底為許秋靈解決命格缺金的隱患。

一連數日,寧凡閉門苦思,推演了數十種治療方案,最終選取了其中三種。

一出玄翠宮,寧凡前往極樂巔,去尋許秋靈,結果閨房空無一人。

神念掃開,搜索半個歡魔島,硬是尋不到許秋靈的去向。

寧凡暗暗詫異,在花冢中,卻有一個小婢模樣、十三四歲的少女畏畏縮縮走來,將一個紙蝶交給寧凡。

「周、周公子,這是小姐給、給你的…小姐讓你去尋她…」

小丫頭言語大顫,似乎十分害怕寧凡。

「你叫小蓮?」

「是、是…」小蓮頭也不敢抬。

「這紙蝶是你疊的?」

「孝小蓮該死,小蓮再也不敢了…」少女哇地一聲,跪地求饒,似乎婢女不允許折傳音紙蝶,以防泄密。

「嗯,放心,此事我不告訴他人。這蝶折的挺好看,不錯。」

寧凡拍了拍小臉的頭,折開紙蝶,目光一掃其中字眼,立刻哭笑不得,一步踏出,已渺然無蹤。

遠處,只留那婢女小蓮,跪在地上,直到寧凡走後,才敢抬起頭,神情仍是懼怕不已。

花叢后,見寧凡已走,立刻有七八個小婢過來扶起小蓮,各個畏懼不已。

「小蓮,你膽兒真大,那周公子可是外海瘋傳的魔頭,殺人無數,你竟敢和他說整整三句話1

「還好還好,聽說他可是個yn人妻女的大魔頭呢,你沒被他怎麼樣吧。」

「好像剛剛他摸了一下你的頭,該不會種下什麼禁制了吧?」

幾個女伴皆是擔心,小蓮則搖搖頭,小臉一紅,低聲道,

「我、我覺得,周公子好像,好像不是壞人…他還說我折的紙蝶好看…」

「哎呀,小蓮姑娘思啦…」

「我看何止是思,魂兒都被周公子勾了去。」

「嘻嘻…」

「咯咯…」

一群少女便在花徑中嬉鬧起來,渾然忘了寧凡的可怕。

歡魔島上空,寧凡神念一掃,感知到諸婢女的嬉鬧,面色一嘆。

這群婢女地位雖低,甚至資質低下、一生無緣修到金丹元嬰境界,但卻天真爛漫,過著凡人一般的生活。

確實,寧凡羨慕著這種平淡、嬉鬧的生活,只是生命沒有給他選擇。

那傳音紙蝶中,只有一句話,是許秋靈的柔聲細語。

「紅顏似水流不返,可憐公子不思凡…」

這一句,是許秋靈隨口做的小詩,她真是一個才女。

她自己都性命垂危,還有心跟寧凡玩躲貓貓,藏起來,讓寧凡找。

可憐公子不思凡…她是在可憐寧凡一生修鍊太過勞碌么?

