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09章美婦與界獸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宮裝女子,自長空墜下,俏臉毫無血色,已然徹底昏迷。 「這是,什麼級別的凶獸1 寧凡深吸一口氣。 這凶獸即便已死,強悍的氣息,都足以讓碎虛老怪膽寒,更別提寧凡了! 「這是...

一方方勢力,死於南牢,昔日以盛產海靈果聞名的海獸之國,一日之內,化為烏有!唯一見證這段歷史的,唯有皚皚白骨,以及那震碎南牢都郡的恐怖掌印!

兩大星主,現身南牢,最終卻未阻擋寧凡在星海的殺戮。

默許!

兩大星主,默許了寧凡的所有行為!

離鯤宮中,一個光頭大漢坐立難安,正是鯤魔。

走了,都走了…

大哥星龍、二哥鯨魔,根本不來助陣!

三哥袁方,也率領海猿軍撤離!

甚至,離鯤宮的勢力,因為太過畏懼寧凡的即將到來,而分崩離析。

此刻的鯤魔,已不信任任何人,任何人都有可能斬他頭、討好寧凡!

形勢逆轉,自己兩度下令追殺寧凡,如今江山易主,輪到人家追殺自己了。

「不,我還沒有輸!只要我服下剩下的兩種蠱,即便是真正的煉虛,也必定可以…」

「也必定可以什麼呢…」

一道紫色煙絲徐徐飄入離鯤宮,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覺。

或者,有人看到了這煙絲,但根本不敢阻攔吧。

寧凡攬著兮然,出現在離鯤宮中!

「又見面了,鯤魔,不過如今,似乎不是你追殺我,而是,我追殺你…」

「陸北!你怎麼如此輕易進入離鯤宮!本王還有百萬妖軍,絕不會讓你…」

鯤魔錶情好似驚慌。但話說一半,卻忽然眼神一冷。捏碎一道紅絲晶瑩的蠱蟲,並立刻一振鯤鵬之翼,一遁九萬里,望風而逃!

血晶蠱!鯤魔最強三蠱之一!

「小心,此蠱一旦中了,便會…」

兮然匆忙提醒,但話未說完,一道血線已以詭異速度。在空氣中幾次閃爍,便逼近至寧凡身前。

「不怕,我祖血還有一日才會徹底燃盡的…收1

對這血線,寧凡眼皮也不抬,屈指一點,出手如電,正點在那紅線上。

指尖一絲虛空之力被拉成黑線。將血線一捆,立刻,血線痛呼一顫,重新化作一條紅絲晶瑩的蠱蟲,小小蠱蟲,表情竟在畏懼。

「邪寒蠱。足夠我神念突破化神巔峰的。如今得到這血晶蠱,加上鯤魔的第三種蠱蟲,卻不知我神念能否一舉突破半步煉虛…哼!想跑么?」

寧凡摟緊兮然,搖身一晃,已出現在十萬裡外。連遁九百萬里,猛然收住腳步。后發先至,一掌拍出,在那處地方,鯤魔烏黑的遁光剛至,便被寧凡一掌拍出身形。

踉蹌之下,幾乎跌倒,鯤魔連退數十步,方才穩住身形,只是面色已然大變。

「你的遁速怎可能這麼快!血晶蠱一旦施蠱成功,可令你無法飛遁的…難道血晶蠱失敗了?你收了血晶蠱!這不可能!即便是煉虛…」

鯤魔話未說完,又是偷襲,屈指探出一道淺黃之光,旋即又要再逃。

這淺黃之光,乃是鯤魔第三蠱…損明蠱!

