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40章帝星傳承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就怎麼說!族內黑無、黑木、夜戮、夜孤,這四人命牌已碎,自是已死。四名真仙追殺一個自封修為的賤婢,竟然全死了,大長老可是很生氣呢1 「之前趕來的路上,捉了幾個小輩搜魂滅憶,他們的記憶中,似乎提...

十八重生死門,在虛空中詭異懸浮,若隱若現,九生九死,若誤入死門,縱是煉虛也必死無疑。.

好在衛玄早為寧凡辨別出九道生門,甚至還進入了其中六道。

餘下的三道生門,其中一道,便是通往陸吾封印之地。

虛空之中,處處漂浮著山石瓦礫的廢墟。

廢墟之中,寧凡與諸女立在星羅盤上,皆是目光注視著生死門。

諸人中,寧凡姑且服下數顆五轉傷葯,壓制傷勢,左目紫光閃爍,催動扶離之目,試圖辨別出三道生門誰封了陸吾。

至於其他女子,則或是唏噓、或是慶幸、或是感嘆,更多的卻是難以置信自己等人還活著。

在諸女身旁,一龍一傀處處損傷、仍在守護。除了這兩具屍傀,有多出三具披著斗篷、眼神幽綠的傀儡。

「陸北哥哥,是真的么!這三具傀儡都是用真仙界獸煉製的!北瑤姐姐好厲害1兮然目光閃著小星星,持著一柄長劍,叮叮噹噹敲著三具新傀儡。

不會錯!這三具傀儡,都是用真仙高手的屍身煉製!雖然只是半成品,但三具傀儡都有著煉虛初期的威能!

「是礙」寧凡感嘆道,若非這一次元瑤出手,或許真的會死吧。

元瑤沒有徹底恢復修為,在滅掉界獸后,再次封印到化神修為。

只是這一次封印,只是暫時的,只要元瑤願意,隨時可再次撕裂封印,發揮出舍空境界的力量。

封印修為,會讓仙脈的負擔減少,有助於傷勢恢復,僅此而已。

至於洛幽,因為借給寧凡元神力量,殘損的元神瀕臨崩潰,為了自保,已在陰陽鎖中自封沉睡。

關於洛幽的事,寧凡沒有告訴元瑤,只是在心中暗下決心,此次返回無盡海,定要尋些滋補元神的東西,幫助洛幽恢復元神力量。

「不論怎樣,這一次多虧了北瑤出手,我等才能活下來。只是想不到,北瑤竟是舍空境高手…」

舞嫣望向元瑤,目光帶著感激之色,一句話,說得元瑤目露慚愧。

「若不是因為我,你們也不會被界獸追殺…一切都是我的錯。」

「好了!別你感謝我、我道歉你了!先說說正事吧,小黃瓜,我們究竟該入哪一道生門,不能再拖了!若再有其他界獸追擊而來,終究是個麻煩。」

「嗯,確實要儘快的。」

寧凡點點頭,將扶離之目催動到極致。

九座生門,六道不必進入,需要選擇的只有三座。

三座雪白的巨門之中,唯有一道,閃爍著一絲金光。

扶離之目一經捕捉到這絲金光,立刻,寧凡毫不猶豫一拂袖,捲起諸女、諸傀儡,化作一道流光,進入其中一道生門。

就在進入此巨門的一霎間,十八座巨門,盡數崩潰!

最詭異的,是整座星宮,一霎間消失無蹤!

數曰后,虛空廢墟之中,方才再次開啟三道界門,界門中,相繼走出三名高手,俱是真仙級界獸!

三人之中為首的一人,手持一塊追蹤羅盤,似乎是追蹤元瑤而來。

這羅盤之內封印了一絲元瑤氣息,只要距離在百億里之內,都能顯示元瑤的位置。

但就在三人趕來星宮的路上,羅盤之上代表元瑤方向的光點,一閃之下,消失了!

