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42章來世之約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而寧凡則忽然有感而發,一拍儲物袋,取出兩壇泥封之酒,自己持一壇,另一壇向天一拋,朗聲道, 「送君遠行,若無酒,豈非憾事1 白芒加身的陸吾獸瞳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張口一吞,將酒罈吞入腹中...

一日,十日,百日…

心神世界中,寧凡獨坐百日,已吞盡了五萬顆水晶。

心神天地一片黑暗,只有他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黑色星芒。

「差不多了…」

寧凡徐徐起身,踏天自語,周身魔氣,已達到83470甲。

如此渾厚的魔氣,單論魔功,他便突破到了化神中期修為。

一身神妖魔的力量疊加,已超過15萬甲,可以這麼說,即便境界未突破化神後期,但單論法力渾厚,他完全達到了後期標準。

此刻若是再施展抽魂之術,怕已足以憑秘法提升至化神巔峰的境界了。

非但魔氣提升,其肉身更是提升至玉命第三境。

本已是屍魔之體,開啟了人體力量極限、防禦極限。

此刻經過星光淬體,其肉身強度再次提升一大截。

玉命第三境的身體,與其他第四境的修士,完全可以平分秋色!

單憑肉身之強,他可一戰化神巔峰!

這些都只是修為境界的提升,最讓寧凡欣喜的,是另一樁好處。

獵獵風中,他長發飛舞,驀然抬頭,向天一指。

其右目之中,已徹底凝聚出第二顆黑色星辰,其名,淬體之星!其功效,藉助星辰之力,療傷治病!

一指之下,蒼天之上,相繼浮現五顆漆黑星辰,灑下黑色星光。

五道星光沐浴下,寧凡周身傷勢早已痊癒。

一道星光療傷,效果相當於服下一顆五轉丹藥。

五道星光療傷,幾乎相當於服下五顆五轉丹藥!

「若我凝出百萬星辰,即便修為低微,都不是尋常仙帝可帳跚巨大,若善加修鍊,日後定會成為我一個不可或缺的底牌手段1

寧凡點點頭,對這帝星傳承極為滿意。

此行入碎界、出星宮。一路走來,便是為了提升實力,而如今,收穫甚是明顯。

除了主修的法力仍是短肋,並未化神,妖力魔氣,皆已修鍊到極強的境界。

此刻的寧凡。就算返回外海,進入內海,也可縱橫,再不懼什麼封妖殿。

甚至,若封妖殿主陸界焚遇到了寧凡,還需退避!

「當日我入無盡海。為救素秋,惹下封妖殿殺劫。如今,封妖殿已不足為懼…」

寧凡語氣平淡,他是真的變強了,縱然返回越國,都可佔據一方,自封老祖。吞併諸國,煉虛之下無敵!

「或許,此次返回外海,了卻一些因果,再入內海一次,幫助月兒收復神空島,即可回家了…回家,我離家已有太久…」

寧凡望著頭頂星辰。眼光柔和起來。

他雖背負莫大的壓力,一路苦修,但比起很多人而言,他已是幸福了。

他有家,有妻,有師尊,有弟弟。有一段平凡卻溫暖的過去…

「也許,我還有娘親…」寧凡有些期待。

他在雲海斬凡化神,見到了幻境中的娘親,那一幕幕。他永世難忘。

或許,娘親還活在世界某個地方。

或許,還有重逢之日。

「說起來,我自小無父無母,還未曾體會過父母的溫晴,對一個修道者而言,少了這層體悟,終究有些可惜了…且從本心而言,我也想見見娘親。」

收起紛繁的心思,寧凡知道,此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返回外海,意味著與一些人重逢,同時意味著與元瑤、兮然、舞嫣等女分別。

以寧凡角度而言,與諸女生死相隨,一路同甘共苦,這情,已然難忘。

他從不對自己的女人說任何花言巧語,僅僅是付出真心,換來真心。

他不舍,想必三位女子也會不舍吧。

且在離去前,寧凡還需完成陸道塵的請求,為陸吾解除孽櫻

一旦解除孽印,陸吾便可解脫,可逃出日日孽印焚身的痛苦,可重入輪迴,開始下一世的轉生、修鍊。

「走了…」

他好似自語,心神世界卻立刻如同鏡花水月般崩潰。

雲宮之中,佇立百日的寧凡睜開雙眼,氣勢比起接受帝星傳承前,起碼變強了一倍!

「你醒了?好,好!天帝星術,你已初步掌握,了不起!日後若有機緣,將此術發揚光大,說不定,你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天帝1

