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44章北家三女為誰爭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下界修士,那人,是叫周明么… 「那周明骨齡如何,有何特殊才華么?以你的眼界,應該看不上化神之下的俊傑才是…」 「嗯,他很厲害的,肯定比你的寧公子厲害十條街!他骨齡不到四百,已是元嬰後期...

「見、見過前輩1

老者一生殺戮,見慣生死,但在眼前的青年跟前,他竟言辭顫抖、膽寒不已!

這青年,僅僅一絲氣息,卻讓老者有幾乎窒息的感受。

那氣息之中,含有千萬以上的金丹血海,沉重的煞氣,讓老者丹田之中、金丹欲碎!

他無法想象,原來世間,竟存在著這等高手!

只是雖未看清青年面容,老者卻隱隱覺得,這絲氣息,有些熟悉,好似曾經在哪裡見過。

老者眼中的一絲疑慮,沒有瞞過青年的探查。

他一步之下,散去氣勢,目光掃過老者少年,立刻,一股被徹底看透的感覺,浮現在老者心頭。

「你認得周某?」

青年稍有詫異,他注意到了老者眼中一絲波動。

這青年,正是寧凡,在羅雲部落化名陸北,返回之後,則繼續化用周明之名。

「不、不敢,晚輩何德何能,能認識周前輩…」

從寧凡的聲音中,老者更是確定,眼前之人,正是遁天舟上並肩同行的那個周明!

一時慌張,不小心喊出了周前輩,一霎間,老者面色大變,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嘴巴。

愚蠢啊!此人必定是縱橫外海無敵的凶魔周明,人家消失二十年,突然出現,必定不願讓人知曉的。自己一時失言,認出其身份,說不準,會被這周明殺人滅口…

「是故人么,我也覺得你的氣息有些熟悉…嗯,想起來了,是遁天舟上見過。」

寧凡自語,似乎想起當年遁天舟上,確實有老者這麼個人。

他凶名雖盛,卻也不是濫殺之人,更不可能因為別人認出自己就殺人滅口。

他雖無殺人之意,但二十年前的凶名。仍在外海傳聞,久久不散。老者自是懼怕寧凡的。

「慚愧,晚輩孫布衣,當年確實在遁天舟上、與前輩有一面之緣…」

老者心頭稍安,以他對寧凡的印象,寧凡殺人根本不與人廢話的。

寧凡既然與他問話,老者自是不會死了。

「孫布衣么。周某有話問你,若你讓周某滿意,自有賞賜。」寧凡語氣極淡,但老者立刻惶恐起來。

「明尊有問,但說無妨,晚輩必定知無不言。豈敢求賞賜1

開玩笑!

能從寧凡手上活命就夠幸運了,還要賞賜?孫布衣是想也不敢想。

「不知明尊想問些什麼…」孫布衣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回答讓寧凡不滿。

「你可知周某何日入碎界秘境?」

「晚輩知曉…」

「周某離去歸來,過去多久了,無盡海發生了哪些大事?」

「回前輩的話,前輩離開無盡海,已有二十一年零九個月。至於無盡海發生的大事。晚輩這些年來並未閉關,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只是所知之事太雜太多,若一一說出,難免耽誤前輩時間,請容晚輩將記憶烙印在玉簡中,供前輩參詳…當然,若前輩執意讓晚輩口述,晚輩也是極樂意的。」

「不必了。用玉簡烙印更好。二十一年了么,想必發生的大事會很多吧…」

寧凡目光有些擔憂,無盡海有最讓他關心的,莫過於兩方勢力。

一個是許秋靈所在的歡魔島,一個則是殷素秋加入的碧瑤仙島。

嗯,似乎還有一個…對那北小蠻的安危,寧凡也稍有一絲關注。

「是!前輩有命。晚輩立刻便烙印玉簡1

孫布衣不敢怠慢,立刻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玉簡,細細思索二十餘年的記憶。並一一烙印在玉簡中。

修士記憶本就遠超凡人,幾乎過目不忘,而寧凡又只問大事,烙印這些記憶,對孫布衣而言不過小事一樁。

僅一炷香功夫,他便將大小瑣事皆烙印下來。

而寧凡拂袖一招,孫布衣手中的玉簡憑空消失,瞬間出現在寧凡手中。

這種手段,根本是孫布衣生平僅見,心頭極其震驚。

這根本不是元嬰修士的手段,彷彿是借用了…挪移之力!

