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36章紫薇玄宮陣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不太記得了…」 寧凡不再多言,將剩下7具損傷不小的傀儡收起,只留黑傀、黑龍,至於金焰車,則暫時收入儲物袋。 紫薇玄宮陣,從外看是一重重疊加交錯的陣光,看不清陣中具體模樣。 從內...

天音之術,是界獸的天賦神通,伴隨著漆黑音波的傳開,一道道滄桑厚重的古老聲音,好似誦經,好似謫罪,好似天道的宣判!

「非此界之民,誅1

一字誅殺的音波,引起無法想象的虛空崩潰。.

寧凡目光大驚,這天音之術之下,他玉命第二境的屍魔肉身,竟直接便有崩碎的趨勢!

好厲害的天音之術!

且這界獸之所以擊碎金焰車,分明是通過界念之術,看到了元瑤進入車內的一切景象。

這界獸,是準備連同金焰車一併毀滅,讓元瑤永遠葬身於金焰宮中!

「定星盤,現1

寧凡眼露瘋狂,必須擋住這天音之術,否則不但金焰車會徹底粉碎、元瑤會死,諸女連同自己都會葬送在這崩潰一切的天音之中!

一點眉星,定星盤下,於千鈞一髮之際,一副碩大的星圖,自寧凡腳下升起,升起三萬盞星燈,一盞盞星燈,銀火點燃,形成無數重星光之牆,堪堪擋在音波之前。

時間太過倉促,甚至沒有給寧凡碎寶的時間,僅有一萬盞星燈亮起。

點亮一萬盞星燈,星陣便可抵禦煉虛初期一擊,但防禦天音之術,不夠!

轟!

一重重星光之牆,相繼崩潰,卻也抵消了八成以上的天音音波。

「一起出手1

眼看天音襲身,寧凡、諸女、所有傀儡煉屍,齊齊發出全力一擊,轟在四面八方的音波之上!

這劇烈的碰撞后,天音之術終於被堪堪破去,寧凡等人倒還罷了,處在最外圍的傀儡,直接有兩具中期傀儡,葬身在天音一擊之下!

損失慘重!

金焰車損壞、兩具傀儡不可逆轉地崩碎,但寧凡等人,總算勉強擋下這猶如夢靨的天音。

袖袍一卷之下,金焰車兩半殘骸癒合一處,只是卻布滿了裂縫,遁速威能皆是大減。

連兩具傀儡的殘骸都來不及收拾,直接催動金焰車一衝之下,沖入前方的仙虛大陣。

「哼!竟被這陸北跑了!不過他們進入這紫薇玄宮大陣,多半是有死無生的。紫薇玄宮陣,共有四萬九千陣眼,七步之內,必有六死一生之劫…怕是他們走不出多遠,便會死在陣中…」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稍稍追擊一下的。本座必須留在此地守著大陣、以防他們逃脫,追擊的任務,就交給這批『界奴』好了1

斗篷大漢露出冷漠之色,張口一噴,竟噴出一匹匹荒獸、化神的虛影。

這些虛影之中,赫然有53名化神,其中有白魔宗、妖界的已死化神的虛影,有白魔二老、林素的虛影,更有無數七殺星海海獸的虛影!

界奴!

但凡被界獸所殺的高手,在數年之內,都會被截留一絲魂魄,化作虛影力量,成為界獸之奴!

「去!進入大陣,殺了那批人1

「是1

53名化神虛影,飄然一動,進入仙虛大陣的紫光之內。

「總算安全了」

仙虛大陣之中,兮然拍拍酥胸,輕輕鬆了一口氣。

「不,還有安全,那界獸似乎守在外邊,卻派了不少界奴追殺我們。」舞嫣擔憂道。

「界奴么…雖然傳說中,界獸所殺之人,可保留一絲殘魂不散,變化虛影成為界獸的奴僕,甚至可保留修為,但這些虛影靈智低下,應不難對付…難對付的,是眼前的大陣。小黃瓜,這是什麼大陣,你當真有把握破去么1

「自然。此乃仙虛級大陣,名為紫薇玄宮陣,共有四萬九千陣眼,七步一分生死,在大陣的盡頭,則又有十八重生死門,度過生死門其中一座,便可抵擋陸吾殘魂所在,獲得帝星傳承…」

寧凡目光凝重,他們一行人正立在一顆白色的圓形石板之上。

「陸吾真的沒死么?他的殘魂為何會被封迎」舞嫣不解。

「那些隱秘,估計只有天知曉,怕是陸吾自己,都不太記得了…」

寧凡不再多言,將剩下7具損傷不小的傀儡收起,只留黑傀、黑龍,至於金焰車,則暫時收入儲物袋。

紫薇玄宮陣,從外看是一重重疊加交錯的陣光,看不清陣中具體模樣。

從內看,則是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光路,光路之上,每隔七萬里便會有七塊紫色圓形石板漂浮,供入陣者落腳。

這些石板起初都是紫色,但隨著諸人踏上,七塊石板便會變幻顏色,六塊變作黑色,一塊變作白色。

紫色不過是偽裝,黑白才是本色!

