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45章凶名不減勝當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一酸,忽而垂淚…是寧凡回來了,他終於回來了… 許如山、嚴中則齊齊面色大變,寧凡的到來,他們事先竟未察覺到半分!而從寧凡的遁光來看,分明使用的挪移之術,看起來才過了二十年,寧凡竟從元嬰後期修到了...

元瑤的心思,自不可能被兩個女兒猜透。

她剛剛趕回北天,便趕到雲海,給北小蠻星力水晶,除此,她還有其他事要忙碌的。

北天天驕不少死在寧凡手上,元瑤必須幫寧凡擺平些小麻煩…

「小蠻,娘囑你件事,你切也記好。此次你回雨界,若那陸北尋你,要求飛升北天天界,你可全力助他。」

「哦。」北小蠻點頭應下。

歡魔海域,富含礦藏,一如當年磁力混亂,並有黑雪遮天。即便是白晝,在黑雪掩映下,目力都無法穿透百丈,有磁力存在,尋常修士更不敢輕易散出神念的。

唯有一名披著黑色羽氅的白衣青年,行走在風雪中,神情平靜,將神念散得很遠、很遠,彷彿絲毫不懼磁力一般。

半步煉虛的神念,此人的神念高出許如山等初期化神…太多!

每一步,好似閑庭信步,偏偏往往一步之後,便瞭然無影了。

如此遁速,放在整個無盡海都是頂尖的存在了!

寧凡一步步走過黑色風雪,在歡魔仙島之外,驀然收住腳步,眼神一動。

風雪之中,歡魔仙島一副警戒的模樣,整座懸空島則開啟了數以萬計的陣光,更有無數修士巡守島域,似有什麼事發生。

「嗯?莫非是秋靈病情惡化了?原來如此,只是在求醫么…一群三轉、四轉丹師,可是治不好秋靈的。」

寧凡搖搖頭,一步踏出,周身翻起紫金色的微風,霎時間穿透無數重防禦陣光,飄入島中,無一能阻止他的腳步。

他的到來,更無人察覺。

歡魔島之巔,高懸著一座懸空山。其名極樂巔,乃是歡魔島主許如山的法寶所化。

其內大殿中,此刻正有數十個煉丹大師,分座在客位上,討論著許秋靈的病情。

這數十人無一不是外海聞名的煉丹師,其中甚至有數人來自內海,神情更是倨傲。

主座上則坐著四人。為首者自是歡魔島主許如山,其身旁則坐著一個麻袍老者,鶴髮童顏,威風凜凜,正是踏雲宗化神老祖——嚴中則。

主位上另二人,一個是淡黃衣衫的女子。面遮輕紗,閉目撫琴,幽幽的琴聲在殿中回蕩,卻根本無人欣賞,她亦不在乎。

此女不是許秋靈,更是何人。

至於主位最後一人,卻是個花農打扮、髒兮兮的老頭。只流露出元嬰修為,正旁若無人吃著糕餅點心,卻是化名水業的洞虛老祖。

很顯然,洞虛已經向許如山表露了身份,在歡魔島幾乎受到最高規格的禮遇。不過么,他的身份未向他人公布,尋常人根本不明白,如此鄭重的場合。為何會讓一個髒兮兮的花農摻和。

除了這四人外,還有一個畏首畏尾的元嬰立在一邊服侍花農,卻是曾被寧凡收服、丟在荒余龍老祖。

「咳咳,諸位大師且莫爭…不知小女的傷勢究竟因何而來,如何才能治好?」

許如山乾咳兩聲,打斷在座丹師的討論。他面有愧色,這慚愧。是因為直到三年前他才知曉,自家女兒竟患有本命缺金的奇症…

作為一個父親,他太失責了!