「明尊突破化神了?!但二十年前,他才剛剛結嬰,二十年過去,怎會化神1

並不知孫布衣心頭驚訝,寧凡神念略略一掃,見玉簡大致是自己想知道之事,滿意地點點頭,旋即一拍儲物袋,隨手取了瓶丹藥拋給孫布衣,聊做賞賜。

旋即一步踏出,但見紫煙一閃,已渺然無蹤!

「好快的遁速!這就是明尊!我竟見到了明尊本人1一旁的少年在寧凡離去后,方才從沉重如山的壓力下恢復呼吸,目光狂熱。

而孫布衣,則再次震驚。

「挪移!果真是挪移!他回來了,他…化神了!二十年…他用了二十年,化神1

心中的震撼已無以復加,但孫布衣一垂頭,目光再次大變。

「這是…化嬰丹!明尊賜我的丹藥,竟是一顆四轉化嬰丹1

孫布衣眼神狂喜,立刻寶貝地收起丹瓶,朝著寧凡離去方向抱拳一拜。

「多謝明尊厚賜1

這一老一少今日深海尋礦,先是遭遇礁獸偷襲,后是見到寧凡回歸,雖說有驚無險,但已再無尋礦的心情。

二人唏噓不已,立刻化遁光離去海域,至於宣揚與寧凡相遇之事,是根本不敢的。

「故人么…」

遠方萬里之外,寧凡佇立深海,海水詭異地分開,沒有任何海獸敢靠近他。

對孫布衣,寧凡根本沒有多大印象,只是那故人二字,卻讓他頗有感觸。

至於贈給孫布衣的化嬰丹,也不過是他一路殺戮奪來的無數丹藥之一,不值一提。

一枚化嬰丹,在當年足以讓越國掀起血雨。

一枚化嬰丹,對如今的寧凡,只是雞肋之物。

「也許,下次再見北瑤等女,她們也只是故人…」

握著手中一塊晶瑩剔透的蠱皇令,寧凡回憶起星宮之中的一幕幕。

蠱令已收回。佳人已遠去,寧凡則返回外海,不再偽裝陸北,而是撤去容貌偽裝,變回周明。

女屍、月凌空也暫時收入鼎爐環歇息,二女在界獸追擊下逃亡,消耗極大。亦有些許傷勢,是該好好修養的。

「無盡海,我寧凡,回來了1

寧凡眼中精光一閃,將孫布衣所給的玉簡按在眉心,旋即閉上眼。細細瀏覽二十年來的變化。

一幕幕記憶,在眼前播放,半炷香之後,寧凡睜開眼,眼神卻有冷色,繼續瀏覽

「刺明聯盟!瀛洲仙島的化神老祖,暗通內海化神建立的殺手組織么。只為刺殺我一人么…」

寧凡眼光不屑,這區區刺明聯盟,根本不值得他絲毫重視。

化神老祖么…似外海的13名初期化神,寧凡在星海之內不知生吃了多少。

比起處理刺明聯盟,寧凡更關注歡魔仙島,倒不是在意那顆地母之心,而是在意許秋靈的傷勢。

當日他入碎界秘境,推斷許秋靈有三十年可活。如今過去二十年,許秋靈傷勢已開始稍微發作,再過十年,她必死。

好在寧凡已然回歸,更帶著白骨活人的黑星療傷術,煉虛以下修士,基本沒什麼傷勢是寧凡治不好的。

有他在。許秋靈非但死不了,更會藉助傷勢、修為極大提升。

進入碎界之前,寧凡只能讓許秋靈傷愈,如今的他。甚至可助許秋靈修為飆升。

再次瀏覽玉簡,玉簡之中,唯有兩件事讓寧凡動容。

一件是蓬萊仙島遺世宮的情報,南塔塔主北小蠻…閉關化神,已幾乎成功!

另一件,是關於碧瑤仙島的情報。

三年之前,碧瑤仙島之中,一直隱藏的化神中期老祖…歸墟道消了!

歸墟,便是修士壽盡而死。

寧凡曾有猜測,碧瑤仙島一宗女修,卻並無外海魔頭敢染指此宗女子,定是此宗隱藏著莫大底蘊。

這有情報印證了寧凡猜測,碧瑤仙島,歷來就有兩名化神坐鎮的,一暗一明!

