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34章撕碎封印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上嘴,暗暗自惱。 自己這是怎麼了,明知寧凡討厭那種高高在上的口氣,自己偏偏要這麼說… 輕輕屈下身,背對古老塑像,元瑤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快。從未有如此之快。 臉頰緋紅滾燙,她輕吸一...

元瑤試圖躍下金焰車,卻被寧凡一攬入懷,拉回車上。

這段日子,她不斷撕裂封印,幾乎恢復到化神中期,但陷入寧凡緊摟的懷中,她柔嫩的酥胸緊貼寧凡胸膛,幾乎能夠清晰感受寧凡體溫。

「大、大膽!快放開我,若被人看見…」

她有些慌張,從未有過的慌張,好似回憶起那一夜的荒唐。

她腦袋一片混亂,忘了被界獸追逐,忘了準備獨自離去,僅僅只想速速逃離出這個懷抱。

她鳳目帶著薄怒,但當看到寧凡霸道的目光時,竟話語一滯,氣勢軟弱下來,低聲道,

「陸北,放開我,我在這裡,會連累你…」

「你,不許走1

回應元瑤的,只有寧凡霸道的聲音。

寧凡目光空前凝重,他知道,被界獸追殺,明智之舉是拋下元瑤、撇清麻煩。

只是,他答應過洛幽要救元瑤,答應過元瑤保她無礙。在此拋下元瑤獨自逃命,他做不到!

「陸某一生殺戮,無關善惡,所作所為,從來只為道心無悔。若在此地舍你不顧,則我一路修魔,咬牙挺過的無數難關,都將沒有意義!日後,我必後悔!我,不想後悔1

寧凡鬆開懷抱,周身之上,一股無懼天地的氣勢,讓元瑤動容。

「無論敵人是界獸,抑或是仙帝,我若答應護你,便不會棄你不顧,你老老實實呆在車上,不許逃1

不許!

寧凡竟在命令元瑤!

元瑤芳心一顫,心思紛亂,從來都只有她命令別人,何曾被他人命令過。

這一刻的自己,是如此弱校這一刻的自己,需要寧凡保護才能活命…這一刻的自己,面對界獸追殺,但他不願拋下自己不管…

「它,可是界獸礙就算我們躲入小千世界的界寶,都會被它一掌撕碎界面…帶著我,你可能會死的…」元瑤的心,好亂。

「不用怕,有我在1

寧凡只淡淡一句,但這一句。已拋開生死不顧。

一句話,卻有著無數北天天驕所比擬不了的豪氣干雲!

一句話,讓元瑤無法扼制心中的感動。

元瑤的目光,掃過舞嫣、兮然、月凌空,最終落在神情淡然的女屍身上。諸女同樣沒有拋下她的意思,甚至女屍,還伸出手,撫摸著元瑤的側臉,以示安慰。

「不…怕…有…光…在」

「是埃有他在…」

元瑤含笑閉上美目,也許,只是也許。

一生曾有一次,被一個男子死死守護。是一件莫大的幸福呢…

即便最終,只是萍水相逢,有緣無份…

「我,不走了。但我也不可連累你…陸北,幫我最後一個忙…用你風煙一指的力量,幫我徹底撕碎封印1

「什麼!你的身體傷勢未愈。若徹底撕開封印,雖可殺界獸,卻極可能承受不住原本修為、爆體而死1寧凡目光一沉,否決道。

「放心,我有分寸…這樣逃下去,不是個法子,我想賭一把…」

元瑤輕輕咬唇,以她的傷勢,徹底撕碎封印,或許會死,只是…

只是她想賭一次,若她不死,則她會拼盡一切…保護寧凡!

「小黃瓜,北瑤說得有理,你就助她撕裂封印吧,金焰車暫時由我們掌控,至於車后的虛空風暴,若有攻擊的,則交給你的傀儡大軍打散…」

月凌空不再言笑,這一刻的她無比認真,立刻做出了理智判斷。

「好1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9具傀儡,連同黑傀一起,簡單命令它們,但凡有虛空風刃攻擊金焰車,則出拳擊碎。

有諸女駕車,有黑傀防禦,若不是界獸親自追來,若僅僅是虛空之風的攻擊,不會有太大危險。

沒有時間猶豫了,如此,就趕在界獸到來前,撕開元瑤的封印!

「我還有三顆六轉不死丹,你全部服下,雖無法讓你傷勢痊癒,好歹可將傷勢壓制一二的…」

寧凡不再多言,拉起元瑤的手,直接步入金焰車。

元瑤香肩一顫,咬咬牙,沒有掙脫。

金焰車內,金焰宮中,二人遁光一閃,直接步入一處乾淨的靜室之內。

房中供奉著一尊古老的妖像,香爐之中,不滅的檀煙讓房中微微熏香。

「你就坐在這蒲團上,褪下上衣即可1

「要脫衣服么…」

元瑤一咬唇,她與寧凡除了有一次荒唐,其他時候都是中規中矩的。

這是她第一次清醒之時、在寧凡面前脫衣服,但這卻是必須的。

她的身上有兩道封印,種在小腹、額頭。

額頭的封印還好說,小腹的封印,卻非脫衣服不可的。

上一次,寧凡一吻元瑤,交給她帶有風煙之力的蠱皇令,那風煙一指,破除封印的效果竟出乎意料的好。

元瑤曾千百次思索,那紫金風煙是什麼力量,竟如此恐怖。只是最終,她也沒想明白。

而她越來越想不明白的事情,還有一個,就是自己對待寧凡的感情,究竟算是什麼。

是感謝寧凡數次相救么?

