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28章艷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怪她性格如此跋扈傲慢、不近人情。原來是經歷如此變故了…」 寧凡輕輕伸過手,撫摸著納蘭紫昏迷的容顏,那施展紫鵑封英瞎掉的雙目,睫毛之下,血淚乾成血痂。 「為了妹妹、願服從我一切要求么?你...

一夜**,一洞狼藉。

十名妖妃,九人都被採補得氣若遊絲,只剩金丹修為,迷夢間被寧凡種下妖禁,收入鼎爐環中,交給冰靈月靈兩個女統領調教去了。

唯有那納蘭紫,雖已**,卻仍是化神巔峰修為。

而寧凡,也失了採補此女的興緻。

「靈王是女子…主族可解靈奴詛咒,可救下妹妹…」

「陸北是主族么?若他是,我願為他做任何事,只求他…救救妹妹…」

「我有一個妹妹,她叫納蘭靈…」

一句句心事,通過陰陽鎖、反覆出現在寧凡識海之內。

起初只是下意識想窺探下納蘭紫的心事,探探靈王宮秘聞,卻不曾想,寧凡隨意之下,探出了不得的情報。

「靈王是女子?且這納蘭紫心中反覆認定我是主族,唯有主族可不受紫鵑詛咒,甚至主族可以憑血脈之力、支配靈王!主族是什麼…納蘭紫說我是主族之人,難道我憑藉扶離血脈,可支配靈王?這未免太荒謬了…」

寧凡靠著冰壁坐下,取過自己衣衫,蓋在納蘭紫身上。

也許是為了等納蘭紫蘇醒后、從她口中套出更多秘密。

也許是被納蘭紫的往事勾動了心事。

寧凡終究在破了此女之身後,收了攻勢,沒有採補此女一絲修為。

「留著此女,或許日後有意想不到的大用,若弄清主族的秘密,說不準日後,我可以一舉某奪靈王宮,一步登天,成為妖靈之地的至尊人物…且此女似乎認定我是主族之人後,決定為我付出一切…若是如此,此女到很意外的可成為一個不錯打手,一旦培養起來。其紫鵑血淚封印,會是一種可怕的殺敵手段。當然,前提是她這被特殊破壞的雙目,還有復明的可能…」

寧凡目光一緩,他放納蘭紫一馬,或許有九成原因是納蘭紫有利用價值。

剩下一成,則是納蘭紫的過往、讓寧凡回憶起自己的往事。

「難怪她性格如此跋扈傲慢、不近人情。原來是經歷如此變故了…」

寧凡輕輕伸過手,撫摸著納蘭紫昏迷的容顏,那施展紫鵑封英瞎掉的雙目,睫毛之下,血淚乾成血痂。

「為了妹妹、願服從我一切要求么?你倒是個好姐姐,我卻不是好兄長…」

「狠辣。寧死不屈…這一點,又和我很像。」

手掌撫過納蘭紫的酥胸,並不太豐滿,只是一般,以她的身材,稍顯貧瘠了。肋骨隱隱可見,但是個瘦弱的女人。或許和寧凡一樣,吃過不少苦。

在寧凡撫摸納蘭紫之時,納蘭紫睫毛輕輕一顫,徐徐蘇醒。

她雙目已瞎,看不到寧凡,卻能感知到寧凡手掌的火熱。

揉捏著自己的酥胸凸起,劃過小腹,越過森林。又撫弄著那柔嫩、泥濘、帶著血跡的股間。

她忍耐著,忍耐著,任寧凡玩弄她…從認主寧凡主族身份的一刻,納蘭紫便決定,盡一切代價,討好寧凡。

只是讓她奇怪的,是自己的身子被寧凡玩弄。修為卻並沒有被採補。

「嗯…」

撩撥著,漸漸她無法忍耐,輕輕嬌吟了出來。

而寧凡,仍未停下手指。他早感知到納蘭紫蘇醒。索性掀開衣衫,再一次壓在納蘭紫身上。

寧凡倒,此女是否真的服從自己,她究竟能忍耐自己欺凌到什麼程度。

刺入,破身的傷口傳來疼痛,納蘭紫面露屈辱,卻咬牙忍受。

冰冷的空氣,唯有彼此的體溫交纏,唯有那一次次刺入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與快感。

