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308章掌滅南牢!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不是答應了,要助我們斬殺陸北么1二老的手,在顫抖。 今日是龍城覆滅的第七日,今日…寧凡已離都郡很近了! 「他們可能是想讓我們與陸北拼得同歸於盡吧…這二人皆為各自星海之星主,如此尊崇...

老熊忌憚寧凡煉屍,忌憚寧凡祖血,忌憚寧凡擁有衛玄這碎虛靠山。

但忌憚寧凡本身實力,還是頭一次。

至少老熊自問,自己擊敗葬龍有可能,擊殺葬龍卻萬難做到。

自己做不到的事,寧凡做得到,看起來,自己以往還是小覷此人了。

熊妖蠻山沉吟不語,最終,憨厚的臉上露出堅毅之色,傳令道。

「傳本王之令,攻打四聖妖的計劃,取消1

「什麼!取消作戰計劃!那鯤魔等人意圖攻打我星島,我等為何不率先反擊,各個擊破,難道等他們四大勢力集合、兵圍星島?」一名荒將不解。

「他們不會在兵圍星島了…你看著吧,再過不久,他們會只求自保,出兵星島?借他們膽子,他們都不敢!只不知…四聖妖最終還能剩下幾個…」

南星海,葬龍城。

三十萬海獸降服,兩名後期、一名中期化神降服,余者盡死…

妖血、妖丹,被寧凡揮袖凝成血晶,盡數吞下。

青玄等六名龍城降將,一見龍城廢墟,皆是唏噓感嘆。好在他們歸降得快,可保族人無憂。

而他們也明白,稍作歇息之後,龍城妖軍,將歸寧凡統領,作為寧凡橫掃星海的力量。

石兵忙於搜集妖魂,兮然則乖巧得將定星盤歸還寧凡。

一幕幕殺戮,讓她原本柔弱的心,多了一些堅忍,只是她仍不敢面對血海,而寧凡也未強迫。

「陸北從前就是這般,一次次從血海歷練的么…」兮然自嘆一聲,自己往日所受的小委屈,比起寧凡一路艱辛。又算得了什麼。

想起自己一次次哭泣、被寧凡凶過的經歷,兮然不免覺得從前的自己有些好笑。

自己,是該成熟一些了呢…

寧凡妖力耗盡,但祖血已燃,血炎不滅,則寧凡將有用之不竭的妖力。

此刻他的妖力境界,在祖血的燃燒下,達到半步煉虛!

要在妖血燃盡前,滅去所有仇敵!

幾乎沒有任何整頓,只將葬龍城所有靈藥積蓄一搶。寧凡攬起兮然,紫翼一陣,衝天而逝。

在他身後,三十萬海獸結陣遁行、19道化神遁光緊緊跟隨。

葬龍城千萬海域,早已被烽火點燃。

無數小勢力都向此地奔來、觀望,試圖查探葬龍城發生了何事。

只是一看那龐大的妖軍,一看那恐怖的化神陣容,罕有人敢在此地逗留。

尤其是沖在三軍前方的寧凡,妖相紫翼。分外妖異,周身黑炎,詭異騰燒。

無關之人根本不知寧凡燃血,且寧凡一振羽翼之後。已一遁十萬里。

這一刻燃血的寧凡,擁有半步煉虛的實力,更有煉虛級遁速!

寧凡一路當先,離開葬龍海域。直奔南牢國境。

以其恐怖的陣容,足以讓葬龍海域無人敢惹,但一入南牢國境。竟立刻受到無數海獸成群結隊的攻擊。

這些海獸,有的是奔著寧凡的邪寒蠱而來,有的則是為了祖血!

南牢二老,逃回國境,立刻向無數海域發出求救,並宣稱,寧凡滅了龍城,奪了葬龍一滴半祖血。

對於寧凡燃血之事,二人自是隱瞞,否則,誰會傻到為了已不存在的祖血,幫南牢國對抗一個燃祖血的瘋子?

