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21章北將軍救我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眷侶,更好吧。 星門之內,通往天殿的道路,是一條逆流上天的銀河。 銀河流速極快,寧凡索性取出久已不用的七梅樓船,乘舟駛向天殿。 「天帝之星…」 寧凡目光沉思。 ...

半日後,寧凡向鬼雄關、葬龍城、南牢國、離鯤宮各發出傳音飛劍,並給老熊留下一個玉簡之後,踏入星門。

玉簡之中,有著運用虛空之力的心得,甚至,寧凡從自己領悟的虛空力量中,分出一絲,留在玉簡之內。

有此物,應能幫助老熊突破煉虛了。

「我與蠻山僅僅數面之緣,若下次有緣再見,或許可好好坐下,喝一次酒,稱兄道弟一番吧…」

兄弟…

這兩個字,是寧凡的歉疚。

「也不知寧孤與安然如何了,三十年過去,或許早已成親,或許連子孫都有了…」

寧凡給二人留下不少增壽丹藥,若二人服用,即便不修行,活上200歲都不難的。

或許,讓寧孤與安然做一對凡塵的神仙眷侶,更好吧。

星門之內,通往天殿的道路,是一條逆流上天的銀河。

銀河流速極快,寧凡索性取出久已不用的七梅樓船,乘舟駛向天殿。

「天帝之星…」

寧凡目光沉思。

他獲得帝星的初衷,僅僅為了突破化神中期。

如今,只需徹底煉化體內恐怖數量的妖血,便可突破中期,而若得帝星,修為甚至可在中期的基礎上,有一次極大的提升。

但這已不是寧凡的最終目標了。

手中握著一顆黑色棋子,那棋子,是一絲黑色星光所化,是天帝的星術。

那黑袍中年是天帝無疑!

寧凡左思右想,最終得出結論,那在殘夢與自己對弈的,怕正是星宮的舊主、天帝的死後殘念。

而從洛幽、元瑤的口中,寧凡更是得知,天帝的黑星之術,有多麼強橫。

百萬星光加身,在數個仙帝的圍攻下。都可立而不死…若掌握那種星光療傷之術,幫寧孤療傷延壽不難,幫妖鬼林中的慕微涼、寧紅紅二魂重塑肉身不難,甚至,讓女屍識海更快修復、都是可行的。

獲取天帝之星,以自己諸多底牌、傀儡煉屍,難度不大。

但在獲得帝星之前。自己有必要弄清楚這枚黑星棋子的奧妙。

當然,自己也不能大意了。

天殿之中,還有紫妃,還有那不知是否存在的界獸。

還有…貪狼星主!

「陸北,你真的要對紫妃動手么?」舞嫣有些忐忑難安,對立在船頭的寧凡問道。

「若我對她留情。則你必被她諫言囚禁…我會擒她做鼎爐,至於殺不殺她,則可由你決定。」

「還是不要殺了…」舞嫣猶疑,倒不是為紫妃擔憂,而是擔心寧凡殺人、罪名過重。

雖然都是得罪靈王宮,但若是暴露,捉拿妖妃的罪肯定比殺人罪輕。

或許。只要不殺紫妃,即便此事曝光,舞嫣也可憑家族的名義,保一保寧凡…

「舞嫣姐姐說不殺,陸北哥哥鐵定不會殺的。不過,陸北哥哥,你千萬不要大意喔…那紫妃,名為納蘭紫。好歹也是靈王一族的族人呢,擁有真靈紫鵑的血脈。性格跋扈些,實力可不弱,更深得靈王寵幸…此次她代表靈王宮前來,或許攜有靈王賜下的秘寶…總之,千萬不要輕敵喔1

