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25章藍靈珠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情信物,寧凡看出元瑤不願和自己有牽制,所以,他不會取元瑤的定情信物。 「心上人…我沒有心上人,從前沒有。日後,同樣不可以有…」元瑤眼神看似平靜,面紗之下,卻在緊緊咬唇。 不是不能有,只...

舞嫣、兮然收走了所有葯灰。葯已成灰,自無藥效,除了對靈王有用,對其他人則是無用之物。

寧凡自不會取這葯灰,他看中的,是此地葯圃。

這裡的靈土,足以培育百萬年份的帝葯!在寧凡眼中,這靈土,乃是無價之寶!

「光…」

「石…頭…」

女屍拉著寧凡一角,素手搖擺,雙目懇求。

她想求寧凡帶走這塊青石,因為這裡有她前世最美好的記憶。

稍稍增長靈智后,她更懂得,想要求寧凡辦事,就得服些代價。

猶豫著、反覆考慮著,最終,女屍大著膽,啵地一下,輕輕在寧凡臉上親了一口。

「石…頭…」

感受到臉上傳來的冰涼唇印,寧凡哭笑不得。

「傻丫頭,好,我把這石頭帶走,這葯圃也帶走,日後你可日日在青石之上,彩蝶雙飛。如此可好?」

「嗯…嗯…」女屍連連點頭,神情歡喜,宛若一個五六歲的孩童。

好歹將靈智提升到五六歲了,不是么?

「這便是『寵愛』么…」元瑤目光思索,或許對女屍而言,能尋到一個寵她、護她的男子,可死而無憾了吧。

寧凡一拍儲物袋,一道界力一掃,此地的殘破葯圃立刻消失,被收入元瑤玉中。

他並未直接取出元瑤玉,以免元瑤覺察、徒增麻煩。

只是目光敏銳的元瑤,仍是注意到那界力,輕輕詫異道,

「界力?這是開闢了小千世界的界寶么…想不到以你下界修士身份,竟能有這等寶物,不過…為何我覺得這道界力,有些眼熟…是錯覺么?」

元瑤望著寧凡,似在求證,她總覺得。寧凡所持界寶的界力,和自己製作的元瑤玉,有些相似。

「嗯,是錯覺1

寧凡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他是不會當著元瑤的面、取出元瑤玉的。

他可不想在北小蠻姐姐面前,暴露自己與北小蠻的恩怨糾葛。

對此,元瑤自不會深究。世間界寶無數,偶有界力相似的寶物,也不奇怪吧。

「原本準備把我這枚元瑤玉給你、助你收了這葯圃靈土,既然你有界寶,倒是不必了呢…」元瑤輕嘆道。

「是么…你的元瑤玉,還是留個心上人吧。」

寧凡隨口應了聲。

奪了北小蠻的元瑤玉。是意外、是戰利品。但若拿了元瑤指上的玉,則是定情信物了。

元瑤玉,是遺世宮四位小姐的定情信物,寧凡看出元瑤不願和自己有牽制,所以,他不會取元瑤的定情信物。

「心上人…我沒有心上人,從前沒有。日後,同樣不可以有…」元瑤眼神看似平靜,面紗之下,卻在緊緊咬唇。

不是不能有,只是不可以…

此地稍稍沉默,一個時辰后,這沉默的氣氛被一道返回的月色遁光所打破。

那遁光方一降落,便化作一個貌約七八歲的女童。容顏清秀,眼神卻頗有冷傲,正是月凌空。

「月兒回來了?如何,可曾遇到危險?可曾探出這遠古森林有幾條出路?」

「呸!臭黃瓜,月兒是你叫的1

月凌空不耐地頂了句嘴,但被寧凡關心了句,還是神情柔和了些。

「此處能有什麼危險。最多就是一些荒獸,憑老娘實力,三兩下就能打得它們不要不要的…至於路嘛,根據老娘偵查。除了我們進入森林走得那條,起碼還有三條可以離開此地…當然,三條路上其中一條,有打鬥的跡,應是那三個倒霉雷將逃跑時所留。我們走哪條?」