邪寒蠱可讓修士神念突破化神巔峰,若為了邪寒蠱,頂多有化神巔峰的勢力追殺寧凡。

只是若為祖血,則半步煉虛高手,都會來此地!

無數隱世老怪紛至沓來,不分日夜趕往南牢。其中甚至有其他星海的老怪。

對付這些人,寧凡毫不留情,全部擊殺!

一封封雪片般的急報,傳聞開來,南牢已是一片血海!

飛魚族等十七個小族,集結31名化神、百萬妖軍,最高者甚至有化神巔峰,但這百萬妖軍,被寧凡九步踏成灰燼!

紅骨國等六大妖國,集結42頭荒獸、一百五十萬妖軍,這龐大的軍陣,卻被寧凡一劍誅平!

東海星龍、西海鯨魔的援軍,共17名荒將、七十萬妖軍,這些軍陣被寧凡蠻橫地化出巨大妖相,已近五千丈的巨人之身,生吃了所有妖獸!

破軍星海…

七殺星海…

血淋淋的殺戮,寧凡已進行六日,但凡阻擋身前之仇寇,無一倖免!

他的身上,寒氣與祖血之火交融。他的頭頂,一朵煞氣騰騰的血煞之雲,是由三百名以上荒獸之血,凝練!

他的身後,無數葬龍城海獸在膽寒、畏懼。

這一路,幾乎根本不用他們出手,隨著寧凡更瘋狂的燃燒祖血,這一刻,他幾乎就是煉虛!

「他叫陸北,他來自羅雲,他是個血洗星海的魔頭!必須逃!不可招惹1

「他生吃了百萬海獸,他是瘋子,是魔鬼1

一種種傳聞,傳遍星海,最終,沒有化神巔峰坐鎮的勢力,根本不敢再招惹寧凡,紛紛撤離南牢國。

即便寧凡真有祖血在身,也無人敢搶奪…無數屍山血海證明,此人,不可招惹!

他是個瘋子,是個以殺人為樂的魔頭!

唯有縮在寧凡懷中的兮然知道,此刻的寧凡,並無任何快樂的。

殺人從來不是一件快樂的事,只是太多的時候,你別無選擇。只是若心軟了、劍怯了,則什麼要守護不了。只是若退後半步,則身後之人,將受到傷害…

「他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兮然聞著寧凡的男子氣息,感到安全、放心。

她知道,這個男子不會讓她受到半分傷害的。

南牢都郡,此刻亂成一片。

大殿中,南牢二老、三老如熱鍋上的螞蟻。

他們自然聽說寧凡燃血殺人之事,一個個不弱於南牢國、葬龍城的勢力,都被寧凡輕易全滅…

那人的腳步,在一步步逼近,但二人請來的最後援手。還沒到…

「可惡,破軍星主、七殺星主怎麼還未到達,他們不是答應了,要助我們斬殺陸北么1二老的手,在顫抖。

今日是龍城覆滅的第七日,今日…寧凡已離都郡很近了!

「他們可能是想讓我們與陸北拼得同歸於盡吧…這二人皆為各自星海之星主,如此尊崇人物,豈會在乎我等異海妖族生死…他們說好聽,是來援助我們,說難聽。只不過是為了那祖血而已…」

二人對視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畏懼。

實在不行,二人只有拋棄南牢國偌大基業、逃之夭夭了。

星海天大地大,隨便一躲,那陸北再厲害,還能找出自己二人么?

反正這些天,南牢大亂,已讓無數海獸畏戰而逃,如今陸北之魔名。在這星海,已達到讓人聞風喪膽。魔尊二字,被人冠給了陸北!

