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30章暗算,歹毒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巨大!其一呼一吸之間,都能引起數萬里的極冰嚴寒! 「冰鳳四舞!想不到藉助秘法,林素師兄竟連冰鳳第四舞都辦得到,這種才能,我白魔宗青俊一代起碼可排前十!後期之下,又有誰能接下這道法術1 ...

寧凡一指點出,指尖飄起淡淡的黑色雪花,在銀色風雪中分外惹眼。

化神中期的氣息,徐徐散開,在散開的一刻,以其身體為中心,銀色的雪花,紛紛被染成黑色。

「化神中期!不可能,七

之前,我見此子之時,他還是化神初期無疑1

陸界焚眼神閃爍不定,心中則翻起一陣陣驚濤。此子提升修為的速度,是否太快!

屈舜感受著寧凡的氣勢,目光凝重。

那染黑風雪的手段,沒由來給他一種心悸之感。

那種心悸之感,他也曾感受過,還是在寧凡初次施展風煙一指之時。

但今

,寧凡指尖黑色風雪,給屈舜更加危險的感覺。

甚至,有一種錯覺,在屈舜心頭無限擴大。

的寧凡,不是他可戰勝的!

若對上化神中期的寧凡,屈舜有兩成幾率取勝,四成幾率平手,四成會死!

「他竟給我如此強大的危機感…他果然是本皇子飛升路上、最好的擋路之敵1屈舜眼中戰意驚天,恨不得此刻與寧凡比試一招的是自己。

化神初期的寧凡,沒有讓屈舜交戰的興趣。

但中期的寧凡,已讓屈舜有種敗多勝少的感覺!

而林素,屈舜根本一眼都懶得看!

化神後期?白魔宗?1200歲骨齡?

這其中沒有一點,值得屈舜重視!

在屈舜眼中,這林素甚至不如王梟善戰!

「林素此人,配不上天驕之名!若他生在下界,甚至能否化神都是問題。他,連給本皇子練手的資格也無1

屈舜身後,七名妖界化神之中,修為最高者是一名化神中期的老者,只差半步便可突破後期。

此人一生**冰系神通,憑其錘鍊數千年的本命寒氣,甚至比某些擁有天霜寒氣的化神都更加強橫。

但此刻,當寧凡一指風雪點出之時,一股不容抗拒的黑色力量,侵入其體內,幾乎讓他苦苦**數千年的本命寒氣…凍結成黑冰!

「這是什麼寒冰法術!竟只憑氣勢,便能讓萬里之內的冰系修士…妖力冰封1

從前他不明白,屈舜皇子為何會將化神初期的寧凡、當作最大勁敵。

但這一刻,他似有所悟…寧凡的強大,不容置疑,突破中期之後,其實力更上一層樓。此刻的自己,雖也是化神中期,甚至只差半步便可突破後期,但,怕是在寧凡手中、一回合都撐不住!

並非他一人察覺到寧凡一指的恐怖。

包括林素在內,兩名半步煉虛、數百白魔宗元嬰,俱在同一時間,感覺到法力冰封般的窒息!

黑魔派主修火焰,白魔宗主修寒冰,在場的白魔宗修士,幾乎毫無例外都是冰修!

在寧凡一指風雪引動之後,在場元嬰數百人,幾乎同一時間,齊齊冷顫不止!

那是一種被寧凡寒力威懾的感受,彷彿數百元嬰修士一生所修寒力,都抵不上寧凡指尖的一片黑雪!

白魔宗高手之中,越是修為高深者,對寧凡的忌憚越深!

六名初期、中期化神,齊齊連退百步,方才卸去那詭異寒勁!

林素身後的兩名半步煉虛,齊齊從寧凡一指之下,感到莫大危機!

唯有林素,好似沒事人一般,仍是一般囂張臉色。

這一切,自然是因為寧凡沒有讓風雪寒力波及林素的緣故。

「師弟!決不可與此人交手!你不是他的對手!若交手,你會死的1

兩名老者,齊齊勸道,神情根本無法鎮定的。

他們無法跟林素形容、那風雪帶給他們何等危機感!

「哼!難道兩位師兄,認為我會輸給一個區區下界螻蟻1林素不悅,非常不悅!

從他說出要與寧凡交手的一刻,對方的人便一個個看傻子一樣看自己,這種目光,尤其讓他不爽,就好似對方認定,自己堂堂白魔宗青俊一代高手,會接不下寧凡一招一樣。

如今倒好,身後一個個白魔宗師兄弟,看到寧凡捏了幾片黑色雪花,竟嚇得跟狗一樣。就連兩名半步煉虛的師兄,都反對自己與寧凡交手。

更過分的是,兩名師兄認定,自己會一招死在寧凡手上!

開什麼玩笑!確實,紫川說陸北是化神初期,此刻的陸北卻是中期修為,這一點讓林素稍稍詫異。

但在林素這等後期高手眼中,對手是初期、是中期,根本毫無區別!