是感動寧凡一路護送么?

是責怪寧凡毀其清白么?

是讚許寧凡才華斐然么?

她不知,她不明白,或許她根本就明白,只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她沒有勇氣點破那層紙吧。

「好,我脫!只是破除封印之時,你不要亂摸、亂看,你要明白,我們之間…」

「我明白!你說了很多次了1

寧凡微微皺眉,一見寧凡不悅,元瑤立刻閉上嘴,暗暗自惱。

自己這是怎麼了,明知寧凡討厭那種高高在上的口氣,自己偏偏要這麼說…

輕輕屈下身,背對古老塑像,元瑤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快。從未有如此之快。

臉頰緋紅滾燙,她輕吸一口氣,緊緊閉上眼,開始窸窸窣窣解開胸前的薄衫衣扣。

無法形容那種震撼的美麗!

與寧凡相遇之前,她是高高在上的遺世宮主,一言一行,可讓北天局勢動蕩,一個命令,可讓雨界界滅…

她是如此清高,不容任何人褻瀆。但此刻,卻猶如一個洞房花燭夜的黃花處子,羞澀地解開薄衫,露出白皙如凝脂的肌膚。

似乎因為害羞,似乎因為燭火昏黃,她白皙的肌膚,染上了一層粉紅的光澤,柔嫩富有彈性。

僅僅褪下上衣,卻並未脫下抹胸。

月白色抹胸。彷彿包不住那兩團白嫩柔挺的豐滿,她胸脯急促起伏,太過緊張,更下意識將雙手橫抱胸口。試圖擋住春光。

寧凡稍稍看痴了。

他自問見過無數女子的,但元瑤,絕對是最富有成熟女子氣質的一人。

尤其是元瑤身為紫欲靈體,更有尋常女子罕有的魅惑。讓寧凡幾乎升起歇火。

好可怕的魅惑之力!

感受到寧凡火辣辣的目光,元瑤睜開眼,沒好氣地嗔道。

「看夠了么!還不解除封印1

「抱歉,你太美了…」

寧凡尷尬一笑,默念陰陽變心訣,壓下魅惑之力,眼神凝重。

他是個洒脫的人,愛就是愛,恨就是恨,美就是美,丑就是丑。

他非趁人之危的小人,亦非自命清高的君子。他僅僅是懂得分清輕重,不會在此刻做出出格之事。

寧凡盤膝坐在元瑤身前,燭火油燈之下,二人對視,皆是複雜的避開目光。

「開始吧…」

「嗯…」

寧凡深吸一口氣,指尖運轉法力,升起一縷縷紫金色的風沙,小心觸碰在元瑤小腹之上,輕輕摩挲、移動。

一絲酥麻、火熱,透過寧凡指尖,傳入元瑤心扉,讓她再一次懺羞地閉上眼,心中大悔…

「若我四個女兒,知道她們的娘親和一個男子如此親密接觸,或許,她們會對我很失望吧…」

元瑤的懺羞,帶著一絲痛苦,這痛苦,是自責,是采陰指都抹不去的心理障礙。

寧凡心生憐惜,這個女子地位太高,背負的責任也就極大,她是不可以犯錯的,不可以失去清白的。

「我要注意一些,不要讓她難堪…」

寧凡更加認真,以他的陣禁才華、加上風煙一指的強大,破去小腹封印,不難。

他的細心,讓元瑤面色一緩,感動不已。

「都這個關頭,他還在考慮我的感受么…」

「若他早生十萬年,不,若他早生千年,或許…」

一絲絲封印被寧凡小心撕裂,一股暖洋洋的法力流轉全身,本該是舒適的。但這過多的法力,每多出一分,便壓迫元瑤仙脈,令她被界獸暗算的傷勢痛楚不堪。

痛楚之中,偏偏又因為寧凡的指尖觸碰,惹得元瑤嬌軀酥麻、柔軟。

即便寧凡克制了手指,避開了元瑤的敏感地帶,但對元瑤的刺激,太重…

痛楚與溫暖,酥麻與電流,一種種感覺交匯在元瑤全身,令她眼眸迷離睜開,痴痴看著寧凡,卻強自忍耐。

她一樣努力遺忘那日荒唐,但此刻,那日荒唐場景,一一浮現眼前。

自己的後庭,被寧凡強行破開,血濺薄被。

那種痛楚、愉悅交織的快感,在元瑤心中折磨。

「陸北,為什麼我會遇見你…」

她開始語無倫次。

「收住氣勢,第一個封印,要徹底打開了1

寧凡眼光一決,一指狠狠按下,紫金風沙消磨之下,好似琉璃破碎的聲音從元瑤小腹傳出,霎時間,無數血線編織的封印陣紋,粉碎!