兮然附和道,她似乎忘了。就在兩個月前,她還是忠誠的靈王宮妖妃。

可惜么,她這妖妃,已光榮被寧凡收入後宮。不知不覺,倒是和紫妃對立了。

「放心,我不會輕敵的,對任何人都一樣!說起來,你們靈王宮來星宮,應有重要任務吧?僅僅是為了天帝之星么?我倒是覺得,你們搜集葯灰的舉動更可疑…」

寧凡目光落在兮然、舞嫣二女臉上,二女立刻露出為難之色。

「不能告訴我?」寧凡調笑道。

「不是!只是…」二女的目光,落在月凌空、元瑤身上。尤其是元瑤,落得更久一些…

意思很明顯,這二人,是外人,尤其是元瑤,更疑似神族高手。

妖族、神族,是界戰的老冤家,能坐在一起聊聊天已經很不容易了。妖族的秘密,更不可能告訴神族之人。

「你們傳音吧,我不聽就是了…」

元瑤亦是目光古怪,她也從未想過,自己堂堂遺世宮宮主,會自降身份、跟一群小輩姐妹相稱,且那些妹妹,還大多是異族之人…

元瑤修為,已恢復化神初期,連帶恢復的,還有她上位者的氣質。

考慮到有可能在天殿遇到北天老怪,她更是遮上了面紗。

兮然、舞嫣猶豫,最終還是並未傳音,以免彼此尷尬。

「實際上,此次我等靈王宮妖妃的任務,並非獲取天帝之星,而是為了得到這星宮的帝葯。」

「帝葯!此地妖帥是陸吾,曾負責看守天帝葯圃。但他沉睡如此久遠的年代,就算妖身不腐,帝葯也都成灰了,你們這一趟怕是要落空,怕尋不到帝葯,頂多尋一些葯灰…不過堂堂靈王宮之主,竟然需要帝葯,難道她受傷了?」

獲得葬月仙妃傳承的月凌空,顯然對古天庭的事了解不少。甚至,以她的心智,立刻便推斷出靈王有傷。

「她們的任務,怕正是搜集帝葯葯灰!想不到,靈王竟重傷到這個地步…」元瑤秀眉一蹙。

「不錯,我等妖妃任務,正是搜集葯灰,誒,北瑤姐姐好厲害,我等靈王宮妖妃都不明白、靈王為何讓我們秘密搜集葯灰,你卻明白…」

確實,在場諸女中,元瑤境界最高,高到一種髮指的地步。

她明白,靈王搜集帝葯葯灰,是為了『靈』。

她更明白,靈王定是走投無路,才會派人來下界尋帝葯殘灰。

如果得不到帝葯殘灰,靈王甚至可能會傷重致死。

靈王一死,若無下任靈王接替,靈王宮的大樹也就倒了…至少,兮然、舞嫣、陸婉兒等人,會受到牽連。

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

「陸北,我有一個建議。此次入了天殿,幫助舞嫣、兮然兩個…兩個妹妹尋些帝葯殘灰,助她們任務完成…」

「誒1兮然詫異了,神族的元瑤,會幫妖族的靈王考慮?

「以你的身份,說出此話,似乎不合適埃」寧凡深深望著元瑤。此女具體身份他不知道,但多半是北天神族大人物。

作為妖族的死對頭,肯定不會幫靈王說話…難道這個貌似冷漠的女人,在擔心兮然和舞嫣?

「你若不聽,便算了,可當我沒說。不必故意取笑我的…」元瑤輕輕咬唇,轉身走入樓船艙內。

「確實,若是帝葯殘灰真的很重要,而靈王有重傷在身的話…小黃瓜,你幫靈王,就是在幫你的兮然妹妹、舞嫣妹妹、婉兒妹妹…你好歹聽聽吧1月凌空亦是提醒一句。

「我可沒說不聽…」

寧凡大感有趣。

這才幾個女人聚在一起,怎麼就有種宮斗的味道?

以前收的女人大都是鼎爐。直接種下念禁,自然聽話。現在么,船上的女人,一個個不是天驕公主、就是一方女強人,更無一人是聽話的主。

好處么,有這些女子存在,寧凡遇到問題,甚至無須自己動腦筋。就有人給出主意。

壞處么,這種女人一多,可能會打起來…

這種想法,寧凡只一笑了之。

星宮之行后,這一船女子,應該會各回各家,分道揚鑣的。

諸女的爭執。寧凡幾乎沒有插嘴,這一次,他得到一種置身事外的感受。

若是沒有月凌空、元瑤二女在此,多半自己也會提出幫助舞嫣完成任務、搜集帝葯殘灰。

但有月、元二女在。寧凡只語不提,卻同樣解決事情,別有一番感悟。

那感悟,是對天帝一席話的思索!

