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24章兇險之敵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從未有過的歡愉…與恥辱! 「殺了…殺了我…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任何…任何男子…碰我!紫鵑血淚…之術1 兩行血淚,自納蘭紫雙目流出。 這一刻,她中了采陰指,動不了絲毫妖力。 ...

寧凡十指連點,指影翻飛,一切來的太快!

快到納蘭紫根本無法明白,此刻的寧凡,為何給她如此驚人的壓迫感。

十道指芒,好似十道淡若無物的月光,卻讓納蘭紫嬌軀一陣冰冷。

「這是…魅術1

幾乎是一瞬間,她便認出此指為魅術,並立刻,催動將甲護身!

除她以外的9名妖妃,3人化神中期,6人初期。

在那渺然如月光的指影之下,6名初期妖妃根本還未反應,已然指力透體,嬌軀立刻火熱、法力全失!

3名中期妖妃,亦只堪堪召出將甲防禦,立刻追隨納蘭紫連退!

四女勉強逃過采陰指力的攻擊範圍,卻仍被那指影波及一二,各是面色異樣紅潤,氣息微亂。

一股從未有過的動容之色,出現在納蘭紫眼中。

「不可能!這是什麼魅術!竟如此厲害!一指擒拿六名初期化神的女修1

當年納蘭紫曾令兮然斬殺寧凡,但兮然畏懼寧凡魅術,最終畏戰。

那個時候,納蘭紫便不屑,不屑寧凡如此低三下四、竟修鍊左道魅術。

她更是不信,寧凡有何等魅術,能讓化神後期的兮然畏懼!

但這一次,她卻不得不信,世間真有一種魅術,可讓一名男修,擁有同級女修無敵的實力!

「采陰指!他竟將此指修鍊到『月光指影』的境界1

元瑤鳳目微驚,片刻后卻面色暈紅,朝著寧凡方向輕啐了一口。

這個陸北,還真是不學好呢…一本魅術功法陰陽變,竟研習到這種地步…怕是四天之上,其他修鍊陰陽變殘本的人,都未必有他這種程度的魅術呢。

且尋常淫賊,心術不正,施展采陰指。大多邪氣凜然。

而寧凡施展此指,毫無道德愧疚,明明是魅術,偏偏施展的出塵若仙、飄若鴻影,好似臨風起舞。

若定要找什麼詞句形容寧凡此刻飄逸洒脫,便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這個臭小賊…」

舞嫣亦是輕輕罵了一句。美目之中似想起經塔之中、被寧凡指力輕薄的往事,一霎失神。

「臭黃瓜1

月凌空亦回想起那日被寧凡小黃瓜刺破的疼痛…

「是真的!月姐姐沒有騙我!陸北哥哥若想辱我,根本不需春藥呢1

兮然點點頭,她猶記得那一日剛剛被寧凡救下,誤會寧凡用春藥迷她的經歷。

她更加回憶起,第一次遇見寧凡。被寧凡一個魅術的眼神,嚇得嬌軀酥麻。

唯有寧凡懷中女屍,不看采陰指,只看寧凡。

她捧起玉手,撫摸著寧凡的側臉,神采奕奕,

「蝴…蝶…」

在她眼中。寧凡這瀟洒從容的指影,恰若當年那翩躚起舞的蝶。

起初因為納蘭紫等人出現,諸女尚有警惕,但隨著寧凡魅術逞威,再無任何人擔心寧凡會敗、會傷。

同級女子,無人是寧凡對手!

並非瞧不起女子,只是…我偏偏克你,你無可奈何!

寧凡目光淡淡掃向納蘭紫。眼光冷漠。

這是他化神之後、第一次全力施展采陰指,威力已於當年大有不同!

對女修而言,這一指,比半步煉虛的法術都要恐怖!

「納蘭紫,你註定要做陸某鼎爐1

「大膽1

納蘭紫俏臉含煞,猶如一個胭脂遮面的羅剎。

她苦心孤詣,才爬到如今的地位。成為靈王寵妃。

她受盡苦難,才終於可以掙脫艷奴的命運,不受任何男子擺布!

但今日,寧凡要捉她當鼎爐。讓她回到那段不堪回首的歲月…

她,誓死不從!

「殺了他1

紫妃一令,四道倩影將寧凡包圍,皆是指訣似穿花蝴蝶,掐動妖術!

並在掐決的一刻,紫妃一搖舌尖,祭獻出一道幽紫血線。

「靈牢之術1

四道嬌柔的聲音冷漠傳出,立刻,寧凡腳下憑空浮現數十萬幽藍的靈線。

只一個瞬間,靈線匯聚,凝成一座幽藍光牢,將寧凡封印其中。

光牢之上,滋滋作響著紫色電光,便是半步煉虛修士,輕易也不敢以肉身觸碰光牢紫電,否則必定被紫電劈成灰燼!

