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32章十八滴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去完成與老夫的約定…老夫只有一句話想對你說…大恩,不言謝1 陸道塵老眼渾濁,激動不已,他終於要完成一生夙願,解脫陸帥殘魂的罪罰。 這夙願,是寧凡幫他達成,他深深記下了寧凡的恩情。

寧凡這邊,五頭血狼已死其死,最後一個雖然燃血,但終究耐不住一龍一傀的圍攻,漸漸傷重敗北,一具大好狼屍,被黑傀近乎殘爆地連皮帶骨,吞入腹中。

餘下八頭星狼,則在諸女、封妖的圍攻之下,相繼死亡。

雪谷入口,寧凡鎮守谷口,但凡有狼靠近,皆揮劍殺之。

一堆堆狼屍堆積於腳邊,卻無一能越過其防守。

在八頭星狼俱死之時,寧凡一步邁出,躍上金焰車,載著己方高手,拋下陸界焚等人,先行一步,奔入雪谷。

「不好!鑰匙要落在陸北手上了1

陸界焚、屈舜、兩名老者,一見寧凡先一步入雪谷,立刻面色一凜,再無任何保留。

雖然仍被大批狼妖包圍,但索性星狼、血狼都已殺盡,留下諸多元嬰、化神在此屠狼,陸界焚等四人不再逗留,四道遁光直追金焰車而去。

「可惡…」

林素眼露嫉妒之色。

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殺出群狼重圍,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半步煉虛級高手爭奪星宮鑰匙了。

雪穀道路,起初有十丈寬闊,行到最深處,僅三丈寬,金焰車通行已頗為勉強。

偶爾與山壁的碰撞,在金焰車上留下刮痕,足可見這一座座星峰有何等硬度。

足足遁行了數個時辰,雪谷的盡頭處,已只有半丈寬,渾然是由星峰圍成的一線天。金焰車無法通過,只容單人依次進入。

越過此一線天,景物變得開闊,現出一個巨大的冰雪盆地,豁然開朗。

盆地中心,坐落著一座銀色冰山,足足有萬丈之高。

只是若仔細看,便會發現,這根本不是冰山,而是一座寒冰凝聚的萬丈巨蛋。

蛋殼為寒冰凝結,冰晶之中,塵封著一具五千丈軀體的巨大狼妖,似在沉睡,隔著冰山,發出沉穩而有力的呼吸。

「這冰山,是『沉睡妖卵』!其中封印的,就是沉睡狼王么…」兮然捂著小嘴,驚嘆道。

雖然身為妖族,但她閱歷不多,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妖族高手沉睡的場景。

甚至,兮然小丫頭過度興奮,還想飛上著冰山,近距離看看狼王沉睡的姿態。

「噓,傻丫頭,小聲些…吵醒了狼王,以他煉虛修為,怕是會立刻吃了你1舞嫣拉住了躍躍欲試的兮然,一笑訝然。

這也怪不得兮然激動,妖卵沉睡,乃是上古妖族才懂的自我封印之術,只要妖卵夠強大,將一個高手封在妖卵之中、沉睡億萬年不死都是可能的事。

陸吾、陸道塵等,都是上古妖族,在妖卵中活過了一億五千萬年不死。

妖卵沉睡,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隔絕歲月,讓古人活到後世。

最大的弊端,則是沉睡狀態無法**、沒有安全保障,同時也無法精確控制蘇醒時間。

貪狼的沉睡有些特殊,並非徹底沉睡,沒有隔絕歲月,只是藉助妖卵凝聚妖力。所以他會老,會死,也可以在卵中沉睡**。

只是貪狼終究是沉睡著,若無外界血狼喚醒,他想憑自己醒來,難!

「這就是,沉睡妖卵么1

寧凡眼露震撼,他與兮然一樣,都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妖族高手沉睡。

卵,即是蛋。

當寧凡還是凡人小子之時,便聽過不少凡間神話傳說。

譬如某個巨人沉睡蛋中無數年,最終破碎蛋殼,開天闢地,形成一處小千世界。

譬如某個仙子,曾以石卵補天,那石卵最終遺留一顆,留存在凡間海島,最終竟破石而出一個猿族高手。

當他還是凡人的時候,對這種傳說,只是一笑而過。

但隨著修為的提高,離奇古怪的事他見得越來越多。

妖族沉睡之卵,原來…真實存在著!