寧凡眼露不耐,他並不欲再和鯤魔糾纏,大手一拍,一道黑炎掌印隔空瞬移,正中鯤魔胸口。

在這一掌之下,鯤魔連吐數口黑血,癱軟於地,仙脈已廢,咳血不止。

而那淡黃光芒的蠱蟲,則被寧凡拂袖一招,輕易攝在手中。

「煉虛!原來如此…你燃了祖血,修為短時間內提升至煉虛!哈哈,原來你只是藉助他人力量才血洗星海的!你陸北,也不過如此1

鯤魔的話,足以戳中許多人的自尊心,只是寧凡卻絲毫不為所動。

他的世界,只有勝敗,什麼手段,不重要。

且這祖血,也是自己滅殺葬龍尊者奪來,服食搶來的東西,如何不算自己的實力?

兮然不服氣了,她最看不慣鯤魔這種人,總是將別人的努力當作機緣。

星海之亂,兮然從頭看到尾,她相信,換做任何一個老怪,擁有和寧凡同等機緣,都不見得能比寧凡做的更好。

至少,鯤魔斬不了葬龍尊者,奪不到祖血。

至少,鯤魔就算得到兩滴祖血,也捨不得燃血的。

至少,鯤魔即便燃血,也無法模仿碎虛之術,一掌覆滅南牢。

就算鯤魔做到了以上一切,也絕無法震懾兩名星主,下場么,恐怕只有被滅殺一途的。

就好似攻破鬼雄關,此關存在那裡那麼多年,老熊都不曾攻破,又有誰能似寧凡、強行破關?

兮然十分不服氣,她想和鯤魔好好理論,她要說服鯤魔,寧凡是憑自己努力才走到這一步的。

「陸北放開我,我要和他吵…」

兮然輕輕掙脫懷抱,在這一刻,鯤魔豁然從地上爬起,屈指一彈,一道幽藍之線幾個閃爍間,已臨近兮然胸脯。

他,還有第四蠱!

他將死,但他不服,他要報復寧凡,要毀了兮然,毀了寧凡的女人!

「此蠱名為春殘蠱,中此蠱者,活不過凡人一春時間…什麼1

鯤魔睚眥欲裂,所有的得意,都化作不甘!

不甘,不甘啊!

眼看蠱蟲就要打到兮然,下一刻,卻被寧凡早有預備、拂袖攔下,收入掌中!

眼神則望著鯤魔,露出譏諷之色。

「你的偷襲,很拙劣礙」

「可恨!陸北,有種你就一劍殺了我1

「殺了你,豈不是還要中你第五蠱?」

寧凡露出譏諷之色,左目紫星一閃,已將鯤魔體內毒絲看透。

這鯤魔體內,還藏了一蠱,與他性命相修!

此蠱名為命蠱,一旦鯤魔身亡。便會殺死萬里以內的所有敵人!

鯤魔早在逃跑一瞬,便知自己難逃寧凡手掌。

故而。他不斷以第二蠱、第三蠱偷襲,並最終好似垂死掙扎般,打出第四蠱!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寧凡大意,為的,便是激怒寧凡,靠近自己,斬殺自己。從而激發第五蠱的威力。

