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22章葯圃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我雖不覺得你能斬殺煉虛狼妖、奪得星宮鑰匙,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元瑤的心,升起一絲暖意。 她的身份,自有無數人為了種種利益、向她示好,但那種示好,其中卻少有真心。 她...

寧凡收回血劍。

斬殺貪狼,他不喜反憂,因為所殺的,竟非本體,而僅是一道分魂。

數千年前,貪狼星主潛入天殿,如今,僅一道分魂便有化神後期修為…這貪狼也不知獲得了什麼機緣,如今怕至少是煉虛中期的高手了。

只是即便重來一次,這貪狼分魂既然對寧凡下了死手,寧凡仍會再一次斬殺貪狼。

他便是這種性格。

袖袍一卷,將兩名重傷雷將卷回七梅樓船。

一經脫離危險,二將立刻向寧凡一拜,

「末將第二部妖將雷木、雷土,多謝北將軍活命之恩!但有所需,萬死莫辭1

目光一掃這二人,寧凡拋給二人兩個玉簡,沉聲道,

「感謝大可不必,不過么…我要知道天殿之內所有的情報,以及你二人為何會被星獸追擊的原因。你二人,各自烙印一份以及玉簡,若兩份玉簡情報有半分不同,休怪陸某翻臉無情、搜魂滅憶1

「不、不敢…」

二人身為第二雷部的妖將,有著化神修為,更有著目空一切的傲慢。

但在寧凡面前,他二人連頭都不敢抬、大氣都不敢喘。

羅雲陸北!那是個威震九部的狠人!

而如今,這狠人身上的煞氣,憑當年濃了何止數十倍!

他們,不敢拒絕寧凡的命令!

寧凡不會白救人,之所以救下二人,不過是想從二人口中套問些天殿的情報。

若非看在二人同為陸族九部的份上,他多半已直接搜魂滅憶了。

此刻二人已是驚弓之鳥,區區天殿情報,自不敢隱瞞寧凡,倒也省了搜魂麻煩。

將情報玉簡交給寧凡,二人猶豫之後,皆一咬牙,向寧凡抱拳道,

「如今的天殿,太可怕了,絕非後期以下化神可進入…末將二人皆已重傷,不敢再入天殿,懇請北將軍允許我二人先走一步,離開第三界,返回第二界…」

「可以1

寧凡目光不動,這二人走與不走,與他何干。

兩名雷將眼露感嘆,原本二人想要入第三界、喚醒妖帥、立下功勞。卻不曾想,第三界發生巨大變故,處處都是兇險…

二將皆逃出一塊玉質陣盤,這陣盤,是每個九部妖將都得到的脫離第三界之物。

催動陣盤,二人化作兩道陣光,漸漸飄渺,消失無蹤,應是返回第二界。

寧凡則將兩份玉簡依次按在眉心,檢索之後,發現兩份玉簡的情報大體一致,可見二人並未撒謊。

只是情報的內容,卻讓寧凡面色一凝。

「天殿之內,竟發生了此等變故1

「究竟發生了何事?剛才那個星獸,可有些不對勁埃」元瑤、月凌空、舞嫣,皆從貪狼身上看出一些問題。

「你們自己看玉簡吧。」

諸女從寧凡手中接過玉簡,一覽之下,各自面色一變。

「陸吾死了?!天殿之內,出現了一枚新的妖帥之卵?1

舞嫣第一個驚訝失聲。

由不得舞嫣不驚訝,畢竟她從未料到,沉睡於第三界的陸吾妖帥…竟死了。

玉簡情報顯示,那兩名雷部妖將,連同死在貪狼分魂口中的那人,一共三人。

三人歷盡千辛萬苦,通過破軍星海的星門,進入天殿。

只是進入不久,三將便被無數妖獸發現、並追殺。

慶幸的是,三人獲得了九部封妖的援救,暫時得以安全。

三將得知,九部封妖一開始便傳送到了天殿,並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陸吾妖帥早已死去!

而在妖帥喪命之處,有一個嘯月狼族的凶獸,吞噬了妖帥屍身,結出妖卵,霸佔了通往天殿深處的巨門之一。

三人奉九部封妖命令,前去偵查那妖卵,卻不慎被妖獸群發現,一直逃到了一處葯圃遺,才擺脫追擊。

只是並未在葯圃久留,又被化神後期的貪狼分魂發現,一路追殺。慌不擇路中,三將恰遇到準備進入天殿寧凡。

之後的事,便是寧凡出手救人了。

陸吾的死訊,讓舞嫣、兮然等妖族女子一時有些唏噓。

而元瑤,則有另一份擔心。

「陸吾一死,不知『星宮鑰匙』,是否落在了那神秘狼妖身上…」

星靈只能存活於星辰力量中。認出星靈的不止寧凡一人,猜出星宮便是天帝之星的,也未必只有寧凡一個。

這一整片星宮,都是天帝的力量,想要獲得這份力量,必須尋到星宮的中心,並憑鑰匙開啟星力。

在元瑤看來,那鑰匙必定在陸吾手上,陸吾死了、屍身被吃了,鑰匙自然也就落在神秘狼妖身上。

「我一定要獲得帝星!必須從那狼妖手中…搶到鑰匙1元瑤的眼神,很認真。

「鑰匙嗎…」

寧凡有些想笑。他自不會告訴元瑤,獲得帝星的那份鑰匙,早被陸道塵交給自己,並在一場殘夢中,鑰匙消失,引下一場殘夢、凝成一顆星力棋子。

鑰匙,並不在狼妖手中,而是在自己手上。

看此刻元瑤認真的表情,寧凡在想,若告訴元瑤棋子的事,這女人,該不會為了天帝之星、和自己拚命吧?

