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19章殘夢棋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凝成一塊青色玉塊,朝太玄芝上一刮。 被葯魂凝聚的青玉一刮,靈芝輕輕一顫,旋即變化成一株一尺長的紫色靈芝。 服食淬星紫芝,需要三步。 第一步。葯魂化玉、破去其偽裝。 第二...

數千年來,蠻山夫婦藉助淬星紫芝的力量,雖非正確服食,亦幾乎達到徹底化妖的地步。加上寧凡所贈六轉丹藥——淬相丹的奇效,幾乎在服下丹藥的一刻,便開始閉關蛻星成妖!

淬相丹的效果,本是淬鍊法相、妖相,頗受煉虛修士追捧。

但對星靈而言,進化成妖,無異於在星靈之身的基礎上、修出妖相,這淬相丹自是有奇效的。

眼見三個小輩果然有望成妖,蠻凶縱然性格孤僻冷漠,也不由對寧凡抱拳感謝。

「多謝小友大恩1

「無需多謝,僅僅是各取所需罷了。前輩服下此丹,傷勢可壓制千年,但千年後…前輩必死。」

寧凡沉默,蠻凶的傷太重,且拖延了數千年,早是個半死之人。寧凡無法治癒此傷,能做的,僅僅是已另一顆六轉丹藥——封死丹,封印蠻凶的傷勢。

此丹並非治傷,而是封印傷勢。封印的不僅僅有傷勢,更會封印修為增長。

一旦服下此丹,蠻凶千年之內可如同常人生活,並恢復煉虛初期的修為。

千年之後,蠻凶會死,並非死於傷勢,而是死於壽數。

煉虛有萬載壽命,蠻凶已是九千歲,千年之後,壽數便至,天命難回。

此丹封印傷勢,亦封印了蠻凶任何修為增長的可能,令他絕無機會突破碎虛。

但對此弊端,蠻凶一笑而已,並不在意。

「小友說笑了,縱然不服此丹,以老夫資質,想在千年之內從煉虛初期突破碎虛,是毫無可能的。服下此丹,能有千年無傷、庇護三個小輩,便已足夠。在我等妖族眼中。族群傳承遠比個人生死看重許多。」

蠻凶毅然服下封死丹,並在短短半個時辰后,封印傷勢,氣勢恢復到煉虛初期!

