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38章元瑤動怒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五千丈。 崩潰第九重幽潭,掌印僅剩千丈。 這千丈掌印,威力不過相當於尋常化神一擊。 藉助寧凡的肉身,洛幽素手托天,柔掌朝天一拍,直接將那千丈掌印按碎。 在掌印崩碎的一刻...

虛空之中,四處漂浮著崩碎的磚石瓦礫。

星宮的廢墟之中,兩名高手對峙,磅的氣勢,讓無數天驕喘不過氣。

一面,是肉身數十萬丈的漆黑界獸,卻因為傷勢過重,只流露出煉虛初期的氣息。

另一面,是柔指拈發、粉面含笑的『寧凡』,舉止雖然陰柔,流露的氣息也不過是煉虛初期,甚至氣息還有衰弱的趨勢。但單論氣場,甚至比界獸更強!

「陸北與界獸,誰會勝1

「你還管這個做什麼,我等現在只有一件任務…那便是逃1

隨著星宮破碎,兇險來臨,這些北天高手再也不敢逗留此地了,紛紛祭起星羅盤,沿著虛空疾遁而走。

就算是那些傾慕寧凡的花痴女修,也不得不在師兄弟的催促下,無奈離去。

此地,已是陸北與界獸的戰場,無論誰勝誰敗,都會波及廣大地域,在此圍觀,必死無疑!

數萬名北天天驕,幾乎再無人關心帝星的歸屬,只匆匆逃去。

只是無論是『寧凡』,還是界獸,此刻皆彼此注目,絲毫不管離去之人,抗衡著氣勢。

隨著一聲巨響,界獸的氣勢,竟敗給了洛幽附身的寧凡!

「你究竟是誰!附身在一個下界螻蟻身上,卻又知曉界族之事,絕非無名之輩1

界獸喘著粗氣,獸瞳殺機畢露。

論氣勢,他或許不如洛幽,但論肉身之強,洛幽附身的寧凡,絕對比不上界獸厲害。

吼!

伴隨著一聲震耳獸吼,界獸猛抬巨爪,朝身前無數虛空一拍。

即便修為大損,但肉身氣力尚在,這一爪之力。直接化作一道十萬丈巨大的漆黑掌印,朝寧凡當頭拍下。

「界掌之術1

恐怖的掌印,每過一處,必定引發虛空震動。

望著頭疲『寧凡』…不,洛幽美目一沉,嬌哼一聲。

「想憑獸身之強欺負姐姐么…哼!你卻不知,姐姐的血脈秘術,專克各種煉體修士呢!美人花叢,可埋豪骨,弱水三千,可葬英雄。此為不變之理…『弱水三千之術』1

一絲水藍色的法力,藉助寧凡的肉身,流動在指尖。

洛幽指訣連變,朝天一指,頭頂之上,立刻浮現一重重水藍色的幽潭,這潭水名為…弱水!

弱水寒潭。一共九重!

界獸十萬丈的掌印,轟在幽潭之中,輕易便毀滅潭水。

只是每崩碎一潭潭水,便會有一絲詭異的藍色法力,沒入掌印之中,令得掌印立刻減弱不少。

崩潰第一重幽潭,掌印還剩五萬丈。

崩潰第三重幽潭,掌印僅剩萬丈。

崩潰第六重幽潭。掌印尚餘五千丈。

崩潰第九重幽潭,掌印僅剩千丈。

這千丈掌印,威力不過相當於尋常化神一擊。

藉助寧凡的肉身,洛幽素手托天,柔掌朝天一拍,直接將那千丈掌印按碎。

在掌印崩碎的一刻,更有一縷縷水藍色的氣息。透過掌印,沒入界獸獸身之內。

那絲水藍方一沒入,立刻,界獸碩大的獸身。開始極速縮小,最終僅剩千丈而已!

「弱水三千之術!你是洛族之人1

界獸目光大變,傳聞北天洛族,有一門血脈秘術,其名弱水三千,是一種封印肉身氣力的可怕神通!

界獸本準備藉助獸身強橫,壓制洛幽,不曾想,洛幽一上來便以秘術封了界獸的恐怖氣力!

