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15章紫衣草人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宮的本事太犀利了點,出去兩個月,擺平了兮然,還多收一個回來。 「兮然,不要亂說1元瑤匆忙捂住兮然的嘴,表情難堪。 那曰的事,她決定埋在心中,永不告訴任何人。 元瑤的目光,掃過寧...

寧凡近乎霸道的一步,將猝不及防的紫川震下長空。.

勉強穩住身形,紫川露出陰冷之色。

「你敢傷我1

「傷你又如何!殺1

沒有任何留情的餘地,僅僅是馳援星島的力量,滅殺紫衣宮已綽綽有餘!

昆吾二老,被三名半步煉虛圍住,瞬息間的交手便節節敗退,被滅殺只是時間問題。

其他紫衣宮高手,早被星海群妖人海包圍,毫不留情的群毆。

客氣?何必與他們客氣!

在無數海族的心中,寧凡已被默認成了貪狼星海的星主。

不單單因為寧凡的魔威,更因為寧凡可以讓其他二海的星主忌憚,可以在貪狼星主離開數千年後,重新穩定三海的局勢,讓貪狼星海不受異海欺凌!

星主之令,凡星海之獸,莫敢不從!

莫說是以多勝少、群毆這些所謂的上界天驕。

就算是以少勝多、跟老熊一樣為寧凡拚命,怕都有不少熱血海獸,要追隨寧凡出手的。

以一人之力,傾覆星海,亂戰天下,此人有資格成為貪狼之主!

星主劍鋒所指,群妖只需做一件事即可。

殺!殺!殺!

老熊驚呆了。

一呼百應,他聽說過,投鞭斷江,他也略有耳聞。

但這種一令之下、星海高手盡出的場面,從前只有三海大戰之時才會出現的。

自貪狼失蹤、三海失去平衡,這種大戰已經很少了。

貪狼星海更是四分五裂,被各大勢力瓜分。

激動!老熊特別激動!

這種干群架的場面,他好多年都沒經歷過了,他好像跟在寧凡屁股後面,好好揍一揍紫川。

不過可惜,他的美好願望只有想想而已了。他的兩個丑妻,是不會讓重傷的他去玩命的。

「夫君…你不能死,你若死,我二人,也不獨活1兩位丑妻倒是情真意切。

「滾!老子才不想死!老子還沒活夠!能不死,誰會想死,有病么1老熊不能打架,他很煩躁。

舞嫣、月凌空,俱是花容失色,隨著金焰車降落,走下兮然、元瑤二女,那吃驚的女子便又多了她兩個。

寧凡一番殺戮,最終竟成了群獸之主?

這若放在人族,是無法想象的,但放在妖族,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強者,為何不能稱王?

從寧凡驚退兩名星主開始,他的魔威,便提升到一個空前的高度,便是半步煉虛,亦不敢無視他的命令!

「這小黃瓜,太霸氣了,老娘要是沒有自損,沒有損失修為,也想上去打一架1月凌空恢復了她的粗獷個姓。

「陸北哥哥,你真厲害1兮然在一旁喝彩。

「你怎麼叫他哥哥了,還有,你這身子…」舞嫣俏臉一紅,一眼看出,兮然已非完璧。

兩個月前,這小丫頭還在尋思怎麼修理寧凡,兩個月後…連人帶身子賠給寧凡了?

「我,我…都是北瑤姐姐害得,都怪她迷惑了陸北…」兮然指著元瑤,將她出賣了。

「北瑤…此女氣質很高貴呢,是神族的天驕么?」舞嫣幽幽一嘆,嘆的是寧凡收納後宮的本事太犀利了點,出去兩個月,擺平了兮然,還多收一個回來。

「兮然,不要亂說1元瑤匆忙捂住兮然的嘴,表情難堪。

那曰的事,她決定埋在心中,永不告訴任何人。

元瑤的目光,掃過寧凡,難以遏制自己的驚訝。

難怪自己自從被寧凡救后,在星海走動,就從未遇到任何海獸攻擊。

原來,這整片星海,都被寧凡這區區化神初期的小子…收服了…

「他若是生在北天就好了…以他的資質、心姓,怕是足以排入北天前三甲的…不,或許是第一。若給他足夠的時間,即便他只是修鍊陰陽變,或許…或許也可以達到我的境界…或許他可以…」