「血狼差不多盡數伏誅,那九頭血狼、十八頭星狼,應該得到過這狼王的封賜力量,所以遠比普通狼妖強大,同時也擁有喚醒狼王的能力…可惜星狼、血狼死絕,任我等如何攻擊巨卵,狼王都不會蘇醒了…這,就是妖族沉睡的風險!某些上古妖族的天驕,無法在當時時代稱雄天下,便自我封印,期待在未來無數年後問道成功…但,不知有多少天驕,在沉睡之時,死於暗算…」

陸道塵嘆息連連,在進入第三界之前,除了他與寧凡,無人知陸吾已死。

其他八部封妖,大多和陸界焚一樣,進入第三界,是為了暗算、偷襲陸吾,並非存了什麼喚醒陸吾的好心。

這是妖族沉睡的悲哀…

這是隔絕歲月的代價!

「還等什麼!打碎著冰山,滅掉這狼王1

風將、雷將露出興奮之色。

滅殺一頭煉虛凶獸,對任何好戰的妖將而言,都是一件榮耀之事。

只是二人剛剛邁步而出,還未出手,一線天雪谷之內,又有四道遁光追趕而來,化作四個人影,正是陸界焚、屈舜等半步煉虛級高手。

屈舜是個例外,化神巔峰,曾打殘一名半步煉虛,他的實力不容質疑,同樣也很妖孽。當然沒有寧凡妖孽就是了。

「呵呵,北將軍的金焰車跑得真快,本尊等人險些趕不上了。」

陸界焚等人匆匆趕來,自是為了分一杯羹的。

一旦斬殺貪狼,獲得星宮鑰匙,他們將毫不猶豫地爭奪。

前提是,貪狼身上得有星宮鑰匙才行。

「他們來得倒快!不如在滅狼王前,先處理了他們四人1月凌空稍有不悅,她自是不喜歡和人分享勝利果實的。

她一句話,立刻引得陸界焚四人面色一變,氣氛劍拔弩張。尤其是陸界焚,望著月凌空暗暗心驚,心道這貌不驚人的小女童,竟有如此膽量,敢在屠狼王前,先窩裡斗…

看不出來啊,這小女童是個狠人…

對月凌空的提議,寧凡卻一擺手否決,並拉住了這個好戰的小女童。

「傻月兒…」

「你罵我傻!老娘是想幫你搶鑰匙好不好!還有,鬆手!老娘和你很熟么,注意稱呼,注意禮貌1

月凌空不滿地掙扎身體,試圖將手腕從寧凡魔爪中掙脫出來。

偏偏寧凡實力暴漲之後,氣力也提升了不少,以月凌空此刻的女童身體,竟無法掙脫寧凡手腕,只能被寧凡摸著小手、佔盡便宜。

「傻丫頭,想擊殺狼王,還需擊碎這冰卵、才能傷到狼王。這冰卵,可不容易擊碎,還需我等合力出手才可…要殺要打,等斬了貪狼再說1

寧凡的話,讓場面冷靜下來。

他阻止爭鬥,一方面是早知貪狼身上沒有鑰匙,根本沒有爭鬥的意義。

另一方面,也是陸界焚四人給他的威脅感不輕。

陸界焚、屈舜,此二人不簡單,至於另外兩個老者,已被自己暗算,隨時可以弄死。

寧凡殺貪狼,不為鑰匙,只為開啟天殿中心區域的通路。

他只想早些離去,對陸界焚、屈舜二人,倒是沒有必殺之心。

眼見寧凡出言阻止,眾人也大多冷靜,如寧凡所言,就算真的要打,也該在合力打碎冰山巨卵后再說。

「不簡單!這狼王沉睡的冰卵,藉助了整片雪谷的寒氣所凝聚,怕是其堅固程度,已足以抵禦煉虛中期的一擊之力…看起來,我等還需要再聯手一次,一齊出手、攻破此冰卵了1屈舜目光凝重道。

「好!本尊數到三,我等化神修士,齊齊施展最強手段,打碎這蛋殼1

陸界焚目光掃向眾人,對他的話,屈舜第一個點頭,寧凡亦是點頭同意,而兩個白魔宗的老者,對視之後,冷光一閃,卻亦點頭。

計議一定,眾人紛紛取出法寶,掐動指訣,各自提升起氣勢,冰雪盆地之中,一時間氣溫陡升,狂風大作。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血劍在手,眼中劍意絲絲升起,劍尖劍氣化作劍絲纏繞。

「一1

「二1

「三1

在陸界焚這一聲三喊出的一刻,眾人各自拉開距離,並朝冰卵發動最強一擊。

除了…白魔宗的兩個老者!