「稟國主!就連紫荊國的四十萬妖軍,都被滅了…紫金國主。半步煉虛…傳聞被那陸北生吃!請國主下令,如何對抗『魔尊』陸北1一個荒將震驚不已地入殿稟報。

這情報,更讓兩個老頭膽寒。

「什麼!紫荊國主都死了!那豈不是說,陸北已攻到都郡十萬里內了!不好。必須立刻就逃1

二人哪還有收拾細軟的閑心,立刻衝出皇宮,就欲化作遁光。朝西面奔逃。

只是二人剛剛出宮,海宮上空,一個紫色妖影攬著兮然,一步浮現。

十萬里,不過是此刻的他一遁之距離!

「陸北!你、你怎麼來得這麼快1

「不好!速速開啟都郡大陣防禦1

逃,已經遲了!

此刻二人心如死灰,只求能以大陣拖延寧凡的腳步,等待兩名異海星主的救援!

莫看這二人膽小如鼠,但好歹是化神巔峰之輩,自損之下,只瞬息便張開了南牢國都郡的陣光。

這陣光,是化級巔峰之陣,更有南牢二老不遺餘力、拚命向陣法內灌注法力、念力。

在陣光升起的一刻,都郡外,無數海獸哭著跪地,求二老開陣光,放他們入陣避難。

只是南牢二老此刻自保都吃力,怎會再開陣光放人進來?

都郡之外,喊殺連天,葬龍妖軍已擴充到兩百萬,化神有43人。43人中,更有三名化神巔峰!

這些,大都是降將!在妖禁之下,不敢不從寧凡之命令。

鬼塵與另兩名化神巔峰,很賣力地攻打陣光。

這三人,放眼星海都是一域之主的身份,只是如今,卻僅僅是寧凡的攻城之奴。

南牢二老感到頭皮發麻,即便是南牢國最強盛之時,都沒有這麼強大的海獸之軍。

如此強大的勢力,竟都是在殺戮之中、掠奪而來!

「不能出城!死也不能出城!一旦出城,單單被這批化神進攻,我二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1

二人開始拚命自損,只為提升大陣防禦力。

心中,只祈求兩位異海星主快快出現。

只是這期待,很快化作絕望。

因為二人看到,都郡上空,寧凡腳踏陣光,眼露不耐。

「爾等,退下1

「是1

鬼塵等三名化神巔峰,立刻一懼,匆匆退後,不敢反駁。

只剛剛退出都郡範圍,一股好大的聲勢,已在寧凡身上成形。

「燃血…將一滴半祖血點燃,我此刻幾乎擁有煉虛實力。煉虛,這就是煉虛么?只是觸碰到這個境界的力量,我才知道,與涅皇的距離,有多遠…涅皇1

寧凡的腦海,回憶起當日涅皇一人破寧城的恐怖場景。

那一指,千里白骨巨指,足以捏碎一切!

「本尊給你二人最後一次機會,三息之內,滾出南牢,成我之奴,可保不死1

寧凡話語如冰,這話語,讓南牢二老掙扎,只是,他們卻不願為奴。他們仍僥倖能逃出生天。

「陸北!你休要囂張,待破軍、七殺星主降臨,你必死1

「三息已過1

寧凡不再多言,陰陽火在指尖焚燒,頃刻間,五指燃火。

「當日涅皇以白骨炎凝火指,今日,我便以九種天霜地火,凝火掌!死1

一掌拍出,黑蓮屍火化作一道綿延百里的巨大火焰掌印!

這掌櫻輕易震碎南牢陣光!

這掌印,轟在南牢都郡,在這一刻,十萬里之廣的南牢都郡,山崩地裂、江水逆流,一國都郡,就此被一掌夷平!

處於掌力攻擊中心的南牢二老,在此掌呈現的一刻,便已追悔莫及。

此掌之玄妙。絕非化級法術,至少是凡虛級!

「啊1

慘叫聲,淹沒在掌印之下。

一個瞬息,二人連同南牢。永遠從貪狼星海的歷史中抹去。

「掌滅南牢1

鬼塵眼露畏懼,如此掌力,即便是其所居海域最強者——破軍星主,都未必能打出如此強勁一掌!

須知。兩名星主,可都是…真正的煉虛!