「陸北,你與煉屍皆被封印於靈牢之中,這靈牢之上,有靈王大人賜下的『紫電之血』,即便只有一絲,也不是你可以破牢而出的!此地更被本宮設下禁傀之陣,你根本無法使喚你那半步煉虛龍屍。你這邊,只剩下舞嫣、兮然等叛孽四女,何足掛齒1

收起指訣,納蘭紫露出冷笑。

有四名化神設下的靈牢,更有靈王大人布下的紫電,寧凡逃不出光牢!

自己這邊,只剩三名化神中期,但還有自己這個化神巔峰。

而寧凡那邊,舞嫣、兮然是化神後期,不過兮然可忽略不計。

有月凌空這化神後期的女童,倒是讓納蘭紫稍稍感覺危險,但另一個化神初期的元瑤,則似乎又不足為懼了…

「全部拿下1納蘭紫冷笑不絕,似乎已吃定了舞嫣四女。

只是若納蘭紫知道,單單一個月凌空便足以力敵半步煉虛,而那元瑤更是真仙,她絕對不敢大意的。

最重要的是,她太低估寧凡!

「靈牢,紫電…不錯的困敵之術,但擋住我,似乎還不夠埃」

寧凡周身範圍吹起一陣陣紫金色風煙。

在那紫色風煙之下,足以囚困半步煉虛的靈牢紫電,竟徐徐風化、蒼老、消逝於時光中!

紫術,風煙!

讓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這一指,比當日滅殺王梟之時,威力提升了太多、太多。

那紫金色的風煙,給納蘭紫一種不可戰勝的錯覺!

「你竟破了靈牢!破了靈王大人的紫電之血1

「你不必驚訝的,我能做的,還有更多!碎1

寧凡一步踏下。紫金色的裂紋,自腳下風馳電掣般蔓延。

在那紫金色的碎裂中,納蘭紫暗中布下的禁傀之術,轟然粉碎、風化!

以寧凡修為,風煙之術,遠遠不足以破掉這遠古森林的仙陣。

但,破去區區化級巔峰的禁傀之陣。不難!

隨著此陣一破,女屍立刻眉頭舒緩,氣色恢復。周圍那壓制煉屍傀儡的陣力,消弭無蹤。

同一時間,寧凡左目閃現血月之芒,催動了第二顆妖星的神通——血月幻術。

此術只能在黑夜施展。而此刻的遠古森林,便是黑夜。

在與寧凡血月目光交織的一霎,納蘭紫等四女俱都嬌軀一顫,心神彷彿沉淪到一處血月幻境之中,無法自拔!

「幻術1

幻術,蠱惑的是修士的心。

心越亂,則越掙脫不了幻術。

寧凡故意在此女最驕傲之時破去靈牢。更刻意當著其面踏碎陣法,便是為了讓紫妃等四女心亂,加上之前采陰指的亂心之效,趁機催動血月妖星,幻術重重,施加在四女心中。

有著種種謀算,這隻足以迷幻化神初期的幻術,硬是讓三名中期妖妃徹底沉淪。

唯有紫妃稍稍果決。這心神失守、沉入幻術的一刻,立刻狠狠咬破舌尖,清醒過來。

只是在她雙目清明的一瞬,寧凡已浮身而現,單手掐住納蘭紫脖頸,只需掌力一吐,便可取此女性命。

綿綿不絕的采陰指力。透過納蘭紫粉嫩的脖頸,沒入其嬌軀之內。

絲絲的蠱惑之力,讓納蘭紫嬌喘漸漸不堪,眼神迷離。

只是那迷離的目光。已再無當日扇舞嫣耳光的跋扈,只剩…不甘!

「我乃靈王宮…靈王宮妖妃,你不可以,不可以…嗯…」

她狠話尚未說完,寧凡卻故意在其酥胸之上狠狠捏了一把。

本該極痛,但在采陰指的刺激下,此女竟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歡愉…與恥辱!

「殺了…殺了我…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任何…任何男子…碰我!紫鵑血淚…之術1

兩行血淚,自納蘭紫雙目流出。

這一刻,她中了采陰指,動不了絲毫妖力。

這一刻,她以自瞎雙目為代價,施展了紫鵑一族的天賦神通!

一道紫色的血滴,自納蘭紫眉心飄出,化作一道玄異的封印血紋,刻印在寧凡左臉之上!

而納蘭紫口中,念念有詞!

「諸天之下,非靈族之人,皆永種此印,百年必死1

她瞎了雙目,但她露出快意的笑容,她在寧凡身上種下紫鵑血印,她看不到,但能感到,那英成功種在寧凡臉上!