一重重攻擊,轟在冰山巨卵之上,集合了在場數十位化神的攻擊,卻只在巨卵之上轟出道道裂紋,並自裂紋中,流出一絲淡金色的妖血。

寧凡亦一劍斬向冰山,只是心思卻時刻牽挂著一旁的白魔宗二老。

在眾人紛紛攻擊冰山、皆是力竭一半的時候,白魔宗二老,眼光皆是殺機一現。

這二人,各自取出一道寒氣逼人的仙符,指尖冰炎一閃,竟焚了仙符,化作兩道刺骨冰風,僅一個瞬息,席捲向在場眾人!

「呵呵,僧多粥少,攻破冰卵的事,我等會自行想辦法,爾等下界蟻民,可以死了1

奪寶!毫無疑問,這二人是想奪寶!

諸人大多留了心眼,第一次攻擊冰卵,皆留了一半之力,防備有人背約出手。

只是縱然有防備,也無人料到這白魔宗的二老如此囂張,直接攻擊所有高手,想獨吞貪狼冰卵。

冰風席捲之下,縱然是陸界焚、屈舜二人,都被冰風一吹,略有受傷,眼神大怒。

「可惡!你二人竟想獨吞星宮鑰匙1

「哈哈!獨吞又如何!烈1

二老齊齊喝出一個『烈』字,念念有詞,立刻,冰風更加猛烈,縱然是化神初期修士,若無防備,都可能被冰風直接撕碎!

震飛陸界焚、屈舜,二老望著已被轟碎一半的冰卵,一個遁光,皆已出現在冰山之前,齊齊催動搬山之力,竟生生將偌大冰山抗在肩上,試圖收入儲物袋中!

那冰風,很厲害,起碼可拖延在場高手一炷香。有一炷香功夫,二人大可帶著貪狼冰卵,逃之夭夭,擇一處地方,慢慢攻碎此卵、斬殺貪狼!

冰風卷向寧凡等人,彷彿要將這一群高手捲走一般。

一個個封妖面色含怒,欲罵白魔二老無恥,但罵聲未出口,驟然間,一道衝天而起的黑色火牆,平地而起,擋住了部分冰風,護住了諸女、諸封妖不傷!

甚至,在擋住冰風之後,那火牆更化作九條黑炎騰騰的千丈火龍,令得冰風威力大損!

「獨吞寶物,可不是好事礙」

寧凡穿越黑火,腳踏火龍,衝破冰風封鎖,身影一搖,重重落在冰山巨卵之上,出手如電,自那冰卵裂縫處狠狠一吸,將一滴滴淡金色的妖血吸出冰卵。

這些妖血,與第一界獲得的金血極其相似,擁有莫大力量。

這些妖血,曾經屬於陸吾,之後被貪狼吞噬,而現在,被寧凡沿著貪狼一個傷口,生生抽光!

無人知,寧凡趁亂,抽光了貪狼妖血,於袖中,凝出一十八滴金色妖血!

抽干貪狼的妖血,這貪狼,已是將死之人,氣息萎靡!

可憐兩個白魔宗老怪,還不知,自己肩頭抗著的巨大冰山,其中沉睡的貪狼,已即將是死狼。

這死狼沒有鑰匙,也被寧凡抽干妖血,根本沒有利用價值。

既然這兩個白魔宗老怪想爭,就讓他們爭去吧!

「碎1

寧凡立在冰山之巔,猛然屈身,朝腳下冰山狠狠一拳。

冰山裂紋碎得更多,而這一拳之力透過冰山裂縫,傳至山體之內,將沉睡貪狼妖身一震,直接將妖魂震碎,徹底滅了貪狼孽狼!

餘下拳力傳至兩名老怪肩頭,一震之下,二人肩骨盡碎,口噴鮮血,卻眼光一狠,強行將冰山收入儲物袋。

「小子,下次再見,就是你的死期!速走1

神情陰狠地一望寧凡,二人卻知此刻不宜與寧凡拼殺,應當立刻攜寶而逃。

一持冰玄武盾,一持風雪凈瓶,二人一遁而走,惹得一群高手大罵。

「無恥!竟出爾反爾,虧爾等還是上界白魔宗高手1

「哼!想獨吞星宮鑰匙么…休想1

幾乎一個瞬間,陸界焚、屈舜便狠狠一遁,追殺白魔二老而去。

月凌空、元瑤亦是大急,想要追殺二老,卻被寧凡一掌攔下。

「我們不必去爭1

「為何!他們奪了星宮鑰匙…」

「不,他們沒有得到星宮鑰匙1

寧凡一笑,將一十八滴金血收入丹瓶之中,向焦急的元瑤等女傳音道,

「鑰匙,從一開始,就在我手上…」

唰!