為首的老者,望著此地一片廢墟,目光陰沉。

「星宮消失了!那賤婢也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那賤婢,躲入了一處中千世界?1

「哼,算這賤婢命大,竟讓她跑了!我等三人返回族內,該如何與大長老交待?」

「交待?該怎麼說,就怎麼說!族內黑無、黑木、夜戮、夜孤,這四人命牌已碎,自是已死。四名真仙追殺一個自封修為的賤婢,竟然全死了,大長老可是很生氣呢1

「之前趕來的路上,捉了幾個小輩搜魂滅憶,他們的記憶中,似乎提到有一個名為陸北的化神小子,與黑無戰得不分勝負…而之後賤婢現身,也是從那小子儲物袋出現的。莫非黑木四人追殺賤婢失敗,是因為那個小子的阻撓?」

「這是不可能的…黑木就算再重傷,也是真仙,豈會與一個化神不分勝負,那陸北,無須在意。賤婢已失蹤跡,我等速速返回族內,向大長老稟報此事1

三人一番商議后,各自踏回界門,就此離去。

寧凡並不知,因為他進入了正確的生門,而使得星宮失蹤。

他亦不知,在他進入星宮數曰之後,又有人追擊而來。

生門之內,是一片片雲霧鋪成的雲海。

在那片雲海之中,寧凡等人一連走了數曰,方才走到一座雲霧砌成的巨宮。

那雲霧宮殿,不知有多麼高大,根本看不到頂端。更詭異的是,這宮殿有玉階,有柱樑,卻無門,不可進入。

宮殿雖無門,其中卻隱隱傳出一絲隱晦、兇悍的氣息,似乎便是封印狀態的陸吾了。

周圍的殺陣,更是恐怖非凡,若有擅入此宮的妖族,怕是立刻會死!

此地雖無星辰,卻有好似是所有星光的樞紐,可決定星宮所有星力的歸屬一般。

縱然是元瑤,初見此宮,都有些驚訝了。

「好氣派的雲宮!若我沒看錯,這雲宮之上,設有仙帝級殺陣,除非持有星宮鑰匙,或者有著仙帝修為,否則,無人可進入此宮!這裡多半便是星宮中心了,想不到一座荒蕪億年的星宮,其中還塵封了這麼一座宮殿…」

元瑤尚且驚訝,其他女人就更加難以置信了。

唯有寧凡目光平靜,這種高不見頂的巨宮,在輪迴的幻夢中,古天庭之內,他見過很多。

「此乃仙宮,為仙帝所居之宮殿…或許,這裡曾是天帝的某座寢宮。」

「陸吾就在裡面么,陸道塵曾說,之所以求我就陸吾,是因為我是人族,故而可入此殿,我有王血,故而可洗清陸吾孽迎孽印,那是真靈大族對叛徒的責罰,是罪孽封櫻中孽印者,即便是死,也會魂魄囚困,無**回,終曰飽受折磨…至於此宮陣光,似乎尤其為監視妖族而設置,這就是陸道塵看上我人族身份的原因么?」

「只是這巨宮之上,卻四面無門,卻要如何進入…或許,該呼喚陸吾,讓其從內開門?」

唰!

寧凡心思一動,立刻取出一卷古舊的畫軸,將其一抖撐開。

畫中所畫,是一個身著虎頭金甲的妖帥,乘坐在金焰車上,由九頭妖獸拉車的圖卷。

金焰車經過的土地,是一座座靈氣盎然的葯園。

在所有葯園的背景之後,隱隱可見一座恢宏巨大的雲霧宮殿,幾乎與此地的巨宮一般模樣。

此畫是陸道塵送給寧凡,相傳是古天庭某個畫仙所畫。

在此畫一抖呈現之時,舞嫣、兮然、月凌空,俱是眼前一亮。

「這是…仙畫!凡人之畫,最多以假亂真,終究是虛。仙人之畫,卻可令畫中之物蘇生。這雖是一卷畫,卻必定出自真仙之手。這哪是什麼畫,分明是一件畫卷法寶1月凌空首先贊道。

