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46章葯魂一現羊古驚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內,我丹島必可再誕生數名五轉丹師!甚至老夫突破五轉,都無需太久1 咽了咽口水,羊古望著寧凡,只覺得後者越來越高深莫測。 本來羊古斷言許秋靈無葯可醫,斷定許秋靈十年必死,羊古不信寧凡能救...

一番搜魂,寧凡毫不留情,立刻知道了陸界焚的下落。// 歡迎來到閱讀//..

星宮之中,陸界焚身受重傷,已然返回封妖殿,且一返回殿中,立刻閉關謝客,療養傷勢。

若陸界焚知曉手下在跟寧凡做對,他必會第一個阻止的…寧凡是誰?那可是戰力堪比半步粒身上更有兩具半步煉虛的屍傀!

見識過寧凡厲害后,給陸界焚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與寧凡為敵。偏偏此次返回封妖殿,陸界焚立即閉關,根本不知紫蠱想刺殺寧凡。

故而,那紫蠱道人才敢加入刺明聯盟,追殺寧凡!

寧凡冷笑不已,他倒想看看,自己屠滅刺明聯盟后,陸界焚會給他什麼解釋!

這邊,寧凡在搜魂殺人。

另一邊,老怪們卻皆是心神大亂。

他是周明!

他回來了!

一個個老怪,心頭大顫,但退得更快,紛紛告辭離去,彷彿在此地多呆一時半刻,都有可能喪命於周明之手。

羊古白眉一皺,他姓子隨和,不喜殺戮道的魔修。

眼見寧凡揮手殺了黃牙子,羊古亦是告辭離去,卻被寧凡叫祝

「羊道友,請留步。」

「怎麼!周道友有何指教?莫非是殺人殺得高興了,想連老夫一併斬殺於歡魔島么1

「羊道友誤會了。聽說你是丹島之人,周某想想你討一張丹方。」

「丹方?什麼丹方?我丹島的丹方,從不對外界出售…哼,還是說你明尊老祖,想在此地,殺我羊古奪寶么1

羊古不悅,他身為一個宗師,平曰姓情溫和,但自有一股傲氣,不為強勢所屈。

此刻大殿中已無外人,只剩羊古與許如山等人。

若寧凡想殺羊古,以多欺少,羊古毫無勝算可言,但他根本不懼。

「羊道友誤會了…」

寧凡面無表情搖搖頭,他並不是一個濫殺之人。黃牙子有取死之道,但這羊古千里迢迢來為許秋靈治病,本著一番好意,這種人寧凡是不會濫殺的。

散去所有威壓,寧凡朝羊古一笑抱拳,這一笑,倒是讓羊古大為錯愕。

奇怪…凶名驚天的周明魔頭,竟然會笑,會對羊古一個倔老頭客氣。

「我有辦法為秋靈治病,並可保證她金氣補全、修為大進,但這治療過程有些霸道,極傷心神,以秋靈金丹的身子怕是有些撐不篆我需要一些止痛之丹,久聞貴島之上,有一卷丹方,名為『養心丹』,名列五轉,可滋潤修士心神。我想要此丹丹方1

「什麼!你要養心丹丹方1

羊古震撼了,倒不是震撼寧凡索要丹方的霸道,而是震撼寧凡的話中深意。

寧凡的語氣,一副救許秋靈輕而易舉的模樣。

寧凡的語氣,一副獲得養心丹后、煉製此丹輕而易舉的模樣。

羊古心頭一震,難道這周明周大魔頭,不僅僅是個殺人魔,還是個丹道宗師?是五轉煉丹師?

但就算五轉煉丹師,也治不好許秋靈才對。且羊古細細端詳寧凡,一看寧凡才四百不到的骨齡,立刻搖頭。

年輕!寧凡太年輕了!

四百不到,修鍊到了化神,資質逆天!

但四百歲擁有五轉丹術,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上界丹道世界的天驕,自小培養,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而寧凡的種種傳聞,都說明他沒有任何背景,只是一介散修。一個散修,四百歲之時憑機緣化神都逆天,卻絕不可能有五轉丹術。

「周道友,醫術可不是兒戲1

羊古不悅,在他看來,這寧凡與王煒都是一路人,年輕氣盛,稍稍な醯就以為自己醫術通天了。這種心態,要不得!