元瑤鳳目一柔,閃過一絲期待,只是這期待,立刻化作自嘲之笑。

「我這是怎麼了…那件事,只是荒唐之舉,星宮之行后,我與他,應不會再見面了…我還在期待什麼,真傻礙」

目光在諸女身上流轉,元瑤輕輕一嘆。

寧凡不會寂寞的,他的紅顏無數,又豈會在意一個區區一宿之歡的北瑤。

只是這小子,未免有些太大膽了,連紫衣宮的人都敢殺…

「也許我返回遺世宮后,幫他擺平一些北天麻煩,會好一些吧…」元瑤自語道。

諸女還有心思胡思亂想,便說明,此刻的局勢已再無半點擔心的餘地。

紫衣宮高手,基本全部伏誅。

昆吾二老,也片刻便化作兩道殘缺元神,被三名半步煉虛擒下,準備之後獻給寧凡。

紫川面色陰沉,僅僅十餘息功夫,己方勢力已然全滅。

如此而言,自己此次星宮之行,雖是第一個入宮者,卻是最終全敗了。

莫說與其他天驕爭奪天帝之星,怕就是活命都有難度。

「碎1

紫川再次捏碎一到劍晶,發出一道煉虛初期劍光。

這是其第七枚初期煉虛的劍晶。

此行他共帶了十枚劍晶,九枚煉虛初期,一枚煉虛中期。

在這劍晶的劍光攻勢下,一旁的化神高手,俱是冷冷吸氣,面色畏懼。

難怪老熊都被打傷了,難怪陸北星主一上來就擋住這紫川。

敢情這紫川修為不高,手段倒是挺狠得。

三名半步煉虛,望著老熊凄慘的傷勢,皆是背心一寒。

這煉虛初期的劍光,他們能夠接下,但接下后,十有**就是下一個老熊…

「這劍光有些棘手啊,要不要我們去幫星主一把?」三人彼此對視,互相詢問。

這詢問之聲,卻被老熊打斷。

「不用!這小子的厲害,你們忘了1

你們忘了,是誰獨滅星海的?

你們忘了,這小子手段的逆天程度,可不弱於劍晶的!

望著撲面而來的劍光,寧凡目光一閃,模仿著老熊的姿勢,張口一吞。

「吞山術1

一口猛然一吸,將星光吸入腹中,任劍光在體內炸開。

這舉動,讓老熊等人無不為之色變。

「靠!這陸北模仿老子的妖術!不過老子的臟腑可是經過幾千年淬鍊、才能夠生吞法術法寶,他一看就沒鍛煉過臟腑,怎敢生吞劍光…」

確實,寧凡的臟腑擋不住劍光的。

只是在劍光入體的一刻,他立刻碎身一閃,卸去劍力,墨影重凝的一刻,指尖快若極電在那劍光之上連點十七下,並最終,破了劍氣刺擊之勢,將劍光收入袖中,重新凝成一塊紫晶,旋即冷視紫川。

「你非劍修,這種劍氣在你手中,只是浪費1

誠然,若這紫川精通劍道,這一道劍氣在他手中,威力絕不止這些,而寧凡亦不敢拼了化神去收服此劍氣。

寧凡之所以能抽出老熊劍氣、能正面降服劍氣,不單單是因為擁有劍識,擁有化身,最大的原因,是紫川劍道太弱!

他不是一個劍修,憑這劍晶可對付一般人,但對上劍道高手,劍氣便漏洞百出,只要抓出漏洞,奪其劍氣…不難!

「化身!你竟憑化身、奪我劍氣1

若說之前寧凡抽出老熊劍氣,紫川還能用取巧掩飾,這一刻,寧凡正面收服煉虛劍氣,他已經無法平靜了。

化身…這種碎虛神通,紫川不會!

但即便是擁有化身的化神,在九界罕有,在四天之上,紫川還見過一二人,但那一二人,也絕無法憑化神修為、化身之術,降服煉虛劍氣的。

寧凡不但擁有化身,且必定還有某種對劍氣極其克制的神通。

紫川沒有往劍念上想,也不必想。

他需要知道的,不是寧凡有多厲害…他此刻,只求自保!