「請諸位盡全力出手,誰能治好小女。但有要求,儘管提出!只要是我許如山能辦到的事,絕不二話,勢必讓諸位大師滿意1

許如山的許諾,立刻讓大殿之中不少丹師眼神火熱起來。

這批丹師之中,最少都是三轉巔峰丹師,其中半數以上是四轉。這半數四轉丹師中,又有五人是四轉中級,還有數人看不出級別。

會被一些空頭許諾引誘的,大都是三轉丹師。

每一個四轉丹師,都是沉穩有度、眼高於頂,不拿出實際利益,是不會妄動神色的。

「許老頭許諾了好處,你們自然是激動的。不過老夫可把醜話說在前面…你們若是治不好我秋靈侄女,哼1

嚴中則冷哼一聲,化神初期的恐怖氣勢如同風捲殘雲,掃過大殿,一掌拍在一旁几案上,頃刻間,几案粉碎,巨力則傳至大殿地面,惹得整座極樂巔劇烈搖晃、幾乎有崩碎的趨勢!

嘶!

這一次,縱然是四轉丹師,面上都浮現些許震撼。

這極樂巔可是許如山的本命法寶啊,是化級下品的玄天靈寶,竟然被嚴中則一掌幾乎拍碎!

這嚴中則的掌力,究竟有多麼強橫!

今日眾人若不給許如山個滿意答覆,怕是有點麻煩…

有了許如山許諾的好處,又有了嚴中則施加的壓力,一個個丹師總算冷靜下來,依次起身,向許如山、嚴中則抱拳。

「小生是外海王家的客卿丹師王煒,丹術是三轉巔峰。小生以為,秋靈小姐的病情,是由肺部引起,醫典有雲,『秋屬金、金主肺』,此乃五臟之疾病,是法力失調引起,只需小生一顆三轉丹藥,必能讓小姐藥到病除1一名青衫青年率先抱拳。

只是他的話,除了引用醫典的那一句還能讓諸人點頭,其他的話,純屬放屁,就連許如山這不懂醫道的人,都不悅搖頭。

若是一顆三轉丹藥就能治好許秋靈,他許如山何須如此大費周章請醫?

歡魔仙島上的三轉丹師,幾乎有一百個了,還不夠用么!

「王大師此言差矣…」

一名儒袍老者起身,搖頭否決道。

「哼!你是哪位?王某看你有些面生,多半是哪裡出來的低階丹師吧1王煒不悅。

「敝人羊古,忝為是內海『丹島』的長老。」老者含笑搖頭,平淡的口氣,卻立刻引起大殿震動。

嘶!

又是一陣震撼在大殿傳開,這一次,就連許如山、嚴中則都面色大變,起身向這儒袍老者抱拳一禮。

「原來是內海聞名的羊古大師,失敬,失敬1

內海七尊勢力。為神空島、不周周家、巨魔族、劍島、洞天島、封妖殿,最後一個勢力便是丹島。

由於精研丹術,並向內海高手出售高階丹藥,丹島的地位可謂超然。

而這羊古,便是丹島的十大丹師之一,此人有著化神初期的修為,更浸淫丹道數千年。已半步邁入五轉丹術!

這種級別的煉丹師,縱然是化神中期見到,都要客氣對待,許、嚴二人自不敢怠慢的。

羊古的話,當然比區區一個三轉的王煒有分量。

「晚、晚輩失禮,請羊前輩海涵1王煒開始恐慌。生怕之前出言不遜得罪羊古。

「無妨,你得罪老夫,倒是沒什麼關係,只是醫道之事,切不可兒戲。一步錯,傷人性命,一葯誤。誤人生死,你需記篆」

羊古的語氣緩和,頗有長者之風,他的話,讓王煒露出羞慚之色,同時讓不少三轉丹師都羞慚不已。

不少人來此,都是存了碰機會的心思,並無把握治好許秋靈。只是胡亂開藥,試試運氣。

這種心思,在醫道之上,最是要不得的。

「敢問羊大師,小女可還有救?」許如山搓著手掌,有些緊張。

「抱歉,老夫只能說。以我尚未五轉的丹術,治不好令愛。令愛的病情,乃是命格缺金,而之所以缺金。想必許道友也猜到一二,皆是因為你的元磁功法太過霸道,在令愛還是胎兒之體時,便被抽盡的金氣…陰陽五行,乃是自然之理,缺一不可,令愛命中缺金,本該早夭,卻又因為體內植入了一塊古劍殘片,暫時補足了金氣,但這治標不治本…」

