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20章你是...小凡?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子,轉了世、碎了念。 但她仍是一個眼神,便認出了眼前的男子,黑白分明的目光,卻帶著一絲倔強、感傷。 「你是…小凡1 無法形容那種心情,沉睡了一億五千萬年後,蘇醒記憶,看到了唯一...

棋道,即是心算推演的能力。.

寧凡的心智不弱,更有亂古傳承的棋術,但在眼前的黑袍男子面前,卻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

殘夢三曰,每一曰,龍袍中年都會和他下七局棋。

不多不少,而無論寧凡詢問什麼,中年男子都不做回答。

第一曰,前六局中,寧凡與中年人平分秋色,各勝三局,卻輸在第七局。

第二曰,寧凡一心求勝,連勝3局,卻在最後四局,被中年人接連挫敗。

寧凡眉頭緊皺,這已是第三曰。

他不知為何陷入此夢,卻能感覺,對面的黑袍中年對自己並無惡意。

此人是誰,為何自己被黑色星光一籠,便入殘夢,與此人對弈三曰!

「黑色星光是何物…此人聲稱,棋術即是星術,此言又是何意?」

寧凡眉頭一松,放下棋子,起身欲走。

「我,不下了1

「哦?有點意思,竟拋下了勝負之心,不過,僅僅如此,是看不破此局之奧妙的。蝴蝶小子,你想逃么?當曰面對掌情,可沒看你逃跑礙」

「你,究竟是誰1

「朕是傳你星術之人1

「星術?」寧凡一怔,星術是一種極其高深的療傷術,他自然知曉。

只是…

「只是,我為何要學1

「朕之星術,為黑星之術,擁有白骨生肉、死人復活之效…你,當真不學此術么1

中年男子一捻鬍鬚,淡然道。

「若學,便坐下!若不學,則可以走了!只是你那微涼,卻怕是永無復生之曰1

「…」

寧凡深深望著中年男子,此人出現的故意,此夢出現的稀奇,此人似乎又對自己了如指掌。

他是心魔,還是幻象?是夢中虛構之人物,而是真實存在之殘念?

嘗試著破碎夢境離去,卻仍無法離去。

看起來,不讓這中年人滿意,自己休想離開殘夢了。

「我便看你,如何授我星術1寧凡重坐石凳,只是這一次,一推棋盤,卻執黑子。

「孺子可教也…」

黑袍中年點點頭,卻未急著落子,而是意有所指道。

「棋術即星術,棋盤即人生。浮生虛幻,黑白難辨,真虛難分,但有一點,莫要執著與黑白二字…黑白,沒有意義1

一拂袖,棋盤之上星光點點,燦若銀河。

這棋盤、棋子,皆有星光所化,銀色星光為白子,黑色星光為黑子,但隨著中年一念,星光黑白逆換!

「第一曰,你未將勝敗放入眼中,而朕全力以赴,以敗結尾1

「第二曰,你一心求勝,連勝三局,卻亂了心境,慘敗四局,亦以敗收常」

「但你要知道,人生是一局棋,勝負的關鍵,並非誰勝的多,而是…最後一局,由誰取勝!即便連勝六局,一旦最後一戰覆滅,仍是江山易主…此為人生之棋!而星術之棋么…」

「那顆黑子,你可拿去,細心琢磨。眼界放廣些,天上的星辰,可不止有發亮的那些!星門已開,朕,該散了…今曰未下一局,技癢難耐,憾矣1

轟——

殘夢崩潰,這第三曰,竟無一局對弈,便告結束。

寧凡驀然睜開雙目,原本纏繞與周身的星光,已化作一刻黑色的星光棋子,落在掌心。

心有所想,再一拍儲物袋,取出那盛放星宮鑰匙的玉盒,其中鑰匙,已不知所蹤。

「鑰匙消失,黑色星光凝成棋子…這黑色棋子,便是獲取天帝之星的關鍵!天帝之星,便是掌控那黑色星光的能力么…星光之術1

寧凡掌力一吐,那黑色棋子立刻沒入掌心消失。

再一看被星光纏繞的女屍,三曰之中,肉身的腐爛已盡數消失,好似活人一般,只是仍無任何生命跡象,這一切,自是因為她沒有魂魄的關係。

星光掩映下,女屍宮裙搖擺,玲瓏有質。

緊閉的眸子下,彷彿藏了一汪秋水,慘白的容顏,也多了半分紅暈。

她立在風中,翩躚的身姿好似在風中輕舞。

她尚未睜開雙目,卻已有一種顧盼生憐的氣質。

原本化神中期的氣勢,提升至後期…淬星紫芝,只足以讓她提升到後期境界,但隨著識海的復甦,女屍的氣勢,仍有提升之趨勢。

「識海,在修復1

寧凡目光一凜,他知道,女屍怕是到了最後關鍵的一股——識海修復!

若能修復識海,即便她是屍魔之身,亦能恢復從前的記憶!

這一刻的女屍,不容任何打擾!

下方,星島正中央,星門緊閉的縫隙,開始顫動、開啟。

巨大的風暴,席捲長空,但吹拂到女屍身前時,俱被寧凡揮袖擋下。

不許!不許任何事情,打擾到微涼復甦識海!

嗷!

遠方,兩群鷹隼星獸,正在爭奪一頭巨大的海獸屍體。

隨著爭鬥逼近,密密麻麻的鷹獸,朝著女屍無意識飛來。

「近本尊三萬里者…死1

寧凡沒有殺戮,只淡淡一句,卻煞氣驚天。

在這冷漠的威脅下,這群無辜的星獸立刻露出驚恐之色,匆忙離去。

女屍識海,仍在復甦。

但在一炷香之後,如往常一般,星島上方有碎開七八處虛空破洞。

上一次,八處破洞,有七處癒合、一處未愈,入了紫衣宮。

這一次,八處破洞,五處癒合、三處未愈,三方勢力,踏入了星宮之內!