「你為何不反抗?」寧凡抽了幾下,皺眉停下動作,此女似乎當真從了自己。

「我願做主人之奴,願達成主人…一切要求…願將身心,供奉給大人…」納蘭紫顫抖說道,隱隱有些口不對心。

「是為了讓我救你妹妹么,她叫納蘭靈么?」

「你、你怎麼知道…啊1

納蘭紫被道破心事,激動之下,一扭腰肢,立刻,那根東西刺入地更深,讓她一疼叫了出來,徐徐軟倒。

「主族是什麼?」寧凡皺眉問道。

「你若答應救我妹妹,我就告訴你。」納蘭紫酥胸起伏,卻神情漸漸平靜。

「你沒有與我談條件的資格,我可將你採補乾淨,然後搜魂滅憶1

寧凡冷漠出言,並暗暗催動陰陽鎖。

立刻,納蘭紫對主族知道的些許情報,盡皆收入寧凡心頭。

嘴角勾起邪異的笑容,寧凡冷聲道,

「主族是靈王宮初代靈王的主人,擁有掌控靈王宮一切的全力,包括歷代靈王的任免、生死…是么1

一句話,讓納蘭紫驚得合不攏嘴,立刻意識到,自己怕是被什麼讀心術之類的秘術窺探心事了。

「你、你會讀心術1納蘭紫有些驚慌,她本準備用這個籌碼與寧凡來場交易,如今,籌碼丟失了。

「不錯,你落在我手中,我不需搜魂滅憶,也可讓你吐出所有秘密,你對我而言,最後的利用價值,只剩採補了1

「我對你…沒有利用價值了么…」紫鵑心中咯一聲,作為一個心機不淺的女人,她深深明白,當一個棋子失去利用價值,即將面臨的命運是什麼。

自己接下來,會被寧凡採補至死。

自己根本沒有能力、讓寧凡救納蘭靈!

「不,我還有價值!求求你救我妹妹,我對你還有價值1納蘭紫固執道。

「什麼價值1寧凡捏住納蘭紫的下巴,面色冷漠,心中卻有些顫動。

納蘭紫,在求自己。

這個女人,應該和自己一個性格,不會求任何人才對,為了妹妹,所以懇求自己么。

就好像自己當日、懇求蠻凶讓出淬星紫芝么?

「我可以做你女人,我可以把身體和心。都交給你1納蘭紫幾乎絕望,她不知道,這對她而言付出極大的代價,能否打動寧凡。

「你的雙目可還有復明的可能?我倒是很想多一個打手,我很看重你的紫鵑封櫻」

「我的雙目,無法復明…紫鵑一族,封印之術恐怖。甚至讓某些真靈族畏懼到聯合起來、覆滅紫鵑…這一切,都是因為紫鵑封印太厲害,而這封印,代價是不可逆轉的失明,就連神念,都會看不到任何東西…這封印術。我終生無法施展第二次…」