「小友於我星島有大恩,除淬星紫芝外,其他之物所有所需,但說無妨!聽說小友欲往天殿。老夫與那三個痴兒尚需時間閉關,待出關之後,若還有機會,必助小友入天殿,尋機緣1

「不必了,我只要淬星紫芝即可。」

望著張燈結綵的蠻王谷。寧凡眼神一黯。

有自己的幫助,蠻山夫婦化妖有望,蠻凶傷勢千年無憂,星島在貪狼星海的腳跟,可謂徹底站穩。

他們自是歡慶的,但這歡喜,不屬於寧凡。

在蠻王谷深處。寧凡取走淬星紫芝,複雜地在蠻山石關外佇立多時,最終向蠻凶抱拳離去。

「我可幫他人實現心愿,卻無人可幫我、讓微涼重展笑靨…」

寧凡的眉頭仍無片刻舒緩,即便他獲得了整株紫芝。

此物他若自己服用,甚至有希望讓肉身一步提升至玉命第三境。

但他不會自己服用,此物他要給女屍服下,讓她重塑識海。

喂她吃藥。為她蘇醒前世的記憶,就好前世她喂下蝴蝶露水的深情。

只是寧凡不確定,這淬星紫芝能讓女屍恢復到什麼程度。

她的識海,傷勢太重,碎得慘不忍睹。

縱然有淬星紫芝,又當真能修復識海么。

若最終修復識海失敗,則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微涼…」

寧凡收住腳步,數次挪移之後,他已返回南島洞府。

時間已是晌午,諸女都已醒來。正在洞府內閑聊著什麼,所論之事,卻與寧凡北島之行有關。

一見寧凡返回,皆是紛紛起身。

月凌空略有不滿,她已從兮然口中得知、寧凡去了北島蠻王谷,去『奪』淬星紫芝。這種爭鬥之事,不叫上自己,太不夠意思了。

舞嫣則有些擔心,擔心寧凡和蠻山等人打起來。

兮然小臉一鼓,她還在氣寧凡欠她的9億5千萬仙玉。

元瑤則目光躲閃,仍有歉疚、難堪,不敢看寧凡眼睛。

「事情如何了?紫芝到手了?」月凌空第一個問了出來。

「嗯,到手了…」

寧凡只是望著孤伶伶立在角落的女屍,心中一痛。

「我要為她療傷,護法之事,有勞你們了…」

腳步輕輕一踏,飄然而至女屍身邊,再一晃身影,寧凡已和女屍俱都無蹤。

四女皆是一怔,這一刻的寧凡,眼中的歉疚、自責、脆弱、動搖,瞞不過諸女的觀察。

「他,竟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即便殺戮百萬、千萬,寧凡沒有猶豫,更無自責。

只是看到女屍的僵硬表情,寧凡卻無法不心疼。

海風吹風,寧凡攬著女屍,沒有在星島閉關,而是逆著海風,一路衝天而起,直達星光最盛的蒼穹,那四百八十萬丈的渺渺星空。

在海風獵獵中,寧凡收住腳步,將女屍摟得很緊、很緊。

「不要怕,有我在…若修復識海失敗,我會再尋其他方法,讓你恢復記憶,一定、一定…」

「光?」

女屍露出茫然之色,她不理解,寧凡為何這等脆弱的表情。

她也不明白,好端端的,為何會被寧凡帶上這四百八十萬丈的星空之上。

她本能地想要推開寧凡,她不喜歡被男子抱著。

只是這一刻的寧凡,給她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恍惚間,似乎抱著她的並非一個男子,而是一隻蝶…

碎裂的識海顫動,女屍彷彿重新看到那肝腸寸斷的一面。

那隻蝶,為救自己,以渺小之翼,沖向了掌情!

「光…我…難…受…」

「門…不…是…我…開…的…」

她不懂為何,她想哭,卻哭不出來。

屍魔無淚,不會哭,屍魔無心,不會痛。

「不怕,前世如塵,一切都會過去,今生…有我在!有我在。無論是誰,都無法再傷你,即便是…仙帝1

寧凡深吸一口氣,平復下心情。他不可緊張,不可動搖,不可脆弱!

之前他尚擔心這一株紫芝治不好女屍,此刻。他卻不再擔憂。

「一株紫芝治不好你,我便尋百株、千株、萬株!一年無法恢復記憶,我便等你百年、千年、萬年!我會等你…記起我的那一刻1

寧凡不再迷茫,鬆開女屍懷抱,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土黃色的靈芝。

這靈芝,無論氣味、形貌,都與太玄芝一般無二,若是從前的寧凡,亦會以為這是一株太玄芝。

但覺醒葯魂之後,寧凡對靈藥辨析入微,已可嗅出。這靈芝氣味接近太玄芝,卻實則有著偽裝的成分。

世間萬物,但凡有靈,皆懂得趨吉避凶。這淬星紫芝,靈性不凡,自然懂得偽裝模樣、欺瞞世人。

「葯猶如此,人何以堪…」

寧凡淡淡自語,催動葯魂。周身青光大現,那青光在掌心之上,凝成一塊青色玉塊,朝太玄芝上一刮。

被葯魂凝聚的青玉一刮,靈芝輕輕一顫,旋即變化成一株一尺長的紫色靈芝。

服食淬星紫芝,需要三步。

第一步。葯魂化玉、破去其偽裝。

第二步,以火芝,九次燒。

第三步,以葯奴破芝毒。讓紫芝發揮最大藥性。

第一步儼然已完成,寧凡毫不猶豫,指尖騰燒起三尺黑火,燒起紫芝。

九次燒,對火焰的掌控需精細入微,溫度高一分則紫芝成灰,第一分則燒不徹底。

葯魂在身,這一刻寧凡耳聰目明,對火焰的掌控前所未有的細緻。

僅半個時辰,九次燒皆已成功,絲絲芝香傳出,僅一個香味,便讓寧凡法力激蕩、似要精進。

「接下來,是第三步…」

寧凡望著表情獃滯的女屍,眼光一決,一口精氣噴出,將偌大的紫芝吸入腹中。

「煉1

隨著其一字念出,紫芝在其體內煉化,化作一滴滴紫色芝血,凝聚成一顆顆紫色葯晶。

寧凡很小心,生怕吸收到一絲葯晶、浪費藥力,讓女屍失去恢復記憶的可能。

伴隨著葯晶的煉化,更有絲絲漆黑如墨的毒線,被逼入葯晶,吸入寧凡體內。

天生一葯,必生一毒!

這紫芝藥力越強,其葯毒便越重。

此毒入體,寧凡嘴唇立刻化作紫黑,面色也開始泛著黑氣。

任毒素在體內肆虐,五臟絞痛,寧凡咬牙不語,將一顆顆葯氣逼人的紫色葯晶,逼出體內,喂入女屍口中。

痛,我不在乎!