百年!百年之後,此印必定發作,寧凡必死!

如此,她也可安心自經

「陸北1

舞嫣、兮然俱是驚叫出來。

紫鵑一族,沒有特殊才能,但這百年必死的血印,卻是任何同級修士的噩夢。

一旦中了此印,若不能破解封印,幾乎百年必死的。除非百年之內,修為修鍊到種印者一個大境界以上,強行破去此迎

只是二女剛剛驚呼,卻旋即發現,種在寧凡左臉之上的血印,滋滋一響,消失了。

血印無效!

「不可能!血印為何無效1

原本準備碎妖魂自盡的納蘭紫,血淚斑斑的臉上,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

非靈族之人,都會死在此術之下的,寧凡,為何不死?

「難道你…是『主族』之妖,若是如此,妹妹她…啊1

納蘭紫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忽而一喜,竟再無半點跋扈。

只是這喜色,落在寧凡眼中,卻看也不看,直接十餘指點下,以采陰指令納蘭紫徹底昏迷,以免此女再做出驚人之舉。

有驚無險!

「紫鵑血印么…雖然我不懼什麼百年必死的詛咒,但中了此印,仍是麻煩。你姑且沉睡吧,日後,有你後悔的時候1

屈指連彈,在其他妖妃身上各自補上十餘指,收了諸女儲物袋,寧凡一抖鼎爐環,將十名妖妃分開收入不同的紅霧空間。

心中暗道,這納蘭紫倒是個心狠手辣的女子,竟捨得自毀雙目、自爆妖魂和自己拚命…從前只道此女是個跋扈無能之女,倒是小覷她了。

雖對此女品性不喜,但此女臨死不降的舉動,倒是比很多軟骨頭男子都強很多。

可惜,寧凡不會因為這點就放過她。

她對舞嫣、對兮然、對婉兒,都是威脅!

「小黃瓜,你又多了十個化神鼎爐,高興么?」月凌空挖苦道。

「你說呢?」

寧凡不置可否,目光最終落在舞嫣身上。

「納蘭紫已被我擒下,你此次返回靈王宮,應無憂患了,加上尋回帝葯葯灰的功勞,你與兮然,怕是成仙之日不遠了…答應你的事,我做到了1

「謝謝…」舞嫣輕輕垂頭,盈盈一禮,妖嬈傾塵。

她會記住寧凡的相助之情。

「搜集葯灰吧…越快越好,不知為何,我有些不安。」

寧凡微微凝眉。

這天殿之內,最大的敵人,不是納蘭紫,不是屈舜太子,不是白魔宗,甚至不是那貪狼星主…

「但願那界獸已死…若他未死,則此獸,會是此行最恐怖的敵人…」

七殺星海,一個披著斗篷的大漢,踩著無數海獸屍骨,幽綠的目光,冷冷望向眼前兩名高手。

在斗篷大漢身前的二人,一是儒士打扮,二是劍客模樣。

若此地還有活著的海獸,必能認出,二人便是星海的執掌者——破軍、七殺兩位星主!

只是堂堂煉虛初期的二人,面對身前的斗篷大漢,卻皆是面如鐵凝,忌憚不已。

「閣下究竟是誰,為何要在七殺星海行兇1

「我在找一個女人…你們二人,見過她么1斗篷大漢桀桀冷笑。

「女人?世間有千萬女人,我怎知你要找誰1七殺冷哼道。

「不知?那麼…你們便滾1

斗篷大漢一步踏下,煉虛中期的氣勢狠狠震出,一步之下,兩名星主竟無法站穩。

「煉虛中期!且此人似乎是重傷跌落修為,若再吞噬一定海獸,便是恢復後期,都有可能1

「速走1

兩名星主望著斗篷大漢,面色大駭,皆匆匆遁去。

就在二人遁去不久,四方十萬里之內,無數虛空毫無徵兆地崩潰,風暴如雷!

若二人退地再慢半分,必死於虛空風暴之中!

「修為不高,跑得倒挺快,不愧是此地星海星主…罷了,沒有頭緒找下去,也未必能查出那賤婢死活…不過大長老曾說過,那賤婢私自下凡,是為了此地的天帝之星、給其女兒治傷。哼,區區一顆帝星,何足掛齒,不過么…若我入天殿、在帝星附近等候,此賤婢只要還活著,必定落網…」

「如此,便去這七殺星海的星門!沿途再吞些海獸,恢復煉虛後期,不難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羽熙、妖姬的打賞,感謝放開那姑娘2張月票支持!更晚了抱歉,我也累,大家等更也辛苦,不好意思。盡量提前更新時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