巨獸陸吾俯下身,望著寧凡,眼露讚許。

「前輩說笑了。」寧凡搖搖頭,他是個腳踏實地的人,如今才化神而已,距離天帝差了無數境界,他不會做空想。

「晚輩之前說過,來此的目的共有兩個,一是獲得帝星傳承,二是為前輩破除孽櫻如今晚輩已獲帝星,再破孽印,便可徹底完成此行任務。」

「孽印么?呵呵,我相信,你破得掉1陸吾眼露期待,他被種下孽印,已太久太久,孽印每夜都會發作,周身似焚,苦痛難忍。

他身死,已無法復活,只剩殘魂。

而這殘魂,則被孽印封印,無法轉世輪迴。

對修士而言,死亡是無奈的,這意味著一世修為喪盡,需要重頭再來。

但只要魂魄不散,只要還有重入輪迴的機會,便還有下一世可活。

對凡人而言,死亡是可怕的,對修士而言,比死亡更可怕的,是魂飛魄散、無法輪迴。

正因為對輪迴看重,所以甘願捨棄輪迴的修士,才值得寧凡震撼。

就好似那一日,胡家老祖胡風子,修為不高,卻甘願為了全族興亡,魂飛魄散,凝結一顆修丹,換取寧凡出手保護胡家。

修界是冷漠的,自私的,但同時,也有溫情,有大義,有感動。

「前輩稍稍忍耐疼痛,我這便幫前輩,洗刷孽印1

寧凡一點足尖,騰空而起。落在巨獸脊背之上。

蹲下身,觸摸著巨獸背上的血色孽印,只一個觸碰,孽印傳出的恐怖灼燙,竟將寧凡的手指燙得焦糊。

這孽印的力量,比寧凡想象中還可怕一些。

好在這點傷勢,根本不足為懼。指尖黑色星光纏繞,僅些許星光,便讓這焦糊的手指傷勢痊癒、完好如初。

黑星療傷術,果然名不虛傳,有此術在,寧凡便是一個神醫。白骨活人,輕而易舉。

「孽印,是真靈大族對罪妖的懲罰。自妖族失去『靈』后,大批真靈族再未誕生王血族人,唯有少數真靈族仍有王血延續。這孽印只可由王血種下、除去,這意味著,一旦被真靈大族種下孽櫻便必須服從此族命令,否則無人給你解印,便再無輪迴可能,並永世受苦…」

陸吾目光一沉,言語含怒,可想而知,當日他被王族真靈逼迫、種下孽印,是何等屈辱。

「你若無法解除孽櫻就算了…這只是小事,這種痛苦,我已忍耐了億年以上,早已習慣。只是我最終不會屈服!當我披上天帥之甲的一刻,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1

陸吾眼中有一股豪氣,那種豪氣,寧凡在不少陸族妖將眼中都曾見過。

拚死燃血。誓死不屈,這種人在修界不多,但在陸族九部卻有不少。

那是振臂高呼『為將者、何惜一死』的豪情。

「放心,我答應了陸道塵救你。這區區孽印,何足道哉。種此孽印之人,血脈不弱,幾乎凝聚出了半滴祖血。但,區區半滴祖血,在我眼中,太弱1

寧凡一咬舌尖,噴出一個紫黑色的血霧,這血霧一灑在陸吾脊背上,那難以磨滅的血色孽印,竟顫抖起來。

半滴祖血的孽印,又如何?

寧凡身上,可是有四滴祖血!若扶離一族尚在,他便是一族之祖!

「解1

紫黑色的血霧,閃爍幽光,在陸吾獸背之上形成秘密陣紋,在陣紋成形的一刻,陸吾周身紫黑之光大作,光芒中,那根深蒂固的孽印,在滋滋的響聲中,腐蝕消散!

呼!

陸吾獸身猛然一顫,重重呼出一口濁氣,眼露驚喜之色。

孽印,解開了!

他自由了,殘魂可重入輪迴了!

昏暗的雲宮之內,一霎間白芒衝天,那些白芒,都是從陸吾殘魂之上射出。

刺眼的白芒中,他的魂魄好似蒸發,好似感召到輪迴的呼喚。

「多謝,多謝!我要重入輪迴了!多謝1

陸吾眼露驚喜之色,重入輪迴后,這一世完結,下一世,他可新生!

「允人之諾,忠人之事,僅此而已,前輩無需多謝的。」

寧凡躍下獸身,立在地上,望著白芒中升天的陸吾,眼露欣慰之色。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對很多人而言,死亡是可怕的,但對陸吾而言,死亡之後、能重入輪迴,便是一種幸福。

陸吾的魂魄在白芒中消散,而寧凡則忽然有感而發,一拍儲物袋,取出兩壇泥封之酒,自己持一壇,另一壇向天一拋,朗聲道,

「送君遠行,若無酒,豈非憾事1

白芒加身的陸吾獸瞳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張口一吞,將酒罈吞入腹中。

這酒是寧凡不知從哪個倒霉鬼手上搶來,是某種藥酒,並非什麼好酒。

但陸吾毫不嫌棄,望著寧凡,大有知己相逢恨晚的感受。

「說得好!好一句送君遠行!人人皆怕死亡,皆畏輪迴,你卻把死亡比作一次遠行!這種豪氣,我比不了,此酒我飲下了,若下一世輪迴,有緣相遇,必與君高坐危樓百尺,飲一壺真正的好酒1

「好!若有緣,必與君來世痛飲1

寧凡心中對輪迴的感悟越來越多。

是啊,正如他之前所說,輪迴只是一場遠行。一場從生走到死、從死走到生的過程,但其中,似乎有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白芒漸漸暗淡,陸吾的身影漸漸消失,笑聲漸漸無跡可尋,他,去轉世了…

下一世,可能是農人,可能是凡武高手,也可能是個書生,修道的機會,大概不多吧。

雲宮再次昏暗,只剩寧凡久久佇立,沉默。

他好似回憶其自己為魏國老祖立墳的心情,送君一死么…

許久,他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卷無字天書。

此書是鬼雀宗中貢獻所兌換,書中無字,封面上卻只有送君一死。

從前他不知此書是何人所寫,此刻他卻明白,這是紫斗仙皇的筆跡。

「紫斗仙皇,曾為一個朋友送葬么…」

「送君一死…今日我送君,來世君送我,這就是輪迴么…」

寧凡的感悟越來越多,驟然間,無字天書之中,升起淡淡的紫光,書頁無風自動。

當微風吹開第一頁書頁后,原本無字的白紙,徐徐出現二十四個筆挺狂傲的墨字。

人死如燈滅,輪迴吹復燃。

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復還。

此為輪迴!

寧凡目光一變。

原來這無字天書,並非無字。

其上的字,只是被輪迴之力…抹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