月凌空一手遞過遠古森林的粗略地圖,另一手持了顆幽藍色的寶珠,正是這寶珠,幫助她不被幻陣迷惑。

寶珠散著氤氳幽光,有破除幻陣的妙效,其名『藍靈珠』,本是靈王賜予紫妃之寶,如今則歸寧凡所有,暫時賜給月凌空使用。

在舞嫣、兮然等女搜集葯灰之時,月凌空便帶著寧凡賜下的藍靈珠,在此處探路去了。

「三條路?我們走哪條?若想跟那狼妖搶鑰匙,我們應走雷將的路才是。」元瑤淡然道。

「北瑤姐姐說得有理,且九部封妖也要那條路上,一起聯手,奪得鑰匙大有可能1舞嫣補充道。

「陸北哥哥,不管去哪裡,我肯定跟著你的,只是…你一定要保護好我…」兮然有點底氣不足。

諸女的話,落在寧凡耳中,化作思索。

星宮鑰匙已化作星力棋子,就在自己手中,寧凡完全沒必要為鑰匙和貪狼衝突。

這件事,諸女不知。故而諸女考慮路線,著眼點是鑰匙,而寧凡的著眼點,則是…星宮的中心、封印陸吾殘魂的所在。

取出陸道塵所贈玉簡,按在眉心,寧凡眉頭一皺。

從地圖上看,想要到達陸吾殘魂封印處,倒是不得不通過貪狼防守的領域了。

「也罷,看來我只有這一條路選擇了…」

寧凡不再多言,一拍儲物袋,取出金焰車。

一卷諸女上車,指訣一變,黑龍拉動金焰騰騰的水晶之車,只一個瞬息,便化作一絲金線,消失在密林之中。

半月之後。

天殿之中,一處飄落銀色雪花的迷谷之中,九名化神目光皆是凝重。

他們好似剛剛逃脫一場追殺,在他們逃亡的路上,有無數妖獸屍骨遺留。

九個人,卻分作兩邊站立,彼此相視的目光皆不善。

若有陸族妖族在此,必會發現,這九人無一例外,都是九部封號妖將!

九人剛剛逃過殺劫,卻又好似為了什麼東西,起了爭端,分成兩邊。

左邊的五人,以陸界焚為首,各是望著對面四人目光垂涎、虎視眈眈。

對面四人中,為首的是第二部雷將、第三部風將,在二人身後。裂土部土將面色愁苦,羅雲部陸道塵則白須染血,左目緊閉、留著黑血,手中握著一刻淡金色的虛幻果實。

「陸道塵!我等九人共同殺出狼妖重圍,卻只有你一人得到『血狼道果』!難道你想獨吞么!把道果…交出來1

陸界焚氣勢如火,擴散開來,萬里之內。銀色雪花紛紛被點燃、融化!

「哼!陸界焚你是否太厚顏無恥了!當時我等被群狼追擊,若非雲將捨身殿後、自毀封賜妖星,我等能這麼輕易逃出重圍?他付出封賜之星,斬得九頭『血狼』之一,搶下這顆道果,憑什麼要給你1雷將脾氣最烈。憤憤不平道。

「雷將所言極是!陸界焚,你莫要欺人太甚!這裡可不是你凈火部,若為了區區一個道果,與我等為敵,怕你自己也是自身難保的1風將沉聲威脅道。

第八部土將很尷尬,他在寧凡威震九部的關頭,果斷不惜財力物力交好羅雲。試圖摒棄前仇。

他不敢得罪陸界焚,但更不敢得罪寧凡…他自然要幫陸道塵的。

「如今我等身處險地,當處處以和為貴…」土將和事佬般說道。

「看來你們是冥頑不靈了!本將不和你等廢話,若是為了這個道果,即便本將暴露真正實力,也是值得的!這一顆道果,起碼能抵三顆化神巔峰的道果,若有此道果…本將突破煉虛的機會。起碼可提高半成之多1

陸界焚眼中露出狠色,一步踏出,一絲隱匿極深的氣息,從其身上散出,在其身前,化作一道紫火凝聚的紫龍虛影。

重重紫火之中,虛影化作一個紫袍之人。模樣與陸界焚有七八分相似,但氣勢,卻比陸界焚強了數倍!

