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47章羊古跪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偏是亡國逃難的公子? 因為在許秋靈心中,寧凡再落魄,仍有一股不屈的意志,只要這心未屈,他便是在列國逃難、周遊19年,也是公子,而非乞丐! 「你陪我洗么?」寧凡仍是調笑。 「若你...

寧凡的歸來,已一個恐怖的速度,一夜傳遍外海之地。

瀛洲仙島,刺明聯盟,一經聽說寧凡突破化神之時,起碼有三成勢力脫離聯盟,並竭力與聯盟撇清關係。

他們畏懼了寧凡凶名,無法想象寧凡突破化神之後,會是何等殺人無忌。

這些都是后話。

升雀台,早已重建,二十年前,這裡曾因寧凡引起一次殺劫。二十年後,這裡風雪依舊,舊人已無。

銅台之上,寧凡與洞虛、許、嚴等人圍坐火爐,溫酒而談,所談大都是外海變故,許嚴等人曾提問寧凡二十年的經歷,對這些寧凡隻字未提,諸人知趣,不再多問。

許秋靈好似一個新婚嬌妻,在一旁幫寧凡溫酒,神情溫婉恭順。

在寧凡身後,余龍目光狂熱而崇拜。

當年被寧凡收為奴僕,他曾抱怨不已,但如今看來,成為寧凡奴僕,實為這輩子最大的機緣。

他余龍的主人,不是一般人吶,是化神老祖,是能喝內海七尊同桌飲酒的人物!

眾人所飲,乃是一種名為『醉前塵』的靈酒,是洞虛以百花釀製。以酒力之大著稱,法力不濟者,絕對喝不了多少。元嬰初期修士,飲一滴必醉一月。化神初期老祖,可飲十樽最多。

在飲下十一樽之後,許、嚴二人相繼苦笑離去,必須立刻返回閉關、煉化酒力,否則會醉上一月的。

許嚴二人離去,余龍也得到寧凡許可,返回玄翠宮歇息,升雀台上唯獨剩下寧凡與洞虛,對飲起來。

整整一夜,直到天明,二人竟根本未醉的。

這讓許秋靈暗暗詫異,她本已無限高估寧凡,可是從未想到,寧凡能和半步煉虛的師父對飲一夜、酒量不分勝負。

慵懶地拂起衣袖遮面,打著睏倦的哈欠,許秋靈望著寧凡,漸漸看得痴了。

二十年…二十年的等候,為了今夜,很值呢…

十壇醉前塵,皆被飲盡,洞虛敗盡酒興,哈哈大笑,返回歇息。

而寧凡則收起洞虛贈送的儲物袋,法力一盪,酒意全消,醉意消失。

「師父給了你什麼好東西?」許秋靈明眸一閃。

「一些傀儡,一些丹藥,一些仙玉,一些洞天之寶…嗯,當然也有洞天之寶的煉製心得…你師父說,這是給你的嫁妝…」

寧凡站起身,舒服地伸個懶腰,骨骼發出爆豆般的脆響,抖落肩上風雪。

他語氣雖輕鬆,但洞虛所給的東西,絕對價值不菲的,都是曾經許諾給寧凡的好處。

千件洞天法寶,每一件都可賣百萬仙玉以上。

17具化神傀儡,10具初期,4具中期,2具後期,1具巔峰。

50瓶四轉巔峰的玄元丹,每瓶20顆,每顆可提升元巔修士1甲法力。

除此,還有地母之心,自是許如山借洞虛之手交給寧凡。

這些東西,價值絕對不菲,洞虛的善意,寧凡記在心中。

「我會治好秋靈,你們可放心。」

寧凡好似對風雪在言語,但他知道,許如山、洞虛,都在等這一句保證。

在寧凡對風雪傳音之時,一隻粉紅色的『傳音紙蝶』,穿越風雪,飛到許秋靈掌心。

一點蝴蝶,似乎有什麼訊息傳入許秋靈神念中,立刻,許秋靈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呢?嗯?這個傳音紙蝶很別緻,是你特製的?」

