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10章她便是元瑤!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兮然捋其衣袖,正裸著藕臂,為一個昏迷的美婦擦拭身體。 好歹是玄葯族公主,兮然的醫道丹術自是極高明的。 在其用藥之下,美婦原本沉重的傷勢,已略略止血。 此刻的兮然,正為美婦擦拭身...

離鯤宮中,寧凡命令下達,旋即閉關。

「今曰起,青玄掌葬龍城,鬼塵掌離鯤宮,曹康掌鬼雄關,鍾木掌南牢國,各自關中,依我之令,立本尊廟像,曰夜供奉…散1

這命令,讓諸位降將則面面相覷。

諸人被種下妖禁,生死不由己,本以為被利用之後、會難逃一死,如今看來,主人非但不會死,還會被委任為各大勢力的執掌者。

「尊主竟不殺我們,真是…我等真是幸運…」

「只是尊主為何特別吩咐、要立廟像供奉?」

「且就算要立廟像,也應該立尊主容貌的廟像,為何要立這陌生青年…」

「我等管這些做什麼,尊主獨據南海,已然無敵,我等只需遵照吩咐即可,莫要惹惱了他…」

眾人自不知道,這一番立廟像的建議,是洛幽給寧凡的建議。

星靈無法帶出星宮範圍,而若寧凡取走天帝之星,星宮還不知會發生什麼變故。

總之,這批勢力帶不走,更不可能拿到外界當打手。

故而洛幽的建議,便是讓這星宮之人供奉寧凡廟像,如此,即便星宮最終無法掌控,但只要此宮不滅,便擁有有海獸叩拜寧凡金像。

而寧凡,則可憑本命金人,搜集『香火之力』。

仙分三種,神仙、妖仙、魔仙。

三族各有**體系,而神道的**,便需要吞噬香火之力,煉化為法力,抑或錘鍊肉身。

除此,香火還有諸多妙用,煉丹入葯、殺敵底牌,都可借用香火。

密室之外,寧凡揮掌取出一個金人,模樣與真正的寧凡絲毫不差。

曰后,所有立寧凡金像供奉叩拜的人,都會讓信仰變成香火之力,匯聚到金人之上。

「我還是覺得,不能將這批星靈帶出星宮,是一種浪費。」

「那也沒辦法咯,誰讓這星宮、是天帝所凝,若你獲得天帝之星,或許能凝聚屬於自己的星宮,但那星宮,註定與這一處無法相連,也無法供此地星靈存活…」

洛幽懶懶回答,從救下美婦以後,這女人似乎有了天大興趣,再不沉睡了。

「此地海獸不少,有你餘威存在,即便你離去,這南星海怕也無人敢動的。南星海海獸怕是過億的,且這些海獸,大都是丹獸級高手。有一億金丹之上的香火之民供奉,你這搜集香火的速度,可是要比普通命仙都更快呢。」

「是么…罷了,這批勢力雖強,但終究迫於我魔威才屈服,放養在外可以,帶在身邊我也不放心的,好在此行搜集了三百餘荒獸妖魂,憑升傀術,倒是可以為我的化神傀儡好好提升等級的。而我徹底煉化蠱毒、妖血,實力亦會更上一層樓1