「羊道友的話,周某深以為然,醫術不是兒戲,一絲誤診,可能致病患於死地。為師者,不可誤人子弟。為醫者,不可泯滅良心…」

寧凡也不與羊古爭辯,只是朝洞虛、許如山、嚴中則、余龍點點頭,徐徐走向那一個多年不見的女子。

「我回來了。」

很簡單的一句話,但落在許秋靈耳中,卻更加讓她心頭泛酸。

「回來就好…呀1

她忽而嬌呼一聲,素手掩口,另一隻皓腕,卻被寧凡握在手中。

「你、你做什麼!這裡這麼多人…」許秋靈病弱的面色,翻起絲絲羞紅,暗含羞惱。

自己何曾允許過寧凡,觸摸自己的手腕了…

「不做什麼,診脈而已…葯魂現1

寧凡收起所有的煞氣,神情嚴肅,眼中翻起一絲絲青光,周身亦是被一股青氣所籠罩。

一瞬間,其氣質大變,前一刻,他還是殺氣騰騰的凶魔,后一刻,他已是葯氣騰騰的煉丹宗師!

「葯魂1

許秋靈美眸異彩連連,而許、嚴等人,則各個驚呆了。

葯魂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擁有葯魂者,必定是五轉煉丹師!

寧凡這是在用藥魂為許秋靈診脈!

嘶!

羊古倒吸一口涼氣。

他從不認為,一個不到四百歲的人可修成五轉丹術,但眼前的寧凡,做到了!

之前他看不起寧凡,厭惡寧凡亂誇海口,蔑視丹術,此刻回想起來,之前的寧凡哪裡是蔑視丹術,分明是丹術高深,對治療許秋靈信心滿滿而已!

「周、周道友,你竟是五轉丹師!恕老夫眼拙,之前竟未認出來,言辭多有得罪,請道友海涵1

羊古抱拳一禮,他不為強權所屈,但面對比他丹術更高的宗師,卻願意低頭一拜!

羊古距離踏入五轉境界,還有一步一搖,但寧凡已是五轉,丹術造詣更在羊古之上!

羊古神色崇敬,看待寧凡的目光,就好似看待一些丹道前輩!

四百歲不到的五轉煉丹師…縱然是丹尊,在四百歲之時,也不過才四轉而已。這無疑說明,寧凡的丹道資質比丹尊更強,此生突破六轉、七轉,都是大有可能!

「呵呵,羊道友不過就事論事,何來得罪?且羊道友自內海千里迢迢趕來,為秋靈治病,這份心意,周某心領了。若羊道友願意將養心丹丹方贈與周某,周某可用凝結葯魂的心訣,與你交換。」

寧凡語氣平靜,但羊古卻立刻目光火熱起來。

以羊古的心姓,極少會露出這種目光,但寧凡的話,卻讓他無法冷靜的。

「凝結葯魂的心訣!周道友當真要用此物交換養心丹方1

羊古有些難以置信了。

凝結葯魂,對尋常五轉煉丹師而言,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哪有什麼心訣。若有心訣,豈不是人人都有機會突破五轉?

對一些傳承百萬年的丹道世家而言,或許傳承有凝結葯魂的心訣,但這心訣無一不是本族之秘,概不外傳的。

就算是丹島的九名五轉丹師,就算是丹道丹尊,也無一擁有凝魂心訣。

寧凡竟有!

難道這寧凡,是某個丹道世家的天驕子弟?

養心丹丹方或許珍貴,但凝結葯魂的心訣,卻根本無法用珍貴二字衡量…

丹道的規矩,不可將丹方外傳,但誰說既定的規矩不可打破?相信換做任何一個丹道老怪,在此地和寧凡做交易,都極其樂意用一卷丹方換凝魂秘訣!

羊古幾乎毫不猶豫,立刻取出一卷青色丹方,屈指彈給寧凡,生怕寧凡反悔一般。

寧凡失笑搖頭,神念一掃丹方,見丹方無錯,俄而取出一枚玉簡,在其中簡略烙印了凝結葯魂的心訣。

這心訣,來源於兮然所傳的丹術,是玄葯族的秘術。

當然,寧凡不可能給羊古完整心訣,他所給的,也僅僅是心訣的十分之一,只有大致的凝魂之法,如此,就算此術傳出,也不會暴露玄葯族的秘術。

在寧凡眼中,十分之一的殘缺心訣,不值一提。

但在羊古眼中,這十分之一的心訣,幾乎比他的老命都珍貴!

「這、這竟真的是凝結葯魂的心訣!雖說心訣殘缺,但比起我等摸石過河的丹修而言,無疑高明了千百倍,有此術在,千年之內,我丹島必可再誕生數名五轉丹師!甚至老夫突破五轉,都無需太久1

咽了咽口水,羊古望著寧凡,只覺得後者越來越高深莫測。

本來羊古斷言許秋靈無葯可醫,斷定許秋靈十年必死,羊古不信寧凡能救許秋靈。

這一刻,他倒是對寧凡大有信心,隱隱感覺寧凡有能力救治此女!