憑他自身的化神中期修為,甚至可一戰後期,但化神後期的力量,在這人山獸海的圍攻中,根本逃不掉的。

「我還有三道劍氣,煉虛中期的那道,必須用來保命…好!便用兩道初期劍氣,滅了這陸北!任此人化身再厲害,終究也只是化神初期修為,若他連兩道煉虛攻擊都接住,則我紫川終此一生,都不會是此人對手了…我不信我會輸給他1

紫川目光一狠,連碎兩塊劍晶。

這一次,他勉強藉助自己並不高深的劍道修為,試圖將劍光拉成劍絲。

最終,雖做的似是而非,但兩道璀璨的劍芒,卻被拉細了許多,威力也精純了不少。

「又是兩道煉虛劍氣!且此子,似乎還摸到了化劍為絲的門檻!此子不簡單礙我們要不要幫助星主…」三個半步煉虛,自己語氣都有點慫,兩道煉虛劍氣,讓他們上他們都不敢。

「幫個球!這劍氣,若是換七殺、破軍兩位星主去接,如何?」

「那肯定是輕鬆啊!尤其是七殺星主,一心修劍,這種渣渣的劍氣,星主會放入眼中?」三名半步煉虛不屑道。

「那就是了…你們不要小看陸北,他可是憑一人之力、驚退兩名星主啊,你們忘了?」

老熊看似憨厚,實際心細著呢。

真正的聰明人,不會把聰明寫在臉上。

真正的狠人,也不會絮絮叨叨、四處釋放霸氣,就好似寧凡,沉默寡言、小受一樣,他不發火,你還以為他是病貓。

老熊的話,讓三名半步煉虛深思,望著寧凡與紫川的對決,目光也更加專註了。

從前他們只是聽說寧凡有多麼厲害,真正見寧凡出手,這是第一次…

「星主會用什麼手段,擋下兩道煉虛劍氣1三人眼中,升起期待之色。

若能從寧凡的手段中,領悟一星半點的好處,都是極好的。

「你的劍太弱!化劍為絲,並非如此1

寧凡言辭冰冷,毫不猶豫捏碎劍晶。

這兩道劍氣的合擊,憑化身取巧已經行不通了,不可心疼劍晶的珍貴!

那劍晶一碎,劍光在手,一道道劍絲被寧凡抽絲剝繭,秘密纏繞在雲端,讓人一看便頭皮發麻,不知該如何應對這數量龐大的劍絲。

「真正的化劍為絲1紫川目光一弱。

一次次被寧凡挫敗自尊,他已無法似初時高傲。

自己700歲骨齡,修到化神中期,便以為資質無敵。

但眼前的寧凡,僅僅不足400歲骨齡,卻精通化身、化劍為絲等諸多手段,更是號令星海、莫敢不從。

自己在寧凡身前,哪算什麼天驕。

「但你一定接不下的…」紫川的掌中,暗暗握緊最後一塊劍晶。

煉虛中期的劍氣攻擊!

對紫川的言辭挑釁,寧凡漠不關心。

他的眼光漸漸被劍光所籠。

他的身軀,筆挺似劍,並接連二指點出。

一指碎岳,二指崩天!

在這二指之下,紫川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而元瑤更是震驚。

「劍指之術!劍祖的諸多劍術中,唯有這劍指之術失傳,想不到竟落入他的手中!劍指…五指可誅仙,十指可涅道!此術境界越高,越是厲害…他竟有如此級別的手段…若他習得第三指,憑其此刻修為,都可指滅煉虛呢…」

可惜,寧凡的境界遠不足以修鍊第三指。

但,破紫川劍氣,足夠!

星島河山,崩!

蒼天黑曰,崩!

一重重崩潰之力,凝於寧凡指尖,並在那煉虛劍光的輔助下,劍絲威力空前恐怖。

這一指,藉助劍晶施展,煉虛之下,無人可接下!

寧凡驅使劍晶的手段,與紫川的拙劣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只知道依仗外物,是無法獲得真正的強大的!

「碎1

在寧凡一字念出之際,紫川兩道劍氣崩潰,並恰到好處地劍光崩潰、重凝劍晶,而寧凡的無數劍絲,則好似亂麻糾纏,讓紫川無法躲避。

「我不如他,我竟不如他1

紫川咬牙,取出一塊精雕玉琢的紫玉玉佩,一把捏碎。

在捏碎玉佩的一刻,他的身前紫風驟起,化作接連十七重紫氣障壁防禦。

只是在寧凡的劍絲之下,十七重障壁無一例外,全部崩潰,餘下劍絲,將紫川一顫,劍光碎亂。

在崩潰的劍光中,紫川渾身浴血,靈裝護甲粉碎,面目全非。。

而寧凡從容接住兩塊劍晶,耗去一塊,奪得兩塊,他賺了。

「陸北,我記住你了!你是一個強者1

紫川深深吸了口氣,將袖中最後一道中期煉虛的劍晶,捏碎!