啊!

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讓元瑤幾乎痛昏過去,身子一個不穩,前傾,倒在寧凡懷中,柔嫩豐滿的酥胸,隔著薄薄的抹胸,就這般貼在寧凡胸口。

疼痛,讓她理智稍稍挽回。但一時間,她卻捨不得離開這個懷抱。

隨著第一道法力崩碎,堪比碎虛級別的浩瀚法力,在元瑤體內匯聚,卻並未立刻讓她恢復境界。

這一股法力一散開,一股莫大的痛楚,讓元瑤傷勢複發,幾乎立刻便重傷死去!

法力封印太久,徹底煉化,還需要些時間…

這一道封印解開。額頭上的封印就容易了。

那是元瑤自己種下,只要她恢復碎虛修為,撕碎那一道封印,輕而易舉。

「如此,你只需閉關煉化法力,只消將這法力重新逼回仙脈,你便可恢復碎虛…」

寧凡自語,但傾倒在她懷中的元瑤,卻眼皮漸漸沉重、昏迷過去。

「痛。好痛…陸北,我要死了…」

她氣弱遊絲,她的傷勢太重,根本承受不住封印的力量!

她想賭一把。想賭一把恢復修為的可能,但她…失敗了!

元瑤的意識已然模糊,大量的鮮血,自其七竅流出。從下身流出,染紅了薄衫。

她意志恍惚,她好似迷茫間看到一處夢幻景象。

那一年。她未嫁人,尚年少懵懂,立在一處布滿蘭草的山谷中,看著對面一個面色冷峻的青年漸漸走遠…

「陸北…」

少女看著那背影,意識已不清。

這是她臨死前,最渴望的願景,但永遠永遠,不會出現。

「怎會如此!瑤兒姐1陰陽鎖中,一道關切的聲音,已然緊張、凌亂。

眼見元瑤即將死亡,洛幽再無平日從容。

「我怎麼聽到小幽妹妹的聲音了,是錯覺么…」傾倒在寧凡懷中,元瑤艱難自語。

寧凡目光大亂,卻立刻收了紛亂心情,一咬牙,取出三顆不死丹,喂元瑤服下。

「不許死1

他幾乎霸道的命令,濃烈的男子氣息,勾回了元瑤的意識。

元瑤微微抬眼,恍惚間,她依稀看到,寧凡扶正了她的嬌軀,以口對口,度入三顆不死丹。

唔——

芳唇被寧凡堵住,香舌被寧凡勾住,重重愉悅的刺激之下,元瑤的傷似乎不那麼痛,意識也稍稍恢復了一些。

「唔…不可以這樣…」她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但寧凡統統沒聽,許久之後,方才鬆開元瑤柔唇,關切問道。

「如何?傷勢是否壓制了一些?還痛么?」

「嗯,好多了…謝謝…」

丹藥煉化,元瑤傷勢壓制,漸漸氣息平靜。

只是此刻她仍曖昧地半依在寧凡懷中,唇上還帶著寧凡剛才的強吻溫度。

傷勢壓制住,但疼痛,卻因為丹藥的狂猛藥力,而更加劇烈,幾乎翻了一倍不止。

痛楚襲來的一刻,元瑤慘叫一聲,再次昏過去。

「怎會這樣!瑤兒姐的傷勢壓制住了,但疼痛,竟更加劇烈1洛幽驚聲道。

「只有這樣了…」

寧凡目光一憐,以雙修止痛好了。

稍稍猶豫之後,目光一決,壓在了元瑤身上,手掌下滑,在其大腿間撫摸。

第一次荒唐,是由於元瑤的魅惑。

這一次,是寧凡主動,雖說是救人,但事後,他無法再解釋!

「我寧凡做事,何須解釋1

一掌拍碎元瑤薄衫,分開其雙腿,望著那嫩紅的後庭,寧凡目光一決。

元瑤的下身,早濕滑一片。

而寧凡,不再等待…刺入…

「嗯,嗯….」

誘人的輕吟聲,時時從金焰宮傳出。

昏昏沉沉之中,元瑤依稀感覺,自己再一次被寧凡侵犯了。

一絲冷漠高傲的氣質,隨著其痛楚消逝、法力回歸,而重現在她的眼中。

當她徹底恢復修為的時候,或許與寧凡,便只是路人…

現實是殘酷的。

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反抗…任寧凡施為。

「日後,我們不會再見,亦不會有任何結果…這一次,是最後一次…就由他索取罷…」

「我,不是一個好女人…」

元瑤藕臂輕伸,與寧凡摟得更緊…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