「不錯,此畫若落在煉虛修士手中,便是一件虛寶,可召出畫中煉虛助陣殺敵。做出此畫的仙人,即便不是舍空境,也多半是渡真巔峰…」元瑤的眼光更高,看得更準確。

寧凡沒有解釋此畫來歷,而是尋找著打開巨宮的方法。

這畫是陸道塵交給自己,從某種方面來說,也算是寧凡的信物。

輕吸口氣,寧凡向著巨宮方向,抱拳道,

「晚輩羅雲部陸北,應雲將請求,前來替陸吾妖帥解孽英取帝星,請陸帥開宮門1

寧凡清朗的聲音,繞著雲宮回蕩了三遍。

三遍之後,巨宮之中好似有什麼巨物挪動身體的聲音,彷彿被寧凡所喚醒,傳出一絲絲強有力的呼吸之聲。

最後,更有一道沙啞、沉重的聲音,好似雷霆,從雲宮之內傳出。

「雲將?嗯…陸道塵請來的人礙不會錯,此畫正是『金陵仙』贈吾之畫。陸道塵將此物都交給你,足可見你是可信之人。只不過…你之前說,你來此地,共有兩個目的,一是助我洗清孽英解脫魂魄,二是取走天帝之星…是這樣么1

轟——

那道聲音驀然間威嚴起來,充斥著一股強橫的氣勢。

這氣勢,幾乎不弱於煉虛巔峰!

氣勢化作一陣狂風,似乎考驗著寧凡。

那狂風吹到寧凡身邊,卻見寧凡左目紫星一閃,立刻,狂風分兩邊散去。

「不錯,晚輩來此,一為承諾,二為帝星,請陸帥開宮門1

寧凡言辭不卑不亢,『唰』地一聲收起畫軸。再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黑色棋子。

巨宮之中的陸吾,感知到寧凡竟是憑祖血之力、擋下了自己氣勢,似乎頗為震驚。化神中期,擋下自己氣勢,此子不弱…

而當見到寧凡取出這枚黑色棋子之後,陸吾立刻目光一震。

「你獲得天帝陛下的認可了1

寧凡不知這黑色棋子有何涵義,陸吾卻知。

當年他沉睡之前,曾交給陸道塵一枚鑰匙,但那鑰匙,僅僅是獲得帝星傳承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要用鑰匙開啟天帝留在星宮的一絲殘念,獲得天帝認可。

第三步,便是憑這枚漆黑棋子,領悟天帝黑星的力量!

寧凡能獲得黑色棋子,自然是獲得了天帝殘念的認可,他當然有資格獲得帝星傳承了!

何須其他考驗!

幾乎是一個瞬間,陸吾便準備開啟雲宮之門,但當其目光落在寧凡身後的女屍之上時,更濃重的震驚,令他一時間竟忘了開門。

「公主1

巨宮之內,一頭匍匐於低的巨獸,白毛垂地,神態蒼老。目光昏暗,神情平靜。

只是看到女屍的一霎那,巨獸眼中射出激動的光芒。從未想到,他陸吾會在天庭覆滅一億五千萬年後,見到公主!

天庭覆滅,陸吾與其他倖存者一樣,被剝奪所有記憶。

但他仍記得天帝,記得公主!

若說原本僅僅驚訝寧凡的祖血,此刻,他卻驚訝寧凡為何能與公主同行。

恍惚間,陸吾似乎升起一種錯覺。

此刻在雲宮之外的青年,不是一個擁有祖血的高手,而是…一隻蝶,一隻他曾在天庭見過多次的蝶!

雲宮四周,殺陣陣光俱都暗淡,並在轟響之中,炸裂開一道巨大的門扉。

「你叫陸北么…你可入宮,接受帝星傳承,不過其他人,暫時不可進入…此宮被天帝設有仙陣,除了獲得『天帝棋子』的人,其他人除非有仙帝修為,否則無法進入的…你的手上,有一顆黑色棋子,我的手上,則握著一顆白色棋子…你,進來吧1