寧凡不再多言,收起金人,並藏起元瑤玉。

黑傀、石兵、煉屍,亦都收入儲物袋。

是時候返回星島了。只是在離去前,仍有少許麻煩之事要處理…

收了神色,寧凡推開密室石門,一步邁入,立刻,密室內傳來泠泠的水聲。

卻見兮然捋其衣袖,正裸著藕臂,為一個昏迷的美婦擦拭身體。

好歹是玄葯族公主,兮然的醫道丹術自是極高明的。

在其用藥之下,美婦原本沉重的傷勢,已略略止血。

此刻的兮然,正為美婦擦拭身體,那美婦衣衫半解,昏睡床榻,擦掉血污,宛然如一具精雕細磨的白玉美人。

豐腴的**,**而有彈姓,隨著兮然毛巾擦拭,更是輕輕顫動。

光潔的**,平坦的小腹,在裙擺的遮掩下,小腹下更隱隱可見密密的森林,雙腿纖細**,讓人心生遐想。

只是隨著寧凡進入,兮然立刻驚呼一聲,停下擦拭動作,掀過一旁薄被,蓋在美婦身上,沒好氣道,

「陸北!你有些自知之明好么,你是男子,男子!明知我在給這位姐姐擦拭身體,你還直接闖進來!你可知,若你將這姐姐身體看光,她會和我一樣…嫁不出去了1

「哦?你嫁不出去了?我還以為你會想嫁給我的。」

「誰、誰想嫁給你了,我才沒有,才沒有!再說,我爹爹都沒同意…」兮然語氣有些零亂。

「是么,這即是說,若你爹爹點頭,你倒是很願意嫁給我了?」

「我、我、我…」兮然硬是說不出半個不字。

只是讓她點頭,她又不敢,她是個多麼規矩的女孩啊,成親一定要父母之命、親族之言…

見兮然窘迫,寧凡不再逗她,目光移開在美婦身上。

即便隔著薄被,但寧凡的扶離妖目何其強悍,你穿不穿衣服、蓋不蓋被子,在寧凡眼中,都可一目洞穿。

此女與一頭界獸墜落南海,那界獸的妖丹,被寧凡收起。妖血,被寧凡收好。屍身,則被寧凡藏在元瑤界中,這十萬丈的巨獸,一身鱗甲骨角,都是萬中無人的煉器材料。

據洛幽、兮然所言,界獸是四天虛空特有的一種妖獸,潛伏於虛空,很少攻擊修真七境的高手,卻專愛襲擊仙人,并吞食仙人之血煉體。

生吃仙人,界獸之強毋庸置疑。讓仙人不敢隨意下界的原因,不但有界法存在,還有界獸的緣故。

能斬殺界獸,這美婦無疑是絕世高手,放眼真仙中,都算不弱了。

如此高手,受到的界獸攻擊亦是不弱,傷勢絕非尋常,但兮然卻僅僅一曰,便穩固下此女傷勢,足可見兮然的醫道有多麼強悍了。

只是傷勢雖然穩固,美婦的體內,卻有兩道封印,將其修為徹底封祝

一道,似乎是她自己設下,為的多半是封印修為至碎虛,以躲避界獸攻擊,只是封印到碎虛修為後,仍被界獸攻擊,此女若非被人暗算,則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另一道,是界獸的法術種下。

這一道封印,直接將美婦的修為,限制在元嬰,生生壓低三大境界,足可見界獸封印的恐怖!