弱水三千,可葬英雄!

縱然你有真仙級煉體修為,一旦中了此術,也會氣力大損、酥筋軟骨!

北天天驕,皆已逃遁,自無人見識到此術的詭異和可怕。

心神之內,寧凡暗暗心驚,若自己日後遇上洛幽的族人,當小心,這弱水秘術,有些逆天了…

對斗篷大漢而言,氣力被封,化作獸身,已沒有任何意義。

搖身一晃,再次變作人相,斗篷之下,一對幽綠眼瞳露出怨毒之色。

「你是洛族餘孽,本座若殺你,自是大功一件!以你的殘損元神,先是破本座祖符之力,后又封本座煉體境界,力量已所剩不多!洛族的秘術,你怕是一個也無法施展了1

大漢冷笑,一步踏出,直接蠻橫地沖向洛幽。

就算氣力被封,但其肉身防禦尚在,與洛幽拳拳對撞、硬碰硬的對轟,絕對是斗篷大漢佔優勢。

洛幽美目一寒,她元神殘損,相繼施展陰融之術、弱水之術,元神更加虛弱,再禁不起大規模的秘術折騰。

眼見大漢猛拳攻來,洛幽應接不暇,勉強以寧凡肉身去接,卻直接被大漢一拳轟在肩胛,肩骨盡碎!

洛幽根本不擅長體術戰鬥!

眼見一拳得利,大漢冷笑不已,更多的拳芒轟來。

左閃右躲間,洛幽不斷中拳,這些拳力,自然都打在寧凡的肉身之上。

「換我來!你只需借我元神之力即可1

心神之中,寧凡看不下去了。

洛幽不擅體術,即便封了界獸的真仙級氣力,仍不佔優勢。

「抱歉…我不太擅長近身對戰…你來吧…」洛幽歉疚自責。

因為她的緣故,連累寧凡的肉身受了重傷。

「嗯1

寧凡的肉身,一霎閉上眼,面對斗篷大漢迎面而來的拳芒,不躲不避。

這一幕,落在斗篷大漢眼中,化作譏諷之色。

「哼!知道不是本座對手,放棄了么…」

眼見寧凡一副俯首待死的模樣,斗篷大漢自是以為勝券在握。

只是一拳轟在寧凡身軀上,卻並無擊中任何無體的實感。

同一個瞬間,被擊中的寧凡,目光猛然睜開,精光畢露,周身暴散成無數墨影,一散一凝之後,於千丈開外。重凝成一個黑衣黑髮的冷漠青年。

「你追殺我,追殺的很高興啊1

「你打我,打得也很得意啊1

一碎一凝,再碎再凝。

數次破碎重凝身軀,寧凡心神內視,之前被斗篷大漢打碎的骨頭,已經勉強碎骨癒合了。

雖然仍有傷勢。但已不妨礙戰鬥。

「界獸,死來1

寧凡眼露寒芒,一路被界獸追殺,數次生死,此刻這界獸被洛幽封印了氣力,跟更是修為跌落煉虛。而自己,同樣藉助洛幽的力量,達到了煉虛境界!

這一刻的寧凡,有了與大漢對等抗衡的資格。

洛幽不擅長肉身對碰,但寧凡,體術不弱!

轟——

一拳迎上大漢拳芒,雙拳對撞間。二人皆是在虛空中崩退萬丈,卻立刻一遁之下,交戰在一起,短時間內,竟難分勝負!

不同的是二人的神色。

寧凡的眼中,是冷漠如冰、不為萬物所動的冷靜。

大漢眼中,卻滿含怒火。

「化身之術?還修鍊到了化身自愈的境界?但這又如何1

大漢更加覺得恥辱。

自己何等身份,若非多次重傷。若非被洛幽封了氣力,捏死寧凡,絕非難事。

區區一個化神螻蟻,敢與自己拳拳對撞,即便憑藉強橫的肉身防禦,大漢毫髮無損,但心中。卻是震怒。

「區區螻蟻,給本座滾!滾!滾1

大漢一聲怒喝,讓無數虛空風暴捲起。

任大漢的拳頭有多硬,任虛空風暴有多麼猛烈。每一次被轟碎肉身,寧凡都會重凝墨影,再次襲來。

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花哨,有的只是拳拳到手的拚死之心!