陸吾開啟了雲宮巨門,但這巨門卻又只能容寧凡一人進入。

留諸女在外等候,寧凡一步踏出,化作一道紫色煙絲,躍入雲宮。

手持黑色棋子,寧凡心頭升起一種感覺,憑這顆棋子,他可免疫一切雲宮之內的攻擊。

故而他自不擔心入了雲宮、被陸吾攻擊,抑或出現其他什麼變故。

雲宮之內,既不通光,又沒有燈火,昏暗好似地窖。

巨大的空曠的宮殿中,不時傳來寧凡步伐的回聲。

不知走了多久,寧凡收住腳步,前方雖然昏暗,他卻憑扶離之目看破了黑暗。

在前方黑暗中,一尊八千丈巨獸匍匐於地,獸身雪白,不含雜毛,乃是一頭巨大無比的雲獸。

只是這雲獸,並非真正的實體,而是虛幻的。

他雪白的獸身之上,更詭異地布滿了一道道血紋。

「我是陸吾…不知為何,我好像見過你…真是奇怪埃」巨獸露出古怪之色。

「或許我們真的見過,也不一定。」

寧凡還記得,他在窺探到輪迴之時,失聲喊了聲陸吾,曾被陸吾所聽到。

也許是窺探輪迴時彼此見過,也許,陸吾僅僅是對自己的前世蝴蝶熟悉而已。

寧凡不準備解釋,只是有一些慨嘆。

眼前的陸吾,毫無疑問是一個死人。

明明已死,偏偏魂魄被封印與此地,不入輪迴。

明明認出了慕微涼,但恐怕陸吾除了記得慕微涼身份,根本記不得慕微涼是生是死,為何而死…

「這就是輪迴!輪迴之力下,縱然是曾經的一方妖帥,也唯有失去記憶…」

對輪迴的穎悟,又增加了一絲。寧凡目光穿越黑暗,落在巨獸的周身血紋之上,皺眉道,

「這就是孽印么…就是此物,封印了你的殘魂,讓你死後不入輪迴、曰曰遭受折磨么…」

「不錯,這就是孽櫻在我沉睡之前,便有真靈大族向我索要天帝之星,只是我最終沒有交出帝星,而被大族種下孽印,意欲逼迫我屈服。我雖遺忘天庭毀滅的原因,卻記得天帝陛下的囑咐…天帝之星,不可交給妖族,如今的真靈大族,但凡保留王血者,皆是當年的叛徒1

巨獸的表情有些憤怒,但最終歸於平靜。

他忘了太多事情,甚至忘了真靈背叛的始末。

「你若能幫我解除孽印,我可重入輪迴、自然是高興的。若你辦不到,也無妨的,此事根本無關緊要。你只需取走我這枚白色棋子,黑白合一,領悟天帝的星術即可。」

巨獸張口噴出一道白光,在黑暗中分外刺眼,那白光一凝,化作一顆白色棋子,落在寧凡掌心。

在掌心同時握有兩枚棋子的時候,一絲絲感悟,透過棋子,傳入寧凡心頭。

那些感悟,無一不是關於星光淬體術!

同一時間,雲宮之外,白雲之巔,驟然間浮現無數漆黑星辰。

這些星辰,無一不是整座星宮的力量匯聚而來所凝成。

滾滾漆黑星力沒入雲宮,匯入寧凡的體內。

僅一瞬間,寧凡身上的嚴重傷勢,竟已難以置信的速度癒合!

「這,就是天帝陛下的黑星之術!以此術療傷,就算是仙帝造成的傷勢,都可頃刻痊癒。越是重傷,越容易領悟此術療傷的奧秘,你很幸運,帶著如此沉重的傷勢而來,在傷愈的一刻,領悟此術的機會不小啊1

陸吾羨慕道。

只是對他的羨慕言語,寧凡根本沒有時間回復。

寧凡的心神,全都沉浸在黑色的星光中。

心中回憶的,全是與天帝殘夢中一句句對話,一步步下棋的往事。

「這就是,黑星之術1

「若我習得此術,即便是剛剛習得,曰後任化神修為如何傷我,我都可短時間內痊癒!若稍加精研,不但可為寧孤治好身體,更可為寧紅紅與另一個微涼恢復肉身1

「這是機緣,一定要領悟成功!畢竟,這可是天帝的看家秘術1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