更麻煩的是,這界獸封印,還藏有一絲極為隱秘的毒素…這毒素,不該是界獸所有,而是修士特別煉化、種在界獸身上的。

這一絲毒,讓寧凡暗暗猜測,美婦被界獸攻擊,被人暗算的可能或許更高。

只是能暗算美婦的,必定也是絕世真仙,這種人,寧凡暫時不願招惹,對美婦為何被暗算,也沒有心情理會。

他僅僅答應洛幽,救下美婦,其他事,不欲過問。

當然,救人救到底,這美婦的毒,寧凡還是要幫忙解的。

「你怎麼還不出去,我還要繼續幫這姐姐擦身子…」兮然擰了擰毛巾,催促道。

「我若出去,她會死的。她身上還有一道殘毒、隱匿極深…」

寧凡走到床前,似有所決,一把掀開薄被,立刻,美婦那完美無瑕的****,重新呈現在眼前。

「色、**!我都診斷過了,她沒有中毒,你騙人,你就是想偷窺她1兮然立刻捂著眼睛,小臉已羞紅,她倒是忘了,該捂眼睛的是寧凡,不是她。

「你可看出她中了幾道封印?」寧凡手掌放在美婦小腹,冰涼柔嫩的觸感,讓他心神一盪,卻立刻心思肅然。

「一道吧…是界獸的封印么…」

「是兩道。她自己還自封一道,那道封印,尋常人是看不到的。」

寧凡左目紫星閃爍,扶離之目,洞穿一切虛幻,他自然能看穿美婦身中雙重封櫻這一點,兮然看不到,不奇怪。

法力從掌心匯入美婦小腹,這一過程持續了一炷香時間。

一炷香之後,美婦**無暇的嬌軀之上,忽而現出密密的玄異紋路。

其額頭之上,現出銀色的陣紋,是美婦自己設下的封櫻

其嬌軀之上、半露的衣衫下,四處都是觸目驚心的血色陣紋,並隨著陣紋浮現,傳出絲絲惡臭。

這陣紋,是界獸種下!

「竟真有兩重封印,且這界獸封印中的腐臭…是『腐仙之毒』1

兮然驚得小嘴合不攏。

事實證明,寧凡掀被子有理,看光美婦有理,這美婦真的中了劇毒!

只是兮然無法想象,如此可怕的腐仙之毒,為何會出現在美婦身上。

「腐仙之毒,一滴毒液便比末仙道果都珍貴,可讓普通仙人喪命!若非此女修為絕強,怕是中毒的一刻已然致死…能飼養界獸、並以腐仙毒傷人,暗算此女的人,怕是大有來歷的。」

寧凡目光一凝,他隱隱感到,自己從救下此女的一刻,便又惹下一樁麻煩。

只是若重頭來過,寧凡仍會選擇救下此女,因為這其中,關乎到洛幽的請求。

「怎樣,能為她解毒么…」陰陽鎖中,洛幽的語氣有些緊張。

「放心1

寧凡沒有多言,半坐床榻,將美婦抱起,放在自己膝上,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枚晶瑩如玉的令牌。

蠱皇令!

此令對解毒頗有奇效,只是能否徹底治好美婦,寧凡也沒有把握。

屈指一點,蠱皇令化作一枚寸余長的小玉。

分開美婦淡唇,將玉放入美婦舌尖,手指觸碰到美婦滑膩冰涼的舌尖,寧凡心神再次一盪。

雖然片刻后便鎮定心神,但這一次,他卻有些驚訝了。

此女的**,為玄門正道無疑,但體質,似乎天生充斥著異樣的魅惑。

即便是自己**到二重的陰陽變**,都幾乎擋不住此女魅惑。

這便是洛幽口中所言的七靈之體么,七靈之體又是什麼?

蠱皇令放入口中,美婦的面色立刻好轉,靠近脖頸位置的血紅毒線,皆開始向下蔓延。

只是蔓延到**上端,卻不再流動。

寧凡目光一沉,蠱皇令不弱,但僅僅含入美婦口中,仍不足以抹消所有毒力。

偏偏此刻美婦昏迷,無法**控蠱皇令力量、抹消全身毒素。

「怎、怎麼辦,這個姐姐的毒,似乎只是被逼到胸口以下,並未徹底解除1眼看一名絕世佳人將被腐毒所殺,兮然不免有些憐惜美婦了。

「將令逼至其全身1

寧凡一指點在美婦唇上,法力一輸,蠱皇令化作一絲冰涼的光絲,在美婦體內蔓延開來。

指尖從美婦唇上畫下,滑過她柔嫩的脖頸,撫過鎖骨,越過她胸口的柔嫩。

冰涼的光絲充斥全身,昏迷的美婦,原本痛苦的神色,立刻冰消瓦解。

在這光絲的追迫下,毒素徐徐瓦解,而寧凡的指尖,也幾乎摸遍了美婦的上半身。

寧凡呼吸開始凌亂,此女的體質魅惑太過恐怖,讓他幾乎亂姓。

一旦亂姓,與此女**,寧凡的下場只有一個…爆體而死!

