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19章殘夢棋局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時間:2013-12-23 21:11  |  字數:5049字

數千年來,蠻山夫婦藉助淬星紫芝的力量,雖非正確服食,亦幾乎達到徹底化妖的地步。加上寧凡所贈六轉丹藥——淬相丹的奇效,幾乎在服下丹藥的一刻,便開始閉關蛻星成妖!

淬相丹的效果,本是淬鍊法相、妖相,頗受煉虛修士追捧。

但對星靈而言,進化成妖,無異於在星靈之身的基礎上、修出妖相,這淬相丹自是有奇效的。

眼見三個小輩果然有望成妖,蠻凶縱然性格孤僻冷漠,也不由對寧凡抱拳感謝。

「多謝小友大恩!」

「無需多謝,僅僅是各取所需罷了。前輩服下此丹,傷勢可壓制千年,但千年後…前輩必死。」

寧凡沉默,蠻凶的傷太重,且拖延了數千年,早是個半死之人。寧凡無法治癒此傷,能做的,僅僅是已另一顆六轉丹藥——封死丹,封印蠻凶的傷勢。

此丹並非治傷,而是封印傷勢。封印的不僅僅有傷勢,更會封印修為增長。

一旦服下此丹,蠻凶千年之內可如同常人生活,並恢復煉虛初期的修為。

千年之後,蠻凶會死,並非死於傷勢,而是死於壽數。

煉虛有萬載壽命,蠻凶已是九千歲,千年之後,壽數便至,天命難回。

此丹封印傷勢,亦封印了蠻凶任何修為增長的可能,令他絕無機會突破碎虛。

但對此弊端,蠻凶一笑而已,並不在意。

「小友說笑了,縱然不服此丹,以老夫資質,想在千年之內從煉虛初期突破碎虛,是毫無可能的。服下此丹,能有千年無傷、庇護三個小輩,便已足夠。在我等妖族眼中。族群傳承遠比個人生死看重許多。」

蠻凶毅然服下封死丹,並在短短半個時辰後,封印傷勢,氣勢恢復到煉虛初期!

「小友於我星島有大恩,除淬星紫芝外,其他之物所有所需,但說無妨!聽說小友欲往天殿。老夫與那三個痴兒尚需時間閉關,待出關之後,若還有機會,必助小友入天殿,尋機緣!」

「不必了,我只要淬星紫芝即可。」

望著張燈結綵的蠻王谷。寧凡眼神一黯。

有自己的幫助,蠻山夫婦化妖有望,蠻凶傷勢千年無憂,星島在貪狼星海的腳跟,可謂徹底站穩。

他們自是歡慶的,但這歡喜,不屬於寧凡。

在蠻王谷深處。寧凡取走淬星紫芝,複雜地在蠻山石關外佇立多時,最終向蠻凶抱拳離去。

「我可幫他人實現心愿,卻無人可幫我、讓微涼重展笑靨…」

寧凡的眉頭仍無片刻舒緩,即便他獲得了整株紫芝。

此物他若自己服用,甚至有希望讓肉身一步提升至玉命第三境。

但他不會自己服用,此物他要給女屍服下,讓她重塑識海。

喂她吃藥。為她蘇醒前世的記憶,就好前世她喂下蝴蝶露水的深情。

只是寧凡不確定,這淬星紫芝能讓女屍恢復到什麼程度。

她的識海,傷勢太重,碎得慘不忍睹。

縱然有淬星紫芝,又當真能修復識海么。

若最終修復識海失敗,則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微涼…」

寧凡收住腳步,數次挪移之後,他已返回南島洞府。

時間已是晌午,諸女都已醒來。正在洞府內閑聊著什麼,所論之事,卻與寧凡北島之行有關。

一見寧凡返回,皆是紛紛起身。

月凌空略有不滿,她已從兮然口中得知、寧凡去了北島蠻王谷,去『奪』淬星紫芝。這種爭鬥之事,不叫上自己,太不夠意思了。

舞嫣則有些擔心,擔心寧凡和蠻山等人打起來。

兮然小臉一鼓,她還在氣寧凡欠她的9億5千萬仙玉。

元瑤則目光躲閃,仍有歉疚、難堪,不敢看寧凡眼睛。

「事情如何了?紫芝到手了?」月凌空第一個問了出來。

「嗯,到手了…」

寧凡只是望著孤伶伶立在角落的女屍,心中一痛。

「我要為她療傷,護法之事,有勞你們了…」

腳步輕輕一踏,飄然而至女屍身邊,再一晃身影,寧凡已和女屍俱都無蹤。

四女皆是一怔,這一刻的寧凡,眼中的歉疚、自責、脆弱、動搖,瞞不過諸女的觀察。

「他,竟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即便殺戮百萬、千萬,寧凡沒有猶豫,更無自責。

只是看到女屍的僵硬表情,寧凡卻無法不心疼。

海風吹風,寧凡攬著女屍,沒有在星島閉關,而是逆著海風,一路衝天而起,直達星光最盛的蒼穹,那四百八十萬丈的渺渺星空。

在海風獵獵中,寧凡收住腳步,將女屍摟得很緊、很緊。

「不要怕,有我在…若修復識海失敗,我會再尋其他方法,讓你恢復記憶,一定、一定…」

「光?」

女屍露出茫然之色,她不理解,寧凡為何這等脆弱的表情。

她也不明白,好端端的,為何會被寧凡帶上這四百八十萬丈的星空之上。

她本能地想要推開寧凡,她不喜歡被男子抱著。

只是這一刻的寧凡,給她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恍惚間,似乎抱著她的並非一個男子,而是一隻蝶…

碎裂的識海顫動,女屍彷彿重新看到那肝腸寸斷的一面。

那隻蝶,為救自己,以渺小之翼,沖向了掌情!

「光…我…難…受…」

「門…不…是…我…開…的…」

她不懂為何,她想哭,卻哭不出來。

屍魔無淚,不會哭,屍魔無心,不會痛。

「不怕,前世如塵,一切都會過去,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