羊古無奈一嘆,頗有愧色,

「就算是五轉丹師,也治不好令愛。除非是我丹尊出手,才有一絲可能的。丹尊,是六轉丹師!除了他,這無盡海怕是無人能救令愛,可丹尊早已遊歷天下,尚未歸來…令愛的壽命,不超過十年了…」

羊古的話,好似一道晴天霹靂,打在許如山心頭。

若是別人說許秋靈無藥可救,許如山或許會懷疑,但是羊古親自開口,則許如山豈能不信…

就連洞虛老祖,也唯有嘆息沉默。

正如羊古所言,在洞虛老祖的心中,能救許秋靈的只有兩人。一人便是羊古所說的丹尊,此人遊歷數百年未歸,否則,洞虛早求丹尊救許秋靈了。

另一個能救許秋靈的,是寧凡。但寧凡,同樣失蹤不歸…

對羊古的話,許秋靈卻好似未聽見一般,仍是沉浸在自己的琴聲中。

對生死,她早已看淡,她早備好花冢,在死後,埋葬於花田之中。

若未遇見寧凡,許秋靈對死不會有任何遺憾,如今,她卻擔憂死前無法見寧凡最後一眼。

羊古的話太有分量,就好似下達了死亡宣判,無人再敢為許秋靈亂診玻

一個個丹師搖頭不語,他們也沒有辦法治好許秋靈,若此刻還厚著臉皮亂開藥,無異於自打臉皮了。

「靈兒!你放心!無盡海無人可救你,為師冒天下之大不韙,帶你走遍八百修國,去雨殿尋六轉丹師,為你治病1

洞虛豁然站起,似下了什麼決心。

無人知洞虛修為,諸位煉丹師此刻才知曉,敢情洞虛這髒兮兮的老頭,是許秋靈師父,難怪才元嬰修為,就能出席如此重要的場合。

洞虛向許如山點點頭,許如山會意,無奈一嘆。如此,只有讓洞虛老祖帶著許秋靈前往八百修國,碰碰運氣,看能否求得六轉丹師出手救人了…

心思一決,許如山起身,對諸位丹師抱拳,下了逐客令,

「小女已是無救,有勞諸位大師費心了,諸位遠道而來,可在歡魔島稍作歇息,老夫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親自招待諸位了。」

「且慢!令愛未必無葯可醫!只要她嫁給我,我有辦法可救她1

在諸位丹師準備離去之時,一道尖銳的聲音,忽然響起。

發出此聲音者,赫然是一個身形矮孝滿口黃牙的猥瑣瘦漢,有著大修士修為,正望著許秋靈絕非的身段,嘿嘿淫笑。

「這位大師,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1許如山心情正煩,都已經下了逐客令,怎麼跳出一個出言不遜的人。

什麼叫嫁給他就能救人…這人以為他自己是誰?天王老子么!丹島都治不好的人,他能治好?

「小兄弟,醫道可不是兒戲1羊古不悅,他最見不得有人借醫道之名,坑蒙拐騙。害死病患。

「不錯!羊古大師說得極是不錯!醫道救不好秋靈小姐,那麼…蠱道呢1

猥瑣瘦漢一句反問,立刻讓羊古無言以對,上古之時,蠱術與丹術同樣玄妙,都可治病療傷。只是一脈傳承下來,正統蠱術卻分支成了毒術、詛術、驅蟲術等數個範疇,由正統變成邪道。

羊古對蠱術知曉不多,並不能斷言蠱術治不好許秋靈。

「閣下是誰,難道精通蠱術么?」許如山面色稍緩。

「在下刺明聯盟散修…黃牙子!黃某之師,為內海某個化神高手,曾機緣巧合獲得某種蠱蟲。其名——雙修蠱!此蟲被黃某千年祭煉,唯黃某一人可驅使,只要令愛服下此蠱蟲,再與黃某雙修,並任黃某採補乾淨其修為,所有傷病,皆可痊癒1