「哼,二位師兄不必多言,本公子不會輸給區區下界螻蟻!你們說我接不下此人一招,好!本公子就拿出看家本領,讓你們看看,本公子一招,有多強!只是這樣子,就無法手下留情了,陸北可能會一招…死在本公子手上1

林素一擺手,止住了兩位老者的勸言。

有道是,人不作死,就不會死。

眼見林素油鹽不進,二老也不再良勸,只是各自取出看家之寶,皆是半步虛寶的品階。

一人所持的,是一尊青褐色的龜殼冰盾,另一人所持,是一道三彩瓷質的風雪凈瓶。

二人的架勢,竟是一看林素不妙,便要拚命救人了。

林素怒了!

紫川瞧不起自己,一個個師兄,竟也如此瞧不起自己!

都說自己不是陸北對手,但林素,要像世人證明,他可殺寧凡如螻蟻!

指影不滿,瞬息之間,林素接連掐出兩道指訣!

「林族秘術,養息訣1

「白魔道,冰鳳九舞之術1

施展養息訣秘法,林素的法力一時暴漲,幾乎提升了足足一成之多。

運轉起白魔宗**,一道道訣影掐出,九天之上,一道道銀雪所化冰鳳,有千丈之大,每一次舞動,冰鳳體形便提升千丈,四次舞動之後,冰鳳已有四千丈之巨大!其一呼一吸之間,都能引起數萬里的極冰嚴寒!

「冰鳳四舞!想不到藉助秘法,林素師兄竟連冰鳳第四舞都辦得到,這種才能,我白魔宗青俊一代起碼可排前十!後期之下,又有誰能接下這道法術1

「養息訣,是林家的血脈秘術!可瞬間提升一成法力,如此強橫的秘法,便是四天也算珍貴了1

伴隨著林素近乎表演般的優雅法術,一些不明真相的元嬰高手,開始轉而支持起林素會勝了。

甚至六名化神,都開始對林素抱有信心。

唯有那兩名半步煉虛,仍舊是滿面凝重,望著那四次舞動的冰鳳,齊齊皺眉,對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心中所想。

「林素師弟的冰鳳四舞,堪比化級上品的法術,但這種級別的攻擊,恐怕擋不住那陸北一擊1

隨著林素指訣一變,四次舞動的冰鳳,寒翼一震,無數道冰風,刺骨襲向寧凡。

在這等冰寒之下,萬物結霜,就連諸部封妖、諸女等人也迅速與寧凡拉開了距離。

「這林素,不弱的…不是他太弱,而是陸北,太過妖孽…」

元瑤輕輕一嘆,閉上眼睛,下一刻,寧凡看也不看那冰風,五指成爪,朝大地一抓,一瞬之間,十萬里迷谷之內,立刻靈氣枯竭,冰河破碎,冰山崩塌,大地龜裂,草木枯萎。

好似所有生機,都被寧凡一掌抽出,化作掌間一團鴻蒙不定的光團,一口服下!

在服下光團的一顆,寧凡氣息暴漲!

七萬甲妖力,三萬甲魔氣,五千甲法力,三力合一,寧凡一身法力距離後期只差四萬甲!

在這抽魂之後,其氣息暴漲,幾乎一個瞬息,便達到了化神後期的頂峰境界!

只消得氣息再強一線,他,便是化神巔峰!

「抽、抽魂之術1

林素麵色大變,甚至不知道寧凡底細的人,皆是一個表情…震撼難明!

抽魂之術,碎虛三神通之一,一掌抽魂,可極大提升法力,在仙人以下,抽魂之術可謂提升法力的最強秘術,沒有之一!

養息訣,很厲害沒錯,但跟抽魂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你提升一成法力,我卻提升一個小境界!

這一刻的林素,終於有些忌憚寧凡了。

只是騎虎難下,他不可能在此刻認輸…若此刻認輸,他顏面何在!

但隨著寧凡指訣一變,林素立刻感到一股山一樣的冰寒**而來,不容抗拒!

魔意化為樹榦,雨意點綴血梅,寧凡身上紫光繚繞,自是妖意。

三種意境,構成一副絕美畫圖,在那畫圖中,寧凡輕抬手指,似拈花弄雪,舉止輕柔。

但這一指按下,卻立刻引得周天風雪齊齊一戰,生生凝固在空氣中,並在一股詭異的氛圍下,萬里之內,銀雪俱化作黑色。

一股化神修士根本無法抗拒的黑色,在風雪中蔓延,只一息,便讓四舞的冰鳳冰封,並哀鳴一聲,崩碎!

足以讓化神後期都難以接下的冰鳳之術,就這般…破碎了!

噗!

林素法術被破,胸口一痛,咳出鮮血,那鮮血之中,竟帶有黑色冰渣。

那黑色,他不會看錯,眾人也不會看錯!

那黑色,是煉虛修士才能掌握的虛空之力!就算是半步煉虛,沒有經過問虛,也無法領悟!

「碎虛老怪的抽魂術,煉虛老怪的虛空術!這,不可能!啊1

林素抬起頭,望著寧凡那遙遙按下的一指,第一次,驚恐!

那是什麼法術!

那一指按下,就彷彿可以染指流年,可以冰封世界,可以葬送輪迴!