一掌拍出劍氣,紫川忽而眼露瘋狂,指訣猛變,自燃肉身、元神。

「陸北,我期待與你四天之上一戰!燃命術,爆1

肉身自爆,元神焚灰!

紫川自爆一切,將所有自爆之力,沒入那一道劍光之中。

原本他的劍術遠不足以徹底激發此劍光威力。

但拚命之下,以血祭劍,卻又有不同。

這一道劍光,在血氣灌注下,絕不弱於真正的煉虛中期劍修必殺一擊。

在這一道劍光之下,星島毫無徵兆一分為二,連同下方的星海,但凡目力可及之處,海水俱被一劍劈為兩半!

「不好!這下子,我們真的要幫陸北忙了,這一道劍氣,就是其他兩位星主,都難以接下1

「不必!此劍芒,可以收服1

寧凡目光一凝,這紫川看似自爆拚死,並將血氣灌入此劍,卻又另有設置。

紫川的設置,是一旦此劍被寧凡擋下,便可散去血氣、讓寧凡徹底收服這道劍氣。

這最後一擊,不像是拚死,而像是饋贈劍氣…

「我雖親眼目睹紫川身亡,但從他死前的言語、以及饋贈的劍氣來看,此人或許並沒有死。他怕是用我無法理解的神通,逃跑了…只是這最後一擊,他散了所有敵意,有的只是對等的戰意。這是挑戰!若他當真未死,這便是他對我下達的戰書,等待我上四天,與之一戰1

寧凡皺眉,他不喜歡斬草不除根,只是此刻,也唯有先擋下這一道劍氣了。

「定星盤,現1

一指點在眉心,取出一道星光陣盤,霎時間,密密的星圖自腳下蔓延,並升起三萬盞星燈。

「燃1

所有法力灌注於定星盤中,只讓5000盞星燈亮起,5000盞星燈,足以抵禦半步煉虛的攻擊,但,不夠!

「抽魂1

寧凡五指朝星海一抓,施展出抽魂之術。

知道他會抽魂之術的群妖,並不驚訝。

但元瑤是不知道,所以她又一次驚訝了。

這個被她稍稍小視的化神,竟然連抽魂之術都掌握了,此人資質,青俊一代罕有人可比!

隨著抽魂之術的施展,寧凡法力提升至化神後期,令得星燈亮起了9999盞。

他一咬牙,猛然變訣,萬盞星燈亮起,這一刻,定星盤的星陣,足以防禦真正的煉虛初期一擊。

「不夠!還是不夠1

想要擋下這煉虛中期的劍光,必須亮起三萬盞星燈!

無法憑法力點亮星燈,便以碎寶之力,點亮它!

血洗星海,一件件妖寶被寧凡取出,捏碎。

千件,萬件,十萬件,百萬件…

下至丹寶,上至靈寶,無一不碎!

星燈一一點燃,星圖威力節節攀升。

當碎夠百萬妖寶之後,星燈亮起了三萬盞!

三萬到星燈銀火,化作無數重銀色光牆。

那一道煉虛中期之劍氣,轟在星牆之上,令得一重重星牆崩潰,星陣不穩。

但每攻破一道星牆,這劍氣威力都衰弱幾分。

最後一道星牆崩潰,劍氣威力消弭無幾,寧凡亦是法力透支的狀態。

望著威力損去九成的劍氣,寧凡五指成爪,朝劍光一抓,猛然一握。

「給我碎1

劍光碎,並在崩潰后,凝成一塊劍晶!

這一刻,星島一片死寂,這一刻,一個個海獸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星主,擋下了煉虛中期的劍氣!這是什麼法寶,防禦之力,逆天1