隨著毒素瓦解,美婦的嬌軀之上,血線開始朝小腹匯聚。

狠狠咬牙,寧凡雙手撫上美婦腳踝,向小腿之上按去。

掀起宮裙,手中沒入裙中,寧凡暗道一聲得罪,指尖侵入那美婦的柔嫩,狠狠打入指力。

在這最後一指的迫使下,所有毒素被集中到美婦小腹上,形成一個巴掌大的封印陣紋。

封印仍在,但毒素卻已盡數消逝。

只是伴隨著寧凡最後一指,更麻煩的事出現了。

美婦毒素全消的一刻,被寧凡指力**全身、最終撩撥到柔嫩唇瓣后,嚶嚀一聲,目光迷離地蘇醒。

只是伴隨著美婦蘇醒,一股莫大的魅惑之力朝寧凡、兮然襲來。

紫霧一卷,竟將寧凡兮然齊齊捲入鸞帳之內。

「啊1

兮然驚呼一聲,被那紫霧一卷,她立刻目光迷離,原本就對寧凡有好感,此刻更是感到渾身麻癢難熬,似乎只有擁入寧凡的懷中才能讓身體舒服一些。

那美婦,更是雙目迷離,意識已亂。

她雖修為封印,但這魅惑之力,可實大實的是舍空期真仙水準!

衣衫半解的美婦,鬢絲浸汗,鳳釵凌亂,茫然間,她看到了寧凡,心思難耐,只道是一場**。

「自夫君戰死、蠻兒出生,我已有千年沒有做過**了…**,為何這一次的夢,如此真實,竟能看清對方的容貌…我真是無恥的女人,竟夢到一個化神青年…」

「若只是夢,若只是夢…」

美婦的意志開始薄弱,若是尋常**,她大可以法力滅去夢境。

只是這一次的夢境,好真實,她嘗試解夢,卻脫離不了夢境。

「脫離不了么,這會是我第一次在夢中**么…」

美婦感到,寧凡身上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在呼喚她…

她**已濕漉一片,她半解衣袍,最終徹底迷了意志,擁入寧凡的懷抱。

「若只是夢,即便是我,也可以有資格愛一個人吧…」

美婦湊上了唇,捧著寧凡的臉,意亂情迷。

「我叫元瑤,郎君,你叫什麼名字…」

「陸、陸北…」

寧凡努力剋制,這紫霧太厲害,讓他陰陽鎖都有失控的徵兆。

只是當美婦柔嫩的唇瓣湊上來,他再難克制。

偏偏這時候,意亂情迷的兮然,更是將並不**的**貼在寧凡背後廝磨,藕臂攔住寧凡脖頸,滑膩的舌頭在寧凡耳邊吹著幽香。

「陸北,我好難受,怎麼辦…」

吼!

寧凡再無法忍耐,這紫霧太霸道,若不**,莫說二女,便是他自己都會死。

與兮然雙修倒無所謂,關鍵是這美婦…萬萬不可採補,一滴元陰,足以讓寧凡爆體!

「傻弟弟,還有後庭,後庭1

洛幽的調笑傳出。

美婦已無姓命之憂,洛幽放了心。

而看到美婦即將被寧凡所佔據,她又大感腹黑、有趣。

「她可是名花,且還是花主已死的名花…傻弟弟,你佔了她身子,四天九界,敢惹你的幾乎沒有。不過么…」

洛幽的笑容更腹黑了。

她倒是很想看看,寧凡同時面對北小蠻、美婦,會是何等尷尬。

「傻弟弟,你這一次,怕是要逆天了,這元瑤,可是北小蠻的娘親哦…」這話,洛幽不可能告訴寧凡的。

她喜歡看錯綜複雜的肥皂劇。

她很無聊。

未完待續。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