一掌覆滅南牢,寧凡卻看也不看南牢廢墟。只抬起頭,冷視某個方向,一踏虛空。

這一踏之下,裂紋沿著腳印擴散,震動海流。

兩名身影,一人苦笑、一人冷漠,皆略帶狼狽,竟被寧凡一腳震出虛空!

「破軍星主,七殺星主!你二人在此窺探已久,是想與陸某為敵么1

「哼1其中一名頗為冷漠的負劍大漢,冷哼一聲,卻目光忌憚,不敢對寧凡出手。

而另一人,帶著儒士冠,頗有些苦笑之色,乾咳一聲,似在提醒負劍大漢。繼而對寧凡抱拳道,言語試探,

「魔尊陸北,果然名不虛傳,這一掌,怕是模仿自某個碎虛老怪吧?」

「是又如何1

「呵呵,真靈祖血,王族黑龍的半步煉虛煉屍,北天傀儡,還有碎虛背景,閣下的身份有些神秘埃」

「神秘不神秘,與爾等無關!若要與陸某為敵,大可出手,不過陸某可不保證,你二人,不會死1

「呵呵,閣下說笑了…」

儒冠青年看似和善,實則不斷言語試探寧凡身份,更暗中於長袖中掐指變訣,竟已某種秘術,從寧凡身上感到一絲碎虛氣息…

「是最近留下的碎虛氣息…此子,果然有碎虛背景1儒冠大漢對負劍大漢傳音道。

「什麼!如此,我等可要殺了此人?」

「殺他?為了什麼?兩滴祖血被他點燃、燒盡,殺他有什麼好處?平白得罪一個碎虛,不智…且我有一種直覺,此子若是拚死,還會有更厲害的手段…」

儒冠青年目光凝重,以他煉虛修為,卻從寧凡身上感到一絲危機感。

他自不知,寧凡身上,還有一具散魔…即便此刻的寧凡無法徹底操控散魔,若是拚死,便是碎虛,寧凡也敢同歸於盡!

「此子,很危險!你見過哪個化神初期,能夠血洗一方星海的…此人可結交,不可得罪…」

儒冠青年對負劍大漢叮囑一聲,旋即掏出一個玉簡,在其中烙印下什麼神念,拋給寧凡,抱拳道。

「之前窺覷閣下,多有得罪,小生破軍,這一人是七殺,他雖言語兇惡,但對閣下並無敵意。這個玉簡,是窺覷刻下的補償,想必其中有關貪狼星主的秘聞,會對閣下天殿之行有所幫助。告辭1

二人一遁離去,並未逗留。

寧凡確定玉簡沒有異常后,神念一掃,目光一變。

「貪狼星主,五千年前入了天殿…」

南牢覆滅,已讓無數海獸心驚。

只是最讓人心驚的,無疑是兩名異海星主的出現。

兩名煉虛,真正的煉虛!但面對寧凡,竟示弱、交好!

鬼塵身為破軍海域的鬼頭族之人,最是明白那破軍星主的狠辣。

莫看此人是個儒冠打扮,文質彬彬,但此人為突破煉虛,生吃了海獸,不知都有幾千萬了…

如此狠人,卻向寧凡示弱、交好!

這一切,讓鬼塵覺得匪夷所思。

自己的新主人寧凡,竟是個如此深藏不漏的狠人,能讓煉虛星主忌憚么?

寧凡收起玉簡,望著離去的兩名星主,若有所思。

「那七殺星主,鋒芒畢露,不足為慮。但那破軍,是個人物,之前他施展了什麼秘術,竟與我身上的散魔起了感應…此人定是發現我身懷散魔、故而驚退,否則,未必不會斬殺我的。」

「鯤魔!卻不知此刻的你,得知我要殺你,是何表情會怕么」未完待續。。

ps: 感謝我愛皓敏打賞、5張評價票,感謝不要太猖狂2張月票。第三更碼字中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