「什麼!你有雙修蠱1

一聽雙修蠱大名,縱然是許嚴二人。縱然是洞虛,縱然是對蠱術不甚了解的羊古,都大為震驚。

雙修蠱是一種上古修士才懂得飼養的蠱蟲,通過男女裝修激發蠱蟲力量,可治癒絕大多數頑疾重傷。

此蠱又有一個特性,一旦被某人所煉化,則不可易主…

若這黃牙子真的有雙修蠱。或許可讓他與許秋靈雙修,治好許秋靈…

一想到愛女將被黃牙子這猥瑣之人糟蹋,許如山心頭掙扎,這掙扎同樣出現在嚴中則、洞虛的臉上。

但這或許是救治許秋靈的唯一方法…該如何取捨。

「黃某以雙修蠱救人。不但要采盡令愛的元陰,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條件!聽說許島主與那凶魔周明頗有交情,家師對島主有一個要求,島主必須發下心魔大誓,日後周明返回外海,我刺明聯盟誅殺周明,島主不可相助,需袖手旁觀!若允諾此事,黃某可以出手,救下令愛性命1

黃牙子冷笑不已,他來此地,一是為了抱得美人歸,二是奉了師父命令,來破壞歡魔島與寧凡的交情,為日後誅殺寧凡做準備。

這一次,黃牙子是代表刺明聯盟而來!

他的語氣即不客氣,立刻惹得許如山皺眉。

「閣下的條件,似乎太多了!我歡魔島是否交好周明,與你刺明聯盟何干1

「若不答應這個要求,黃某自不會出手救人,而令愛么…必死1黃牙子冷笑。

黃牙子的條件,著實讓許如山為難了。

交好周明,是巨魔族族長的意思,他已無法違逆了。

若不答應黃牙子條件,又救不了女兒…怎麼辦!

嚴中則很不爽,他是特別不願意把水靈可人的侄女嫁給這種猥瑣漢子的。但現在他是外人,不能幫許如山拿主意。

在許如山為難之際,一個沉寂已久的小人物,發話了。

「刺明聯盟算個球!雙修蠱算個球!若我主人周明歸來,他可輕易救下秋靈小姐1

余龍怒了!這聲音,赫然是余龍所發出!

他跟隨寧凡的時間不長,但對主人寧凡是佩服到了骨子裡,並一直深信著寧凡能救許秋靈。

心中更早將許秋靈當成寧凡的紅顏!

寧凡是余龍的主人,許秋靈就是余龍的主母!

眼前形態猥瑣的黃牙子,好大的狗膽,開口閉口要搶自己主母當女人,他算個球!

「你是誰1黃牙子眼神一寒,目光轉向余龍。斜睨一眼,立刻不屑。

黃牙子是元嬰巔峰的大修士,而余龍不過是元嬰中期,這種修為,根本不是黃牙子一合之敵!

「老夫是明尊之奴,名為余龍!你不是刺明聯盟之人么,連老夫都不知道么1

「你是周明之奴!哼1黃牙子眼中閃過一絲獰色,氣焰囂張對許如山道。

「黃某決定了,想要黃某救治令愛,還需再多答應我一個條件!我要這余龍的人頭1

——

黃牙子的話音剛落。許秋靈第一次嬌軀一顫,琴弦斷。

面紗之下,明眸之中,原本不為萬物所動的溫柔,化作冷漠。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動周公子的人!余龍的人頭,你取不走!至於我許秋靈。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嫁給你!滾1

嘶!

不少老怪暗暗吸口冷氣。

這一向傳聞溫柔嫻靜的秋靈仙子,竟也會發怒!

「你、你敢讓我滾!你可知我師父是誰!你可知,除了我,無盡海中無人可救你,你只能嫁我一人!你難道想死么1黃牙子眼露怨毒。被許秋靈鄙夷,讓他氣得語氣發顫。

「死?死又如何…『春蠶到死絲方警,死了,也就不必飽受相思之苦了…你言語羞辱我,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但你要動周公子的手下,我是絕不允許的。你是刺明聯盟之人,我不喜見到你。你若不滾。我便叫爹爹殺了你…」

許秋靈再次露出平靜之色,她的心,只為一人波動。

「好!你叫我滾,這筆賬,黃某記住了!日後,莫要後悔!或許再過不久,歡魔島便會被…血洗1

黃牙子冷笑,要不了多久。刺明聯盟就會籌備完全,一切與周明有關的勢力,都會被摧毀。

這歡魔仙島也不例外,即便他是巨魔族的下屬勢力!