明處的,是曾與寧凡有半面之緣的一個老嫗。

暗處的,則是一個老輩化神。

這老輩化神一死,碧瑤仙島沒有新晉化神頂上去,僅憑一個化神鎮守碧瑤仙島,已有些不濟了。

一宗女修,皆是大好鼎爐,不知有多少魔頭,口水直流盯著碧瑤宗,甚至已有數個魔頭,擄走了十來個此宗女修…

而近三年來,刺明聯盟也開始打壓碧瑤宗了,原因則是因為有傳言…碧瑤宗副宗主殷素秋,是周明的女人!

殷素秋,已結嬰成功,甚至得到了碧瑤宗那名歸墟老祖的功力傳承,幾乎已是元嬰巔峰修為,只差半步,便可化神。

殷素秋在碧瑤宗地位提高,自然也引起某個女修的嫉妒,曝光了她與寧凡的關係。

這一曝光,了不得!刺明聯盟幾乎已將殷素秋當成必殺之人!

好在殷素秋從不離宗,一心閉關苦修,倒是沒給人下手的機會。

寧凡眼中寒芒更甚。

且不論殷素秋此女如何,刺明聯盟的舉動,已動了寧凡真怒。

「素秋正在閉關,暫時無礙…哼,先救治秋靈,而後,我必定要親自看看,這刺明聯盟有什麼資格,打我寧凡女人的主意1

寧凡一搖身形,紫煙一閃間,已徹底失去身影,朝歡魔仙島飄去。

看起來,他剛剛回歸,便要做些事情了。

不讓外海染染血,有些人是學不乖的!

北天虛空界,玄武星上,一名踏著紫晶劍影的清冷女子,正朝著雲海飛去。

虛空界,是掌碑仙帝所居住的中千世界。踏劍女子小褂羅衫,軟鞋生香,周身泛著琉璃色的劍氣,飄然絕塵,赫然是掌碑仙帝的愛徒——北璃。

北璃剛剛出關,便匆匆趕去雲海,卻是為了幫助某人化神。

以她的身份,除非遇到可窺探氣運的高手,否則是不會親自助人斬凡的。

上一次,為了幫助寧凡。她前往雲海。

這一次,卻是為了幫助妹妹。

她的四妹北小蠻,今日即將斬凡成功,道碑留名,成為一個化神修士。

「小蠻終於化神了么,如此,她要不了多久。就該返回北天了吧…」

北璃自語,似乎在擔憂著什麼事,半個時辰后,已到達雲海三座道碑之下。

在道碑之下,道童一清如坐針氈,正嘆息不已與一名紅衣少女對峙。

那紅衣少女。手持紅鞭,鵝蛋小臉,清秀絕塵,偏偏眸子卻冷寒。攔著一清,硬要比武切磋一番…

她,正是遺世宮四小姐——北小蠻。

北小蠻見一清有兩下子,想和一清試招。但一清哪敢與北小蠻動手。

人家可是遺世宮四小姐…萬一受傷,麻煩就大了。

一見北璃前來,一清立刻如蒙大赦,匆匆告退。

這一幕,讓北璃輕輕一嘆,秀眉輕蹙,淡然責道,

「小蠻。你又胡鬧了,你才剛剛化神,尚未穩固境界,怎可與人切磋呢?一清師弟不與你爭鬥,是怕你受傷…」

「哼!你們都小瞧我!若非我體質有問題,年齡又最小,豈會今日才化神!況且我會與他爭吵。還不怪那一清口氣太囂張了…斬凡三關,我每通過一關,他就跟我嗦一遍,說當年有個叫『寧凡』的多麼多麼了得。有著什麼樣的通關成績…真是煩人1

「傻丫頭,那寧公子是真的很了不起呢,一清師弟是打心底佩服寧公子,並非刻意激怒你…」

北璃眼神泛起追憶,似乎回想起一個青年。

「寧公子…嗯?璃姐姐有些奇怪,你不是從來看不上任何男子的么,怎會對那寧凡如此客氣,還特意稱呼寧公子?」

北小蠻小手背在身後,紅絲小腳輕輕跺地,大有興趣地望著北璃,眼帶彎月牙般的笑意。

「姐姐,難道喜歡上那個『寧公子』了?這可不行呦,寧凡再厲害,也只是下界之民呢…」

「呸!小蠻你在下界不學好,膽子越來越大了!我與寧公子僅有一面之緣,怎會喜歡上他1北璃俏臉一紅,沒好氣白了北小蠻一眼。

「我當然知道璃姐姐心高氣傲,不可能看上下界修士的啦…姐姐何必這麼激動嘛。再說,我在下界認識一個人,論才華,可不輸給姐姐的『寧公子』呢1

「什麼叫我的寧公子…你認識的人是誰,什麼修為?」北璃大感興趣起來。

「他叫周明,是個臭小子,天天欺負我!不過,他真的很有才華,很厲害呢,失蹤了二十年,也不知跑到哪裡去了,哼,肯定跟那個野女人鬼混去了,氣死我了1

北小蠻小臉氣鼓鼓的,只是就算『周明』與某個女子鬼混去了,她又有什麼好氣的呢?她不是不喜歡『周明』么?