鯤魔早將妖魂附加在命蠱之上,一旦肉身死,命蠱激發,他便可妖魂逃遁,而寧凡則必死無疑…

他的計劃不錯,在鯤魔看來,任何人覆滅了星海。都難免會驕傲、自滿的。

這時候,最容易大意,最容易算計。

偏偏鯤魔沒有算到,寧凡心思如發,從來只有他算計人,哪有他被人算計的。

再次一掌。將鯤魔所有筋骨打斷,寧凡攬起兮然,一步遁出萬里,隔空一掌拍下。

「你可以死了1

轟——

掌印落下,十萬里夷平。

「不甘!本王不甘啊!本王…啊1

鯤魔露出不甘之色。在這恐怖的掌印下,他連逃出妖魂都做不到。慘叫一聲,死於重重廢墟之內。

原處,一道烏黑的蠱線,立刻席捲萬里,撕裂一切,自是那命蠱所為。

兮然嚇傻了。

「好、好可怕!他竟然還有第四蠱,第五蠱…我都不知道…」

想到自己之前看鯤魔已然癱瘓,還想和他理論,兮然立刻小臉羞紅。

寧凡失笑,若這兮然涉世不深的心智,都能看破鯤魔的算計,那鯤魔才算白活了。

「下次記住,,絕不可相信…」

「那我該不該相信你呢?」兮然小臉一羞,一問出這個問題,她不知為何,就臉頰緋紅。

這一路殺戮,次次都是膽戰心驚的,與生死數次擦肩,小丫頭對寧凡的感情早已不普通了,雖然她不懂這種感情叫做喜歡。

只是此刻,讓她離開寧凡懷抱,她隱隱有些不願,只是似乎再無理由躲在裡面了。

南牢一戰,寧凡魔威嚇到了星海所有勢力,鯤魔一死,怕再無人敢惹寧凡的。

應該不會再有危險了,寧凡自然也不必日日護著兮然了。

「你已經相信我了…」寧凡有些感嘆,換做是他,絕對不會好意到主動幫敵人喚醒葯魂。

細細一想,寧凡不由感嘆因果的玄妙。

若非自己救了兮然,此女沒有機會助自己喚醒葯魂,也不會告訴自己淬星紫芝的秘密。

有了因,便註定有果,因果二字,實則有涵蓋在輪迴之內。

輪迴…這種力量,真是很可怕。

憑寧凡的境界,只能借輪迴感悟、施展風雪之術,再多的感悟,卻不是如今的他能夠做到。

若能徹底掌握輪迴這力量,便可似敲響輪迴鍾一般,一瞬間,讓整片星域的仙人…失去記憶,葬身輪迴!

「或許…唯有成為紫斗般的存在,才可威服天地,安然生活么…」

寧凡自語,這話,兮然註定是不明白的。

命蠱蠱蟲,漸漸安靜,寧凡攬著兮然,降落萬里,揮手一招,收了命蠱,更收了鯤魔的儲物袋。

不到一個月,寧凡滅殺了千萬丹獸、九萬嬰獸、五百荒獸,星海已然深深畏懼了寧凡的恐怖!

此刻,即便有天大的誘惑,讓群獸追殺寧凡,也再無人不開眼了。

甚至,還有不少勢力討好寧凡、尊他為新的『貪狼星主』,與另兩名星主共尊!

這些寧凡並不知,即便知曉,對虛名他並不看重,更看重實利。

五種蠱,神念突破半步煉虛,不難!

十萬金丹道果,九百元嬰道果,七枚化神道果,與此而來的,還有吞噬無數妖血、積累的磅妖力。

這份妖力,寧凡沒有煉化,若煉化,他不知自己修為能提升多少,或許足夠突破化神中期了。

百萬株千年靈藥,七萬株萬年靈藥,一千二百株五萬年以上靈藥!

如此之多的丹藥,只消得丹術提升,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妖軍大軍,隨後會到,屆時,寧凡會徹底收服離鯤宮。

這是鯤魔經營多年的勢力,即便樹倒猢猻散。也是一大口肥肉。若寧凡不取,會有很多勢力樂意來取的。

自然。剩餘的三聖妖,絕對不敢再攻打星島了。

手中,握著一枚晶瑩如玉的令牌,寧凡目光一凝。

蠱皇令!

此令,是鯤魔的機緣,令他從一個小小羽妖,一步步走到今日地位。

此令,可輕易化解蠱毒。除此,似乎還可輕易解其他毒。

「這即是說,煉化此令入體,便可百毒不侵了?」

寧凡目光一閃,這絕對是一個意外收穫。

「我們要回去了么…要不,再多呆幾天吧?」兮然軟語懇求,她真是有些捨不得與寧凡的一路旅行了。

「嗯。怕是還要呆上幾天的。待徹底收服了離鯤宮,這無數降服的勢力仍是需要處置的…他們是星靈,無法帶出此界,如何處置,倒是麻煩,若能帶走就好了。這可是龐大的勢力…」

寧凡話說一半,忽然一頓,好似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二話不說,抱起兮然。拚命飛遁!