黃牙子冷冷拂袖,一步走出大殿,但這一步尚未徹底跨出,一股好似天塌一般的威壓。陡然間從天上降臨。

在這威壓之下,大殿之中、化神之下,無一人可站穩!而黃牙子更是處在威壓中心,堂堂元嬰巔峰的修為。竟筋骨一顫,胸口如遭重擊,連退數十步,方才穩住身形,卻已重傷,吐血不止!

但見大殿中微風一卷,紫煙一閃,一道白衣黑氅的青年徐徐浮現,望向黃牙子,目露寒芒。

「你剛剛說,要取余龍人頭,要血洗歡魔島,要採補許家小姐…這些話,你可敢當著周某,再說一遍1

那青年,只一句平淡的話語,但這話語之中,卻有一股讓化神修士都心驚膽寒的煞氣!

這一刻,歡魔島上空的天空,俱被煞氣染上紅霞!

在這道身影出現的一刻,許秋靈美目一酸,忽而垂淚…是寧凡回來了,他終於回來了…

許如山、嚴中則齊齊面色大變,寧凡的到來,他們事先竟未察覺到半分!而從寧凡的遁光來看,分明使用的挪移之術,看起來才過了二十年,寧凡竟從元嬰後期修到了化神境界!

洞虛更是目光一變,他的修為最高,目光最是毒辣。他乃是半步煉虛修為,在得到寧凡所贈虛力感悟后,更是距離煉虛只差一線。

但即便是這樣的洞虛,都隱隱感覺,此刻的寧凡不可戰勝!

「此子不但突破化神,且竟給我如此強大的危機感…他現在究竟是什麼境界1

余龍目光大喜,眼神愈加崇敬,在寧凡的威壓下,他渺小地像是滄海中的一葉孤舟。他立刻意識到,主人又變強了,且強得可怕!

主人回來了,刺明聯盟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

伴隨著寧凡的出現,一個個名動外海的丹師老怪,皆是惶恐起來。

二十年,寧凡的凶名在外海不減反增!

二十年,縱然是刺明聯盟興起,也罕有老怪敢公然加入刺明聯盟、與寧凡做對!

二十年過去,寧凡回來了!帶著更強的實力,更重的煞氣!

「你可敢當著周某,再說一遍剛才的話1

寧凡一步踏下,堂堂大修士修為的黃牙子,竟毫無反抗之力,肉身一震而碎,倉皇的元嬰想逃遁離去,卻被寧凡拂袖攝入掌中,好似握住一個螻蟻!

嘶!

一股濃濃的震撼,在所有老怪心頭升起!

這周明,比當年更加兇悍了!

一步踏死大修士,這種事就連化神初期的老祖都未必能做到…

如今的周明,究竟是什麼境界!

且明知黃牙子是刺明聯盟的人,寧凡卻毫無顧忌、出手便是殺人之舉,他還如當年一樣嗜殺成性!

黃牙子嚇愣了。

他小小的元嬰被寧凡擒在手中,一股無法抗拒的震撼感受,在心中迅速升起。

「你、你就是周明!你怎可能這麼強,就算是我師尊紫蠱老祖,都沒有這種實力…」

「紫蠱?」

寧凡眼露寒芒,紫蠱是誰,他當然記得。

是那個封妖殿的三長老,此人當年便與寧凡頗有仇怨,只是想不到事情過了二十年,那人竟仍然一心誅殺寧凡。

刺明聯盟後面,有紫蠱的影子。

只是有一點讓寧凡不明白,紫蠱是封妖殿三長老,不知自己的實力,但陸界焚身為封妖殿主,知道自己的可怕,應不敢追殺自己才對。

「難道陸界焚死了,或者沒有返回封妖殿?不論如何,搜魂便知一切…」

寧凡毫不猶豫,搜魂滅憶。

黃牙子慘叫一聲,魂飛魄散。

大殿之中,一個個老怪噤若寒蟬。

狠!這周明老祖真是太狠了!

殺人搜魂,好似家常便飯,根本不避諱任何人,更不怕被刺明聯盟知道。

這是個真正的魔梟!這種人屠人一宗一島都不會眨下眼皮!

諸位老怪的心頭,齊齊一寒。

「周明回來了…此魔頭,不可惹1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