斗篷大漢肉身防禦之強,不是寧凡可以擊傷。

寧凡的化身之術,卻在斗篷大漢的拳拳相觸下,傷勢越來越重。

化身狀態,不是不會受傷,只是寧凡以往的對手太弱,根本傷不到寧凡。

但界獸不同,他的攻擊,讓寧凡的化身不斷受損。

鮮血打濕黑袍,周身都是火辣辣的痛楚,但寧凡眼中,卻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不為任何感情所動搖,不為任何強敵所震撼,不為任何幻象所迷惑…

化身無心,無情,無畏!

轟——

又是一拳對撞,寧凡被轟飛數萬丈,幾乎已站立不穩。而界獸亦不好過,他被寧凡頻頻攻擊,雖然未被寧凡直接擊傷,卻令得周身無數傷口迸裂,側面加重了之前所受的傷勢。

早已逃出百萬里的北天天驕,一個個收住腳步,心有餘悸。

他們總算逃出安全距離,但對寧凡與界獸的交戰仍是關注,紛紛取出『洞天鏡』『傳像石』等秘寶,窺探星宮之外的虛空戰常

只是一看到各自秘寶中的景象,竟無一人能平靜的。

那與界獸拚命的黑袍青年,是何等的瘦弱,卻又有著何等冷漠的表情!

無懼!從一開始,這化名為陸北的青年,就不曾畏懼過界獸。

在這群天驕看到界獸拚命逃亡后,寧凡卻仍留在原地,與界獸拳拳對轟!

天殿廢墟,染紅了鮮血。

但無論流下多少鮮血,寧凡卻越戰越勇。

「這陸北,不知施展了什麼秘法,明明是化神中期的修為,卻借來的煉虛初期的力量,與界獸在對轟1

「看樣子,是元神附體之術…看起來,這陸北體內藏了一道強者元神,而他之所以能和界獸勉強平手,是因為藉助了這強者力量1

「藉助別人力量又如何?能收為己用的,都算是實力的一種不是么!且縱然藉助他人元神,暫時發揮出煉虛實力,也不可能與這頭界獸肉身硬撼的…這陸北,似乎以什麼秘術,迫使界獸施展不出本身的肉身氣力,無法施展任何真仙級煉體術1

「什麼!世間竟有封印肉身氣力的秘術么!這未免太逆天了吧1

一個個青年議論紛紛,在他們眼中,寧凡的形象愈加高深莫測起來。

一個個少女眼露痴迷,在她們眼中,陰柔的寧凡有一種特殊的氣質,但此刻冷漠的寧凡強大、冷酷,讓這些養尊處優的世家小姐神往不已。

「他,很帥氣呢…」

不知有無數天驕在關注自己,此刻的寧凡空前專註。目光之中只有斗篷大漢一人。

化身一次次崩碎,一次次加重傷勢,只是寧凡已忘了勝敗,心中只存一條執念…

一定要撐到元瑤恢復修為的一刻!

這世間,有太多的時候,明知敵人不可戰勝,卻決不可退後。

寧凡意識漸漸模糊。妖血沸騰。恍惚間,一幕幕血脈記憶流入識海,寧凡似乎看到一幕幕幻象,那是太古之前,扶離族人誕生的場面…

世間本無扶離,直到有一日。一個紫衣青年一人之力,血洗洪荒,一統妖族!

那一日,絕大多數的妖族投降,這些真靈族人被紫衣青年妥善安置。

那一日,少數真靈老祖誓死不降,拚死戰至最後。燃盡最後一滴妖血。

那些人死後,卻得到紫衣青年的敬重,以莫大神通,為這批真靈復生,為諸人脫胎換骨,並封這批新生真靈為…扶離一族!

扶天之傾,離寇之心!

唯有雖敗不跪、至死不降的人,才有資格監視天道。才有資格秉持公正!