在這一刻,寧凡好似摸索到什麼,取出黑色棋子,專註凝視。

「置身事外,看到的風景,便不同…」

「我不知星術如何修鍊,更不知黑星之術如何修鍊,但…若是換個角度去看這片星空,是否能看到那些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色星辰?」

這念頭一起,掌中的黑色棋子,輕輕顫動。

寧凡知道,自己摸到了星術的關鍵!

黑色星光,藏於黑暗中,而不是盛放在夜色里。想要領悟黑色的星術,必須從夜色中,撈出黑星!

一旦自己獲得天帝之星,很可能會藉助這一枚小小的棋子,領悟天帝的黑星淬體之術!

銀河的盡頭,是另一座星門,過了星門,便是天殿。

僅僅遠隔數萬里,便可隱隱聽聞法術的碰撞聲、自天殿傳出。

甚至,更有三道倉皇的身影,從天殿遁出,一見七梅樓船,立刻直奔而來。

在三人身後,則跟著一個銀色虛幻狼影,有著化神後期修為。

三人神念遠遠一掃樓船,方一認出寧凡,立刻大喜過望。

「北將軍救命!我等是第二部雷部之人!啊1

求救聲傳音而來,猶隔了兩萬里,三人話音剛落,立刻有一人慘呼。卻是身後的銀狼飛遁極快,追上一人,生吞了三人之一。

幸運的二人,來不及為袍澤哀痛,已滿面瘋狂,更加拚命逃遁。

但眼中,已然絕望。

剛才的求救,只是二人病急亂投醫,他們身為雷部化神,知道寧凡是化神初期,亦知他曾斬了王梟這後期高手,但此刻細想,卻未必覺得寧凡有斬殺銀狼的力量…或許可依仗煉屍,但這銀狼遁速極快,可能不待寧凡取出煉屍,就瞬殺了寧凡…

「完了…我二人,可能會死…」

二人望著身後獰笑的銀狼,皆是絕望。

但下一刻,二人齊齊目露震驚。

卻見在銀狼之前,一道白衣身影,只一步便跨越兩萬里的距離,身影浮現。

並一拳轟出,這一拳之力,即便比上尋常玉命第三境高手,都略強一二!

轟!

這一擊之下,銀狼噴出一口銀血,倒飛萬丈,神情凝重。

「小輩,倒是不弱!不過本王只給你三息,三息之內不滾,日後你必定後悔得罪我貪狼1

「貪狼?」

寧凡目光一緩,為了區區兩名陌生雷部妖族,得罪貪狼星主,似乎不值…

只是他這一個猶豫,反倒助長了銀狼氣勢,眼中凶芒一閃,直接張口噴出一道銀色毒霧。

「貪狼又如何1

寧凡眼光一寒,他只是忌憚貪狼,可不是怕了。

一拍儲物袋,一掌抽魂,血劍在手,並一劍斬下!

刺耳的劍鳴之後,無數劍氣淹沒虛空,銀河被從中一劍截流!

那一道血劍之芒,讓銀狼目光一駭,讓兩名雷部化神不可置信。

「半步虛寶!又是這柄劍1

啊!

銀狼慘叫一聲,在血劍劍光中,虛影崩潰。

一劍而死!

只是死前,似惡狠狠望向寧凡,記住了寧凡的容貌。

而寧凡身後,兩名重傷欲死的雷部化神,已徹底驚呆。

「羅雲陸北,一劍斬化神後期1

這一劍,比起雲台大比之上,強了何止數倍!這一劍,更無大比之上的副作用!

此刻的寧凡,給二人一種感覺,若重新對上王梟,殺王梟,只需一劍!

「短短數年,他竟強到這個地步,且他的身上,為何竟有如此濃厚的煞氣…他就在,殺了多少化神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