修為,我也可不要!

我只要你,重新露出笑靨!

「第十三顆葯晶1

寧凡將最後一顆葯晶喂入女屍口中,立刻胸口如遭中級,連退百步,一口黑血噴出,已然大損。

葯毒,不是凡人可抵禦。這淬星紫芝的葯毒,便是尋常葯奴都逼不出,更承受不出…但寧凡,不在乎!

「光…你…受…傷…」

「我…不…明…白…」

女屍乖巧地服下藥晶,空洞地望著寧凡。

不明白,不明白寧凡為何吐血。

「你,不需要明白的…」

寧凡欣慰一笑,他已看到,在女屍服下藥晶之後,紫芝之力便在其體內煉化。

四百八十萬丈的星宮蒼穹,有著無窮無盡的星光,皆在朝女屍體內彙集。

絲絲星光繚繞在身,女屍的暗傷在星光中癒合,破碎的識海、開始有了拼合的徵兆!

如此,自己做的一切,都沒有白費…

只是旋即出現的景象,卻大大出乎了寧凡的意料。

在他服下芝毒、喂女屍服下藥晶之後,女屍被銀色的星光圍繞、傷勢癒合中。

而寧凡自己,亦周身升起星光,淡若輕紗。

只是這星光,卻是黑色…

「黑色星光?這是…什麼1

寧凡眼光一驚,被這星光一籠,他片刻之後,雙目緊閉,好似入夢。

「黑星,竟是黑星!傻弟弟,你竟有如此機緣,真是了不得1陰陽鎖中,洛幽傳出激動不已的話語。可惜,這激動的言語,寧凡卻因入夢,而無法聽到。

洞府之外,元瑤抬頭看天,悵然不語。

她看著諸天星光的流動,她猜到,寧凡已成功喂女屍服下紫芝,並引下星光,為女屍治傷。

「一片葉,可凝聚神魔之星。一口芝肉,可引星力鍛體、提升煉體境界…如此珍貴的紫芝,你卻捨得整株給她服下,你對她真的很好呢,即便她未必能明白你為她付出那麼多…」

元瑤有些感嘆,只片刻后,這感嘆化作滿面震驚。

因為那天空,浮現出一片片黑色的星雲,折射出漆黑如夜的星光!

「黑色星光!妖仙可借星光療傷,但那星光卻有高低之分…普通妖仙能領悟銀色星光,便可療傷解毒,銀色,只是星光中最低品階…黑色,則為九階星光中的至尊之色1

元瑤滿面震驚,這震驚,罕有人能懂,除非修為到達一定境界,才能明白,黑色星光與普通星光,有何等差別。

同樣都可借星光療傷,但效果卻有雲泥之差。

星光淬體之術,是一種仙人級療傷術,療傷星辰的數目、星光的品色,直接關乎到此術的效果高低。

「傳聞天帝的星光之術,修鍊到了『百萬星辰』的境界,一掌開,百萬黑星現,星光不滅,任遭受諸天仙帝圍攻,任受傷億萬、血流成河,都可轉瞬痊癒的…」

「你若能領悟此術,若再達到仙帝修為,說不定,可成為下一個天帝呢…呃,我在說什麼…」

元瑤自嘲搖頭。

寧凡僅僅引下黑色星光而已,自己卻如此激動,有些失態了。

引下星光療傷、不代表能領悟星光之術。

領悟星光之術,不代表能修鍊出百萬星辰,更不代表能成為仙帝。

寧凡的機緣不錯,引下了黑星,但他終究與自己,有著太大的差距。

「難…」

也不知,她所說的一個難字,是領悟星光之術的難度,還是指她和寧凡在一起的事情。

黑色星光中,寧凡佇立三日,三日中,他好似做了一場夢。

沉浸於夢中,無法脫離。

夢中,他一襲白衣,與一襲黑色龍袍的中年男子,對弈下棋。

自己執白子,對方則執黑子。

「蝴蝶小子,該你下了…」

那黑色龍袍的男子,捋捋鬍鬚,左目被剜下,黑血流了一地,卻神態卻從容。

「世間有白便有黑,有生便有死,有陽光便有陰影,有君子便有小人。在朕看來,星術便是一局棋,黑星銀星,最強最弱,皆在此局之中…不覺得很有意思么…想不到,朕死去一億五千萬年,留存星光的一絲殘念,會與你的來世相遇…你剛剛對微涼,很不錯,朕,都看到了…」

「你是誰1寧凡抬起頭,直視龍袍男子。

「朕是誰,不重要,此為殘夢而已,你只需破了這一局棋即可!你還有最後半日可以考慮,如何落子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