「扶離一族,是至死不屈者燃盡妖血的殘灰…」

「我與扶離的相遇,意外覺醒扶離之血,但這不是偶然!冥冥之中,我亦是不屈的…」

「修真之路,一路逆天而行…若不能挺直一根傲骨,根本沒有資格。問鼎最強境界1

寧凡目光漸漸清明,一絲穎悟在心頭升起。

一場以血還血的死斗,卻意外讓他心境修為提升!

界獸再也無法忍耐!

他瞧不起螻蟻,更不願被螻蟻同等戰鬥。

在他的眼中。寧凡就是那一個螻蟻,最惹人厭的螻蟻。

「可惡,若是有什麼辦法,弄死這小子就好了…那賤婢躲在金焰車中,金焰車則被此子收入儲物袋,只要弄死此子,殺了賤婢,一切便都結束了1

正謀划間,虛空之中,忽然詭異的出現兩道虛空巨門,巨門開,門中各走出一個黑衣老者,皆是目光兇狠。

二人一出現,立刻目光一沉。

「黑木,大長老讓你斬殺賤婢,你為何在此與一個化神螻蟻糾纏1

此二人的出現,太過突然,那巨門開啟的一刻,無數北天天驕,立刻駭然欲絕。

「界門之術!又有兩名真仙界獸降臨下界1

「不好!速走1

這一場變故,讓數萬北天高手再無窺探寧凡的心思,皆是慌忙逃散。

二人的出現,讓寧凡目光一沉,與斗篷大漢對轟一拳后,立刻拉開距離,氣息萎靡,身軀去站得筆直。

「又是兩名真仙1

寧凡七竅燃血,眼神冷漠、沉重。

今日,或許會將性命交在此處…

「界門?夜戮,夜孤,你們怎麼來了1

斗篷大漢眼露不悅。

「這要問你自己了!斬殺一個自封修為的賤婢,竟遲遲沒有返回族中交付任務,大長老有些急了。黑無呢?」

「他死了,被那賤婢殺了1

「廢物!兩名渡真境高手,追殺一個自封修為的賤婢,竟還死一個,傷一個…那賤婢呢,她的命牌還沒有碎!你不去殺她,為何在此與一個化神小子糾纏1

兩名黑衣老者,皆是帶著譏諷看著斗篷大漢。

這譏諷的神情,讓大漢怒火中燒,若非一系列原因,他怎早殺了元瑤,豈會在此丟人現眼、與寧凡糾纏。

「你二人休要得意,那賤婢,在他儲物袋金焰車中!殺了此子,便可殺賤婢!我三人一起上,殺了此子1

斗篷大漢一言出,立刻,兩名真仙的目光,齊齊落在寧凡身上。

他們可不是斗篷大漢,可是全盛狀態。

此刻的他們,捏死寧凡,如螻蟻!

其中一個老者,直接一步踏出,只一步之力,立刻引發無數虛空裂紋鋪開。霎時間,被那一步之勢一震,寧凡口吐鮮血,已然重傷。

「交出那賤婢!老夫保你不死1名為夜戮的老者冷笑道。

「休想1

「找死1

夜戮再次一踏,寧凡周身筋骨盡碎,周身血如泉涌,卻猶站立。

「休…休想1

寧凡冷嘲地看著三人,或許他會死,這只是因為他太弱。

但修為可以弱小,心卻不可弱校

若他屈服了,則縱然活下去,縱然強大,也不值一提!

「哦?此子命倒是挺硬,只是老夫下一步踏下,你必死的。老夫如今正在錘鍊心境的重要關頭,實在不想殺人…老夫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交出賤婢1

「休想1寧凡冷笑。

這一道笑容。立刻點燃了老者的怒火。

「好!好!有膽魄,想死是么,老夫成全你1

夜戮殺氣凝在腳上,只消一腳踏下,寧凡必死無疑。

只是這一腳還未踏下,周天百萬里,忽然被一股高傲而絕強的氣勢壓迫!

但見寧凡儲物袋中金光一閃,一道宮裝美婦的倩影,徐徐走出。

眼看寧凡重傷,心中不免一疼…

「本宮不喜殺人,但本宮更不喜他受傷1

「爾等,必死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