「傻妹妹…」北璃似乎看出了小蠻的心思,暗道,怕是自己的妹妹看上了一個下界修士,那人,是叫周明么…

「那周明骨齡如何,有何特殊才華么?以你的眼界,應該看不上化神之下的俊傑才是…」

「嗯,他很厲害的,肯定比你的寧公子厲害十條街!他骨齡不到四百,已是元嬰後期修為…二十年前他失蹤時,是這個修為的…」北小蠻有些失落。

「四百歲的元嬰後期么,倒也不差,只是比起寧公子三百歲化神,還是差些。」北璃搖頭道。

「誰說的!那周明雖然是元嬰後期,但是連化神都曾打死一個,而且他還是五轉煉丹師1

此言一落,北小蠻立刻得意起來,彷彿那四百歲的五轉煉丹師不是『周明』,而是她北小蠻。

「五轉煉丹師!那這周公子,的確也算才華斐然呢…是個丹道天才么。」北璃思索道。

「不宣周公子!你又不認識他!你去找你的寧凡去,周明是我的1

北小蠻好似一個鬥氣的小孩,讓北璃又是憐愛、又是頭疼。

這個妹妹,若是穩重些就好了…

自己不過隨口說句周公子,這傻妹妹就開始爭風吃醋了么。

這傻妹妹,喜歡上那個周明了么…如此的話,會有些麻煩呢。

「小蠻,你應該知道,你與『西門世家』可是有婚約的…說起來,你的元瑤玉哪裡去了!難道送給周明了1北璃美目一凝,這可是嚴重的問題。

「元瑤玉放在石兵那裡保管著呢…至於西門世家…我不嫁1

北小蠻撒了一個小謊,元瑤玉與石兵都丟了。

「傻妹妹,就算你不嫁西門世家,與那周明也是不可能的…」

北璃還要再勸,驀然間,一道強橫的舍空境氣息,伴隨著紫色霞光,降臨雲海。

立刻,二女齊齊露出詫異之色。

「娘親!你怎麼來了?」

「我來,自然是給你一件東西,幫你斬掉赤龍了…」

霞光中,元瑤一步走出,如仙子謫世,遺世**。

身上似乎有些傷勢,但不待兩個女兒提問,元瑤直接拂袖,取出一塊黑色水晶,交給北小蠻。

「蠻兒,你返回雨界之後,煉化此水晶,必可一舉斬赤龍。如此,再無『癸脈嗜殺』的憂慮,不必再借著殺人壓制癸脈殺氣了…」

「謝謝娘親1

北小蠻一把保住元瑤,無比歡喜,她做夢都想斬去赤龍。

月月來經,這可是一樁苦事呢…

「對了,你們剛剛在談論什麼?」元瑤隨口問道。

「在談哪個天驕更優秀!我喜歡周明,姐姐偏偏喜歡寧凡1北小蠻吐了吐舌頭,跟元瑤撒嬌。

「什麼叫我喜歡寧凡…」北璃不喜多言,根本無力辯解。

二人的對話,卻引起元瑤的沉思。

「天驕么…你們說得寧凡、周明,怕都比不了那個人…」

「比不了誰?」北小蠻在下界,北璃剛出關不久,根本不知北天傳聞的一件大事。

「如今北天天驕,青俊一代,幾乎都被一個青年折服…那人出身下界,卻以化神修為,敗紫川,斬林素,獨戰界獸,血洗星海…他的名字,叫陸北…陸北,怕是此代天驕之中,最傑出之人了…」

元瑤一陣追憶,卻努力掩飾住表情波動,裝作不認識『陸北』。

「奇怪?以娘親身份,竟會稱讚一個下界化神…」北小蠻、北璃皆感到難以置信。

而三女皆不知,她們爭執不下的最強天驕,實則是…同一人!

那一人,已悄悄回到了無盡海,正準備再次攪動風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祝大家元旦快樂!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