一片片黑色風雪,吹襲而來,林素驚懼地發現,他的一條手臂,直接便在黑雪之中,凍成黑色冰晶,並在微風吹拂之後,化作冰屑崩碎!

這黑色還在向身體蔓延,一旦蔓延開來…林素必死!

「命、命玉護我1

他已然倉皇,已然無措!

僅存的一條手臂,立刻狠狠捏碎一塊玉石,立刻,一股堪比煉虛一擊的氣勢,從體內傳開,試圖震散風雪!

但這一擊的氣勢,尚未凝聚,已被寧凡一字冷冷道出。

「碎1

一字碎,那煉虛一擊還未凝聚,就被風雪所冰結、徹底消亡!

「救、救我1林素怕了,怕極了。

他終於明白,陸北到底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敵手。

這黑色風雪,足以冰殺化神巔峰,甚至能令半步煉虛重傷!

他後悔了,他求救了,而兩名早已等候的師兄,終於出手!

「冰玄武,疾1

「風雪凈瓶,收1

二人一個搖晃,擋在林素身前,試圖各持法寶、擋下寧凡的黑色風雪。

只是他們會插手,寧凡不會么?

一龍一傀,幾乎在二人插手的一瞬間,化作黑影,詭異出現在二人身前。

黑龍、黑傀,在寧凡刻意隱藏下,幾乎不露任何氣息,除了早知黑龍存在的諸人,白魔宗之人自然不可能知道寧凡擁有半步煉虛打手。

一龍一傀,出現地太詭異!

一爪一拳,轟向兩名老者,二人猝不及防,直接被黑龍黑傀轟中胸口,倒飛萬丈!

甚至在倒飛的途中,一絲黑色風雪、詭異沒入二人體內,無人發訣。

同樣,一絲黑色風雪,亦沒入林素體內,無人察覺。

「半步煉虛屍傀,竟有兩具1

林素膽寒不已,他能感受到,自己怕是要死了。

這一刻,陸界焚與屈舜,不可能再坐視不理了。

二人一閃之下,出現在林素身前,一人控金火,一人控紫火,艱難地在林素身前設下兩重火牆。

風雪與火牆的對碰,寂靜無聲,但下一刻,氣勢橫掃,十萬里之內都被這法術對碰給夷平。

屈舜、陸界焚皆是目光大變,各自抓起林素,連退萬丈,方才穩住身形,對寧凡一指風雪的威力,已有了極大認知。

二人之中,任何人單獨一個,都接不下這一指風雪!

「陸北將軍,斬殺沉睡狼王為要事,說好只比試一招,在斬狼之前,還是不要殺人的好…」

二人的口氣,似在商量。

為了斬殺狼王,自是多一分戰力更好,二人不願寧凡與白魔宗鬧崩。

「我已經點到為止了,否則林素已死…」

寧凡語氣平淡,收了一指風雪,彷彿對白魔宗高手的身死並不關心的。

屈舜、陸界焚、兩名白魔宗煉虛,對方高手陣容不弱於己方,若加上底牌,甚至寧凡這一邊還弱勢一點。

寧凡早料到屈舜等人會救人,而他等得,便是救人。

白魔宗,他不可能放過。

看似手軟、沒殺林素,實則在命令屍傀偷襲兩名老者的時候,他已分出三道黑色風雪,沒入三人體內,暗算了三人。

那三道風雪,是最為精純的風雪之中,擁有輪迴之效,憑林素三人,根本無法察覺。

在斬殺貪狼之前,寧凡不會催動風雪,還要利用白魔宗。

之後么…催動風雪之術,林素三人體內風雪作祟,必死!

這暗算,無人看出,除了眼力極強的元瑤。

「陸北,你與白魔宗有深仇大恨么…僅僅因為意氣之爭,便對白魔宗下死手,這不像你的風格…是不是,有些歹毒了」寧凡語氣極淡,沒有過多解釋,只是神情卻有一絲傷感。

他對往昔的恩怨,並不了解。

只是想到老魔修為被廢、想到衛玄被白魔宗逼至家族,強令廢去仙人修為…當年的老魔和衛玄,定然是無比屈辱的…

殺一個林素,不夠!此刻殺了林素,另外兩個半步煉虛,必定一怒而走!

這一批白魔宗高手,寧凡一個也不會放過…貪狼一死,他們會隨著貪狼,一起死!

寧凡這一絲傷感表情,讓元瑤目光一軟,沒有再多言。

僥倖存活,林素呼吸紊亂,眼神怨毒地望了寧凡一眼。

這怨毒,同樣在白魔宗兩名半步煉虛眼中升起。

「師兄!小弟手臂被廢,兩位師兄身受重傷,這個氣,不能咽下1

「當然!一旦斬殺沉睡狼王,我等便趁亂、將這陸北斬殺了!區區一個下界螻蟻,縱然資質逆天,戰力超群,但他似乎不太明白,鋒芒畢露、過剛易折!得罪我白魔宗,純屬找死1

他們自不知道,誰死,還不一定…

只是這一招之後,再無人敢小覷寧凡便是。

化神中期的寧凡,可一戰半步煉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