寧凡目光一動,無盡海的低階修士中,流行一種傳音紙,可以紙跌紙人、紙鶴、紙蝶、紙老虎等傳音。

「嗯,是小蓮傳音,給我說了件趣事,忍不住便笑了。」

許秋靈綰了綰青絲,空靈的氣質好似一朵空谷幽蘭。

她是一個才女,雖稍有病弱,卻更添氣質。

許秋靈收起紙蝶,淡笑道,「周公子,您老人家是先休息呢,還是直接去煉製養心丹呢。」

「你陪我休息?」寧凡調笑道。

「好呀,你敢我就敢。」許秋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雖然脖頸都羞粉紅了。

「你真是我見過女子中,最特別的一位…」

寧凡搖搖頭,若是這話給紙鶴說,大概會被紙鶴粉拳想象、斥為大流氓吧。

但許秋靈卻比大多數女子都坦然、平靜,好似沒有什麼能讓她露出驚訝之色。

這是早已看淡生死、悲歡的女子礙

「還是去煉丹吧…我想早些煉出養心丹,早些治好你的傷。」

「小女子多謝公子深情!不過周公子注意了,煉丹房外,有個老頭子在『程門立雪』呢…」

「程門立雪?」

寧凡頗為詫異,這卻是一個修界典故,指的是游酡楊時兩名儒門修士,為了求道,在一名程姓大儒門外,苦站一夜、立成雪人。

神念一掃,橫掃五萬里,寧凡立刻明白許秋靈在笑什麼。

二話不說,直接摟住許秋靈纖腰,一步踏出化出紫煙飄出,任許秋靈嬌軀輕輕一顫,卻並未反抗。

此女真是個為愛大膽的女子。

就算寧凡當著風雪與之交合,大違禮法,怕此女都不管不顧的。

「不悔仲子逾我牆…」許秋靈自語道。

「什麼?」

「沒什麼。」

這是許秋靈第一次體會化神級遁速的飛翔。

耳邊呼嘯的風雪,讓她如痴如醉,她來不及感嘆寧凡的遁速之快,只幾個呼吸,已遁至玄翠宮的頂級煉丹房。

房外,風雪交加,一個儒袍老者渾身滿雪,好似雪人,當真在煉丹房外站了一夜。

一見寧凡攜美而來,立刻抖落一身風雪,抱拳笑道,「呵呵,周道友,你今日可是來煉丹的?」這老頭似乎很期待。

「正是,羊道友,你想在旁觀看么?」

「當然想1羊古目光火熱,他得到葯魂心訣后,突破五轉丹術已極其臨近,在這個關頭,若能多看五轉宗師煉丹,自是極好的經驗累積。

「規矩?」寧凡淡淡道。

「呵呵,自然,自然…」羊古取出一個裝滿仙玉的儲物袋,交給寧凡。

在無盡海,觀看五轉丹師煉丹,是要收學費的。

一人一次百萬仙玉,不多,但這是個規矩。

設想一下,一個五轉丹師一次煉丹邀請一千人、一萬人觀摩學習,會是何等龐大的收入。

提升煉丹術需要耗費大量靈藥,本身就要燒錢,自然需要補貼一二的。

規矩不可廢,尤其是能夠收錢的規矩。

留羊古在煉丹室門口遠觀,而寧凡則與許秋靈並肩行至丹爐前,點燃爐火。

許秋靈可近處觀摩學習,即便她根本不學煉丹術,看一看也大有好處,可觸類旁通,感悟些什麼也好。

在許秋靈身旁,侍立著一具半損的黑傀,即便半損,強橫的氣勢都讓羊古觸目驚心。

「這是…半、半步煉虛的傀儡1

嘶!

羊古無法不驚,半步煉虛,可是內海七尊級高手,竟被寧凡煉做傀儡…

羊古不僅在想,寧凡的修為高到了什麼境界!

自寧凡回歸的消息傳出,外界風聞寧凡是化神修士,卻也只傳聞寧凡為化神初期。

但羊古不信!

化神初期的修士,會有半步煉虛的傀儡么!

「羊道友不要介意,這傀儡,是周某的行事原則。」

言罷,他不再解釋,將一株株靈藥拋入丹爐之中。

傀儡,是作為護法存在的,防止觀摩者偷襲煉丹師,造成丹毀甚至人傷。

索要報酬,防備羊古…寧凡總是將醜話說在前頭,不佔人便宜,亦不讓人佔便宜。

羊古心思大震,他發現自己從一開始就低估了寧凡的實力、心性。

只是這震驚,旋即便消失,只過去一炷香功夫,羊古已徹底被寧凡天花亂墜的煉丹手法所迷住了。

「這是…這是河車九轉的煉丹手法——『紫綬加身』1

「這是…這是三清丹凝的煉丹手法——『分火誅心』1

「這是…」

寧凡所施展的煉丹手法,九成以上都是羊古第一次親眼見到,從前只在古籍中讀到過。

他的心頭大喜過望,值啊,真是太值了,一百萬仙玉就能看到這麼多玄奇手法,真是不虛此行!

時間一日日過去,這一次煉製養心丹,整整煉製了一個月。

寧凡很用心,一絲不苟,這是為許秋靈療養心神的滋補丹藥,自是馬虎不得。

他是一隻花花蝴蝶,但這蝴蝶多情卻至性。

一個月中,他的手法不斷在兩種截然不同的丹道間變幻。

河車九轉,是要將妖力融合,通過一次次轉力提升品質,最終成丹。

三清丹凝,是要神念三分,從三處燒,並則其中妖力最強的一處為丹心,其他二處則為丹胚…

不同的手法,在寧凡身上卻融合為一。

他的思想,他的道,便是要將處在陰陽兩極、截然不同的事物,融合!