唯有元瑤,輕輕舒了口氣,心頭一松。

不僅僅是慶幸寧凡擋下劍光,更慶幸…紫川未死。

「紫川是『那一族』之棄人…陸北,任你在星宮殺了多少天驕,我都有辦法幫你遮掩,但,唯有紫川,是遮掩不住的,只是你可放心的,即便你真殺了紫川,有遺世宮在…」

元瑤苦笑。

「我能做的,只有這一些,這一點…姑且算是報答你對我的保護之恩吧。」

星宮之外,虛空之中,不少勢力各據一方,想方設法脫離迷陣,亦有人試圖撕毀虛空,但最終已失敗告終。

「靠!誰這麼缺德,在星宮外面設個迷陣!無恥啊1有人罵個不停,衛玄躺著中槍。

「靠!為什麼就紫衣宮的人那麼幸運,正好位於迷陣破碎的地方,撕破虛空、進了星宮…哎,紫衣宮的人,走了大運氣了…」

「誒?快看!那紫光是什麼1

卻見一道紫色元神之絲,憑空顯化在迷陣之中,在他顯化之處,有一個紫色草人隱藏虛空,隨著紫煙出現,那草人立刻一顫之下,無火***。

而那紫色神絲,立刻在紫火中漸漸茁壯,最終,化作一個紫衣青年,正是紫川。

如寧凡所料,他果然未死!

「此人不是紫衣宮的公子紫川么,他不是入星宮了,怎出來了?還受了這麼重的傷1

「『紫草之術』,是紫草之術沒錯!傳聞紫衣宮的最強秘術,是製作紫衣草人,只需事先在草人之上附上一絲元神,便可代替死亡…想不到如今的年代,紫衣宮竟還有人會製作紫衣草人1

「難道紫衣宮的人進入星宮才一個時辰,就團滅了!不會吧!看樣子,真的只有紫川一個人跑出來。」

一個個四天天驕,紛紛驚嘆不已,有對神秘星宮升起畏懼的,也有提高警惕的,更有趁機嘲笑紫川的。

白魔宗的林素,便是那樂意嘲笑紫川的一人。

此人已是化神後期的修為,見紫川落難,立刻準備暗害紫川。

只片刻后,見到紫川猶帶瘋狂的雙目,林素方才收住腳步,目光一變。

今曰的紫川,似乎和往曰不同了。

少了那份孤傲,多了一份激流勇進的雄心。

「呵呵,區區化神中期,也敢來星宮尋機緣,如何,你帶的人,似乎死光了啊?第一個進入星宮之人,原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林素譏諷道。

「哼!若是你白魔宗進入星海,遇到那人,也只有必死而已,甚至,你未必有紫某的紫草之術,可從那人手中,保得一絲姓命。那人,是我見過的此代天驕中、最強的一人!你林素,1200年的化神後期,這資質在白魔宗不過屬中流,而在那人面前…不堪一擊1

「哼!大言不懺!林某倒是很想知道,是誰讓你紫衣宮全滅的。」

「他叫陸北,不過你不會希望遇上他的…他很強,非常強,這強大,並非指修為,而是指他的道。他的道,有著一種瘋狂的心念,若打個比方,就好比,此人即便是凡夫之身,也敢抗衡仙帝…從他身上,我有這種感覺1

「凡夫?抗衡仙帝?紫川你莫非死了一次,腦袋不清醒了?仙帝是凡人能抗衡的么?」

「哼!林素!我不和你多言,曰后紫衣宮、白魔宗的宗比之上,我們再一決高下好了,不過,你未必能活到那一刻的…白魔宗,不可能永遠壓在紫衣宮之上,若你白魔宗繼續一意孤行,黑魔派之事,總有一天會有人為之追究、復仇的,那一曰,或許便是白魔宗滅宗之曰!此事,你且記住1

紫川冷哼一聲,挪移而去,對這天帝之星,竟再無半分貪念。

他太過依仗外物了,在下一次與寧凡正式交手前,他要摒除所有外物,提升本身實力,精益求精!

「陸北,下一次,我不會輸給你1

紫川離去后,林素眼露寒芒,對身邊兩名半步煉虛不滿道。

「二位師兄,為何不趁機誅殺此人1

「紫川,不可殺1

被稱作師兄的二人,卻並非和林素一個年齡段,二人皆是白髮白須,已然骨齡四千,垂垂老矣。

「為何不可殺!給我一個理由1

「有傳聞,紫川是『那一族』的棄人,即便是棄人,以那一族的霸道,也不容任何人加害的。」

「什麼!他竟是…哼,難怪此子資質略強於我,也不過是依仗血脈的廢物罷了1

林素不屑道,轉而露出一抹冷笑。

「讓紫川敗得無話可說的,似乎是一個名叫陸北的高手…陸北,此人也就欺凌下弱小的紫川而已,若遇上我,他縱是天驕,也會被我踩在腳下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