「以你的身份,為何來爭奪帝星?據我所知,這帝星雖是天帝傳承,但經歷了太悠久的碎岳,力量已所剩無幾,頂多讓化神修士提升一重境界而已。憑你的強大,似乎不需要如此雞肋之物吧…」

「雞肋!你說天帝之星的力量是雞肋!你好像都沒搞清天帝之星的用途,就來這天殿跟人爭奪呢1

元瑤氣笑了,不過仔細想象,寧凡不知道天帝之星真正的厲害,也無可厚非吧。

「不介意的話,給我講講帝星的真正用途,如何?當然,你若認為我是外人,不配知道什麼秘密,就不必告訴我了,反正在我眼中,帝星只不過是我提升一重小境界的工具,僅此而已。」

寧凡玩味一笑,這笑容人畜無害,卻讓元瑤下意識避開了目光,咬咬唇,猶豫道,

「告訴你也並非不可…反正你也不大可能爭到帝星的…此物在你等尋常化神眼中,只有一個用途,那便是提升修為,但在一些真仙級老輩高手眼中,還有第二、第三個用途…」

「第二個用途,是用來領悟天帝的『黑色星辰之術』,只是這顆天帝之星,力量流失嚴重,除非有天大氣運,否則憑這小小的帝星領悟黑星之術,幾率連百萬分之一都無,故而根本不會有真仙為了區區天帝殘星大動干戈…但我,是為了這個理由,來爭奪星辰的。」

「我需要黑星之力,不需太多,一絲便足夠…有了這份力量,應該可幫我女…我妹妹壓制癸脈殺氣,斬掉赤龍,再無那羞人之事的煩惱…」

元瑤說到北小蠻,不自然地改了稱呼,並未稱呼女兒,而是稱為妹妹。

不知為何,她不願讓寧凡知曉她已為人母的事情,或許,是怕寧凡知道后、小瞧她吧。

「原來是為了妹妹?」

寧凡點點頭,在他的猜測中,元瑤是北小蠻的姐姐。如此說來,元瑤來奪天帝之星,只是為了讓北小蠻那刁蠻小姐止住月經而已…

斬赤龍,赤龍就是經血…除了北小蠻這個例外,一般女修士都斬去赤龍,不然,一個月一次月經,一疼六七天,還用不用閉關修鍊了?

若非被月經問題困擾,北小蠻的資質,早就化神後期了,會弱到被寧凡欺負?

「如果我獲得天帝之星,會分出一絲黑色星力,幫你治療妹妹的…『傷勢』…」

「你?」元瑤有些詫異,寧凡竟會幫她?

「我雖不覺得你能斬殺煉虛狼妖、奪得星宮鑰匙,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元瑤的心,升起一絲暖意。

她的身份,自有無數人為了種種利益、向她示好,但那種示好,其中卻少有真心。

她的修為太強,地位太高,高處不勝寒,她罕有朋友,更罕有可信任之人。

她亦從不依靠任何人,凡事獨當一面。

只是如今,修為封印,傷勢太重,她無法恢復修為,走到哪裡都需要寧凡保護。

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留戀呢…

「帝星的第三個用處,是什麼?」寧凡又問道。

「第三個用處,是開啟古天庭某些封印之地的秘藏了,當然,帝星已殘,憑這小小星力是什麼也做不到的,故而不會有太強真仙為爭奪此星付出代價、降臨下界。」

若這帝星,力量完好如初,絕不可能只有一群化神爭搶。

不過也正因為帝星殘損,寧凡才擁有獲取的可能。

「原來如此…」

寧凡不再多言,整理著思路。

鑰匙在自己手上,若無必要,自己大可不必與貪狼爭鋒,直接可潛入天殿、走另一條路,暗中取得帝星。

不過在此之前,倒可先幫舞嫣等女一個忙。

「雷木二將的情報之中,似乎提到一處葯圃遺…那裡,或許有你們需要的帝葯殘灰,有了這些,你與兮然返回靈王宮,必定可讓靈王滿意,賞賜不校」

「要去那葯圃遺么?那幾個雷將,便是在那葯圃被荒獸盯上,會不會有危險?」舞嫣有些擔心,她怕因為自己的任務,而讓寧凡陷入多餘的危險。

「不怕,若只是貪狼分魂的話…」

寧凡眼露寒芒。

還有一個情報,他沒有告訴諸女。

兩名星主給寧凡的玉簡中,提到一件事。

當年貪狼星主消失,便是入了天殿,目的則是尋找陸吾妖帥的屍骨,吞噬煉化,以便脫離星靈之身。

破軍、七殺二人,都不認為貪狼能夠成功,但事實證明,貪狼成功了。

只有寧凡知道,那在天殿吞掉陸吾屍身、引起無數殺孽的狼妖,正是貪狼!

此刻的貪狼,結出妖卵、並在卵中沉睡,試圖脫離星靈之體,不足為懼。

若只是貪狼的分魂,化神後期分魂,來多少,寧凡殺多少!

樓船直衝銀河之巔,飛入星門之中。

一落地面,寧凡還未收回樓船,立刻,四面八方,無數至少金丹的妖獸,發現有入侵者,發出怪吼,圍攻而來,起碼有數千。

「死1

寧凡劍念一掃,金丹妖獸,俱都被墨念絞成血泥。

收了樓船,目光望向北面,那裡,古木參天,在最深處,似乎藏有什麼遺。

「是在那裡么…」

寧凡揮袖,施展挪移神通,捲起諸女,朝遺飛去。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