周身青氣大顯,葯霧氤氳,寧凡的氣質,在升華、蛻變!

羊古有一次震撼了…他一眼看出,寧凡這一次煉丹,竟因為同時觸碰兩種丹術,而觸摸到了五轉中級丹藥的瓶頸。

「周道友要突破五轉中級丹術了!我羊古竟有幸目睹一個五轉中級丹師的突破1

這對羊古而言,意義不可謂不重大,只要將寧凡突破的點點滴滴銘記於心,日後羊古突破五轉丹師,完全有機會突破中級境界!

一百萬仙玉花的太值了!

就算是給一千萬、一億,都值!

「不,這錢,我一定得給!羊某要拜周道友為師1

羊古眼中閃過一絲執著,寧凡的丹術太過博大精深,即便等級並未雨界最高,但一舉一動中,無形染上了亂古大帝煉丹的舉止、氣質,瀟洒非凡。

收徒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收羊古這種倒貼的徒弟。

不需要給任何好處,只需要隨手烙印點心得給他,他便滿意、效忠,並會在寧凡不在之時,為其勢力提供大量丹藥。

第一徒是薛青,此徒多半已突破四轉,並為寧城提供者大量丹藥吧?

寧凡自不知羊古的拜師之意,不過就算知道了,多半也是看心情決定。

此刻他專註與心神中境界的升華,隨著一聲好似破繭的聲音,他周身青氣,驀然光芒閃爍,青色更深邃,開始朝玄色徐徐蛻變。

玄,即是黑色。

丹術,突破五轉中級!

「呼…丹術總算提升了1寧凡眼露喜色。

這一次丹術提升,意義重大。

這一次是他在亂古傳承的丹術到達極限后,憑自己努力,突破丹術境界!

這意味著,只要寧凡繼續努力,以他的資質,完全可以成為一代宗師!

「周公子辛苦了,需要小女子為你備些洗澡水么…」許秋靈忍不住噗哧一笑。

此刻的寧凡,經過一個月的煉丹,早已灰頭土臉,好似亡國逃難的公子。

為什麼不是乞丐,偏是亡國逃難的公子?

因為在許秋靈心中,寧凡再落魄,仍有一股不屈的意志,只要這心未屈,他便是在列國逃難、周遊19年,也是公子,而非乞丐!

「你陪我洗么?」寧凡仍是調笑。

「若你敢,我便敢1許秋靈還是這般決然。

啪!

一聲重物砸地的聲音,打斷了寧凡二人的談話,竟是羊古跪在地上,朝寧凡重重一拜。

「請周道友…不,請明尊收我為徒1

羊古目光堅決,他有預感,寧凡日後會成為一個超越丹尊的煉丹師,甚至有可能成為雨界第一的新一任『丹皇』!

「呃…」

寧凡目光一怔,頗感無語。

怎麼沉迷煉丹的瘋子們,都喜歡拜自己為師?

收個薛青還能看家煉丹,為黑魔三神軍提供源源不斷的丹藥,收個羊古有什麼用?

「羊道友,拜師乃大師,需慎重…」

「請明尊給我一個機會,就算是從記名弟子做起,我也願意!我知明尊喜四處遊歷,不喜徒兒跟隨,但你可放心,徒兒一切自理,絕不為師尊惹任何麻煩!此乃一億仙玉,權且作為徒兒的一番心意1

羊古很緊張,他活了一輩子,第二次給人下跪,第一次拜師。

第一次下跪,還是幾千年前,跪在爹娘的墳前,離開戰亂的家鄉,離開凡人的國都,踏入修士之路…

「我收你為徒,有何好處?」寧凡的話很現實,卻也是實話。

修界之中,若無深交,憑什麼做沒有利益的事?

「若師尊收我為徒,我可推薦師尊加入丹島,成為丹島客卿,並幫助師尊獲得丹島『洗魂池』的名額,若能入洗魂池,師尊的葯魂必可晉陞不小,丹術極大提升,縱然突破五轉上級丹術,都是大有可能1

羊古再拜,神情懇切。

作為徒弟孝敬師傅是應該的,為了拜寧凡為師,送禮物那是更應該了。

他心中緊張不已,這可是關乎他一世丹道的事。

他心中自問千遍,錯過了寧凡,還能有一個人,傳授他如此天花亂墜的丹術么…

不能!

寧凡沉默,心中卻是心動。

洗魂池,這不是他第一次聽說,若能入此池,他葯魂提升,丹術自是會極大飛躍的。

如此而言,收了這個徒弟,非但不許花費太多心思,還會有極大收益了?

寧凡眼神一眯,似有決斷。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