除了女屍依然是悠閑的表情,其他四女俱是驚訝不校

「怎、怎麼會呢…我不懂…」兮然凌亂了,如果星宮鑰匙一開始就在寧凡手上,他這一番屠狼的努力,都是為了什麼。

「此刻沒有時間解釋了,剛剛我已趁亂拍死了貪狼,在那群人發現、折返之前,我等可趁機進入天殿中心區域…」

這番話,寧凡只對諸女傳音。

陸道塵不必說,他當然知道鑰匙在寧凡手上,是他親自給寧凡的嘛。

其他七名封妖,有些被寧凡收成妖奴,有些則交情淺薄,不值得以秘密相告。

「陸夫子,我要去完成與你的承諾了…你們封妖身份,早些離開星宮,返回第二界、維持部落大局吧,我有預感,星宮之中,再過不久,不會太平…」

寧凡一想到那越來越近的危機感,眼神一凝。

「去吧,去完成與老夫的約定…老夫只有一句話想對你說…大恩,不言謝1

陸道塵老眼渾濁,激動不已,他終於要完成一生夙願,解脫陸帥殘魂的罪罰。

這夙願,是寧凡幫他達成,他深深記下了寧凡的恩情。

無論他陸道塵

后飛升妖靈之地、多麼飛黃騰達,他都不會忘了,曾有一個人名為陸北,幫他完成了比生命都重要的夙願!

冰風還未徹底消散,但這冰雪盆地,已經氣氛寥落起來。

其他七名封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呃…這就完了?結束了?回家了?」

他們不知鑰匙在寧凡手上,各自臉上仍有些未分到一杯羹的憤憤不平。

而聽寧凡話語里的逐客意思,很顯然,寧凡進入天殿中心區域,存在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並不准備帶其他封妖進入。

這些封妖,只道星宮鑰匙被白魔二老搶走了。

忙活了一圈,敢情好處都被白魔宗的坑走了,各是無可奈何。

不過轉念一想,這星宮一行充滿危機,諸人能活下來,很多因素,都是因為寧凡出手庇護的緣故。

甚至陸道塵以外的七名封妖,四人都被寧凡種下妖禁、收為妖奴。

將與寧凡分別,雖不至於不舍,七人好歹要客套兩句。

「哎,陸北,那個…鑰匙丟了,只怪白魔宗太無恥,你也別往心裡去,誰都料不到白魔二老會突然反水的…」

風將、雷將對寧凡安慰一句,各自面色複雜,取出陣盤催動,離開星宮,返回第二界。

余者依次與寧凡抱拳見禮,短短數句道別之後,紛紛離去。

星宮鑰匙已被別人奪走,他們再逗留此地,除了多增加危險,也無法獲得帝星,又有何意義?

「走吧,都走吧…散了散了…且我等還需回歸部落,將陸帥身死的消息,傳回…」

想到陸吾已死,任一個個封妖再鐵石心腸,也不免有些唏噓了。

七名封妖相繼離去,最終,輪到陸道塵,他略感欣慰、不舍地朝寧凡一抱拳,催動陣盤,離去…

「陸北,小心些…

後有機會,回來看看婉兒…」

「自然1

寧凡抱拳,眼神略有傷感。

人生充滿了悲歡離合,有聚便有散。

收起所有表情,收起所有傀儡,只留下黑龍黑傀防身。

待諸女坐上金焰車,寧凡一縱金焰車,朝冰雪盆地另一端疾馳而去,不再管白魔二老與陸界焚、屈舜的你死我活。

「鑰匙真的在你手上么…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元瑤眼神稍有嗔怪,這表情,像極了**間的輕嗔薄怒。

「我怕早些告訴你,你會為了爭奪鑰匙、與我拚命…從內心而言,我並不想和你動手,若我獲得帝星傳承,自會分你一絲黑星力量,讓你救妹妹。」

「這樣礙謝謝…」

元瑤幽幽一嘆,有一句話,她本想說,卻最終沒有多言。

「我也不願和你為敵…」

隨著貪狼的死亡,冰雪盆地的盡頭,那封閉所有道路的大雪山,已經只是徒有其表,在金焰車一撞之後,立刻衝撞開一條道路,道路的盡頭,是一座光門。

金光一閃,金焰車沖入光門,進入下一地…

而元瑤、舞嫣、兮然,紛紛感受到一絲別離的氛圍。

「陸北獲得帝星,便會離去了…此生,還會相見么?」

這是三女共同的疑問,卻沒有誰不知好歹、問出口,徒增傷感。

另一邊,白魔二老小心收好裝有貪狼屍身的儲物袋當然,他們並不知道,貪狼已死。

他們亦不知道,因為他們的反水,寧凡沒有立刻催動風雪、殺死二人,而姑且讓二人作為替罪羊。

催動,不過是讓他們早死一步。

不催動,要不了多久,風雪之力也會自己催動的。

不過在他們死前,寧凡仍舊利用了二老一把,讓他們當一回替罪羊,引開陸界焚等人的注意力。

自己,則趁機去找陸吾,去完成帝星傳承。

陸界焚很氣憤,非常氣憤!