只半息之後,在其剛剛遁逃之地。一到莫大的撕扯之力傳來,百萬里長空,俱都粉碎!無盡的虛空風暴,席捲開來,這虛空風暴的級別,怕是足以撕碎碎虛老怪了!

這與衛玄當日擊碎的虛空風暴,絕不是一個等級!

在那風暴之中,一尊足有十萬丈之大的獸屍,轟然砸出虛空!

伴隨著那獸屍砸下,一個渾身染血的宮裝女子,自長空墜下,俏臉毫無血色,已然徹底昏迷。

「這是,什麼級別的凶獸1

寧凡深吸一口氣。

這凶獸即便已死,強悍的氣息,都足以讓碎虛老怪膽寒,更別提寧凡了!

「這是,界獸!竟有人殺了界獸!是那女人么1兮然唔著小嘴,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我們要不要,救救她…」望著隨界獸墜落海域的宮裝美婦,兮然動了惻隱之心。

當然,她學乖了,救與不救,還是歸寧凡決定的。

「你讓我救她?」寧凡露出古怪之色。

他雖不知界獸有多強,但怕是尋常仙人都不是界獸對手吧。

能斬殺界獸的女人,肯定是真仙,難道讓自己去救個敵友不明的高手?

一旦此女蘇醒,會不會立刻斬殺自己?

救人,且還是救一個強大的敵人,寧凡不會做這種傻事。

殺了她,有些浪費,且怕還會惹下天大麻煩…

捉了此女採補,留作鼎爐,看似主意極好,但這種級別的女人,躺著叉開腿送上門,寧凡都不敢採補,這種級別的女人,採補一下,寧凡直接爆體。

殺不得,留不得,這種雞肋,只會是麻煩…

「我們走吧…」

寧凡目光一掃,搖頭,他不想惹麻煩,最理智的做法,是立刻離開,避免惹禍上身。

只是離去的一刻,他的眼神忽然一凝。

在那宮裝美婦的指尖,有一個紅玉扳指,與自己的元瑤玉,如初一轍…

「元瑤玉!此玉不是遺世宮四位小姐才有么,她怎會擁有,難道她是北小蠻的姐姐1

寧凡猶豫了。

若是陌生人,他大可一走了之,但北小蠻么…且他對遺世宮三小姐北璃的感覺也還不錯。此女帶她通過斬凡三步,幫了不小的忙。

自己日後,註定飛升北天,且定會與遺世宮打交道。

若救了此女,或許對飛升之後,有極大的幫助…

「救唄,猶豫什麼!此女可是『七靈之體』的一種,對你提升陰陽變『后七重』功法,可是大有好處的哦…」

一道幽幽的聲音,從陰陽鎖中傳出,卻是洛幽,言辭調笑,並不正經。只是調笑之後,立刻嚴肅,語氣清冷,一改往日懶散不羈。

「此女,姐姐認得呢,雖然當年和她有些不愉快,不過若非是她幫助,姐姐定已死在遺世宮的某人追殺了…算是你幫姐姐第一個忙,救了她1

「好1

寧凡不再猶豫,一道遁光重回虛空風暴中,一拍儲物袋,取出東溟鍾,高高祭起。

頂著東溟鍾,寧凡接下了墜落、昏迷的美婦。

「左抱少女,右抱美婦,果然艷福不淺。」見寧凡救下美婦,洛幽好似鬆了口氣,又開始調笑。

「艷福么…」寧凡哭笑不得。

寧凡一直相信,這世上,有些女人不能碰。

這美婦,定是那其中之一了。

只是看在北小蠻、北璃、洛幽三人情面,他還真無法見死不救了。

前二人只是萍水之交,最後之人,可是數次救寧凡於為難之人。

此人的面子,寧凡要給!

就算救了此女有麻煩,有洛幽在,自己必不會死。

麻煩么,未必不是機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