納蘭紫絕望了。

她願意為了寧凡付出身體,但寧凡根本看不上她的身體。

寧凡看上她的實力,但她為了殺死寧凡,之前已用去一生一次的紫鵑封印術。

「我對他,沒有利用價值了么…他會殺了我么,他不會救靈兒了、是么…」

「不…不能放棄,靈兒在哭著等我。在等我救她1

納蘭紫的心事,一句句浮現在寧凡心頭。

她倔強咬唇,她厭惡被男子褻瀆,她有心理陰影。

但為了妹妹,她必須向寧凡證明,自己還有利用價值…

「我一定會讓你滿意,一定,一定…」

她輕輕扭著腰肢。好似水蛇般扭動,讓那根火熱不斷進進出出,試圖讓寧凡感到舒服。

她本已乏力,卻單手強撐起身,一手攬住壓在身上的寧凡,奉上唇舌。

「即便你不願救靈兒,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不能死…」

寧凡感到一陣煩悶。

被一個美女如此服侍。且那美女之前還是仇敵,無論生理還是心理,都應是極大享受才是。

但寧凡感覺不到半點快樂。

看著納蘭紫拚命想要保護妹妹的表情,寧凡感覺不到快樂。

煩悶地起身。煩悶地拋下納蘭紫、披上衣衫,向洞外走去,試圖平復心情。

但他這一離去,納蘭紫立刻成了驚慌的小鹿。

「你是不是對我不滿意…你不要走,不要走!我還可以更努力1

瞎眼的她,看不到任何東西,原本稍顯高傲的明眸,此刻暗淡、失去焦距,慌張地在雪地上爬動、摸索,試圖找回寧凡。

「不要殺我…我還不能死…」一想到妹妹被吃下前的哭喊,納蘭紫心如刀絞。

「姐姐,你為什麼不管我…不救我…」

妹妹的音容,印在腦海,納蘭紫無法從容。

下身的處子之血,印在雪地上,一路爬行,留下凄美的血紅。

她終於失去所有力氣,赤身倒在雪中。

一雙瘦弱卻有力的臂彎,卻將她抱起。

「我從不殺鼎爐,如果你聽話的話。」

寧凡皺眉遁下,將納蘭紫抱在膝上。

他不是一個心軟之人,但看到納蘭紫,就好像看到自己。

自己是幸運的,自己遇到了紙鶴,遇到了老魔,但納蘭紫遇到的,只有冰天雪地的冷漠世界。

「你不殺我?」納蘭紫好似聽到什麼可笑的事情。

一個血屠百萬都不眨眼的凶魔,會放過她么…

「你可以理解成,我對你的技巧很滿意,給我當艷奴吧。你若答應,或許日後我心情好,會去靈王宮看看,說不定,順手救走你妹妹…」

「真的么1納蘭紫露出驚喜之色。

只是一想到寧凡的要求,她又有些猶豫。

艷奴,不單單要向主人奉獻身體。

艷奴,甚至可能被主人當作工具、拿出去供其他男子玩樂。

她自不知寧凡有多霸道,根本不可能讓其他男子碰自己女人。

只是一想到母親被一群男人…納蘭紫猶豫了。

或許自己,會淪為母親一樣的命運,但若是能救妹妹…

「我納蘭紫,願意給你陸北,當艷奴…」

摸索著,納蘭紫已失明,只能用手摸索。

她的冰涼玉手,摸到寧凡的腿和腰,最終摸到那根火熱,猶豫著,蹲下身,嬌軀稍稍前傾,用粉嫩的小舌,含住了火熱。

唔!

納蘭紫一面套弄,一面含糊不清問道。

「主人…舒服么…」

「嗯。」寧凡漫不經心應道。

這個女人,姑且留下吧。

陰陽鎖中,一個慵懶的女子一面品香茗,一面看著外界的春宮好戲。

「好弟弟,你的艷福不淺呢,連真靈紫鵑這『侍宮一族』的女人、都能收成艷奴,姐姐好羨慕呢…」

「羨慕什麼?羨慕她含住我的某物,你也想含一口么?」

「呸,連姐姐的玩笑都敢開了!姐姐只是想告訴你,紫鵑一族除了封印之術讓人稱道,床底間的『鵑舌之術』,更是修鍊雙修術之人的絕佳補品…你趁機修鍊陰陽變,別浪費機會!一旦突破陰陽變三重,姐姐便可重見天日了1

洛幽『啪』地一聲,好似合上了窗戶,呼吸似乎有些急促。

終日圍觀寧凡活春宮,她似乎並不能平靜呢。

「鵑舌之術么…」寧凡的呼氣漸漸粗重。

納蘭紫的滑膩小舌,似乎有讓男子徹底亂性的魔力。

一炷香之後,一股白濁噴涌,納蘭紫立刻拔出火熱,素手掩口,俏臉紅暈。

曖昧地咕嘟一聲,咽下。

「主人,滿意了么…」

「滿意1

寧凡說的滿意,實際指陰陽變,這達到第二層第九境界巔峰的功法,又向著第三層,邁進了一絲。

但納蘭紫卻輕輕舒了口氣,嘴角溢出曖昧的白濁。

「滿意就好…請主人,種下妖禁…」

「也好,種下妖禁之後,我會暫時將你收起,你修為雖高,但雙目失明,戰力也大損,姑且休息,我會吩咐冰靈月靈,讓你休息。」

「嗯…」

依偎在寧凡懷中,納蘭紫再無任何驕縱。

她知道,這個男子會成為她的一切,即便,那不是因為愛情。

「主人,請你一定要幫我…作為代價,我可以將一切都交給你…」

納蘭紫的眼角,一滴淚滑過,卻倔強的不留下。

她從生下,就從未有選擇命運的機會。

但她,有必須活下去的理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