他自問已經留了一半力、用於提防有人背約出手。

只是陸界焚提防的,卻是寧凡。陸界焚最擔心的,是寧凡這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一個腦筋發熱,偷襲於他。

「想不到,陸北沒有偷襲本尊,卻是本尊找來的兩個幫手反水!早知如此,之前本尊就不該邀請白魔宗,更不該救下林素,讓那林素死了便好1陸界焚怒火中燒。

「本皇子也沒想到,這一次陸北都安分守己了,卻有另外兩個老鼠生事…白魔二老,沒什麼了不起的,殺之不難,奪回狼王妖身亦容易,不過本皇子有一事不解…以陸北從不吃虧的個性,被白魔二老偷襲、搶走星宮鑰匙,為何竟不追來?這不像他的作風礙他難道不想要帝星嗎?還是這其中,有什麼東西,是本皇子漏算了的…」

屈舜目光一沉。

任他再聰明,也想不到寧凡一路爭奪鑰匙,只是**。

星宮鑰匙,早在他來第三界前,就已得到。

雪谷之內,群狼屍體之上,只剩七名妖界化神、林素等七名白魔宗化神及少數元嬰存活,余者皆死。

雙方前一刻還並肩作戰,與狼為敵,但在白魔二老逃遁歸來的一刻,雙方立刻火拚起來。

「師弟!鑰匙到手,速走1白魔二老對林素急切喚道。

「趙葛!動手!殺了白魔宗之人1屈舜目光冷漠,向某個化神手下吩咐道。

立刻,趙葛與林素目光一變,大家都不是笨蛋,白魔宗搶了鑰匙,那麼,敵人就不再是寧凡、不再是狼妖,而是白魔宗了!

「殺1

陸界焚紫陽鏡一閃,攔住白魔宗二老退路,屈舜趁機取出一柄金色芭蕉扇,一扇之下,金火騰騰。

白魔二老心知,若不跟陸界焚等人拼個你死我活,怕是難以獨吞鑰匙了。

「哼!與我白魔宗為敵,找死1

「白魔宗又如何!我等是妖族,爾等是人族,本就是敵人,殺了你們,誰能把我們怎樣!現在交出狼王冰卵,一切還有迴旋餘地1陸界焚怒吼道。

「休想1白魔二老冷笑不絕。

一場火拚,就此展開!

只是無人注意到,雪谷之外,一個斗篷大漢遁光一閃,出現在星峰之巔,冷冷注視下方。

「妖族…白魔宗…」

他的出現,無人知。

而當他聽到『鑰匙』二字之時,目光猛然一喜。

「就是這個!星宮鑰匙!只要獲得此物,便等於獲得了帝星!那**婢為了帝星,定然會想法設法找我,我有的是辦法殺之1

大漢陰森一笑,立在星峰之巔,沐著蒼天風雪,一步踏下!

這一步之下,十萬里之內,虛空俱碎!

而原本爭鬥的雙方高手,俱是在這一刻,恐懼異常。

「煉虛高手!此地為何會有煉虛高手1

「一步踏碎十萬里虛空!這種修為,怕煉虛中期都比不鳥…是後期1

一道道恐懼的聲音響起,但下一刻,俱被一道霸道之聲淹沒。

「交出鑰匙,可留全屍1

斗篷大漢,冷聲道。

「這位朋友,我等是白魔宗…」林素目光暗驚,面對這個斗篷大漢,他根本連反抗的勇氣的都沒有。

唯一能做的,就是報出身份,試圖讓大漢忌憚一二。

「誰是你朋友1

斗篷大漢一步踏下,毫無徵兆的,一道道虛空之力凝聚的漆黑刀刃,將林素斬成肉泥。

一命嗚呼!

白魔二老驚怒不已,但這驚怒表情,卻在下一刻,化作恐懼。

因為斗篷大漢,隔著千萬重距離,將目光留在二人身上。

「把鑰匙,交出來1

事實證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獨吞貪狼的妖卵,未必是好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