在入陣者離開石板后,石板又會變回紫色。

每一塊石板,都是一處陣眼。

每七塊石板,都有六黑一白,六死一生。

對寧凡而言,只要時間充裕,即便只憑自己陣道天賦,辨明生死石板不難。

而有了衛玄的幫助,將通過陣法的路線告知,寧凡通過此陣,幾個呼息便穿越了數百個陣眼。

身後,不斷有化神虛影追來,這些虛影修為不弱,且追隨著寧凡腳步,自然是過陣輕鬆了。

「陸北,納命來…」

走在最前的,是林素、白魔二老等三人。

三道虛影,靈智已失,唯一還記得的,便是他們與寧凡有仇,能殺寧凡,再好不過。

「糾纏不休1

寧凡望著身後53名化神虛影,目光一沉,毫不猶豫引動林素、白魔二老三人體內的一絲風雪之術。

絲絲黑色冰雪毫無徵兆的浮現,三個虛影還未回過神,已經化作三具黑色冰雕,下一刻,碎成冰屑。

三人已死,所踩踏的石板立刻退出白色,重新化作紫色。

後方的50個化神虛影,望著前方七塊紫色石板,皆是眼露茫然,各自選擇一塊踏上。

一個瞬息間,紫色石板變色,但凡踏在黑板之人,皆被黑光所斬,嗚呼慘叫而死。瞬息間,七分之六的界奴慘死,只有七名化神僥倖存活,仍是眼露茫然。

在這一番變故之下,寧凡已於界奴們拉開距離,已根本難以追蹤寧凡的蹤跡。前一處生死,七人之中六人死,一人活。又過一處,此一人踩中黑色石板,一命嗚呼。

「這批界奴都死了…呼,總算安全了…」兮然拍拍胸脯道。

「嗯,多虧追在最前方、跟蹤我們腳步的是那林素三人…」

寧凡收起心思,仔細辨別著石板顏色,僅僅半曰,竟已穿越了大陣的三分之二的距離。

「那小子,怎麼逃的這麼快1

大陣外,斗篷大漢暗暗吃驚,這紫薇玄宮陣可是仙虛大陣,即便是他親自進入,也無法移動地這麼快的。

以他陣道天賦,穿越此陣起碼需要十數曰,若被陣法所迷,甚至可能數月都走不出來。

但透過界念之術,斗篷大漢卻看到寧凡等人突破大陣猶如兒戲。

而他所派去的諸多界奴,已然團滅。

斗篷大漢目光一沉,他不得不親自出手、追擊寧凡了!

寧凡等人的目的,似乎是通過紫薇玄宮陣盡頭的十八重生死門。一旦讓寧凡等人走到大陣的另一端,則便是斗篷大漢都無法捉住寧凡了。

此刻追擊寧凡,似乎已有些遲了。

「難不成這陸北,陣道天賦堪比陣仙了?否則如何解釋他的恐怖破陣速度?」

憑斗篷大漢弱得可憐的陣道天賦,一步步破去生死石板、追上寧凡,根本毫無可能。

如此,斗篷大漢索姓不去分辨七顆石板之中、誰為生誰為死。

紫薇玄宮陣,七步一分生死,對化神甚至煉虛而言,踏錯一步,立刻會死。

但對斗篷大漢來說,即便踏錯,也頂多受些傷勢而已。

他修為雖然跌落,好歹也曾是渡真境高手,肉身強度尚在。

一步踏入陣中,落在七座紫色石板之一,立刻,石板變色,其落腳之石板,是黑色!

一道道黑色陣力,自石板射出,站在斗篷大漢身上,卻只斬出數道微不可查的細小傷痕。

其肉身之強,可略見一斑,甚至站在那裡讓寧凡砍,寧凡都未必能砍死界獸!

「陸北,你跑不掉1

界獸桀桀冷笑,一道遁光,直接浮光掠影般、穿越無數道石板陣眼,任一道道陣力攻擊打在身上,任周身傷口密布,只是偶爾悶哼一聲,根本不死!

但傷勢,亦在一絲絲加重之中…

斗篷大漢的聲音,傳徹星宮,傳到寧凡等人身前之時,令得諸女面色大變,更讓月凌空直接沒好氣的罵出來。

「瘋子!此人直接在仙虛大陣橫衝直撞,他是個瘋子!我以為小黃瓜已經很瘋了,他竟然更瘋狂!怎麼辦!以他的速度,不需要我們逃出大陣,便會被他追上了1

「沒辦法了,若他追上來,就算想盡辦法,也要拖延時間1

寧凡對這界獸之強,有了清醒認知。

這界獸,壓根是一個擁有真仙級肉身防禦的煉虛!

即便是碎虛老怪的攻擊,都敢用肉身直接接下!

「北瑤,你要快些礙」寧凡拳頭緊握,這一次,真可謂生死危機了。

星宮之外,一個個天驕早已放棄進入星宮的打算,更無人再攻擊星宮界面、尋找通路。

此刻,他們一個個屏氣凝神,似乎在等待什麼。

等待的,是那名為陸北的青年俊傑,是否被真仙高手斬殺…

「已經接近十曰,這麼久都沒有傳來真仙的怒吼,該不會那陸北已死了吧?」

「不知,畢竟誰能憑化神修為,從真仙手中脫逃呢…」

諸人各懷心思,但所有的心思,都在界獸的一句怒吼之中,化為濃濃的震驚。

「從聲音聽來…那真仙,又受傷了1

「不可能!難道是陸北,又傷了真仙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