寧凡搖搖頭,他舀許秋靈這種自主d l的女子,最是沒轍。

閉上眼睛,指尖按在紙蝶之上,借著那紙蝶之上的一絲氣息,寧凡感知著風中殘留的氣息,並借著那絲氣息,追逐許秋靈而去。

許秋靈的氣息是特別的,她日日沉浸於花中,愛花、養花,有一股沁入靈魂的花香。

或許,她的前世就是一朵花…

歡魔海的黑色風雪中,一艘畫舫出海漂泊,其上僅有許秋靈一人。

她真是很大膽呢,以金丹巔峰修為,獨自一人,行走於歡魔海。

貌似大膽,實則那小小的畫舫,卻是一艘洞虛所贈的洞天之寶,一旦有敵,大可躲入舟中空間,煉虛之下,無人可尋出她躲在何處。

這些只是理性上的安全,實則許秋靈是個很感性的人。

她相信,寧凡會來尋找她的,就如此第一次見到寧凡只是,她便被寧凡的氣質所吸引。

她一直以為,那是一見鍾情,直到三年前,她開始病情發作,開始昏迷,開始做稀奇古怪的夢。

夢中,她是一株漆黑的蘭草,孤d l在一處幽谷,與世隔絕。

無人可走入她的世界,她亦無須去了解任何人的世界。她可以孤芳自賞,可以一整天獨自歌唱。

直到那一日,幽谷之內,飛入了一隻渾身雪白的蝴蝶。

白得纖塵不染,卻弱不禁風,好似在什麼地方受了風雨,半邊蝶翼,都被雨殿打爛。

即便如此,那蝴蝶還是倔強地飛著,不肯認輸,不肯屈服。

當蝴蝶恰好飛過蘭花上方,再也飛不動了,跌落在蘭花的花蕊中。

蝴蝶的呼吸漸漸微弱,漸漸迷失記憶,卻仍是倔強的鋪著翅膀,試圖向著蒼天飛去。

這一刻,蘭花明白了,她明白蝴蝶為何受傷,因為這蝴蝶太傻,試圖憑自己脆弱的蝶翼,飛升蒼穹之上。

它的蝶翼,是被罡風撕碎。

「傻蝴蝶,那裡是仙人的世界,你只是小小的蝴蝶,為何如此執著…」

蘭花說著蝴蝶聽不見的花語,正如蘭花改變不了蝴蝶的意志。

蝴蝶一次次扇動羸弱的身軀,一次次跌回花蕊,蘭花終於心疼了。

她不明白為何會心疼,只是看到蝴蝶垂死掙扎的表情,她不忍,她要救這隻蝶。

「傻蝴蝶,采走我的花蕊,你便可恢復體力。」

「傻蝴蝶,撕下我的花瓣,你便可補全蝶翼。」

「傻蝴蝶,你太弱小,你的身軀不夠堅固,擋不住罡風,我願將我的命中金氣度給你,讓你的蝶翼堅固好似鐵石,你就可擋住罡風…」

「傻蝴蝶,你為什麼不看看我…」

那朵蘭花,偷偷將花露灑在蝴蝶身上,將花瓣補在蝴蝶的蝶翼上,將自己生生世世的金氣,度給了蝴蝶。

那隻蝴蝶,不再是純白之色,它的一半黑色,是蘭花賜予的。

她的金氣,不是被爹爹的元磁之力吸收…

她的金氣,早在前世,就送給了一隻蝶…

最終,蝴蝶擁有了力量,飛上了天空,卻不曾知曉,有一朵蘭花,救了它的性命…

那隻蘭花,最終因為失去金氣,一絲絲枯萎。

直到有一日,一絲蝴蝶焚滅的殘灰,隨風飄落凡塵,落在蘭花上。

那一刻,蘭花的心碎了,好似一聲嗚咽,失去了最後的一絲生機…

「很悲傷的夢…是我太多愁善感了么…」許秋靈有些嘆息。

「那隻蝴蝶,它去了哪裡…」許秋靈喃喃自語,她的指尖,折著一張傳音紙蝶。

她鍾愛花,她偏愛蝶…

或許,很久很久的前世,她曾單戀過一隻蝶…

許秋靈催動畫舫,以一個匪夷所思的速度前進,往來的修士遁光自畫舫上空通過,卻大都感覺不到畫舫的隱匿氣息。

她獨自一人,好似流浪,飄泊無依。

但許秋靈相信,寧凡回來找她。

咚!