「老夫想在歡魔島多呆些時間,看看周道友如何煉製養心丹,如何為許小姐治病,不知是否可以?」

「當然可以。只是如此的話,羊道友不怕和周某扯上關係、被刺明聯盟追殺么?」寧凡笑問道,能隨便用些好處拉攏打手,他自是樂意的。

「刺明聯盟?哼,老夫何必怕他們!老夫好歹也是半步五轉的丹師,只需振臂一呼,內海之中起碼會有六七名化神願意保護老夫。至於周道友,閣下乃是真正的五轉丹師,甚至單單從閣下的葯魂判斷,幾乎距離突破五轉中級不遠。以閣下的丹術,只需振臂一呼,喊來十餘個化神打手,根本不難!刺明聯盟又算什麼1

羊古絲毫未將刺明聯盟放入眼中。

有化神老祖坐鎮的殺手組織?這種話也就嚇嚇元嬰小輩而已,對於一個人緣極佳的高階煉丹師而言,刺明聯盟算個屁。

「若刺明聯盟敢對周道友出手,老夫願幫道友一把,共同一戰1

羊古爽快道。

寧凡給了他這麼大好處,他自是知恩圖報的。

這一幕,幾乎讓許嚴二人看呆了。。

羊古是誰?是尋常化神都要禮遇的煉丹師!

這種級別的煉丹師,卻被寧凡三言兩語弄得心悅誠服。甚至羊古還自願幫寧凡對抗刺明聯盟。

二十年前,寧凡尚只能讓許嚴二人同輩相交。

二十年後,寧凡可讓許嚴二人不敢得罪的人,俯首低頭!

許秋靈目露異彩,她看中的男子,果真非凡人的。

「我一直相信,你若歸來,必定可治好我的…我一直在等你。」許秋靈不覺情意流露。

「放心,有我在1

寧凡眼露自信,他必定會治好許秋靈!

內海,劍島。

一個獨臂、負著黑鐵重劍的中年人,好似一道劍光,飄然降臨劍島。

在其降落的一刻,劍島護島大陣——凡虛級大陣,一霎崩潰!

島中埋藏的一千四百萬古劍,俱都發出顫抖的畏懼之聲。

島上無數高手,騰空而起,不可置信望著那踏天而立的白衣中年。

即便有著半步煉虛修為的劍尊,都在那白衣中年的一個眼神下,感到劍意欲崩!

此人,好強的劍道修為!

「我要陷仙殘劍。」白衣中年神情滄桑,鬍渣滿面,目光空洞,披散長發,其中半數長發都已斑白。

他似乎不喜多言,只淡淡說出一句,道明來意。但這一句言語,立刻引起劍島無數高手的憤怒。

「大膽!爾是何人,竟敢破我劍島大陣,奪我鎮島之寶、陷仙殘劍!難道爾不知,不周雷皇與雨殿的約定么!你這是想激怒雷皇大人么1

只是這批劍島高手還沒放完狠話,劍尊卻猛然擺手,沉聲一喝,止住了所有人的話語。

「閉嘴1

一聲閉嘴,劍島在無人敢喧嘩,足可見劍尊的威名。

「來人,取陷仙殘劍,送給這位前輩1劍尊無奈一嘆。

「什麼!這可是我劍島至寶!若失此物,我劍島的劍靈氣濃度,起碼減少六成,一島弟子修鍊速度,都會大減的1

不少長老反對道,但這反對的聲音,俱在劍尊下一句話中,統統閉嘴!

「此人,是『白衣劍神』,雲天決1

劍尊嘆道,沒有多餘的解釋,只是報出了白衣劍客的姓名。

但這一姓名傳出后,劍島之上,所有人都露出無比驚恐之色。

白衣劍神….雲天決!

「我等明白了…劍尊大人,我等這便去取陷仙殘劍…」諸位長老再無人多嘴。

有些人,想要什麼東西,根本無需與你任何解釋,直接來到你宗門,報一個名號,你便不敢不從…

老魔曾是那種高手,這位白衣劍客,亦是那種高手!

不多時,數位劍島長老持著一個藍布包裹的殘劍,交到白衣劍客手中。

那白衣劍客接過此劍,也不拆開布包,只隨意掃了一眼,立刻眉頭一皺。

「少了一塊劍刃。」

他不喜多言,這一句話,自然是在跟劍島討要那缺損的劍刃了。

「啟稟前輩…這缺少的一塊劍刃,被老夫一個友人取走,為其徒兒鎮壓命脈金氣…」

嗖!

劍尊話未說完,白衣劍客卻劍光一閃,憑空消失於眾人眼中。

這種遁速,以劍尊修為,都根本看不清的。

「他就是雲天決…那位『舍情忘心』的劍魔…」劍尊咽了咽口水。

若惹怒白衣劍客,此人一劍可平劍島,有如兒戲!

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