陸界焚本人是化神後期修為,而這紫衣虛影則是…半步煉虛!

「半步煉虛!你是誰1風將、雷將望著紫衣虛影。皆是面色大變。

「我是誰?我當然是陸界焚啊,不過,我是另一個陸界焚…是無盡海封妖殿殿主!好了,看在我等尚需同心協力的份上,只要你四人交出血狼道果,並任本尊種下妖禁,本尊可饒你四人不死1

紫衣虛影冷笑。

陸道塵則捂著胸口,壓下傷勢,細細端詳陸界焚與紫衣人,忽然道,

「老夫明白了…陸界焚,紫衣的才是你的本尊吧,紅衣的…是你『融屍吞舍』煉化的分身!你將分身留在九部,本體卻不知如何、逃出了第二界,在外界成了什麼封妖殿殿主…可是如此1

「融屍吞舍之術1在場封妖俱都露出駭然之色,融屍吞舍術,是通過吞噬妖獸之屍、煉化分身的秘術,但這種秘術,一旦失敗,便會導致本尊死亡。

當日在外海,鷹鶴為了與寧凡爭鬥,曾以融屍吞舍術吞噬兩具妖屍。僥倖成功后,他一體三身,可謂實力大增,

此術在上古妖族並非罕見,只是因為危險係數太高而罕有人會修鍊。

以陸界焚的身份,竟然冒死修鍊此術,且竟然還成功了。

在第二界,他是凈火部封號妖將,在外界,他是內海七尊的封妖殿主!

陸界焚在等,等待留在第二界的分身突破半步煉虛,而後…本尊、分身融合為一,一舉突破煉虛!

「不錯,本尊修鍊了融屍吞舍術!陸道塵,本尊數到三,你若不交出血狼道果,本尊就要動手殺人了1

紫衣人目光環掃,半步煉虛的威壓帶給諸人恐怖的壓迫感。

「一1

「二1

陸道塵等人,皆露出憤慨、絕望之色。

看來,唯有屈服於陸界焚、交出道果、種下妖禁了。否則,此地誰人可抗衡半步煉虛高手!

「不必數了!陸界焚,老夫同意…」陸道塵嘆息一聲,一步上前,準備交出道果。

只是他話未說完,一道清朗的聲音,伴隨著一道金線,飛越過無數重雪海,忽然化作金焰車,出現在迷谷上空!

「有我在,誰敢動羅雲之人1

這一道聲音方一傳來,兩道黑影從金焰車上閃下,遁速皆是半步煉虛!

包括陸道塵在內,竟無人能看清那黑影是什麼,唯有紫衣人能看清一二,但看清之後,他反倒更加難以置信。

「這絕不可能1

轟——

伴隨著紫衣人的驚呼之聲,兩道黑影,一出爪,一出拳,毫不留情轟向紫衣人。

紫衣人拼盡全力抵禦,當奈何以一敵二太過不利,一個照面便被兩道黑影轟飛!

這對轟之力,直接令得迷谷萬里崩塌!

而紫衣人自廢墟中爬起,噗地咳出鮮血,竟已受了不輕傷勢!

「半步煉虛的黑龍煉屍,以及…半步煉虛的傀儡1

紫衣人不可置信望著前方。

那兩道攻擊他的黑影,現出身形,正是一龍一傀!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