微微風雪中,一個白衣黑氅的青年,循著一絲氣息,追到畫舫,落在畫舫船艄。

他本穿慣一襲白衣,偏偏在入魔之後,象徵性地在白衣外披上了碩大的黑色羽氅。

一黑一白,善惡交蘀…

「私自出海,可不是兒戲1寧凡皺眉斥道,他一路殺伐,甚至無盡海有多麼危險,尤其是歡魔海這種無法地帶。

當年元瑤便是在此處被伏擊,雖說如今沒有拍賣會、內海修士罕有前來的,雖說許秋靈有洞天之寶護身,但仍是危險。

至少,許秋靈的身體尚有病在身,不宜染上風寒。

被寧凡則被,許秋靈不氣反笑,因為唯有孤獨的人才明白,有人責備,實則是一種幸福。責備,便是關心埃

「對不起…有些莽撞了,只是我相信著,你會來找我1

許秋靈捋了捋鬢絲,揚起容顏,笑若幽蘭。

「我當然會來找你1寧凡氣笑了,這許秋靈真是個麻煩的女人,僅次於殷素秋…不,或許某種程度,能和殷素秋打成平手。

「知道那句詩的來歷么…」許秋靈忽而話題一轉,卻催動畫舫,向著某個方向疾馳。

「哪句?我與你相遇,你念過的詩不少。」

「可憐公子不思凡!知道么,這是我第一次見你之時的感受…可憐,嗯,就是可憐,並非你想象中的仰慕…你太倔強了,明明修為不強,偏偏要與那趙子敬爭,只為了一株蘭花,值得么…」

許秋靈似乎回想起那場夢,好似想蘀那株蘭草問問蝴蝶,蝴蝶呀,你那樣拚命飛上天空,值么…

蘭草不曾這麼問過,但蘭草相信,蝴蝶執著的飛上天,一定有一個理由,比死都重要…

「你的過去,我不問,因為你的過去里,沒有我…」許秋靈淡然一指前方,忽而笑出來,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是我第一次溜出荒地方,是師父帶我去的。那是一個凡人的國度,當初師父就用這艘畫舫,帶我去看凡人的生活…那時候,我知道了,原來我不是世間最苦命的人…」

「我體質太弱,無法突破元嬰,我笀數太少,十年後便死去,但饒是如此,我也活了數百年,不是么…那些凡人,一世飽受戰亂、瘟疫、天災的折磨,但他們仍頑強活著,即便飢不飽食,即便命運多舛,仍是掙扎地活著…」

「那時候,我明白了,人活一世,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但,可以選擇自己的態度。無論日子有多苦,都可以笑著活下去…若一生中,恰好在未死前,遇上一個心儀之人,便是違背世俗,又待如何…」

許秋靈的眸子,帶著深情款款,望向寧凡,「只要你敢,我便敢1

「是么…」

寧凡大感憐惜地望著許秋靈,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就連責備她私自出島的心都沒了。

若許秋靈未遇上自己,或許今世,她會孤獨死在她的幽谷。

「你想去哪裡,我帶你去,只是你需答應我,去過之後,乖乖與我回家,安心接受治療。」

「不,我們就在那凡人的國度治療,可好?我喜歡那裡的氣氛。」

「那裡人多眼雜,若有人圖謀不軌…」

「以你周大魔頭的實力,還無法從一堆凡人手中,護我一個弱女子么。」許秋靈眼中閃過狡黠調皮之色。

「…我沒你想象的那麼強大。但若這是你的心愿,我會儘力護住你。」

寧凡搖搖頭,不知為何,今日的他,對待許秋靈的任何要求,都本能的不想拒絕。

就好似前世之中,欠過她、傷過她…

許秋靈眼中流露出一絲幸福之色,這是她一輩子唯一一次任性,她只是想看看,那個人,會不會包容她的任性。

只是這幸福之色剛剛升起,旋即便被一股驚羞之色覆住顏面。

卻見寧凡驀然攬住許秋靈的腰肢,將其橫抱而起,一步踏在畫舫之上,足尖一點,那畫舫立刻化作一道極光,飛回許秋靈的儲物袋。

「你為何、為何…」

第一次被一個男子以如此曖昧的方式抱住,饒是許秋靈性格再淡然,也難免驚羞了。

「你的畫舫,太慢1寧凡眼中閃過一絲自傲,一對碩大的紫黑色妖翼,自身後沒出,一振之下,海浪滔天,其翼若垂天之雲,一振便是九萬里!

「世間竟有這麼快的遁速1

許秋靈怔住了。

洞虛給她的畫舫,重在隱匿、洞天兩種神通,速度反而不快,只相當於普通元嬰遁速。

而從無任何人帶許?

櫸啥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