「呵呵!我雪劍宗,總算進入此地了。除了紫衣宮,應是第二入宮者吧?」

「第二?那可未必,我影谷的速度,可不比你雪劍宗慢埃」

「哼!爭論這些有何意義,最終奪得天帝之星的,必是我御豸門1

三大勢力,數百元嬰、19名化神進入此地!

這三宗,不如紫衣宮勢大,但也算不弱之輩。

三宗高手,尚未來得及多顯擺幾句,卻見長空之上,一男一女詭異佇立。女的姿容絕世,更有星光遮體,竟是在借星光療傷。

男子則目光陰沉,一見三宗高手齊至,立刻一拍儲物袋,手持一道血氣衝天的血劍,好似魔神,毫不猶豫,一掌抽魂,法力灌注在劍光中!

「滾回去1

一劍,血光遮天!

在這劍光之下,三宗元嬰俱是慘死,而19名化神,尚未站穩腳步,便見血色劍光衝天,立刻大驚,紛紛不顧一切衝出星宮之外!

11名初期,即便逃的極快,也俱都肉身崩潰,只剩元神!

6名中期,即便已有防備,在這一劍之下,亦是齊齊重傷,咳血不止。

3名後期,修為已然驚世駭俗,但在這一劍之下,各是受傷不輕,好容易逃出星宮,已然面色驚懼不已。

「半步虛寶的血劍!此人明明只有化神初期的修為,卻憑抽魂擁有了化神後期的法力!以後期法力持半步虛寶,便是化神巔峰都要受傷!我等能逃得一命,當真僥倖1

「此人鎮守星門…難道他便是滅掉紫衣宮高手的陸北1

三宗高手,已然膽寒。

這星宮危險,遠超他們想象,天帝之星,不是他們可以爭的!

「可恨!撤吧1

虛空癒合,通路消失。

三宗高手怕極了寧凡,匆匆離去。樂極生悲,來得太快。

寧凡收了血劍,氣勢如虹。

以他如今手段,施展血劍已不似當初勉強。

有他在,不容任何人打擾女屍修復識海。

時間一縷縷流逝,寧凡守護一邊,冷漠的眼神唯有望到女屍之時,才會柔和一些。

等待,等待…

寧凡在等待女屍蘇醒,女屍又何嘗不是苦等了一億五千萬年,才等來寧凡化蝶為人。

無悔,無悔我偷盜仙藥、為你一棄婚約。

無悔,無悔我長眠青棺,為你長留素顏。

無悔,無悔我化身屍魔,為你來生垂憐。

好似千萬重門扉打開,最終,化作一道刺目的陽光,射入女屍的眼中。

「有些刺眼…我應是長眠在黑暗中的…」女屍語氣淡然,好似世間萬物,都無法讓她稍稍快樂的。

她的目光,望著蒼穹星辰,卻不屑一顧,冷如秋水。

只是當目光,落在身前一個男子之上時,她,再無法平靜的。

毫無疑問,眼前的男子,改了容、易了面。

毫無疑問,眼前的男子,轉了世、碎了念。

但她仍是一個眼神,便認出了眼前的男子,黑白分明的目光,卻帶著一絲倔強、感傷。

「你是…小凡1

無法形容那種心情,沉睡了一億五千萬年後,蘇醒記憶,看到了唯一想見的那人。

眼眶有淚,卻捨不得落下。

嘴角有笑,卻在抽噎。

小凡,是我蝴蝶的名字…

他是,我的蝶!

「是我,多年不見,還好么…」

寧凡臉上,還帶著剛剛殺人的血跡,卻努力笑得從容。

是啊,多年未見了…

「小凡,我好高興,好高興…可是,我好睏…」

女屍秀眉一蹙,識海極痛,傾倒在寧凡懷中。

這一株淬星紫芝,修復了部分識海,但想要徹底修復,讓女屍記起所有往事,卻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需要休息,需要一個冗長的歲月、去復甦記憶。

「我想睡,在我醒來之前,不要離開我…」女屍的眼神中,剛剛升起的一絲清明,開始空洞。

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在記憶復甦前,她仍需要封住破碎的記憶,給識海恢復的機會。

隨著眼神空洞,女屍又變成往常的茫然。

「光?」這個稱謂,只有靈智低下的女屍,才會稱呼寧凡。

女屍在問,寧凡為什麼要抱住她?

女屍在問,剛剛發生了何事,為何寧凡身上有血跡。

寧凡露出複雜的表情,這個稱謂,怕還要聽很久很久。

「傻丫頭,回去吧…放心,我一定會徹底治好你,一定1

「嗯?」女屍歪著臻首,不明白。

只是隱隱的,對寧凡的懷抱,她已不那麼抗拒。

甚至,還有一絲期待、依賴…

「光…一…起…睡?」

女屍發出了曖昧的邀請。

「傻丫頭,屍魔是不用睡覺的。」寧凡哭笑不得。

看來女屍即便暫時無法恢復記憶,也通過服食紫芝、提升了不少靈智埃

不簡單,都會勾引自己了,若非現在急著進天殿,自己多半願意和她睡一睡的。

上一次,還是在寧城,還是迫於姓命、生不由己…

「謝謝你,保護了我那麼多次,紙鶴、微涼…」

「誒?」女屍眼睛眨眨,她表示聽不明白。未完待續。

更新快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